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影像部

万达院线入股时光网发力O2O 后者市场份额仅3%

  速途网综述(报道
杨正豪)
最近中国股市的严重股灾,使得昔日高高在上的乐视、东方财富等公司的市值一落千丈。而万达院线的股票在经历最近的股灾之后,市值却未受过大影响。成为了创业板名副其实的王者。

万达院线入股时光网发力O2O  后者市场份额仅3%

  市值坚挺的背后,是万达院线实力的体现,据万达院线公开的2015年半年度财报显示,其间万达院线实现营业收入34.86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41%,主营业务收入为32.12亿元,其他业务收入2.74亿元;净利润6.29亿元,同比增长50.43%。其中线上票房收入表现突出,同比增长3倍,达15.5亿元。

  2015年8月31号晚间,万达院线今日宣布,与时光网签署投资协议,将持股20%。万达院线称,双方将全面展开电影电商O2O业务,利用移动互联网将电影衍生品、电影推广与线下影院无缝连接,创造电影电商新模式,更好地服务片商、影院和观影大众。一向抵触互联网的万达院线主动拥抱互联网,此次入股时光网,究竟能有多大的作用?

  万达入股时光网,互相取暖?

  近年来,万达院线的投资手笔不断,2012年5月,万达便斥资31亿美元收购全球第二大院线美国AMC。18个月后,AMC成功登陆纽交所,成为万达第一个上市平台。在并购AMC之时,王健林表示院线的目标是到2020年占据全球电影市场约20%的市场份额。2015年6月,万达又以22亿人民币全资收购了澳大利亚第大二院线公司Hoyts。随后,万达院线发布公告,以
22亿收购电影数据化公司慕威时尚100%股权及世茂影院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持有的重庆世茂影院管理有限公司等15家公司100%股权。

  分析之前万达的投资动作,多是并购整合线下院线资源。据资深人士分析称万达的并购整合动作意在将来的电影业的分线发行。万达院线作为万达集团的轻资产化文化战略的颗棋子,其经常被诟病缺乏互联网基因。虽然影院和万达主业的房地产相比,已经算是轻型资产,但对于互联网来说,这些资产还是很“重”。

  为了布局电影O2O,万达瞄准了时光网。时光网是国内领先的电影互联网内容、电影推广业务和衍生品研发平台,集电影数据库、电影社区、电影推广、线上电影票务、电影衍生品及影视内容平台为一体,拥有全球最大的中文影视数据库。

  时光网的用户,更为资深更为专业,消费能力也更强。而万达院线所代表的中高端院线与其用户定位十分契合,而且时光网在电影领域虽然影响力不小但市值并不高,性价比较高,两方合作一拍即合。抱团取暖,共同发力电影O2O。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万达院线和互联网售票平台不合已久,虽然在猫眼电影等多个平台与万达都有合作,但是万达并不想乐意。此前甚至传闻万达屏蔽猫眼电影,后来被证实是误传,但万达确实不愿看到自己的会员价值被互联网售票平台如猫眼电影等冲淡。

  其实,万达并非没有意识到移动互联网的巨大冲击。其早已发布自己的售票网站和App等互联网售票平台,供其会员选购自己的电影票。但万达做互联网的逻辑总是不够互联网,一如万达的飞凡网,万达的互联网产品总是围绕着自己的万达百货、万达影院等。就像飞凡网完败喵街,万达的购票平台也业绩平平。

  一方面,万达院线想在电影O2O方面有所作为;但另一方面,又怕万达沦为产业链的底层,试图强化自己的会员系统,使其发挥巨大价值。一直的封闭被证明不是良好出路。

  上周,阿里影业旗下的粤科软件刚刚发布了一款智能影院计算机售票系统——凤凰佳影“电影云”。也许是为了对抗阿里等互联网购票平台,万达宣布入股时光网。

  万达看重的是时光网的网上售票平台,想借此开放自己,拥抱互联网。然而入股时光网真的能起到很大的作用吗?

  据速途研究院发布的《2015年电影在线购票报告》可知,时光网在在线售票市场中的份额很小,尚不足猫眼电影的十分之一。如此小的市场占有率,能撑起万达院线的宏愿吗?

  其实,时光网的用户并不少,作为专业的影评网站,很多用户通过时光网来了解电影资讯。但是时光网在将用户转化为消费者这件事所做的努力远远不够,首先是其迟滞的移动互联布局,用过时光网App的人可能都会吐槽其App的设计粗糙,用户体验极差,与猫眼、格瓦拉等主流互联网购票平台差距巨大。其次,没有积极寻求融资,补贴消费者,以至于很大的市场份额被猫眼等其他互联网购票平台夺走。这样,就造成了大多数的用户通过其他互联网平台购票观影,而通过时光网来看影评。

  所以,即使万达院线入股时光网,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然并卵”。

  万达棋子的左右手互搏

  据半年报数据显示,万达线上票房的收入也已占到总票房收入的50%以上,而万达院线方面预计明年这一数值会超过80%。虽然在线电商为院线导入了大量的流量,但是也可能会触动院线非常核心的利益。在线选座以补贴来低价促销的方式往往会威胁到院线的会员体系。

  其实,这种现象绝不仅仅存在于院线行业。以院线、酒店等为代表的所有以会员体系为生的线下实体,无不受到整合资源的网上电商平台的巨大冲击。以往,人们通常需要付费成为酒店的会员,以享受酒店的会员价等特权。但现在人们通过去哪儿、艺龙等网上平台预订即可获得有时比会员价还低廉的价格,同时选择也更多样化。一方面,酒店通过网上平台渠道得到了更多的客源,但另一方面,酒店的会员体系被极大的冲淡。要知道,吸引加盟的很重要一点在于酒店的会员体系。如果会员体系被冲淡,加盟就没有太大的意义。这使传统线下实体遭遇两难境地,很容易沦为产业链的底层。

  而万达院线为了面对这种威胁,试图强化自身的在线壁垒,于29日发布了“会员+”战略。据其半年报中介绍,截至2015年6月末,公司会员量已突破4000万人,是全球最大的电影会员体系,会员消费占比超过80%。升级后的“会员+”战略是万达要联合奥迪、小米、腾讯、招行等打造一个电影生活服务平台,具体包括网络电影院线、电影衍生品、游戏、金融和品牌跨界。

  强化会员意味着更加封闭更加排他,而与时光网等网上平台合作意味着更加开放。万达的战略矛盾点在于,一方面试图更加封闭,另一方面却试图开放,这无异于左右手互搏。

  写在最后

  作为房地产商的万达无疑很成功,但是万达在试图资产轻型化转型时所做的尝试,却往往不太成功。万达院线与其左右手互搏,不如开放自己,把卖票的任务交给互联网,专注自己擅长的资产整合,下好整合院线资源、分线发行的这盘大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