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

柳传志:莫对股市太恐慌 新常态有大空间

     8月25日下午,柳传志和虎嗅网年度作者围坐一起,聊了聊最近大家关心的股市、U盘理论、底线、年轻创业者等问题,席间柳传志这样说道:“和大家聊聊是我很愿意做的事,跟媒体、写作人、拍电视的这些凡是有想法的人接触,尤其是聊天、提问,都会逼着我去想一些可能以前没接触过的事,对我来说,这是很重要的动力,逼迫着我去学习、去了解一些新事物。”


关于责任感:不能把“狼来了”当好玩

  柳传志:莫对股市太恐慌 新常态有大空间


  柳传志:联想控股董事长

  前两天我在微信上看见周鸿祎和一个小伙子对话,这小伙子说要给员工发一亿元的奖金,结果兑现不了,周鸿祎说他“说话不算数”,他说“周总,你太不了解我们年轻人了,我们说着玩的”,像这样的事我就不能理解。不能把“狼来了”这种事当成好玩,说了话叫人永远不信你了,这个可能是我们价值观的不同。

  希腊老百姓全体赖帐,我觉得很寒碜

  美国、日本……凡是先进的国家,老百姓虽然都很自由,但实际上还是有底线的价值观,凡是没有的,就会被全世界讥笑,比如希腊老百姓全体赖帐,我觉得很寒碜,中国肯定不是这样。凡是有一定影响力的、正直的中国人和企业,都应该为中华民族的正能量做些应有的责任。

  关于股市:企业要好好分析自己的情况,中国经济的新常态还是有很大空间

  柳传志:莫对股市太恐慌 新常态有大空间


  信海光:资深媒体人,专栏作家,社论撰稿人

  现在股市和楼市都不太好,大家都比较关心自己的财富安全,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柳传志:企业界的朋友都感到心里紧张,不仅是对股市、企业融资的恐慌,还是对人的信心的恐慌。

  股市本来就是为了解决上市公司的资金问题。如果把股市做得非常好,融资能够很公平,都能够使中国的经济有一个很大的发展空间。

  各个企业要好好分析自己的情况,其实没必要恐慌。其实中国经济的新常态,还是有很大的空间的。联想控股本身是为中国的中产阶级衣食住行服务,股市跌了,我们该怎么做还怎么做,当你把企业做得好了,股市大势起来的时候,自然就会有回报。

  各位如果有炒股的爱好,你们就另外研究一下,看如何对应,这是另外一回事了。

  关于新老企业家价值观:我从没要求员工“奉献”

  柳传志:莫对股市太恐慌 新常态有大空间


  阑夕(兰希):逐鹿网创始人

  现在年轻人看重自己20-30岁的黄金年龄,明确知道自己能够得到什么,根据这个来评估自己的付出。老一代企业家更多谈的是奉献,新老两代的价值观是否有所颠倒?

  柳传志:

  从没要求员工奉献

  作为一个民营企业,基本的要求不是奉献,我从来没有要求员工奉献,都是说把企业利益放在第一位,企业得到了好处,员工也得到了好处。

  联想的价值观里面第一句话是企业利益放在第一位,之所以放在第一位,说明绝对是有个人利益的。今天联想控股上市以后,这么多员工都有股份,说明就不是奉献。我自己虽然股份不多,但我认为我就要这么多,就是我自己的价值观。

  我历来相信精神的力量,但是要有合理的物质分配的基础。

  有的员工认为自己是U盘,我觉得也是有底线的:我虽然为我自己工作,但在我为某一个公司工作的时候,不能损害原有其他同事的利益,要有契约精神。在这个价值观上,我没有跟年轻人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关于企业凝聚力:关键是看领导人怎么做

  柳传志:莫对股市太恐慌 新常态有大空间


  蔡钰:虎嗅网COO

  一个企业不是靠底线就能有凝聚力的,像您的奉献肯定能形成一种示范作用。但现在年轻企业或者从业者,他们能够被带动起来的可能性要比以前低多了。

  柳传志:

  我在办企业的时候,大环境使员工更容易凝聚,而现在这个大环境,独生子女多,又受到碎片化思想的影响,要使人们在企业里更好地遵守规则,会有一定的难度,除非你有非常强的一个场,形成了比较强的文化。

  联想在成长的过程中遇到过几次攻坚战,今天想起来也很感动,其实说到底就是领导说了话要坚决算数,人家才会坚决跟着。1987年,我们承诺完成一个指标就给销售部门相应的奖励,那年我们进口做得特别好,超额完成了,但奖励难给了。当时要交的税是政府临时制定的奖金税,如果按我们执行情况发奖金,要交三倍的税,这样一来,几乎把公司都交没了。后来我们决定要发,但不按规矩办,冒风险拿支票换现金,发给大家就不入帐了,这个事后来被查出来,责任是我负的。但是你当时要跟员工说奖金实在没法发,连续两次这种情况发生,就没员工愿意好好工作了。

  关于灰度:要多和政府沟通,不犯法是底线

  柳传志:莫对股市太恐慌 新常态有大空间


  举个栗子(李丽凯):任职于滴滴打车,擅长O2O话题和共享经济领域。

  黑与白很容易分清楚,但在规则的制定中有相对的成分,您觉得特别宽泛“灰色的度”怎么去衡量?

  柳传志:

  出行、医疗服务、电商服务等问题,对国家和老百姓来说,最根本的希望就是能够出行方便、节约、减少环境污染。

  新加坡政府就鼓励拼车,并不鼓励个人拥有汽车,但是并没有想到办一个公司来拼车。

  对于专车,大家也在形成共识,这里可能存在原有利益集团怎么很好地去解决尽量少受损失的问题。

  所以,一方面要跟政府协商,另外一方面也要关注政府的态度。

  柳传志:莫对股市太恐慌 新常态有大空间


  周鹏:社交APP创业者

  作为企业家他会面临企业和国家利益的冲突,面临企业主跟员工利益的冲突,这个度是怎样把握的?

  柳传志:

  中小企业要把不犯法作为底线

  对一个中小企业来讲,我们可以抱怨国家,甚至给国家提各种意见,但还是要把不犯法作为底线,法律边缘外,你自己觉得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关于“带队伍”:初创企业要解决哪些事?

  

柳传志:莫对股市太恐慌 新常态有大空间

  电商老兵斗牛士(彭海亮):互联网战略分析师

  现在很多传统企业在互联网转型中,面临非常大的困难,特别是“带队伍”这块。带队伍一个是涉及到领导人本身,另一个涉及到队伍本身,您认为初创企业怎样带好队伍?

  柳传志:

  最主要解决中层骨干的问题

  为什么要有一个战略呢?因为有一个执行的问题。执行能力包括很多内容,其中队伍本身是执行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但这里边,难以解决的还是中层骨干的问题,部门负责人是不是有能力去完成这个部门制定的计划,挑选他下面的人,而这些人能不能找得来,找得合适,其实是很关键的。队伍的基本成员本身,他的业务素质和人的状况是不是适合,这是要靠企业文化和激励加在一起才能形成。业务战略方向明确,中层骨干队伍组建得好,成功的比例就有一半了。

  柳传志:莫对股市太恐慌 新常态有大空间


  南七道(李卢勇):弘毅无线创始人

  创业公司怎么让员工既享受更大的福利,又能有足够大的冲劲继续奋斗?

  柳传志:

  初创公司 要用企业愿景去凝聚团队

  比较小的创业公司,真要给大家解决生活上的困难,公司在支付上也会有困难,而且也没到达那个程度,所以更多的是用公司未来的前途去号召大家,用你自己的努力和成绩凝聚大家一起往前走。

  在这个时候你要弄清楚,公司业务还没有成型的时候,长期激励应该怎么给,小公司容易觉得“我给不起钱,就把股份给人家”,这个是要注意的。当你刚开始创业的时候,不要太廉价的把股份长期激励过早给出去,那时候对方认为股份价值不大,而对你来说,其实是很宝贵的东西。可以形成一种由债转股的关系,现金解决也是一种承诺,真正能吸引人的是,你的企业是不是真的能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