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庄雅婷:给”小而美”挖大坑的人

——阅文集团吴文辉访谈录

庄雅婷:给“小而美”挖大坑的人——阅文集团吴文辉访谈录
阅文集团CEO 吴文辉

作者:庄雅婷

阅读是迷人的,写作也是迷人的。阅文集团CEO吴文辉想要在全民阅读这一场“数字化的文艺复兴”中,“让中国人的阅读需求在数字时代得到全面满足”。

那些有钱的年轻人

作家有钱这种事,听起来有些违和并且难以达到。总是书斋清贫的背影作为多年不变的底色,以前没有人相信他们也可以呼风唤雨。可现在,看看作家富豪年度排行榜,就会被他们的年收入数晃瞎双眼。而且,他们大多很年轻,并且来自网络。

“乱”、“南派三叔”、“猫腻”……这样江湖气的名号,你想象不到背后有多大的产业化进程。几千万级别的年收入和明星相比不遑多让,新书发布会的规格也并不比大制作电影的首映式来得差。好像一转眼之间,写作变成了件可以发达的事。

互联网时代,才华走在最前端,无论何种才华,都可以直接脱颖而出。中国的网络文学用了十多年的时间,让读者慢慢适应了付费阅读的方式,从天马行空的玄幻题材到细分题材的主题创作,从严谨的订阅到随心的打赏,阅读发生了很大变化。也就是说,文学被视为一种产品,可以在最短链条内实现生产和销售,其精神性在某种程度上被娱乐性占据了更大比例。

“网络文学作家”和“作家”的区别看起来很大,当然这种争论古已有之,就像武侠小说和严肃文学的区别那么大。但如今已经没有人否认金庸仍然算是一代大师,而我
们之前提到的白金级别网络作家也可以掀动不同行业的风波。你可以一人坚持不承认网络文学的文学属性,但很显然,从娱乐性出发,另辟蹊径也好,殊途同归也
好,这是让人无法忽视的一股力量,那些有钱的年轻人慢慢改变了打开文学的方式。正如白居易的诗老妪孩童都易懂,网络文学从幻想娱乐解压开始,最终探讨的依
然是人性,正如千百年来文学承载的东西一样,就算看起来荒谬,依然暗合了当下社会的大众潜意识。

从读者手里直接收钱,这是以前的作家从来没有想到的事情。可时代已经走到了这一步。除
了按章节订阅之外,电子书、有声读物、打赏等,都是作家收入来源的一部分。但这还不够。白金级作家在新书还没开始创作之前,他们签约的阅读网站已经开始帮
助经纪其作品的延展和衍生:影视公司和游戏公司会一起来讨论转让版权,新书尚未开始写,两千万元就轻松落袋的情形并不少见。在作家福利制度和白金作家制度
之后,写作作为一种可以赚很多钱的职业存在,让更多读者和写作者陷入了沉思。


点中文网无疑是开辟网络文学付费阅读的先河,玄幻小说最重要的站点之一;晋江文学网则是穿越小说的鼻祖之一。在这里,产生了非常多有钱的年轻人。这些作者
是网络世界的大神,《鬼吹灯》、《何以笙箫默》等电影早已登堂入室,游戏产业更是离不开这些想象力超群的辉煌设定。无论你怎么看待这些年网络文学的发展,
事实上却是他们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并且,一旦成为一个产业,那么就能改变文学写作和阅读界的很多习惯和传统设定。


有一个有钱的“年轻人”,他用很多很多钱,挖了一个“大坑”。他把创世中文网、起点中文网、云起书院、起点女生网、红袖添香、潇湘书院、小说阅读网、言情
小说吧等网络原创与阅读品牌,还有腾讯文学图书频道、华文天下、中智博文、聚石文华、榕树下、悦读网等图书出版及数字发行品牌,以及由天方听书、懒人听书
等构成的音频听书品牌,以及承载上述内容和服务的领先移动APP——QQ阅读聚合在一起,成为中国数字出版史上迄今最强的一家运营主体——阅文集团。

挖坑的那个人是谁


果你习惯在网络上阅读,那么你肯定知道掉进一个大坑是什么感觉。也就是说,一部可能长达两百万字的小说,你开始读的时候,作者才写到四十万字,然后你心甘
情愿地等待着每一天的更新,如同掉进一个大坑,爬不出来,甘之如饴地在这文字的坑里越跌越深。最厉害的挖坑作者,大家都会爱恨交织地称呼其为“坑王”。

而挖下阅文集团大坑的“坑王”叫吴文辉。十年前,作为兴趣爱好和其他同伴一起创立了起点中文网的人,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如今,由腾讯文学和盛大文学合并而成立阅文集团,CEO吴文辉手中掌握了网络文学90%占比的原创内容储备、超过1000万部热门网络文学作品、拥有网络
作家富豪榜TOP10中的9位,网络TOP50作家中的40余位的经纪权,除了旗下收购的图书出版品牌和数字发行、音频听书品牌之外,还与2000余家出
版社、图书公司达成合作,引入的图书数字版覆盖200多个主要图书分类。

形容一个坑有多大,最终还要看数据。网络文学的前十大品牌,目前有七家来自阅文集团,其旗下作品以平均每天一部以上的改编授权速度造就了一个个的数据高
度:7亿元级票房的改编电影、5000万月流水改编手游、1000多万的单部作品周边销售、500万册的实体图书和300万册的漫画销量……

这个巨大的空间,你基本可以想象和现代生活方式对接之后,它是一个何等量级的庞然大物。它不仅仅占有了阅读爱好者的读书时间,更通过手机和移动互联端占有了碎片时间。


个“大坑”基本上算是一种阅读领域的战略布局。吴文辉曾感慨地说:提到音乐,大家可以说出QQ音乐这样的海量乐库;说到视频可以有YouTube这样的内
容和频道丰富的视频网站;但说到阅读,目前我们居然很难说出有一家集大成者的文字阅读网站。读者如沙里淘金般在每个站点之间跳来跳去,为什么我们不能做一
家包罗万象的“大池塘”呢?这里有你要的一切,而你只要选出你最爱的内容就好。

而以上数据只是这大池塘或大坑的第一步。源于网络文学的阅读网站只是第一步。

中国最大的互联网阅读企业的野心不止于此。吴文辉,这个挖坑的人,想要做到的是“借助互联网的伟力,力图在云端智商建立一个无所不有、众生皆享的最大电子图书馆”。


这里,你将看到海量的最全内容,阅文集团即将启动的是:迄今为止中国互联网上最大最全的图书内容引入和电子书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精排版行动;将QQ阅读推动
成为用户最多内容最多也最懂读者的阅读APP;并且研发更符合中国人阅读习惯的阅读终端;提升网络原创品质;维护版权开发;最终形成一个跨越出版、游戏、
影视、周边的新兴文创业态。

前方隐形大象出没——这不是玄幻小说

“书香社会”,这是一个读书人值得向往的大环境。在这个政策背景下,阅文集团的“全民阅读”+“全品类阅读”、“全娱乐”+“星计划”的运作理念已经引发了平台的聚合效应。

正如吴文辉形容网络原创产业时所说:“它是一只隐形的大象,跋涉了最初的荒原,如今这只大象不仅不再隐形,并且开始放眼文学之外更广阔的天地。”


只庞然大物试图改变中国人的生活方式与阅读方式,进而改变全阅读的生态体系与产业模式。经过网络文学发展的这些年,这只“隐形的大象”慢慢显露出了它的峥
嵘面目,举手抬足之前都是巨大的震荡。这听起来颇像一部玄幻小说描写的那样,大BOSS出场便一举定胜负,鱼龙混杂的江湖,尤其需要有这样的庞然大物来奠
定基础和规则。


内容储备层面,阅文除了拥有网络文学绝大多数作者和作品资源之外,已经开始扩展到全品类阅读,传统出版资源上,与莫言、刘震云、严歌苓等人组成了阵容豪华
的文学大师团。不止于此,人文社科、财经教育、情感生活等非文学内容的扩展都将是未来战略的一部分,而科技论文、技术资料也将变成重要环节之一。


力求无所不在的阅文要依靠全设备平台,才能让每个热爱阅读的人可以利用每一段时间与文字发生关系。从PC端到移动互联端开始,产品和渠道的升级才是接下来
的重点:手机QQ、微信等亿级用户规模的渠道,都已经或即将成为阅文的分发渠道;电纸书这样的终端规划则希望成为以内容为主的主要价值生产力。

至此,阅文集团已经基本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布局,核心是以数字付费阅读为基础的产业化运作业态。全娱乐版权运作和泛娱乐模式的开拓,都导致了平台的变化,作品不仅仅是单纯的作品,背后可以牵扯出一条和文化相关的全部产业链。

这就是阅文集团一直强调的“三全模式”:全品类阅读、全设备平台、全娱乐版权运作。你可以因此窥见“隐形的大象”的一斑。


只大象因此不再隐形,阅文集团利用腾讯的社交血脉、产品体系和开放的平台建设,建立全新的全阅读生态圈,打造了一个聚合广义阅读、作家驻留、粉丝互动、衍
生品及至电子商务、线下服务的一站式运营平台,以移动APP为主,继续发力移动阅读市场,打通阅文旗下所有网站和出版单位的内容和外部资源,实现一站式阅
读,打造包容PC、手机、平板电脑、电纸书等阅读终端、立体化交互式的全阅读平台,以互联网+全民阅读,对全民阅读习惯、生活方式、阅读产业进行深度改
造,全面深化与引爆数字阅读市场,致力于创建一个引领国内数字阅读潮流的优秀民族品牌。

读书是最个人的小而美,却能打开世界


什么人们都如此迷恋阅读,因为这是打开世界的最简单也是最复杂的方式。波澜壮阔或浅吟低唱,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中的不朽。因此,写作是迷人的,阅读也是迷人
的。它让你超越现实,越过头顶上无数的星,望进更高的夜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趣味,细小而美好。而阅文集团这样的大池塘,我们应该如何在这沉浮中找到自己
的那条鱼?在这样的隐形的大象身上,又要如何去聆听一只蚂蚁的歌唱?

吴文辉本人,也是资深书迷出身,他对于一个读者从联网开始的每个动作和习惯都熟悉无比。他也有自己的偏好和兴趣。比如对于电纸书翻页质感近乎苛刻的要求,对于字间距和翻页速度的吹毛求疵的体验,让读书这件事以最舒服的方式接近最真实的体验。

他自己也认为,阅文集团是一个尽可能大的池塘,而这么大的体量,是为了每一个人细碎的“小而美”有更多的空间。他希望,每个人都能在这里找到自己的最爱,每个人都能拥有一张自己心目中完美的书单。


以,承载了阅文集团这一构想的QQ阅读5.0重装上线了。这个版本是数字阅读APP呈现模式的一次颠覆性尝试,它全面改进了12年前吴文辉自己创立并被行
业沿用至今的网络文学书库模式,所实现的是从“人找书”到“书找人”的跨越。同时,力求具备与用户“重度连接”的特性,并以此为基础展开产品的所有增值服
务以及互联网思维,比如个性化,社交属性等等。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核心在于创造新的产品逻辑:将旗下上百位编辑团队的精选推荐与基于用户基因的智能推荐
进行有机结合,推出独创的化多维(多个栏目)为一维(信息流)的全新信息流模式。表面看,这填补的是阅读类APP智能推荐的空白,但其背后,却是对传统编
辑团队和腾讯大数据体系的革命性融合和创新。

和用户在手机刷微博、微信习惯一样,用户只需刷新一下,就能遇上自己喜欢的书。吴文辉充满期待地形容这是一场“数字化文艺复兴”。“让中国人的阅读需求在数字时代得到全面满足”是他的理想,而“人人有其书”则是更微小而美的愿望,愿每个人都可以找到自己最爱的文字,得到安慰和鼓励,得到支持和成长。他继续埋头为那一切“小而美”挖着更大的坑。

本文作者庄雅婷,北京70年代生人,嘉人杂志副主编,传媒人士,专栏作家,情感专家,《那些有伤的年轻人》等畅销书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