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专家讨论:TOP女性VC眼中的互联网3.0时代

  主持人:非常感谢姚总!下面这一场对话,男士创客们、创业者们,要好好的听,这一场专家论坛的题目是“TOP女性VC眼中的互联网3.0时代”,我们要有请到的是TechCrunch的记者Catherine
Shu为我们做主持人!嘉宾是GGV资本管理合伙人李宏玮以及DCM中国董事合伙人卢蓉。掌声有请!

  Catherine
Shu:大家好!这些是最好的VC和创投,你们所在的肯定是中国最好的VC,不光是中国最好的创投,同样在世界上面领先的创投,应该也是福布斯里面榜上有名的吧。你们这些顾客,能够拥有到你们这些投资人,应该是非常有幸的。你们都有很多的经验。Jenny之前在航空公司工作的,然后加入了GGV。

  如何吸引到更多的女孩子进入到这样创新的技术时代?我想问一下,因为二位女士曾经在美国以及其他国家工作过,那觉得在中国作为一个创投和在美国、欧洲做创投,有什么不一样吗?

  李宏玮:大家好,我是来自GGV的Jenny。提的问题,在创投这个行业,不管在中国还是在美国,作为一个女性VC,作为一个企业家,你都是在和这些极致聪明的人才进行竞争,无论是男的、女的,20岁、30岁、40岁、50岁、60岁,都在同样的生态系统当中竞争。

  什么样叫做生态系统?什么叫做一个生态系统?要找到一个最正确的企业家,才能够找到最正确的市场机会,就应该选择这些企业家跟他们交流,让他们相信你们是最好的投资人,可以帮助他们寻找更多的资源、整合、渠道,帮助他们更好的在路线上面成功。无论在美国、中国的初创企业家,最终还是要考虑到全球的市场。比如说和BAT进行竞争的时候,如果他们在你后面追,要给你们钱,是不是要接受他们的这些钱呢?这些作为一个投资人来说都要考虑的,我们必须要了解不同市场的企业家的需求。

  作为一个创投家,我首先是一个投资人,然后才是一个女性投资人。对于我们所面对的客户,企业家的话,也一样,我们不是看是男是女,首先看是不是一个合格的企业家。

  卢蓉:我同意Jenny所说的,我们可以回答下一个问题了。

  李宏玮:Ruby和我在这个市场上面很多年了,当然了,我比Ruby要年长一些。其实作为企业家,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市场,都在看一些新的创业的领域和趋势。

  Catherine Shu:另外一点我想跟在座二位讨论的是,在和Frederick
Demopoulos讨论的时候,我们也聊到,现在面临的是90后或者是非常年轻的一帮人,我们可能跟他们有代沟,他们可能和互联网一块长大的一代,他们在物质方面是极大的充足。和这群年轻人进行合作,如果希望吸引这些人进入到创新技术领域的话,有什么不一样的方法和战略呢?

  卢蓉:我觉得女性在这方面,劣势是非常明显,这是事实。我想加一句的是,我们如何来改变现状?如果想要改变现状的话,就要提早干预。

  比如说在小学、中学、初中、高中,就让女性和技术展开更多的互动。在中国的基础教育课程设计的时候,就应该把,比如说计算机科学、编程解码这些简单基本一些基础的技术方面的知识放到你的课程设置当中,而且要设计一些标准化的测试方案。想要上大学有三级标准化的测试,所以我希望能够更早的在我们课程设置当中提早的融入到这个当中。

  你要知道我们的女孩、我们的女儿,需要不要只喜欢娃娃,喜欢一些工程类,工科、理工科的东西,但是女孩子一般就喜欢女孩子喜欢的东西,这是女性特征解决的,虽然你希望你的女儿变得理工科一点,但她们还是会喜欢女孩子喜欢的东西,你会玩娃娃,这是女性的特征。但作为妈妈,作为老师,我们可以帮助他们、指导她们可以进入到其他的,早期开发她们的兴趣,我觉得这方面家长需要多注意一些早期的教育。

  李宏玮:我是技术背景的,最早的玩具是乐高玩具。我第一个理想是要去外太空,我想成为宇航员,也不知道怎么会成为做VC的。我也想再补充一下,我们要做的,不是说只是为了让性别平衡,而是让女性越来越多的做VC,这跟性别平衡没有关系。

  如果往前看五年、十年,往后看五年、十年,从消费者的角度,其实我们看到女性来说,消费者是不是占到一半?中国女性的消费者可能已经超过了男性消费者的比重。所以说下一代的消费者,下一代的互联网就是关于消费的。所以说女性肯定在这方面她们的重要性会超过一半,而且家里面管钱的也是女性,不光是她们个人,而且为她们自己家庭、为她们的父母、为她们的孩子,是她们在消费。

  所以说,关键倒不是说VC里面多少女性,而是要能够认识到这个女性的消费者,你是不是能关注到?因为你作为这个企业,到底关注的是什么人?比如说15岁到20岁玩游戏的人,还是20到25岁女性购物者,必须要知道这些用户有自己的特点,作为企业来说,要有针对性的设计产品跟她们互动。作为VC来说,我们也是要更好的去了解接下来重要的消费者群体是什么。

  刚才Catherine
Shu谈到了年龄群体,现在我是太老了,我们就是要不断的花时间。比如说20岁的人还是50岁的人,要花20小时的时间,或者30岁的人,要花这点时间去了解,30岁的人,用媒体手段、智能手机方法是不一样的,和40岁不一样,40岁的可能连电子邮件都用不好。所以说除了我之前提到的消费习惯,男性、女性的消费习惯不同,还有他们不同年龄层的用力也是不一样的。所以说我们必须要确保我们在投资方面做得好,必须要了解下一个新的需求来自什么地方,这样我们才能有合理的团队成员的架构来应对。

  Catherine
Shu:女性,我们知道做出很多消费的决定,他们起到很多的作用,特别是电商,还有现在很多的APP,移动应用,微信,其实也是不分性别的。作为这方面女性的投资者,你们觉得现在还是有一些盲区,还是说很多的需求已经完全被解决了?

  卢蓉:我觉得多样性总是有好处的。我们有一个最重要的电商公司,他们公司里面最高层的三个人里面,有一个人是女性。她对于趋势很敏感,知道女性想要什么。所以说,我觉得性别的多元化总是有好处的。

  所以说在硅谷里面,很多的创始团队,其中60%以上都是第一代的移民,这种是文化背景的多样性也很重要,能够带来一些完全不一样的视角。我们在面对这种创业者的时候,我们总是想看他们是不是能够在团队中招聘到不同背景的人,不能只是说你招来的人跟你差不多,对这个公司长期生存下去是很难的。

  李宏玮:这个说到点子上,肯定是有盲区的,但如果没有盲区的话,我们就没有生意了。因为我们知道消费者的需求在不断的变化,前面我们谈到了互联网,随着新的技术、新的趋势的出现,肯定会有新的需求,就是人,或者说消费者怎么跟环境去互动,怎么样去消费,所以说,我对整个的创业,我觉得还是很乐观的,我觉得还有很多的机会去挖掘。

  Catherine
Shu:我们知道我们现在处于一个移动的变革当中,会影响到各种各样的人,男女老少,都会影响到。您觉得下一波,在移动之后大的创新潮流会是什么?

  卢蓉:最近我也是看到许多90后的小朋友非常的有创新能力,在中国目前我看到一个比较大的趋势,年轻人他们不愿意再复制,这对我们来说是好消息。不愿意抄、复制别人的东西。中国现在手机的用户非常的多,每次你发布一个新产品,都会有很多潜在的用户。所以这个市场起来的非常快,这个用户数量,会有很多的人用你的APP。

  另外一方面,就是年轻人因为成长在这个新的中国,不是那种很穷的时代,现在资源比较丰富,而且他们这一代人也是家庭的中心,所以说家长有这样的资源,总是会愿意花在孩子的身上。许多孩子也不愿意复制别人,这也有自尊在里面,我不想跟随别人,我就要成为中国最好的甚至是世界最好的,这其实是一个好消息。

  所以最近来说,我也看到很多尖端的人机交互的产品。现在越来越深度的在挖掘这方面的,从软件、硬件,深度学习,机器学习的方面,都有很多很好的一些例子,O2O也是一个大的趋势。所以在这方面,其他行业做的“didi”(音),我们执行方面需要做得非常的好,技术需要落实到位。

  李宏玮:我觉得这个趋势很接近,接下来三到五年、五到十年,我觉得关键是消费者所推动的变革,对我们来说,我们可以换一个角度来看,从驱动因素来看:

  第一个驱动因素,物联网,万物互联,我们的看法,认为这是一个技术的融合,我们现在这个时代,硬件、软件,软件数据、数据和你个人的信息,有这么多东西,这个应用是用在什么情景里面,这个产品是用于体育产业、用于宠物产业,是一个应用在车里面的?所以我们场景化的使用,我们看这个情景或者这个场景。在各种场景里面我们看到的是生态系统的问题,所以是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这是一个大的趋势,不仅仅是中国、不仅仅是美国,而是整个全世界的市场都需要配合起来才能够做出酷的产品。

  第二个趋势,是一个全球化的商业、商务,因为我们现在有这么多的网民,我们现在有20亿的移动智能设备的用户,这是全球的情况。除了中国、美国,已经有10亿了,一共有20亿。我们现在中国的用户是非常幸运的,美国用户是非常幸运的,我们都有七八亿的用户了。全球来说,包括社交,各种购物,都会变成全球化,可能25岁、35岁的人拿起手机给自己或者给家里面买东西,35岁的男性可能说我想拿到最新的iPhone、手表,会用另外一个App,女性用不同的App,所以一方面现在移动上面的应用,用起来非常的容易,大家都在用手机。另外一方面,也会有很多个性化的应用,很多个性化的产品、内容的出现。第二个趋势是商务的变化。

  我们一直说淘宝会永远存在下去,接下来三到五年,我们觉得以后很可能不会是这样,你去一个地方找几百万个不同的产品,都从一个地方找。很可能以后的趋势,特定的产品在特定的APP上面去搜索。

  Catherine
Shu:我们知道现在很多企业家拒绝复制,拒绝复制内容、拒绝复制商业模式。特别我们觉得在美国,我们原来说中国从美国复制模式,等等,不算是创新,但只能是比较好的执行,但现在这个也在变化。美国越来越多的意识到,其实中国也有很多的创新,不仅仅是消费者,微信这方面也开始进入美国主流市场。其他的一些研究方面也可以看出有很多的创新。你们觉得有哪些企业有能力,从中国影响到其他的科技行业?有没有这样的情况?

  李宏玮:我觉得首先要找那些唾手可得的果实,比如说即时通信等等,中国企业和美国企业非常不一样。因为Facebook没有在中国,很多方面,中国有独特的市场,他们有很好的增长。在中国我们有六七亿新的移动互联网的用户,我们也总是在寻找下一个好的APP,如果这个APP,有一两个地方做得特别好,很有可能你有办法进入这个全球,比如说UC
WEB(音),中国做好了,有机会进入全世界的市场。这方面,中国的企业确实比起以前的企业来说,有更多的机会。

  第二个是物联网,我们仍然是世界上面的制造大国。现在制造,从一些做衣服,现在转向精确的仪器设备,像iPhone、小米等。中国,我们有后端的生产供应链,也有前端的创新能力。

  卢蓉:我想补充一下Jenny说的智能硬件方面,因为我们是一个制造业的中心,在美国我们也支持了一些智能硬件的公司。但后来我们发现,整个团队还是以美国为中心的,所以说他们管理这个后端的制造方面就很失败,因为制造都是在中国的,他们美国的文化行不通。

  所以说我也是相信,在智能硬件方面,人是关键,因为其实我们希望有一天真的能够消除手机这个设备,一切不要用手机就可以做到。这些方面,中国,大家看到智能硬件方面,智能健康方面,或者了解你的一些喜好方面,你喜欢去什么地方,人群的分类,这些方面我觉得中国是有它独特优势的。

  除此之外,因为用户的量这么大,我们知道在机器学习里面,这个数据的量是很重要的。我觉得年轻的、聪明的企业家,有这样技术的能力,应该将这方面多挖掘。因为你一旦推出这个产品,只要想想中国的用户有多少,所以你确实你领先了,你在中国领先他人了。一些年轻的企业家,如果有语言方面的能力,他们如果推出了产品,不光是中文的产品,美国也能想到,也能考虑到,那我觉得非常的好。

  我有一个朋友,他每天都是笑醒的,他说因为我们在这样一个革命的时代,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浪潮,真的是非常的了不起。

  Catherine
Shu:是不是说明创新,中国的节奏会更快,因为一下子这些就会普及到几十万人,跟你反馈,反过来加速这个创新,是不是比美国速度更快?

  李宏玮:绝对是的。过去三十年,这个“大数定律”是成立的,在中国。我们觉得这个数字很重要。因为中国是世界上面最大的一个测试市场。

  Catherine
Shu:我们还有几分钟,我们想问一下,你们在挑选企业的时候,你们看的不仅是他们的产品,还有他们的团队,你们看的是什么东西?你们挑企业是怎么挑的?

  卢蓉:我找的那种企业家的类型一般都是有非常强的个性,比如说他内在是永不妥协、永不放弃的那种,所以我们很多的企业家,不一定是有很好的背景,几乎所有的人都没有说家庭出生特别好的那种。

  第二,我们找的人,有内在的领导能力,能够带一个团队走得很远,因为比如我们说管理企业就像跑马拉松,你不能只是经历过第一轮、第二轮,你必须领导你的团队走向希望之地,所以说你必须要有这个能力带领团队不断的成长。

  第三点,你必须要有一个差异化的产品,不是说每个人都能做的,一定要不一样。

  李宏玮:对的,我们要看他们有那样的激情,那股火。因为现在我们知道数量很重要,但是能真正成功的只有0.001%,只有排名第一的才能真正成功。一方面你要有这样的能力、激情,能够从头到尾的带领团队,但最重要的还是决定什么东西不能做,你要会做减法,要清楚的知道,我要具体的做这一样东西,这个特定的市场,或者某一个产品上面有特定的竞争优势。所以要成为这个世界上面大数很重要,但成为当中的一个人,唯一的一个胜者,这是最重要的。

  Catherine Shu:谢谢!非常感谢你们抽出时间跟我们聊。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