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丁道师:亚信的产业互联网转型之路能行?

  速途网10月12日特评(速途研究院院长 丁道师)上月末,中国绿公司联盟圆桌会2015年第2站在北京举行。亚信集团执行董事长田溯宁、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秘书长程虹、中国绿公司联盟成员企业的60余位企业家齐聚亚信总部大厦,圆桌共话产业互联网。

  由于速途研究院在几年前提出了产业互联网的概念,并且制作和发布了超过300份产业互联网报告,这次我有幸作为媒体观察员受邀观摩,全程见证了这场互联网产业高端思想盛宴。

  时至今日,很多人尤其是年轻的80后90后群体,可能都不知道亚信这个公司。事实上在1995—2001年这段时间,亚信是中国互联网早期最重要的公司(之一两个字可以去除),其地位相当于今天如日中天的阿里巴巴,中国互联网早期的骨干网络和系统几乎都是由亚信开发设计,毫不夸张的说今天的中国人可以方便快捷的使用互联网,和亚信的贡献是息息相关的。

  亚信是属于那种起了大早赶了晚集的公司,早期作为中国互联网的构建师,中期风头被新锐的互联网企业掩盖,逐步退出舞台中央,最近一两年关于亚信最大的新闻还是从美国退市,田溯宁重新回到亚信。很显然,田溯宁的意图在于通过产业互联网的转型,来一次彻彻底底的变革实现亚信的复兴。

丁道师:亚信的产业互联网转型之路能行?

  让笔者先来介绍下现在的亚信:亚信是一家解决方案和软件产品提供商,为十余个国家超过10亿用户提供支撑,国内70%的手机和电视机顶盒都是亚信的软件在管理。目前是中国最大、全球领先的通信行业IT解决方案和服务提供商。

  为了实现转型的愿景,亚信成立或者收购了一大批企业。比如亚信安全、亚信大数据、亚信产业互联网公司等等。这种做法其实和现在的阿里巴巴很类似:当一艘超级巨舰看到新的机会,难以掉头的时候,分化成一艘艘小船,分头突围,同时巨舰为其保驾护航。而小船反过来有可以和巨舰相互配合,利用巨舰资源的同时帮助到巨舰新老业务的增长。

  有历史积累,其创始人也时隔14年后回归,亚信的产业互联网转型之路似乎一片顺畅,但事实绝非易事。亚信转型面对的不确定因素主要有以下几点:

  第一:国内外竞争异常激烈,很多传统的软件和IT外部公司也开始转型

  亚信是一家面对企业级服务的公司,这个领域看起来技术含量高、门槛高,但事实上竞争早已经一片红海。高端的政府机构、500强以及同等量级企业使用的解决方案选择了国外的IBM、微软、甲骨文等公司提供的产品和服务,而国内的联想、用友、浪潮、华为甚至文思海辉这样的外包公司(当然,现在的文思海辉早已经不是IT外包公司)也开始转型涉足企业服务,乃至一大堆号称互联网新模式的SaaS、EPR公司更是凭借各自的本身虏获了不少企业的芳心。

  第二:历史包袱带来的巨大利益,难以放下。

  虽然今天的亚信和曾经的亚信不能完全一概而论,但赚运营商的钱还是让亚信能够存在的很有价值。中国几大运营商和亚信的关系非常紧密,没有亚信就没有运营商一年几千亿的收入规模,同样运营商给亚信每年带来巨额收入(我没记错的话,早在2000年亚信每年就可以通过运营商赚到10亿的人民币,当时的BAT和三大门户加起来收入都不及亚信)。亚信要想真正意义上实现转型跨越,可以背着过去的包袱,但包袱应该变轻并且调整结构。

  第三:产业互联网面临很多不确定性,现在的发力点是否正确有待检验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一直是产业互联网的“鼓吹者”。在我看来,如果说过去的20年互联网由娱乐互联网到消费互联网转变,那么未来的20年则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转型。但我们也要清醒的看到,产业互联网概念出来这么多年,真正落地的案例和实施的进展并没有想象的顺利,反倒各地出现了打着各种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旗号的“死城”,很多时候关于产业互联网我们不是建设不足,而是盲目建设导致了本不应有的建设过度。在中国不管是亚信还是BAT,还是外来的几个和尚要想搞好产业互联网,必须尊重市场规律,更着国家的政策和大局走,而决策者的能力强大和经验丰富与否,给我们试图进行产业互联网发力的企业带来很多不确定的因素。

  写在最后:田溯宁作为中国互联网的主要推动者,能力和眼光都远超过常人,而且在资本领域的长袖善舞也没问题,虽然转型的节奏慢了一拍,好在之前有20多年的积累,而这个积累的过程以及和运营商的关系是其他BAT级的巨头无法比拟的。未来的亚信,还真的可以好好期待一把。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