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科技大佬收购报纸会怎样?华盛顿邮报给你答案

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

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

  导语:彭博社今天撰文称,亚马逊CEO贝佐斯收购《华盛顿邮报》之后,在该公司的改革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幕后作用,帮助其实现数字业务的大幅增长。

  以下为文章全文:

  每过两周,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都会与《华盛顿邮报》的高管进行一次长达一小时的电话会议。该报的管理层每年还会飞去西雅图两次,每次都会与这位亚马逊创始人展开长达一天的战略沟通。除此之外,他们的收件箱里还经常收到贝佐斯转发来的读者投诉,但并未附带任何评论。

  在2年多以前斥资2.5亿美元从格雷厄姆家族手中收购了《华盛顿邮报》后,贝佐斯已经以或大或小的方式对其展开了数字化改造。他的幕后影响也的确收到了成效:这家报纸在美国的网页独立用户访问量已经连续两个月超过《纽约时报》。

  在贝佐斯以个人身份收购《华盛顿邮报》后,他表示,目前还没有拯救报业的既定模式,但承诺会展开尝试。

  “我对报业一无所知。”贝佐斯在去年的一次媒体峰会上说,“但我了解互联网,再加上我可以提供一些财务支持,所以我才买下了《华盛顿邮报》。”

  贝佐斯并未对此置评。

  《华盛顿邮报》高管表示,该报数字业务的独立用户访问量从2013年8月的2600万,增长到2015年11月的7200万——这一增长都源自几个项目的贡献。最引人关注的是,该报加大了对全国和国际新闻的关注,还新增了70名采编人员,包括50名记者和编辑,使得员工总数增至700人左右。

  该公司在数字领域的成就也要感谢他们与亚马逊和贝佐斯本人的联系。《华盛顿邮报》首席信息官沙雷斯·普拉卡什(Shailesh
Prakash)表示,虽然贝佐斯并未对《华盛顿邮报》的新闻业务发表过意见,而且只去过几次采编室,但他一直在亲自利用技术和工具提升该公司的数据驱动水平。

  “他参与过很多事情。”普拉卡什说,“我给他发去链接,他很好奇,会提出很多问题。”

  该报今年9月表示,亚马逊金牌会员可以免费获得6个月的《华盛顿邮报》在线阅读权,今后续费时也可以享受6折优惠。去年晚些时候,《华盛顿邮报》推出了一款预装在Kindle
Fire平板电脑中的应用——普拉卡什表示,贝佐斯深度参与了这个项目。

《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在线访问量对比

  《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在线访问量对比  《华盛顿邮报》已经从亚马逊挖来了一些工程师,该公司的数据科学家也会经常与亚马逊的同行沟通,从他们那里获取建议,以便更好地向用户推荐产品。

  《华盛顿邮报》高管说,由于贝佐斯当了老板,所以招募顶尖工程师变得容易了。“很多人都来自工程师梦寐以求的公司,他们之所以加盟《华盛顿邮报》,一定程度上是为了能有机会与贝佐斯共事。”发行人弗雷恩·瑞恩(Fred
Ryan)说。

  冻结养老金

  但贝佐斯并非所有的决策都受人欢迎。在他的领导下,《华盛顿邮报》冻结了现有部分员工的养老金。华盛顿-巴尔的摩新闻协会《华盛顿邮报》分会联席主席弗雷迪·昆克尔(Freddy
Kunkle)表示,养老金款项重组,这项决定“十分令人震惊”。

  “根本没有理由这样做,”他说,“这完全是资本家的大男子主义。”

  《华盛顿邮报》发言人克里斯·考拉迪(Kris Coratti)表示,该报不会按照新闻报道产生的流量来考核记者,但她拒绝对养老金决策发表评论。

  虽然《华盛顿邮报》的网络流量在贝佐斯的领导下已经增长近2倍,但其印刷版发行量却与其他报纸一样呈现下滑态势。根据审计媒体联盟(Alliance for
Audited
Media)的数据,截至9月末,该报印刷版日发行量(不计周日)下滑18%,至34.0381万份。身为私有公司,《华盛顿邮报》并未披露营收、利润或数字订户,该报高管也拒绝对这些数据发表评论。

  不过,对于历经多年收购和裁员波折的《华盛顿邮报》而言,贝佐斯的加入还是给他们带来了一些积极影响。最近跳槽到ESPN的《华盛顿邮报》前主编凯文·梅里达(Kevin
Merida)表示,贝佐斯的到来就像“迈克尔·乔丹(Michael Jordan)突然加入了我们的球队一样。”

  今年凭借美国特勤局系列报道获得普利策奖的记者卡罗尔·列昂格(Carol D.
Leonnig)表示,《华盛顿邮报》招募了更多突发新闻记者,解放了许多像她这样资深记者,使之可以安心撰写调查报道。

  “采编室里充满了活力,之前那种阴郁低沉的氛围一扫而光。”列昂格说。

  位于华盛顿的新采编室本月正式启用,里面有一块大屏幕实时显示网站的流量数据。但不太引人关注的是,贝佐斯还建议通过数据展示另一个因素:相对于竞争对手而言,读者有多么偏爱《华盛顿邮报》。于是,工程师开发了一个程序,从《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其他报纸那里提取文章后,将品牌名称去掉,然后对读者进行盲测。他们向参与测试的600名读者支付了一小笔费用,并向他们索要了基本的人口统计学数据。

  贝佐斯的影响也体现在一些细微之处。《华盛顿邮报》高管采用了他的某些说法,并统一称之为“杰夫主义”。他们会经常提到要减少“认知负荷”和“认知摩擦”,避免读者因此降低订阅积极性。贝佐斯还将各种可能惹恼读者的想法称作“对读者怀有敌意”,例如在网页上加载太多广告。与亚马逊一样,贝佐斯也要求《华盛顿邮报》高管通过长篇备忘录阐述他们的项目,而不要使用PPT来演示。他认为,写作过程可以迫使人们展开更加深入的思考。

  《华盛顿邮报》执行主编马蒂·巴伦(Marty
Baron)表示,贝佐斯的这种领导模式未必能复制到上市报业公司身上,因为这些公司要面临华尔街施加的财务压力。

  “如果你想每个季度都改善财务业绩,就很难这么做。”巴伦说,“如果你把眼光放得更长远一点,而且认为市场也会把眼光放得更加长远,或者你根本不在乎市场的看法,那也可以展开这种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