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决胜网阙登峰:平台需要战略+资本+豪门型的战略资源支持

  速途网4月30日消息(报道 彭春杏)4月28日,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GMIC2015在京开幕,本届大会主题为“Mobile
Everything
[移]生万物”。决胜网董事长阙登峰接受速途网专访时表示,建一个平台第一得有非常强的战斗力,得非常狼性,这是基础;第二个得非常擅长构建体系;第三个要得到很多”豪门”的支持。平台都是战略+资本+豪门型的战略资源支持,同时还要有为人民服务的态度。

决胜网阙登峰:平台需要战略+资本+豪门型的战略资源支持

右为决胜网董事长阙登峰

  以下是文字采访实录:

以下是文字采访实录:

  速途网:各位网友大家中午好,这里是由速途网2015年在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现场给您带回来的专场报道。今天我们很荣幸地邀请到了决胜网的董事长阙登峰阙总,先给我们网友打个招呼吧。

  阙登峰:大家好,我是阙登峰,叫我麦克就好了。

  速途网:我们都知道,在过去的几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高速发展,在线教育成为在移动互联网领域成为一个发展不错的领域。那我们的阙总先给我们对决胜网做一个基本的陈述和介绍。

  阙登峰:我们的口号是找教育上决胜,决胜网是一个点评型的导购平台。现在有近一万五千多个培训机构在我们的网上开店,成为我们的合作伙伴。那么,在年底的时候,我们将会达到5万家左右。然后,到明年会超过10万家。那么我们实际上通过这种用户来去点评商家的模式呢,会给更多的消费者和用户提供一个参考。那这个模型,其实在大众点评已经被验证了,它是非常有效率的。

  我们现在就是做成导购型平台品牌。它的品类很丰富,整个品类规划的很清晰。每个品类里面商家又足够多,然后从各个纬度不管是地域,还是价格,还是说这个产品的特点优势,从各个纬度分类分的很具体很全很精细,那么我这个搜索就会用的很舒服。

  速途网:咱们这边平台更多是一个平台性的公司?

  阙登峰:对啊,我们是一个平台公司。

  速途网:而不是具体的涉足到哪个服务层面?

  阙登峰:应该说我们去成就那些已经在某个领域里面已经做的很好的公司。我们是给别人加零的。

  速途网:对,是!所以说,我们市面上也就是有很多这样的企业提供这种在线教育的服务,而我们作为一个平台导购,可以帮助我们的消费者筛选,可以更好地为我们找到一些更好的更靠谱的一些企业,是这样吗?

  阙登峰:首先,我们平台上面不仅仅有在线教育的这个商家,也有线下的商家。而且我们整个的主线,是以素质教育为主线,其他的品类是非常全的,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呢其实我们作为一个行业结构化的事,就譬如说现在教育行业大概有100万个左右的商家,那么100多万个商家,普通的用户其实是缺乏商家的这个充分的信息的,那么我们通过把这个商家,逐步的搬运上来,然后通过用户的点评,慢慢就开始自然而然的就会给商家分层,就会出现,像譬如说举个例子像酒店的话,五星的四星的三星的两星的一星的他不是我们在评,而是用户在评。

  通过不断不断的累积这样大数据的话就会非常有的放矢的去寻找适合你的商家,那么这是一个叫做分级的一个结构,那么除了分级之外你看,价格是不是可以结构化,我的预算就是这么多,那我可以给我同预算的产品,哪些是我的最好的选择,你包括地域对吧?

  速途网:对。

  阙登峰:同时也会帮商家这一端解决产能的问题,因为你原来干很多事情,现在你在我们这边开个店了之后,很多事情一个平台帮你干了,你就能专注于产品和服务本身,那么这个时候商家的产能就会被释放,越是好的商家,他越是会释放产能,因为他就不用花时间精力去做服务和产品之外的事情了。

  所以这样的话,我们作为这样的一个平台,我们就会去推动这个行业迅速的进化。但是,不仅于此,就是我们这个行业还做大量的合作对接,就譬如说资本圈的对接,通过帮助资本迅速的锁定跟他匹配度最高的创业型公司。那么这样的话,让资本去流动、去支持那些好公司,然后更有效率的去支持好公司,把资本系统引进这个行业,那么这个行业他自然就会成长的更快。总之就是让创业在这个行业变的更简单,让公司做大也变的更加简单。

  速途网:这个模式和去哪儿网也有些类似,可以这么理解么?在线教育的去哪儿网这样的一个理念,但是其实我们也讲过在咱们这个领域,也是这么个观点,他们那种形式,咱们这种门槛可能比较低,竞争可能会很激烈,您认为咱这边可能会有哪些核心的优势?

  阙登峰:其实平台的门槛很低是一个误区啊,大家想想我们最容易理解的平台是什么,最容易理解的平台是国家平台。中国是一个有做平台的基因的我们想想最典型的春秋、战国、秦国,秦国就是最典型的中国第一个统一化的平台,他是强平台,但是你看看秦国都干了啥?他仅仅战斗力强都是不够的。他需要制度,他依法治国,然后他建立了一套激励机制,然后他在最关键的时刻又建立了一系列的体系。而秦国他做了这些东西他还很快灭亡他为什么,因为他没有得到世家的支持。

  所以建一个平台第一你得战斗力非常强,你得非常狼性,这是基础。第二个你得非常擅长构建体系。第三个你要得到很多世家和豪门的支持。平台都是战略+资本+豪门型的战略资源支持,同时还要有为人民服务的态度。你才可能做什么平台的,在我看来这是一个非常高壁垒的而不是一个准入门槛很低的。

  速途网:平台后端是要有个技术。

  阙登峰:技术和产品只是和很小的一部分,只相当于Inter、inside、我举个例子,你平台要不要做一些全行业的活动,全行业的活动你做哪些,你譬如说我们现在创业大赛我们做三个、第一个和新东方合作的决胜东方,针对商业产品的创新,和国家教育展把将要合作一个创业大赛,专门针对技术创新,和(长城会)合作了移动教育创业大赛,我们大赛就做了三个。

  速途网:这个是我们都有关注的,很多的创业之类餐饮之类。

  阙登峰:我们在做互联网教育的总裁班,而这个总裁班是免费的,而且讲师都是一线实战的VC或者说是创业者。而且是至少拿到过A轮B轮的。那么我一年80个讲师,这就是资源型的东西,又不是你给钱人家就能来的。然后我们有路演,然后从下个月开始我们每个月有项目路演,有项目路演你要场地吧,你要聚到足够好的项目吧,还有VC评委团吧,然后我们有去美国的这个硅谷研究团等等。

  所以在我们看来平台才是高壁垒的东西。所谓的产品和技术在我看来只叫做Inter、inside

  速途网:叫做基础性的东西。

  阙登峰:它是CPU你还要声卡显卡主板等等这些这还不够,你还要Windows,光有Windows你还不够,Windows里面还有各种软件,所以平台是一个体力活。没有卓绝的毅力是干不成的,而现在我们看到许多人做平台只是因为平台估值高,所以我先迅速的先做的平台,那个没用。

  速途网:对,而且很多人理解是一个导航的作用,在一个固有的思路上。

  阙登峰:导航那不叫平台,那叫中间页,实际上今天的平台是一个体系,而且平台如果做的好的话,就可以成为别的行业跟这个行业的交互,它是一个交换机原理,可以跟别的行业交换能量、交换资本,交换资源。

  速途网:和不同的行业,有一些新的碰撞和激活。

  阙登峰:包括全球范围的交互,就像我为什么会出任长城会的移动教育会长的这个原因,长城会今年要在8个国家开展全球互联网大会。我跟这他就一起全球化了,但是你有没有发现所以这些东西是需要时间的。我们公司其实做平台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在里面,戴政跟我其实是一个联合创始人模式,他在这个公司其实主要在做平台本身,流量入口。我在外面其实在做生态链,这其实是两间事,但他其实放在一起才是真正强大的平台。

  速途网:是需要互补的联合起来的。

  阙登峰:所以你这就发现他对创始人团队也有要求,你很难说我又在做流量入口,我又在做生态链,你马上人格分裂了,而且你拼不过我们,因为最后是一个体力活,做平台其实在我们看来就是一个体力活,就像我们譬如说要求我们这边做活动的VP,我对他要求很简单,一年300场活动然后多少人参加,我们帮他们融到多少钱,最后你会发现是体力活,再加上强资源和强资源的支持。

  速途网:我感觉咱们把这个O2O的理念也融入进去了,线上与线下要互动起来。

  阙登峰:对。

  速途网:您认为咱们现在这个教育O2O还有没有一些新的机会,那些领域会能诞生出来这种火花呢?

  阙登峰:在我看来,我们讲互联网,我认为在互联网教育这个领域它有三个作用:第一个他催化基因突变,什么叫催化基因突变,你看我举个例子你看原来鱼是在水里游的,后来因为某些原因他就变成两栖动物了,就是你刚才说O2O的问题。我原来只能在水里游,但是我能变成两栖动物。那么他强化或者说叫加速基因进化,我变成两栖动物了之后我能不能在天上飞呢,我还能继续进化。然后我还能推动什么基因组合进化,我作为线上的公司我会进化,线下公司也在进化,两个合在一起通过并购整合,是不是还可以就是我们现在说的互联网+嘛。

  所以实际上从我们去看平台的视角去看这个互联网+的时代,看教育行业的话,我们认为也是这个模式,它其实起到了引发或者叫催化、基因进化、基因突变,然后加速这个基因进化,然后推动基因组合进化,这个里面可衍生出来的机会太多了。

  我们是怎么去看这个行业呢?举个例子,K12,幼教、职业教育、课外辅导,素质教育,游学甚至留学,他每一个领域里面都会有大量的机会,尤其是现在K12现在还是属于围墙内的产业,要么你翻墙进去要么里面的人出来,要么你找到一个钥匙,然后国家接受你,把这个门打开,他现在门是从里面反锁的,他不接受你打开,你是打不开的。其实现在科大讯飞这样的公司。因为他是国家队他有国企的这种背景,所以他现在已经进去了,他在中小学就有7000万用户,那么慢慢民营也肯定会进去。

  这个机会其实在我看来其实才刚刚开始,因为最主流的那个市场现在还没有放开呢,我们现在都在玩的都是那个非主流的市场,而主流市场和非主流市场的高度融合,主流市场的机构和服务非主流市场的机构跨界合作,甚至通过资本运作并购整合的方式合作,然后国内又继续和全球进行整合,教育行业公司和科技类的公司进行整合,就像大清帝国当时觉得自己很厉害,但是人家经常坚船利炮,人家科技文明比你发展的要领先。你会发现科技类的公司也会切近教育,各个纬度的整合,大气才刚刚开始,在我们看来这个事情未来10年20年是史诗级的,现在才刚刚开始。

  速途网:紧接着未来我们组织的是更多类的开放类平台,一个生态体系,可以和整个产业链上的各种各样的企业共生共赢共同来发展。

  阙登峰:对,我为大家服务,我为大家服务,包括现在其实我们把FA现在已经做成免费了,我们看来FA就是一个人脉问题,就是你的公司足够好,投资人找对了他自然会投你,FA在我们看来我们产品化了,做CEO定量就好了,这边找10家VC这边找10个创业者,然后一起吃顿饭,然后自由交流。

  我们其实要干的事情是首先把服务要做好,我们服务的并不仅仅是消费者,我们要服务所有的创业者,然后我们要服务行业外的资本,我们要服务别的行业想跟这个行业发生跨界合作的人,我们服务对象太多甚至我们要服务政府,政府他有力所不及的地方,平台要去帮他去做延伸,实际上我们把自己看作一个服务服务性的平台!

  速途网:因为这个时间问题,咱们这个出访就到此为止,感谢您这个时间接受咱们这个速途网的采访,再见。!

  阙登峰:好,谢谢大家!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