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网秦的战略思考—访网秦战略及投资关系副总周彬

  宏观上说呢,网秦就是去年经历了很多,那今年其实也希望有一些变化。尤其是网秦传统的安全业务在总体的收入占比已经低于5%了,可是市场上仍然对网秦最主要的概念还是安全。所以这个已经跟网秦传统,就是现在真实的情况跟实际上就是说市场上对我们的印象其实有很大差距了。

  我们希望通过这次采访深入的了解网秦2015年整体的布局,让大家看到网秦其实是在过去的这么些年当中也做了很多的变化,现在也取得了很多的成绩,也希望大家改变一些印象。当然我们知道这个是很困难的,因为很多公司从品牌树立第一天起,就已经确立了良好的基因,注入了一种概念,这个是需要时间来改变的。

  记者:我理解就是说现在网秦是想做品牌。其目的是做产品还是做公司,网秦这个公司应该是一个框架或者是一个整体,那么它的业务单元就是几个产品品类,您的目的是想做产品品牌还是想做整个网秦的集团品牌。您刚才也提到了,有可能网秦的整个的定位会转型变化,我觉得还是得看网秦今后到底想做什么,就是想走哪条路,不管是想做B端也好,还是想做C端也好,那么网秦在变,在转,这种变和转是可以接受的。

  因为现在整个的大环境也好,市场也好,都在变,都在转,那么你变完之后,转完之后你的目的是什么,你的定位是什么,你的目标客户群是什么,最后看这个。然后才有可能说怎么去推进,现在网秦主要的发展方向是什么?

  周彬:现在是这样的,就是我们有几个产品线,比如说2B的,2C的,还有安全的产品线,那这几个产品线实际上确实我们过去做了很多投资,实际上大家提的很对,确实有点分散。我们现在思路也是想把它聚焦,更加聚焦在一到两个优势领域里面,成为细分行业的龙头或者说占据优势地位,谋求更长期的发展。

  然后我觉得记者提的挺对的,就是我们到底是网秦一个品牌,一个产品,其实很多公司从最初发家的那一刻做的事情,到最终做大以后做的事情,是有一个扩展和延伸的,那这种扩展和延伸是转型的必然之路。就比如说像网易,网易它刚开始做门户,上市以后门户业务竞争很激烈,后来就开始做SP(电信增值服务商),然后它又找到了游戏。游戏做着做着现在是现金流,它肯定要储备新的业务,我觉得网易的头三年可能就是眉目概念,后两年是SP概念,现在这五年就是游戏概念,但是网易并不是一个单纯的一个单一实体。

  很多公司都有条主线,就是说刚开始主要是什么,后来是什么,这个主线也在转,就是说它的现金流也在转,但是它肯定会孵化很多新的业务,网秦其实也是一样的,网秦最初上来是安全线,现在主要几个占比最大的部分,一个是飞流,一个是国信灵通,飞流就是做游戏发行的,游戏发行这块确实是过去几年的高增长,可见未来还有发展空间的很大一步,为什么?因为过去PC端游戏时代是一个体量,那Mobile端游戏市场份额现在还比较小。从渗透力来说,移动端的游戏市场空间要远比PC端大得多,这个过程,市场还会有几年的过程,还有就是说这部分还有一条线。那国信灵通实际上说它是2B企业移动化,企业移动化实际也是一个很大的概念,大家都知道,企业移动化在国内很受追捧。

  现在的这个领域里的企业国内很多,尤其是涉及去国际IPO,然后国际化,移动端这些都是一个很热的概念。但是在美股可能对这个概念并不是特别高。国信灵通做的事情占网秦生意的一小半。剩下的部分基本都是我们的新业务,就是未来孵化,远期孵化项目,包括像网秦的秀色、天亚这些,你要说网秦的主要业务是什么,它没有哪个是最主要的,但是我认为这是一个发展的主线条,其实管理层现在也一直在探讨和思考,我们主线条到底是什么。

  我们可能到今年5月份统一发布,我们已经在这个方面上做了很长时间的准备和努力。公司发展到这个阶段,其实做任何事情都不容易。它需要做很多的工作,而且现在这些业务,说实话就是过去历史发展当中走到今天这一步,已经到了一个我们要作出选择和发展策略选择的问题。确实大家看的也很准,就是网秦今天其实非常成功,我觉得从历史的角度说是非常成功的,但我们并不想停步于此,我们还想更进一步,成为一个伟大的公司。当然过去NQ
Never
Quit(网秦英文名),听起来有点悲情,但其实也是体现了管理层的一贯理念,我们不管遇到多少艰难险阻,其实大家都是特别努力在工作,在改变,在改进。

  记者:如果从您业务和您本身业务层面上讲,网秦的这种产品或者说是方向的分散,我觉得反而是好事,因为这样的话,我可以给投资者讲的是,我现在有现在的盈利项目,这块盈利还不错,刚才您说财报那两块。另外我还有一些我未来有可能产生盈利的项目,就是会给投资者一个更好的期望值或者一个更高的期许值,这样的话,我觉得反而是更有利。而且从现在整体上讲,包括您刚才拿网易去做一个例子去比较的话,我觉得也很恰当。但是不排除,就是说像阿里他们的做法,就是说,有可能我做天猫的时候,天猫还没有出来的时候,已经开始有天猫这个模型了,但是有可能我还不知道它是什么。

  这个东西有可能会成为我未来竞争的核心或者一个主打的产品,这完全有可能。所以说现在这种移动互联的时代什么都是有可能的,不能说我非得具像或者聚焦某一个点,我可以把一部分精力聚焦一个点或者两个点去做,但是我不排除我还有其他的产品线或者还有其他的要孵化的产品。

  周彬:网秦毕竟也是一家在美上市公司,我们预计2015年年收入差不多希望可以做到4.5亿美金。

  所以,上市公司跟创业公司最大的不同在于哪?就是说你创业公司只能是一个方向或者两个方向,上市公司就是资源相对来说丰富一点,我们就像您讲的。我们并不一定排除说未来我们一定做哪个方向,我们可以尝试几个方向,然后选定其中之一。华为、微软这样的公司都是这么干的,他们到一定阶段以后,因为公司壮大了,到一定量级以后,他们再尝试新的方向,他们就能够有资源去试错,对吧。

  记者:所以说现在面临的就是两个事,就是一个是集团层面的,一个是产品层面的。

  周彬: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