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微媒体总裁宋鹏揭秘:微社群联盟如何引爆“社群经济”

  有人在“玩”社群,有人在社群里玩,当社群经济第一次被人提出之时,它的身上就被赋予了无限的价值,从2014到2015,社群经济也历经了从理论到实践,从蜂拥而起到极速淘沙的过程,直至今日,这样的情况仍存在继续,基于微信平台,如果微社群的价值被具象化,是什么?它又将走向哪里,走多远,这些问题仍有待探索。  

  速途网络高级副总裁兼微媒体联盟总裁宋鹏

  2015年5月,环球网财经频道对速途网络高级副总裁兼微媒体联盟总裁宋鹏进行了独家专访。微社群联盟由速途网络发起,以各行业、领域及各类人群与地域分类,以微信群为载体,线上互动,线下强化,搭建国内最大的微社群联盟。

  环球网财经频道:我们了解到速途网络成立了微媒体社群联盟,而目前,虽然在很多人的微信平台上,都或多或少的加入了一些不同分类的微信群,但据我所知大部分用户的微信群都设置了消息免打扰,那么,微社群联盟是如何保证在这种使用习惯下保证群影响力和群效果的?

  宋鹏:微信群不同于订阅号,消息没有折叠的功能,有时点开订阅号只是为了消去那个数字。而微信群不一样,点开后多少会留意下里面的信息。我们也做过一些实验,微信群的曝光率量要远高于公众号。微社群联盟的的建立基于微信群产生的三大维度:兴趣、地域、行业。能把人留住的群,肯定是基于共同的需求,目前与媒体、电商相关的群居多。我们的微信群主要是基于以上三个维度建立,以共同爱好为出发点,每个微信群也有一个号召力比较强的群主,而不光是做生意,所以黏性较强。

  环球网财经频道:微社群联盟能为加盟的群主带来什么?

  宋鹏:其实我们最初成立微社群联盟的时候,互联网+的概念还没有正式提出。互联网+的热潮兴起之后我们发现其实互联网+和我们的理念是吻合的。现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应用很多,很多企业,尤其是传统企业,在互联网+上找不到方向,而我们以地域建立的微信群,其实是在当地建圈子,帮助当地传统企业对互联网的应用做培训、做教育,我们也会免费派讲师到当地讲课,通过讲座等形式传播新媒体知识,帮传统企业实现互联网+转型,他们获得知识,我们得到人气,算是相得益彰。同时我们也在做自建群,前几年我们成立的微媒体联盟,是基于我们的公众号,而现在公众的传播习惯也从PC端转到移动端,如果我把每一个公众号当作是一个媒体,分散在各个领域的公众号就是该领域的频道,它们整合起来就是一个移动端的门户,我们获得的也是更为精准的用户。而微社群联盟以微信群为主,它将会和公众号和线下打通,形成一个圈子,也就是社群经济。我们自建群的建立主要针对目前一个问题,比如现在群主这个“职业”听起来很厉害,但是出于不同目的建立起来的微信群和商业结合起来有很大的不稳定性,用户突然不想玩了就退群。自建群的目标是要形成一个小圈子,不是要一个人(群主)说话,而是让所有人形成一种共识,或是圈子的文化,这样就会稳定很多。

  环球网财经频道:微媒体社群联盟是如何做跨群、跨地域管理的,每个不同的微信群群主之间是否有互动,是如何实现的?

  宋鹏:我们本身就有四个办事处,分别是北京、郑州、深圳和上海,我们会从这些地区开始辐射。前阵子我们推出了一个“千万百城”计划,计划在一百个城市建立我们的微社群联盟的圈子,这个难度其实很大,我们也在探索。我们之前也听说,有很多社群组织玩着玩着就消失了。我们想的是怎样能既通过互联网+帮助当地企业去发展,又扶持当地与我们对接的这些人,大家的利益平衡才能走的更远。“千万百城”的计划是拿出一部分资金提供给当地想创业的人,给他们支持。第一轮的计划是先拿出200万去扶持当地有创业梦想的人,也会派讲师去培训。

  环球网财经频道:请举个“以微信群为载体,线上互动,线下强化”并最终实现商业价值的具体案例。

  宋鹏:除了IT互联网领域,我们在传统行业的新媒体服务取得了很多成绩,像传统的地产家具行业,汽车行业,教育行业等。比如我们为爱空间成功策划并传播过中国首个家装类的微信运营活动“爱空间20天家装奇迹”,这是互联网家装微信营销第一案,此次传播营销也被业界看做是小米营销模式在家装行业的微创新体现;我们策划的“2015新蒙迪欧•品味中国年”传播活动,为客户触达了超过600万的潜在用户,转发后影响人群超越1000万。

  环球网财经频道:我了解到速途网络在此前很早就成立了微信自媒体联盟——微媒体联盟,微媒体联盟和社群联盟这两个联盟之间的关系是?

  宋鹏:最开始我们是想让微社群联盟独立的,现在看来两者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微社群联盟其实是社群经济的一种表现,但要把社群经济搞活的话不能只靠微信群,还要结合不同移动端的载体,甚至是线下的打通,才能成为社群经济。比如我们有一个公共账号就是把微信公共账号、微信群和线下活动全部打通。上海有哪些好吃的好玩的,我们给你推荐;同时建立一个群,大家一起交流这些吃喝玩乐,哪天组织大家一起去”腐败”一下,也可以在群里交流。我们也可以把行业的公共账号、微信群和大会、线下活动都打通,形成一个社群经济的闭环,而不单单是一个微信群。

  环球网财经频道:纵观目前这两个联盟,是否有发展瓶颈?发展瓶颈是什么?两个联盟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什么?

  宋鹏:瓶颈目前还看不到,但是困难每天都在面临,这个东西太新了。国内做过的人有风声比较大的,但是还没看到过实质的落地。我们在尝试的同时,也会受制于微信平台的许多影响,当然,我们要遵守腾讯的游戏规则,我们在游戏规则的基础上探索自己能做出哪些事。困难很多,但我不觉得有什么瓶颈,希望未来也会越走越远。

  环球网财经频道:您如何看互联网+在社会化层面的表现?以及互联网+对于速途网络在社会化层面布局的影响?

  宋鹏:我们做的这件事与互联网+的吻合度很高。社会上有一些实体企业有一种观点,认为互联网是虚的,创造不了任何价值,尤其是制造业。我认为这个说法有失偏颇。很多企业已经尝到了互联网的甜头,通过互联网对自己的企业实现了提升或转型。和德国的工业4.0概念不同,互联网+给我们带来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好处是信息,无论制造业也好、营销也好,他们的渠道已经变了,我们通过什么样的渠道去找到你的消费者,这是信息;其次是服务,比如现在的打车、专车软件等,通过互联网提高用户体验来实现盈利。至于更深层的,我觉得互联网+是可以影响到传统企业的各行各业的,也希望我们在其中可以起到作为新媒体研究专家的作用。同时还有一个问题,互联网人不懂传统企业,传统企业不懂互联网,但其实两者只是需要一个结合点。

  环球网财经频道:速途网络2015年最重要的发展规划是什么?

  宋鹏:就像雷军所提出的,今年的发展其实又赶上一个风口。速途这几年来,没有固定的单一的发展模式,会随着社会和互联网发展的变化而变化。在2015年,我们希望自己在新媒体营销方面有进一步突破,比如传统企业的广告投放,在微信上可能就行不通了。我们就会想,能不能把这两者结合一下,有没有可能内容营销+广告。我们也根据微媒体联盟的五千万用户做过大数据分析。怎样让企业迅速精准找到自己的用户,让用户获取到他需要的信息。过去在PC端叫做DSP,就是精准化营销,是基于1.0时代。而在2.0时代,精准化营销主要是投放在许多App和移动应用上,
那么我们能不能把所有这些大数据用户做一个精准的投放,而不单单是广告的投放,我大概把它描述为DCP,C就是Content,就是内容,基于内容的投放,可能是未来的一个方向。目前这个产品还在Beta版,还没有到1.0,我们也还在研发。当然,2015年的规划里,我们也想在新媒体方面继续培养一批新媒体人才出来。

  在“互联网+”的时代,在创新2.0的时代,勇于突破和自我颠覆很重要,人很重要。对于速途网络而言,无论是对微媒体联盟的布局,还是对社群的布局,更多的是在对于人和事物探索和创新组合,或许正如宋鹏所言,处于这个潮头上,就要随势而行,随势而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