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创业运营

听柳爷爷讲故事有感:创业企业如何平衡功劳和苦劳

  速途网5月15日特评(速途研究院院长 丁道师)2015年5月7日下午,在北京奥体中心附近,我们几个媒体人和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相约4点聊聊天。一般来说,中国式的活动实际开始时间要比预定时间晚个十几二十分钟才算正常,这次没想到3点50之前大家都已经来了。包括柳传志。柳爷爷不迟到好像是中国人都知道的事情。

听柳爷爷讲故事有感:创业企业如何平衡功劳和苦劳

  原定2个小时的聊天一直持续到晚上8点才结束,从联想实现股权改革的案例出发,谈到一个企业家该如何面对利益分配,包括自己的,包括团队的。同时,柳爷爷重点也回答了我的提问:一个创业企业,该如何平衡功劳和苦劳。

  柳爷爷:不让当船主,就辞职

  柳爷爷说,在联想成立后,他和中国科学院要了三权:人事权、经营决策权、财务权,至于将来挣了钱归谁分配压根就没想。

  到了90年代,柳传志和团队将联想由投入资金20万的小公司,发展到有一定规模的大型科技集团,取得了市场的领先地位。获得如此多大的成就,有所回报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当时中国的大环境不允许企业管理者获得股权,股权都是属于国家的。抱着不仅仅做船长、还要做船主的决心,柳传志想到了股权分配,和团队商量后,想和科学院要35%的股权。

  所幸的是,当时中国科学院的院长是周光召,周光召审时度势,经过各方博弈和努力,同意了柳传志35%的股权申请(一开始仅仅是分红权,后来才变为股权)。不过联想取得35%股权的经典案例在全中国也仅此一家,此后再无企业能够复制。

  柳传志在回忆这起股改案例时不时感慨“幸亏联想之前是中科院下属的企业,如果是其他体质的机构内,基本上难以拥有股权,进行独立发展”。历史无法重演,更没有那么多假设。

  在谈话中,柳传志淘气地问大家一个问题“假如当年中科院不给联想35%的股份,你们觉得我会继续呆在联想吗?有过离职的想法吗?”。

  有的媒体朋友说,基于对柳总多年的了解,肯定会继续埋头苦干。

  但柳传志的回答干巴利落:如果申请35%股权被驳回,不管是哪位领导分管这块工作,我都会辞职,并且很坚决的辞职。虽然我当时那个时候接近50岁,但对整个行业和业务也非常熟悉,公司的东西是一分不会占,走立刻就能够走,我走了依然可以自己创业做一些事情。

  创业企业应该如何进行利益分配

  柳传志在当天的谈话中还谈了很多有意思的故事,比如“如何帮助儿子戒烟的故事”、“和美国人做生意吃的那些亏”等等,当然对我个人来说,最想知道的还是那个大家看起来老生常谈,但在当下的创业热潮之下反复被提及的问题:企业,尤其是创业企业到底应该按照什么原则进行利益分配!

  柳传志的回答比较出乎我的意料:在企业小的时候当然要以功劳分配,反对讲苦劳,要不然这种大锅饭撒胡椒面的思想会不利企业发展。当然,企业到了一定程度就不是如此了,随后柳传志拿联想做了举例,在做大做强后开始讲感情,讲历史贡献,对待已经失去价值的元老一个缓降的机会和平台,前提要掌握一个度和平衡点。

  其实,要说互联网创业企业按功劳还是按照苦劳分配,就不得不说下KPI的问题,KPI作为考核功劳和苦劳的指标被广泛使用。但很多时候,KPI的设立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到了某种程度反而会造成内部恶性竞争。为了达成目的,获得更多的分配,不惜使用一些不当的手段,从这个方面来说按照功劳或者按照KPI考核的分配是不正确的。

  事实上,我知道的很多互联网媒体和产品,就是因为一切以KPI为论(功劳为论),进行利益分配,反而取得相反的作用。

  我们可以看下中国现在走下坡路但曾经是明星的创业企业:凡客诚品。这个网站交易量很大,但过分追求KPI,追求效果,追求销量,一切以结果为导向,也就是所谓的追求“功劳”。在巅峰的时刻,凡客内部极为躁动,人人想追求高业绩,人人想拿更高的奖金,为了快速获得订单,凡客诚品一个总监就有几百万的广告投放权限。后来,凡客内部同样的岗位,不同的人收入差别多达数倍,一些有“功劳”的人迅速升职加薪,一些没有功劳但有“苦劳”的人却在背后说话都不敢大声。但最终,我们看到凡客在失去了高增幅后,走了下坡路濒临倒闭,曾经有功劳的这批人基本劳燕分飞,而有苦劳的这些人反而留了下来,成为日后帮助陈年东山再起的基石。

  凡客案在中国绝对不是个案,事实上几乎每一个领域曾经的领先者都或多或少存在这样的问题。至于传统企业,问题就更多了,这里不再细表。

  所以,我的建议是,创业企业还是应该从情感方面出发,既要看功劳,也要看苦劳,两者结合好了,才可能变成大公司。

  和柳爷爷说再见的时候,老爷子好像还不尽兴,相约我们下次接着聊更多的故事。我也想想下次该问点什么更刺激的话题。你要有想问的,也可以告诉我。【本文作者系速途研究院院长丁道师
微博:丁道师 微信公众:dingdaoshi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