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首张专车平台许可获颁 上海、滴滴联手探索专车合法化路径

  业界高度关注的中国第一个地方性的专车法规终于走出了第一步。上海市交通委给中国最大的出行平台滴滴快的颁发了中国第一张专车平台资质许可——网络约租车平台经营资格许可。

  此次首张“专车牌照”发放恰在国家性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即将出台前夕,而专车牌照同时也是上海市地方性的专车法规的一部分。因此,上海和滴滴携手迈出的这第一步,已经远远走出了原本的地方属性范畴,甚至对国家性《办法》也将产生诸多广泛和深远的意义。

  上海首探专车合法化

  上海市交通委主任孙建平此前表示,上海市对于专车的态度一贯是鼓励创新,但底线是依法合规,司机、车辆、平台都要有所规范。首先要承认目前确实对专车有需求这个现实;第二,不管用何种方式,专车一定要处于受控状态;第三,现在必须用一种互联网+的思维方式,去考虑这种新的业态,而不能一直用传统的方式去考虑,“如果上海能把这条路走出来,对全国都是有示范性的。”

  而在当天的论坛上,孙建平更是表示,今天上海市在做的是一个开拓性和非常创新的事情,大城市的交通管理是世界性的难题,研究探索约租车服务,就是为了顺应潮流,走出一条解堵、缓堵新路径。“交通领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受到互联网的深刻影响。我们坚持从实际出发,坚持问题导向,顺势而为,积极探索互联网与交通融合发展的创新之路,积极探索具有上海特点的约租车发展模式。可以说,这一探索和创新,既是落实国家互联网+行动计划、上海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要求,也是回应行业企业呼吁、满足市民群众多层次多模式出行需求的重要举措。”

  孙建平此话也意味着上海市也成为国内首个公开表态要“力挺”专车的地区,这将为全国性的专车合法化率先打开了一道口子。

  滴滴快的CEO程维表示,通过分享、协作方式搞创业创新,门槛更低、成本更小、速度更快,这有利于拓展更多新领域,“上海模式”
这一具有时代特征、中国特色、上海特点的创新驱动发展模式,是政府主动拥抱“共享经济”的范例,有助于激发市场活力,对全国各地落实“互联网+”行动计划具有示范意义。他更称赞上海市政府此举是经济新常态下,深化改革、科学划分政府与市场边界的创新之举。

  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更是将上海市此举和“当年杭州支持阿里巴巴”相媲美,认为此举为政府保护先进生产力树立了典范。并且称,共享经济与专车新业态代表未来发展潮流,上海曾经失去过阿里巴巴,这次抓住了机遇。

  三项准入条件合理规定

  “今后只要专车平台申请,上海就给它办理营业执照,当然它要具备一定的条件”,市交通委主任孙建平此前表示。显然,从今年5月以来,和上海市交通委保持紧密合作,并且成立了第一家针对专车的工作小组的滴滴快的不但具备了相关条件,而且也第一时间申请并获批。

  根据《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的意见,《办法》将从平台运营、车辆准入、司机准入等三方面加以规定。而随着首张专车牌照颁发,上海也即将成为全国首个落地试点专车运营管理模式的城市。

  上海试点方案同样对平台方、车辆、司机规定了准入条件。据悉,对平台方要求除了具备企业相关资格和所在地的服务能力外,还需获得互联网业务资质和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平台数据库接入监管平台,注册服务器设置在中国大陆境内等;而车辆需要通过平台审查后获取道路运输证,司机也需要通过平台审查后获取从业资格上岗证。

  显然,上海的专车运营管理方案相对目前流传的《办法》相对宽松和合理,根据《办法》规定,车辆要想接入专车平台的,需要在车管所将车辆性质,由私家车变更为营运车辆;从事专车服务的驾驶员,需要提出申请通过考核,才能获得由所在地道路运输管理机构发放《道路运输从业人员从业资格证》(预约出租汽车)。

  考虑到国家性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出台后还有一个月的向社会公众征求意见的时间,业界人士认为,上海模式将会对国家的暂行办法产生积极影响。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薛兆丰认为,专车平台与车辆应该是一种提供服务与租用服务的关系,这与淘宝平台与其大小电商的关系相同。上海模式是“政府管平台,平台管车辆”,这是一种合理而有效的治理模式,网约车辆租用平台的信息服务并接受管理,而专车平台则代表网约车辆向公众和政府负责。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傅蔚冈认为,专车这个新生事物该如何管理“上海模式”做了有益的尝试,它努力划分政府与市场边界,具体做法是从管车辆向管平台转变,从事前审批向事中事后监管转变。专车平台有望做大做强,而广大乘客也将能享受网络效应带来的便利。

  互联网+交通的渐进式改革

  专车应不应该合法化?这是一个自打专车“问世”以来,就一直在不断讨论的话题。但不言而喻,专车的火爆和受老百姓欢迎程度就已经说明了其市场需求。知名律师赵占领认为,如此庞大的群体,如果能进行合法性引导,意义是巨大的,也会在很大程度上对传统黑车予以打击。

  滴滴快的数据显示,仅就上海市而言,用户需求非常大。目前在上海“滴滴打车”出租车平台上的平均日应答率只有百分之五十出头,也就是说有近一半出租车的出行需求得不到满足。而就全国来说,今天滴滴快的平台出租车订单每天约300万单,专车订单超过300万单,相比国内每天3800万人次出租出行频次,8亿人次用车出行来说,还有很大的努力空间。

  中国城市交通规划院院长张国华认为,以滴滴快的等为代表的互联网约租车公司无疑是在互联网+时代最成功的创新创业代表,不仅切实有效缓解了城市出行难的问题,更是通过拼车、顺风车等模式调动了大量闲置和未充分利用的小汽车资源,节约了稀缺的道路资源,创造了重大的经济和社会价值。政府现在需要做的是利用技术进步带来的便利,顺应时代发展的潮流,利用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对所有的传统出租车和互联网约租车进行有效的质量和安全监管。

  孙建平在论坛表示,地铁、公交、出租车、约租车、租赁车,要共同发展,合理规划,要达到整个交通系统的平衡。约租车、租赁车作为公共交通和巡游出租车的补充,也是市民的一种多元化选择。政府要通过精细管理,依规治理,科学梳理,让各种交通方式错位协同发展,各归其位、各显其能、发挥其应有作用,为市民出行带来便利。

  滴滴快的CEO程维表示,滴滴快的希望在一个平台上为用户提供包括出租车、专车、顺风车、巴士等各种交通工具让用户选择,满足他们的出行需求。专车不但不会“消灭”出租车,还会推动出租行业的进步。滴滴快的相信建设性创新更适合中国,而不是不负责任的破坏性创新。滴滴快的更愿意采取“渐进式改革”的方式,最大程度尊重历史、平衡各方利益。

  正如程维所言,在过去一段时间,滴滴快的同样也在和出租车公司等社会各方尝试摸索,如何通过市场化和互联网的手段帮助出租车提高效率和收入。比如同样和上海共建试点的海鸥服务社,通过提供服务来管理出租车司机,平衡各方面利益,取消“份子钱”,以及通过系统派送订单,帮助出租车司机提升运营效率,提高收入,即被视为对创新出租汽车服务新模式的一种探索。

  业内相信,在互联网+的背景下,伴随首张专车牌照的颁发这一里程碑的事件,将推动整个出行市场温和改革和升级,最终传统出租车和预约出租车将同时共存、差异化竞争,也让市民对车辆和运价有了相对自由选择的空间,个性化出行需求的满意具备了更好的条件。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