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行业网站 > 企业网站

李彦宏点赞人工智能 三点一刻许你一个崭新未来


发布: 张鹏鹏  2016年01月19日11:22  来源: 砍柴网 我要评论(0)

  百度公司董事长李彦宏在乌镇互联网大会上发表演讲时说,在不久的将来,所有简单重复的脑力劳动,都将被人工智能替代。“在未来,所有简单重复的脑力劳动,都将被人工智能取代。这和机器取代简单重复的体力劳动如出一辙。”北京三点一刻科技有限公司CEO蔡浩宇认为,技术在淘汰某些种类的工作的同时,也在不断创造其它种类的工作,同时改变着现有的工作方式和工作形态。

  依靠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通过资源和需求之间的高效配置,越来越多的自由职业模式在悄然出现,并不断对传统的工作方式造成冲击。除了耳熟能详的Uber、Airbnb外,2015年,三点一刻、杰客网等公关行业的自由职业者平台纷纷崛起,为拥有自由职业梦想的人又打开了一扇窗。

  广告的没落 公关的崛起

  至少在过去半个世纪中,营销界最大的神话就是“用广告来创建品牌”。企业管理层对市场的第一个想法往往是:我们要在广告上花多少钱?但最近几年,这种趋势正在被扭转。

  不可否认,传统广告依然是重要和有效的传播渠道,但其传播效果越来越被质疑,传统广告市场增速也明显放缓。相对而言,公关市场规模尽管目前来看仍只占广告市场的十分之一左右,但此消彼长的趋势确已然显现。

  近年来,广告业作为服务性产业伴随中国经济成长和转型不断发展壮大。公开数据显示,2003 年全行业营业额达到 1078.68 亿元,到 2013 年,全行业营业额达到 5019.75 亿元,2000 年至 2013 年广告业营业额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 16.20%,高于同期 GDP 年均复合增长率。不过,随着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对广告行业的影响加大,2013年和2014年开始,广告业增速出现大幅下滑,广告行业经营额分别为5019.75亿元和5605.6亿元。

  伴随广告业增速放缓的是传统媒体市场份额不断萎缩。根据某投资机构的调查,在新闻分发市场上,微信已处于绝对垄断地位,传统报业和广电的分发只有3%。而如按照资本控制来计算,BAT实际上已经垄断了新闻分发市场。

  2015年,大量传统媒体倒闭的信息见诸报端,大批传统媒体的精英人才出走。纸媒正在快速倒闭关门,电视开机率越来越低,虽然广播因为汽车的普及仍有一定市场,但喜马拉雅、荔枝电台等网络广播的逐渐兴起也在不断蚕食原有的广播市场。即便是新浪、搜狐、网易这样的老牌网络媒体也逐渐没落,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垂直类的新兴网络媒体,如36氪、虎嗅、速途网,以及近期备受资本青睐的自媒体,如餐饮老板内参、金评媒等。

  传统媒体的收入除了极个别大发行量的官方媒体外,大部分市场化媒体都以广告为主。而新兴的网络媒体和自媒体上,很少出现明显的硬广,多以软文或品牌植入新闻的方式出现。速途研究院的报告显示,当前新媒体收入构成包括软文、硬广、流量主、佣金等,其中软文收入占比最高,占到了51.6%,而硬广仅为23.8%。

  究其原因,速途网认为,新媒体时代是一个内容为王的时代,基于内容的收入自然也成为了新媒体收入的主要来源。一篇高水准的软文不但能够起到广而告之的目的,甚至能够激励读者主动转发,免费传播,由此带来的广告效果远比硬性植入来的明显,且广告的效率也更高。

  媒介渠道的变化带来广告份额向公关市场的转移,除此之外,随着人们对广告和公关二者效果的认识越来越清晰,也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这种转化。

  在艾•里斯与劳拉•里斯所著的《广告的没落 公关的崛起》一书中,作者认为当今市场营销首先是要进行公关,只有通过公关才能使自己的品牌在消费者心中占有一席之地。“市场营销始于公关,而广告就像陈列的艺术品一样,已经失去了价值,变成了公关的延续。”这本书一方面肯定了广告的重要性,同时也指出了广告不是创建品牌的方法,一个新的品牌实际上应该由公关运动来创建,而广告真正的作用是在公关建立品牌之后用来维护品牌。

  过去,广告曾在塑造品牌上起到了不可小觑的作用,最著名的莫过于“脑白金”的洗脑广告。但近年来,不少品牌也逐渐意识到广告手段的低性价比以及不精准、不可持续等弱点。

  eToys将60%的收入多投在了广告上,然而这家公司在15个月后即宣告破产;美国价值网站在1999年投入广告经费6000万美元,当年却亏损了1.44亿美元;清扬洗发水上市的第一年广告预算达到了3亿人民币,却并未在去头屑洗发水市场中占据领袖地位;即便是创造了“脑白金”、“征途”等奇迹的史玉柱,也没能实现在上市前三个月用3亿人民币广告预算赚回10亿元的豪言壮志。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最近几十年来,大部分成功的全球品牌都是由那些当时无力支付巨额广告费用的新兴企业创建的,包括星巴克、红牛、谷歌以及其他很多品牌。事实上,品牌所蕴含的理念越新,品牌的发展就会越缓慢;品牌所蕴含的理念越新,广告的可信度就会越低。业内专家认为,这两个因素决定了用公关来创建新品牌,不仅花费比广告低,而且可信度比广告高。

  北京三点一刻科技有限公司CEO蔡浩宇表示,媒体形态的变化,诸如新媒体、社交媒体的兴起,以及广告在新兴品牌塑造上的效果势弱,都让企业对于硬广的偏好转向公关。“在当前中国‘万众创业’的形势下,大量的新兴品牌有待塑造和建立,这也为公关行业在未来数年内的快速增长奠定了基础。”根据公开数据,2015年国内传统公关市场规模有望达到400亿元。有业内机构预计,未来10年我国公关市场有望保持20%的年化增长,即到2025年,公关市场规模将达到近3000亿元。如果再加上互联网营销,3000亿元的市场规模已然实现。

  三点一刻等公关自由职业者平台正是看到了这个市场的广阔前景,以及公关行业自身的生产方式,而选择了以此作为撬动未来自由职业生态的基点。

  人工智能改变工作方式

  谷歌、Facebook、百度等科技公司在人工智能上投入了大量研发资金和人力。不管是谷歌秘而不宣的聊天机器人,还是百度高调推出的“度秘”,都是人工智能产品化的结果。

  大量数据的存在成为人工智能快速发展的基础。根据摩尔定律,当价格不变时,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晶体管数目,约每隔18个月便会增加一倍,性能也将提升一倍。在摩尔定律的推动下,价格以更快的速度下降,即当存储器的性能提高的同时,大约每9个月存储容量的价格就下降一半。这一方面使得人们可以有更大、更快的数据保存能力,另一方面使得人们能够承担起保存数据的成本。

  社交媒体的出现则让数据生产能力大大增强。Facebook、Twitter、新浪微博、微信等使得每个用户都可以发表自己的言论,实现及时互动与传播,使得人们生产数据的能力大大增加。据悉,Facebook的用户每分钟分享的内容高达246万条,Twitter用户每分钟发布27.7万条信息。与此同时,数据挖掘能力使得人类使用数据的能力大大增强。

  对信息数据的挖掘和应用能力的不断提升,正在改变着整个公关行业的生产方式。首先,在公关领域中,Freelancer是一个既有的雇佣模式,随着科技不断发展,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的成熟与普及,三点一刻等公关平台的出现给这一领域的自由职业者带来更便利的条件。

  其次,将极为个性化的公关服务标准化成为可能。传统的大型公关公司往往需要为自己的客户提供极为个性化的服务,这导致服务难以复制,服务效率的提升存在明显瓶颈,大型公关公司不得不采用“人海战术”。某服务于一大型互联网企业的公关公司,仅针对这一个公司的服务小组就达到200人,由此产生的人员成本、管理成本,在互联网时代来看,都具有很大的改善空间。

  三点一刻基于公关案例数据的积累,运用数据挖掘、语义分析等人工智能技术,尝试将公关服务标准化,为创业企业提供了不同发展阶段的公关套餐进行选择。这些基于过往案例数据分析而产生的标准化套餐涵盖了大部分企业在特定阶段的公关需求,并随着案例数据的不断增加,在不断完善。

  第三,从公关创意、策划到执行,都是智力密集的工种,但随着技术的发展,人工智能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减轻脑力的耗费。除了已经实现在不少新闻机构实现的“机器人写稿”,三点一刻还致力于开发基于基础参数的创意输出、策划方案输出、文案输出等系统。这套系统将实现机器语言的初级版本,并通过上文提到的公关平台,连接适配的人工进行完善,进而以最少的脑力产出最多的成果。这将大大降低公关成本,节省公关执行时间。

  第四,在互联网环境下的信息丰裕时代,以门户网站为代表的PC互联网媒体,单纯依靠内容已经难以赚取真金白银,过载的信息带来的是大量信息噪音,用户需要个性化、定制化的信息。

  顺应这一需求,公关传播需要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技术的支持下,对媒体投放平台进行分析和匹配。三点一刻独创的公关DSP平台将实现投放媒体的数据分析,根据企业的需求为其匹配最精准的投放目标。

  超级“临时工”崛起

  人工智能正在对当前的就业形态产生巨大影响。《工业时代2:人工智能》的作者之一埃里克·布吕诺尔夫松提出,人工智能可能会对经济产生一些影响。其中最令人担忧的是失业问题。尽管当今人工智能发展得十分局限,但失业问题已经开始出现了。在世界各地,中低技工不断被机器人或软件所取代工作,并且取代率会不断上升。

  不过,与蒸汽机的出现替代了大量劳动密集型岗位不同,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在造成失业的同时,也对就业产生了积极的影响。“技术在不断地吞噬工作,也在不断地创造工作机会。”布吕诺尔夫松表示。牛津大学人类未来研究院院长、哲学教授尼克·博斯特罗姆则认为,会思考的机器和人类崛起的过程更加相似。

  新技术的出现不仅制造了新的岗位,同时,眼下出现的“失业”中,“主动失业”的情况越来越多,也就是说,一些“失业者”不过是改变了就业的模式,从企业内部的员工,成为自己对自己负责的自由职业者。博斯特罗姆教授也因此意外偏向乐观,他认为失业不是失去全世界,失业人员可以利用失业的时间来享受其他的爱好或生产方式。

  自由职业者所从事的职业是他们所喜欢或者至少不反对的职业,他们往往有着充分的选择权,可以选择以怎样的方式,在怎样的时间里进行职业行为。尽管他们或许也需要一定的职业技能,如公关从业的基本技能,或经过某种形式的培训,如Uber对司机的培训,但其根本依附于某个组织机构的职业形态已完全被打破。

  Uber和Airbnb的出现已经证明,依靠大数据、人工智能算法技术,在资源和需求之间进行高效率的配置,将使自由职业颠覆传统工作模式成为可能。如果说上述两家公司还带有盈余物品共享的性质,在技术的支持下,越来越多基于人的“认知盈余”而产生的平台化公司,更加有力地促进了人们选择不再依附于机构或组织,并同时保证自己的生存。

  克莱•舍基在其《认知盈余》一书中,将“认知盈余”定义为“受过教育,并拥有自由支配时间的人,他们有丰富的知识背景,同时有强烈的分享欲望,这些人的时间汇聚在一起,产生巨大的社会效应。”“认知盈余”与互联网技术产生了剧烈的化合反应,催生了各种知识、技能的分享方式,在行、猪八戒、三点一刻,以及大量存在的自媒体,都可以看作是这些“化合物”的产品化,为“超级临时工”们提供实现脑力价值的平台。

  互联网之所以能够成为催化剂,是由于大量资源剩余和庞大的需求不满足之间的矛盾。过去,由于信息配置的缺失,资源剩余和需求的不满足同时并存。公司或其它机构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信息的配置问题,但在互联网时代下,这种组织形式看上去更像是一定历史阶段的权宜之选,过渡之举。互联网的出现,高效地解决了信息配置问题,让需求和资源得以匹配,将劳动力从组织的架构中释放出来。

  美国劳动统计局2015年5月的数据显示,美国约有1550万独立工作者,自 2014年5月以来大约增加了100万人次,且未来有望继续快速增长。到2020年,一项独立调查研究预测,40%以上的美国劳动力,即6000万人将成为独立工作者——自由职业、承包商、临时雇佣工等等。美国审计总署的最新数据也表明,目前广义上的自由职业者共占美国全国就业人员的30%-40%左右, 伴随着新技术手段的推进和共享经济模式的推行,在美国,“自由职业者”、“下单式职业者”、“利用空闲资源挣钱者”等这类无固定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的人正在成为就业队伍中的新兴力量。

  同样,在中国,兼职工作甚至自由职业在10年前往往被看作是不稳定的象征,如今,越来越多的职场人士更渴望生活与工作的平衡,85后90后新一代年轻人更将拥有一份自由职业看成人生的目标,一些90后创业者称,未来世界除了老板就是自由职业者。

  对于70前的人来说,工作是谋生的手段;对于70到90年代的人而言,工作是一段人生的体验;在可预见的未来,对于90后的人而言,工作将成为热爱与需求的结合。

分类:  企业网站   用户:  张鹏鹏   

相关文章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