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游戏

我们都是玩大的 十三年后再谈那段大话2的青春

  导语:想了好几个开头,写了又删,删了又写,因为一下子涌进脑子里的事情太多,反而不知该从何说起。就好像一位多年不见的朋友,见面前有千言万语,但是真正见面时,可能只有轻轻一句:最近过的怎么样?

  在去年大话2十二周年庆“老朋友,聚一聚”的时候,网易官方把众多此前只在网上聊过从没见过的老玩家聚到一起的时候,老友见面泪洒当场的场景,让我记忆犹新。

我们都是玩大的 十三年后再谈那段有关大话2的青春

  大话2十三周年,网易以音乐会的形式,在中国音乐学院的音乐大厅奏响了关于大话玩家13年的青春与回忆。当音乐家们轻轻弹奏起“海岛奇遇”、“盛世大唐”等音符时,顿时撩拨起了很多老玩家内心最为柔软的部分。

  很多现场听着听着就泪流满面,其实大家都知道,之所以泪流不是大家这个时候对于大话2这个游戏突然涌起了感动,而是随着音乐,很多人想起了在大话2的陪伴下,那段与之相关的青春记忆。

  一个开始

  对于一款已经拥有13年的游戏来说,它有足够的沉淀和故事,而发生在我身边关于大话2的故事就可以讲上几天几夜。虽然这么说看似极其煽情好似被官方买通的节奏,但是我想说的是真的只有真正的大话2玩家,在谈论起这些内容时,才觉得那些追忆游戏的回忆是带有温度的。

  初识大话这款游戏,可能和很多玩家的情况都不尽相同,是受到当时周星驰的电影《大话西游》所影响。当时身边的朋友告诉我,有款游戏也叫大话西游,说这个话的时候,那是2002年,我还在读初中。

  那个时候听卢冠庭唱粤语版的《一生所爱》,虽然大部分文字内容是听不懂的,但是当卢冠庭唱起“苦海——翻起爱恨,在世间难逃避命运”的时候,总是想起电影里至尊宝最后那句“他好像一条狗”的落寞。

我们都是玩大的 十三年后再谈那段有关大话2的青春

  周星驰电影《大话西游》在内地的蹿红与经久不衰,让网易公司于2002年6月推出同名游戏《大话西游》后,收获了大量电影的粉丝,其中也包括我,及当时一直陪我烧法跑环的师傅。

  一件小事

  因为大话西游电影开始玩大话2游戏后,那个时候身边也都是小白,所谓的师傅也不过是比我早玩几天可以收徒的小号而已。

  而一件事的坚持,通常就和这些可以陪伴我们的人有关。正是有了这些人最为长情的陪伴,才会在刷通宵做天、抓鬼的时候依然能乐此不倦;才会在渔村捡钱,海岛打飞鱼时能感受到那份最为纯粹的快乐;才会有做任务点了25回合去看电影时,回合结束自动砍怪,有人不想你死,而使劲给你拉血的包容。

  也正是这一件件平淡无奇的小事,钩织出了我关于大话2十三年的青春与回忆。

  在音乐会再次听到“渔村觉晓”、“海岛奇遇”的场景音乐时,才有了那种眼泪要夺眶要而出的喜极而泣。

我们都是玩大的 十三年后再谈那段有关大话2的青春

  唯一遗憾的是,音乐会时,我只能和周边一群不认识的玩家在那聆听,而那一抹我熟悉的身影其实早已走失在岁月的岔口。

  大话2十二周年庆典的时候,帮助很多老玩家寻回了有线索还可以找到人的老友,在十二周年的时候大家一起聚一聚。其实更多的大话2老玩家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在游戏里离开后,头像就永远的变成了灰色。那个时候(2003年),我们那里很多人还没有手机,更多的还是使用固话,游戏里面走了可能真的就找不着了。

  一个问题

  其实在去年,大话2做十二周年庆的时候,大话2官方曾问过我几个问题:你怎么看待现在的大话2?你对这个游戏有哪些建议?你心目中未来的大话2是什么样子的?

  其实说第一个问题的时候,虽然明白现在的结果是必要,但是从最初的大话2,到现在经过了各种改版后的大话2,它的世界其实早已经不再是当初我们熟悉的那个笨笨的世界。这里说的笨笨的是指,比如那个时候烧法没有捷径,每个人都要不停的施法练熟练度,做五环留桃子都要等1法和2法烧满后才会吃。

  不过这里说的不那么开心,并不是指一些内容与时俱进有什么不好,而是指好像我们童年的时候,那个时候没有电脑和手机,玩泥巴都能很快乐的那种状态很难找回了。而回忆有的时候,对过去尘封的记忆添油加醋,在尘封开启的一刹那,我们总会觉得之前比较快乐。

  而对大话2的建议,我最大的希望就是它能永远的继续下去。

我们都是玩大的 十三年后再谈那段有关大话2的青春

  其实如十三周年的主题所说,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首大话2,对于这个世界每个玩家都有他的期冀和愿望,但是它永远不可能是一款能满足所有人愿望的游戏,这就是现实和梦想之间的差距。

  一段未完待续的青春

  不管怎么说,这款陪伴我们13年的游戏,见证了太多人的青春。也正是这些有关青春的记忆,让那些老玩家在多年未见无话可说时,聊起大话2的时候,马上变得畅所欲言,瞬间没了隔阂。

我们都是玩大的 十三年后再谈那段有关大话2的青春

  现在虽然因为工作没有那么多时间再去玩游戏,但是有空的时候总会想去看看。一直期待在好友一的分栏中,那几个熟悉的名字能再度亮起来。

  没来由的,又有些担心,担心相见无言,没了当初的那份熟络和无话不说。

  有时午夜梦回,耳边似乎又能响起卢冠庭唱的那首《一生所爱》,如歌词所唱:从前现在过去了再不来/红红落叶长埋尘土内/开始终结总是没变改/天边的你飘泊白云外/苦海翻起爱恨/在世间难逃避命运/相亲竟不可接近/或我应该相信是缘份……

  约稿,首发:大话西游2官网 文/王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