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智能硬件

作为创业公司 你与苹果差几个Gopro?

作为创业公司 你与苹果差了几个Gopro?

  “苹果……苹果……苹果……”

  一直以来,在乔布斯时代苹果所创造的科技神话是大多数创客心中的丰碑。不过随着新的爆款品牌不断涌现
,似乎拿苹果为例去说事儿的潮流在渐渐远去。例如,做运动摄像机的Gopro在近年展露头角,不仅是摄像机领域的热点,同时也成为智能硬件领域创客的追捧对象。

  可是,没有人不希望去缔造苹果一样的辉煌,作为本土智能硬件创业公司,你与苹果之间可能差了N个Gopro。

  昨日,Gopo
hero4面世。这是自2004年发布新品以来,Gopro推出的最小、最轻的产品。同样是在昨日,一场小型新品体验会在中关村创业大街召开。玩笑中,那位负责人提到,“当然希望能做到Gopro那样估值数百亿(人民币)的公司。”

  他们的产品并不与Gopro同类,可这句话道出了一些智能硬件创业公司的品牌愿景。

  Gopro是一款运动摄像机品牌。这是一款主要针对用户在冲浪、自行车、滑雪、潜水等户外运动中拍摄影像和照片的小型可穿戴摄像机。

  通过众多媒体报道,我们知道公司创始人兼CEO尼古拉斯·伍德曼在做Gopro之前有过一次创业经历。他痴迷于冲浪运动,为了能将冲浪时的体验和状态分享给朋友,他尝试做了Gopro——一款可以挂在手臂上的运动摄像机,这是数码界的先例。从2004年创立,到2013年近十年,Gopro把索尼从摄像机冠军宝座拉了下来。

  伍德曼对于产品的专注和对成功的热望使他拥有很多人缺乏的持续激情。

  在研发和制作阶段所经历的各种“苦难”不必多说。伍德曼的同事达纳回忆他们参加派对时,伍德曼会走上楼梯拿着当时粗糙的产品,对大家说,“伙计们看看这个,我们能凭这个变成百万富翁!”

  当初,伍德曼一个人身兼产品工程师、研发负责人、销售员和达纳跑遍全美的冲浪品超市,为他们的产品奔走。

  福布斯中文网报道,一段时间,伍德曼要睡在他那辆1971款的大众汽车里。从圣迭戈到盐湖城,他俨然是个会展成瘾者,他在会展中心里学习奉承其他高管,不断向他们推销自己的产品和梦想。

  可见,持续的产品灵感和动力来源于创业者的激情。

  伍德曼解决了极限运动者分享体验的痛点,持续的激情和十年坚持让Gopro正在被新的创业公司视为崛起榜样。

  然而国内智能硬件市场却并未出现如Gopro一样的爆款产品。

  市面上出现的智能硬件新品,有的在网络配置环节就难住了用户,也有的在实际用途上给用户造成了负担。基于解决用户痛点的市场基点,却在产品成型时成了可有可无的摆设,在痛点解决方面,真的精准吗?

  心理学家赫兹伯格在1959年提出的双因素理论包括保健因素和激励因素。从人的角度理解,有了保健因素不会让人感到快乐,但没有保健因素会令人感到不快乐。有了激励因素会让人感到快乐,没有激励因素不会让人感到不快乐。这话有点拗口,却是真道理。

  从商品角度理解,保健因素是指商品必须具备因素,激励因素是商品的魅力因素。解决用户痛点,也就是提供商品必须具备的因素,让用户不会再感到“痛苦”。但是大多数国内产品,实质上既不是保健因素意义上的产品,又非激励因素层面的魅力产品。它们对于用户而言“无所谓”。

  或许应该考虑到Gopro毕竟是十年磨一剑,国内市场也需要一定时期的用户培育。那么,在持续的创业激情和产品市场需求精准上,作为智能硬件创业公司,你觉着与苹果差了几个Gopro?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