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专家论坛:中国创新的新新势力

  主持人:谢谢各位专家非常专业的讨论!下面我们引来的是另外一场专家讨论,题目叫“中国创新的新新势力”,有请TechNode记者王博源、IDG合伙人李丰、一起唱创始人尹桑、CarPlus创始人程瀚。有请!

  王博源:这一次的论坛我们讲的是90后,首先请咱们IDG的李丰,算是一个在90后投资业里面比较知名的一个投资人了,首先我想问一个个人的问题,听说您最近离职了,这是真的吗?

  李丰:不是,完全谣言。

  王博源:您还是会在IDG进行年轻创业者的这个?

  李丰:我们会有一个,应该会有一个跟以前所有做投资不一样的方式来做早期投资,但是这件事情本来应该还没有宣布,但是被PR弄得比较被动。

  王博源:接下来两个年轻的创业者,我们听听他们的背景,对你们创业的项目进行介绍。

  尹桑:我是尹桑,在本科大二的时候从美国辍学回国创业,通过智能硬件和互动解决方案改变线下的体验,通过智能硬件的方式以及互动娱乐新的玩法,把KTV变成多元化的party场所,而不仅仅是一个单调的唱歌地方。

  程瀚:我是程瀚,之前清华大学毕业,本科毕业之后去美国工作,之前是汽车设计师。我创业的项目也是一个智能硬件,但是用在车上的,显示方式是一个透明的全晰显示方法,让每一个车联上网,接上你的手机。

  王博源:咱们现在还是回到李丰,有一个我一直不太懂的问题,90后的标签到底有一个什么样的意义呢?因为在我看来可能只是一个年代的象征,在你看来,为什么对这个90后有如此大的兴趣,或者为什么会进行投资呢?

  李丰:这讲起来是一个比较长的故事,尹桑是我们投的第一个所谓很年轻的创业者的项目。投到第三个的时候,动漫的B站(音)的时候,投到B站的时候,虽然我们当时投了,但我们其实不太懂为什么这件事会变得对年轻人来讲很时髦,或者很多人会看,那个时候他们也没有任何推广,大概每天就有两百万左右的访问量。

  我当时的生活体验上面,我觉得大家会用完全看不见视频的方式看视频,是一个挺奇葩的事,于是我们花了大概两个月的时间,大概做了一千多个访谈,2013年的7月份,研究了一下所谓这个叫做年轻的这个,不光是90后,年轻的这些人在生活方式上面和使用互联网的习惯、表达上面有一些什么不同的,跟以前不同的需求和特点,因为那件事开始,我们叫做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包括年轻创业者,这两件事同时定义为我们当时一个值得去投资的方向和主题。

  到去年的1月份,因为我们国家媒体的原因,才出来了所谓90后创业的概念,因为在这之前,我们已经做了一些这样的投资,当然主要是面向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因为做的也是比较典型的,B站也是比较典型的。因为年轻人生活方式的改变,才出来了这个所谓叫做投资主题,大概是这样。

  王博源:CarPlus您是怎么选择的?

  李丰:两个问题,第一个是说,我们知道在车里面一定会有一块屏,就像大家现在定义,在卧室里面一定有一块屏。但这块屏幕本身有这样大概几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这种屏幕我们叫做是被动屏还是双向屏。所谓被动屏的概念?只是用来做显示的,还是将会有互动。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所有这些除了手机以外单独的屏,比如说电视,这个控制是摇控器,还是控制盒子,还是将来控制本身是手机,大概有几种不同的选择,应该讲有一定的不确定性。

  汽车面对的这一块屏上面有同样的问题,到底是原生的还是外接的。第二个问题是单向还是双向的。第三件事情,这个控制是人跟汽车、汽车内置,还是人跟汽车的外置,还是人跟手机的互动,这都不太确定。因为我们看好这块屏本身,最后多多少少会跟手机发生联系,在当时选的方向上面,我们觉得应该试一下。

  王博源:首先基于是一个年轻人做这个项目,还是本身这个项目是好的?

  李丰:本身做这个项目。他们来做这件事情,好处是能把他们在整个产品形态上面做的更年轻一些,因为可能先形成这种用户习惯改变的群体会容易是年轻人。

  王博源:尹桑,我想问一下,90后这个标签会不会给你带来一个,在你创业的时候会带来一些什么样的影响?

  尹桑:我觉得其实,首先90后创业已经不算是纯的年轻人创业了,90后今年也25岁了,扎克伯格、乔布斯在25岁的已经做得非常成功了,实际上我们不是最早的创业者,我们已经在这个浪潮当中扑腾的红海的创业者了。

  但现在整体的社会以及资本市场,用户对年轻创业者有一种天生的包容,他们会认为你做的东西,就算做得很差,有时间、空间去迭代。我们有非常多的合作伙伴乐意等待我们做一些改进、等待我们做一些新的尝试和颠覆。整个市场、投资人,对年轻创业者是很open的。再往后走,做一些大公司的人员招聘,公司规模化的管理,以及再往后续的融资,实际上年轻创业者还是有很多的短板。所以我觉得有利有弊,但我们最大的好处还是年轻,总归有更多的体力和时间获得自己想要的结果。

  王博源:程瀚,有没有觉得,你因为年轻,所以进入HUD这个行业的时候,可能已经有一些,市场上面已经有很多同样的竞争者,觉得你这个年龄或者90后的标签对你来说有没有什么,或者是促进、或者是阻碍、或者和尹桑一样的经历?

  程瀚:就HUD这个行业来说是一个比较年轻的行业。在之前并没有一个正式的HUD的公司或者某一家这样的市场,切入到这样一块屏专门做这个事情。自从去年之后,因为汽车整个行业的火爆以及互联网汽车的事件,所以现在做这个东西的人越来越多。

  在做这个东西的人中,我们是属于最年轻的一支团队,其他的是以前传统的导航或者说是投影这样一些公司来做的,他们的创始团队平均年龄在30岁到40岁之间。我们比起他们的优势来说,第一点是尹桑说的,我们更年轻,更有战斗力,调整战略、策略的速度和我们执行力远强于他们。但我们的劣势,当我们做任何供应链整合、任何寻求合作方的硬件或者是软件上面的支持,因为跟他打交道,我们的年龄比他们低很多,这个方面会存在一些障碍。这个情况下面,我们尽量不会说自己是90后团队。

  王博源:李丰也看到,现在90后,他们可能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因为年龄上面会比和他的一些产业链上下级的这些人,年龄上面会有差距,甚至和他同样的竞争者有年龄差距,你是怎么样帮助他们或者有什么样的想法?

  李丰:我们帮不了太多,基本就是他们自己努力。你问问他们,看他们怎么克服的。

  王博源:你们怎么克服的?

  程瀚:年龄方面的,见客户的时候,不剔胡子,把发际线拉高一点,显得年龄比较大。

  李丰:这个问题我稍微插一下,可能他们各自的特点和性格不太一样,他们两个举例,尹桑做的事情是需要一上来就管比较多的线下团队,还是线下的销售团队,而且还是有一定年龄的销售团队,还是做O2O的地推,对他来讲,他需要的,从性格、能力上面来讲,管理的成熟度和所谓叫做带团队的成熟度,严格程度,应该要求会高一些。

  像程瀚他们先开始上来的时候,需要做成一个年轻人非常喜欢的产品,不管因为酷还是因为炫还是因为技术,还是因为互动本身做得好,可能对他们来讲,他们刚开始上来的时候最大的挑战不是你刚才讲的管理上面,是本身能不能组织团队完成刚才我们讲的这个所谓叫做产品化的过程。

  王博源:现在有没有觉得一些90后他们在管理的时候可能会有一些非常传统的思路?比如说会实行一些军事化的管理或者怎么样的,觉得这个是怎么看的?

  尹桑:我觉得其实这跟年龄无关。比如说年纪大的人也有很崇尚自由,阿米巴式(音)管理的。年轻的公司也有矩阵式管理。还是根据每个公司的基因,每个公司所处的价值网选择合适的方式。我们公司将近三百人了,我们可能有大量线下的安装、销售团队,我们可能各个技术部门,从软件到硬件、到底层、ERP,配合非常多,重执行的管理方式。重执行的管理方式会打磨掉一些创新能力或者自由发展的能力,我们也希望通过一些方式让员工能更加的去思考,还是根据每个公司不一样的基因所决定的。年轻人不一定说一定是某一种方式,还是看自己公司的特质。

  王博源:你们公司会不会讲情怀之类的?

  尹桑:当然,我是一个有情怀的人,我是老罗的脑残粉。有一位说过,如果做教育,内心必须要对教育有崇高理想,否则做出来的产品一定是很差的。

  王博源:现在是这样的,李丰,能否预测一下未来年轻化的这些创业的有没有一些趋势,根据你自己投资的经验?

  李丰:我们刚才讲了,我们最早在两年以前做这个主题,定下来说这是我们可以积极尝试的一个投资方向的时候,我们定的方向不是年轻创业者这件事本身,而是年轻人的生活方式本身。这里面包括了他们的兴趣爱好、生活方式和他们的移动应用、他们的一些互联网特征。只是凑巧,他们叫做年轻人生活方式的这些创业者,他们比较多的会是年轻人本身。所以说最后是这么绕回来的圈。

  你说他们会做的事情,从我们现在看到的,我们涉及到的二十几个年轻团队、年轻创业团队来看,他们当中应该有百分之八九十可能做的事情都是非常典型的,叫做非常典型的年轻人才会喜欢,或者才会热衷的事情,不管是滑板、极限运动,所谓带有特色的虚拟现实,包括动漫,包括做的这个产品。

  还有一件事应该问程瀚的体验,他的投资人当中,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一个人是非常著名的,十年以前的80后的投资人,李响(音)。

  王博源:汽车之家吗?

  李丰:可以问问程瀚。

  程瀚:我跟李响(音)之间的沟通,主要是他非常看好HUD这一块作为汽车操作系统的本身。因为我之前是在汽车公司工作的,所以对于人机交互和如何使用操纵这一块,并且造出来的产品是否用户最终满意,并且买单,这一块我是有很多的数据经验还有参与到本身汽车公司项目中的一些成果。这两个结合,基本在后车市场里面做HUD里面比较特别的团队,因为很少有汽车设计师自己出来,从研发中心自己出来来做这件事情的。

  就HUD本身,因为汽车后车市场整个行业里面能够成为一家比较大型公司的行业,主要只有车机行业,而现在已经上市了两家公司,但是HUD作为车载的第二屏,有车载的潜力,并且用语音操纵,是可以实现“车机”(音)的效果。这一点我和李响达到共识,才会在这个方向上面决定了这个项目的走向。

  王博源:所以说,你当时从传统的车企退出,本来应该是一个非常好的工作,为什么会退出做自己的实验呢?

  程瀚:我跳槽跳得比较多,之前在三家车企待过,沃尔沃、本田、大众,这三家车企我分别都有做出一辆车,不管是展车还是概念车,但是出来之后,当时苹果和谷歌都在进军汽车的行业,并且他们所做的交互用户体验优于我们汽车公司,而他们所做的是汽车中间屏这一块的,这是我们在驾驶过程当中没有办法使用的,而我们汽车公司内部更关注的是抬头显示这一块,在驾驶过程当中能够给到你帮助、给到你辅助驾驶的这一块。所以我想用谷歌和苹果的思维做这样一块东西。恰逢,当时中国的汽车保有量超过了1.5亿辆,(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在这1.5亿辆基础上面有非常大的存量市场,并且汽车公司没有办法马上改变,因为这样的机会,我切入到这个市场,做了这个事情。

  王博源:尹桑,之前还是有过几次创业的项目,这些项目后来失败还是怎样?

  尹桑:我觉得之前在大学里面创业,算不上,其实大部分创业者,从国外回来的创业者,在国外里面都有过尝试。关键还是在于,我一直认为创业是一种生活方式。很多人问为什么辍学回国创业?我觉得在那种情况下,我们这样的人,实际上没有第二种选择。创业本身对我们而言有极大的吸引力。选定了这个生活方式,不管成功也好、失败也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并且能创造出价值,本身就是一种成功。

  王博源:如果说二位的项目都获得成功了,你们还会不会做一个新的,跳出现在,做一个新的项目,继续完成自己创业的习惯?

  尹桑:当然,因为我觉得创业得怎么看,我这个人是对金钱没有那么热爱的人,如果要创业成功,再创业,可能不是做O2O,APP。像基因科学、太空科技,可能往这方面发展。但本身是一种挑战、冒险的状态,不一定说一定要做互联网或者移动互联网。

  程瀚:其实我在最开始给我这家公司注册的名字,我想清楚的是这是一个长期的事情。我们做HUD,等于我整个将来想做的,跟汽车有关的,就是智慧城市这一块东西的切入点。因为这是跟用户直接对接,并且可以联网非常好的一个点。你刚刚所说的,这个项目成功之后,会有很多产品的分布,能够做的是跟车有关、跟交通有关的整个智能生活的事情。

  王博源:我刚才突然想到一点,三位是怎么看待收购这个事情的?如果面对收购,你们有一个什么样的想法?对这个有什么看法?你们经历过收购吗?

  尹桑:没有亲身经历过。但是我觉得,很多情况下面,对自己的股东、对自己的投资人,对员工负责的话,我觉得收购是一种不算失败的退出方式。

  程瀚:我自己想做的,围绕“汽车加”(音)这个整个生态的事情。比如说收购的情况下面,能够把这个事情做得更大、更好,把整个东西以更强的力度推广到人的生活当中,为大家提供服务,我觉得这是可以接受的。

  王博源:有没有被大的企业看中,有收购邀约的,有没有什么回应或者给他们做出一些什么样的指点?

  李丰:肯定有被收购的企业,但一个企业最后在退出问题上面怎么选择,原则上面是CEO说了算的,我们顶多起到一个建议而已。

  我顺着你这个问题稍微讲一句,问趋势,问我年轻创业者,我猜即便在我们投的这些年轻创业者当中,如果评价他们整体失败率,我猜他们整体失败率确实有可能,在各个年龄段当中是偏高的。但是我猜另外一个事情,在他们当中,或者在这一代创业者当中,他们理论来讲,他们成功的年纪,我想应该比以前各个年代的创业者成功的平均年龄会提前。

  王博源:也就是说他们还是一个非常有潜力的,可以进行投资的一个年龄段,他们是一个有朝气、有潜力的这样一个群体,是这样吗?

  李丰:对,他们当中一定有人比较早的做成,或者做得比较成功的第一次。但因为年纪问题,他们当中一定会有可能高过其他30多岁、40多岁人创业失败更高的比例。

  王博源:我还有一个问题,之前李克强总理到创业大街喝了咖啡,回来之后就说要鼓励大学生创业,里面的一个政策,大学生可以保留学籍或者鼓励你退学创业。你是怎么看的?如果以后有这样退学的大学生做这种创业项目,你是以什么样的态度?或者是怎么看待大学生退学创业这件事情?

  李丰:从纯粹看待一个人的成长过程来讲,如果有退学经历,坦率来讲,对我们是有加分因素的。这个加分只是因为他曾经在比较年轻的时候做过很多叫做不符合常规的决定和重大决策,这在一个聪明人身上是不容易见到的。我们讲退学加分,对我们来讲,是这个点上,容易做一些在别人看起来不一定正确,但你自己有清楚的原因,为什么要这么做的道理。尹桑,就是退学的。

  王博源:尹桑是92年生,程瀚是91年。92年、91年,中国的90后,创业者。谢谢大家!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