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财经 > 创业运营

硅谷明星创业者:教育机器人创业的三大陷阱


作者: 李根 发布: 蒋云染  2016年02月23日9:42  来源: 新浪科技 我要评论(0)

  无论中美,教育机器人正在火爆的创业大背景下成为创投圈宠儿。首先是市场刚需明显,一旦有孩子,父母多半能在相关消费上进入“非理性”状态;二是乐高一家独大的市场格局正在经受科技互联网的冲击,众多初创企业从中看到了机会。

  位于美国硅谷的Wonder Workshop就是其中看到机会的一家,其创始人Vikas Gupta在创办这家教育机器人公司之前,是后来被Google收购的互联网公司Jambool的创始人。2010年8月以后,随着被Google收购,Vikas Gupta进入Google工作,不过这位印度籍工程师并不满足于此。2012年1月,看到机器人大趋势,特别是教育机器人客观前景的他,决定再次创业,成立了Wonder Workshop。

  简单来说,Wonder Workshop其实是一家对标“乐高”的公司,不过在Vikas Gupta看来,乐高的驱动力来自于硬件技术创新,而自己的项目则主打“教育功能”革新。

  目前在美国,Wonder Workshop不仅斩获了国家亲自出版集团颁出的“2015年度玩具”金奖,是亚马逊上评价最高的教育机器人,还应邀开始入住苹果店,甚至得到比尔-盖茨夫人梅琳达-盖茨的好评。

  Wonder Workshop同时也获得了资本市场的认可,Google风险投资在内的资本为其提供了1590万美元的首轮投资。当然,其创始人表示,自己希望打造一家改变世界的“教育机器人”公司,而目前中国已经成为美国之外最具市场吸引力的国家,Vikas Gupta希望尽快把 Wonder Workshop的产品从硅谷带到中国。

  于是,Vikas Gupta接受了记者的远程连线采访,通过互联网的方式,我们聊了下基于互联网发展产生的“教育机器人”创业的相关问题。除了市场前景、对乐高的看法,Vikas Gupta还告诉记者自己在创业过程中总结出的“教育机器人创业的三大陷阱”,以及自己对进军中国的看法。

图为Vikas Gupta

  图为Vikas Gupta

  以下为采访实录:

  记者:目前的教育机器人市场是怎样的?

  Vikas Gupta:目前的教育机器人市场主要有两大分支。一大分支是以乐高为代表的“硬件技术”派,主要偏重于机器人硬件技术,关注的重心在机器人本身的构造和组装上;另一大分支是“教育功能”派,主要偏重于机器人的教育功能,通过将机器人硬件和丰富有趣的学习软件相结合,训练用户编程思维,培养学习兴趣。Wonder Workshop是后一分支里的企业。

  记者:这两个分支之间是否存在竞争或者互补?

  Vikas Gupta:作为“硬件技术”派的代表,乐高在机器人组装和构建上的开放性与乐高积木的风格一脉相承。乐高EV3教育机器人的核心组件可以拼砌成17款形态各异的机器人。除此之外,你还可以发挥想象力,动手组装官方样例模型之外的创意机器人。和乐高普通积木相比,EV3教育机器人有一些额外的部件,如传感器、电机、程序块等。虽然乐高也提供应用程序帮助用户学习编程,但其应用程序比较抽象和复杂,低龄用户很难进行操作。

  而作为“教育功能”派的代表,Wonder Workshop的主打机器人——Dash和Dot在外型变化上不及乐高,却在教育功能上更胜一筹。不同年龄层次的孩子都可以用Wonder Workshop精心设计的不同的编程应用程序对机器人下达指令。不太识字的小朋友,可以用最简单的编程语言,只需要使用拖拽、点击和画图这些简单操作,就能对机器人进行编程。而对于有一定编程基础的孩子,他们可以通过Wonder Workshop的Blockly以及Wonder应用来学习计算机科学基础知识以及通过编程来控制机器人。对此,Vikas Gupta表示,他们最看重的是自己做出的产品是否能够实现教育和学习的功能,让孩子们逐步完成从编程菜鸟到编程高手的进阶。

  记者:教育机器人的市场前景并不令人质疑,但也有观点称因为是给小孩玩的,所以技术门槛比较低,您怎么看?

  Vikas Gupta:技术门槛低是一种误解,这些评论者并没有实际参与过教育机器人的打造。既然谈到这个话题,我也想进一步说说我在创业过程中发现的“三大陷阱”。

  陷阱一:过分追求攻克技术难关,而忽略用户群体特征。

  机器人技术几乎囊括了所有人类面临的前沿技术难题,这往往让教育机器人公司的技术团队陷入攻克尖端技术难题的泥沼不能自拔,而忽略产品的核心价值并非来自于攻克尖端技术难题,而是来自于用户本身。

  教育类机器人公司大多瞄准的客户群体是成长中的孩子。这个群体有着特殊的共性,对新事物充满好奇却又常常喜新厌旧,享受探索和学习的乐趣而不喜欢教科书式的说教,有着青春期的叛逆和桀骜的同时又追求认可和肯定。如何抓住并利用这些特点,让孩子喜欢上机器人,又如何保持他们对机器人编程的兴趣和好奇才是教育机器人公司最需要研究的命题。

  对于孩子们来说,最重要的是有趣、好玩。在保证有趣和好玩的前提下,如果产品还能不断地提供新体验,潜移默化地培养孩子的思维能力、创造能力和动手能力,寓教于乐,那么这就是一个成功的教育型产品。

  陷阱二:脱离学校和家庭体系,市场推广受阻。

  机器人教育的生态系统中,除了产品的直接消费者——学生以外,家长和老师都是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而由此辐射到的学校和家庭也是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学生虽然是产品的直接使用者,但为产品买单的却是家长或者学校。而这其中,老师又是影响家长和学校做决策的关键人物。在老师使用教育机器人辅助教学时,如果操作简单,在课堂上能轻松地使用,那么老师才会向家长和学校推荐。所以,教育机器人是否能够成功推广不仅在于学生的接受程度,还在于老师的接受程度。

  以Wonder Workshop为例,如今它已经进驻了美国一千五百多所学校,学校的老师会用Dash和Dot来辅助教学。我的经验就是要和学校和老师多沟通,建立良好的关系,为他们设计出详细而合理的课程,为老师提供细致的培训和及时的服务。

  陷阱三:定价过高,很多家庭无法负担。

  传统机器人的造价决定了它的定位是高端昂贵产品。但是,教育机器人区别于传统意义上的机器人就在于它浓缩了机器人的特征并拥有独特的价格优势。教育机器人的出现拓展了机器人的市场空间,让机器人可以走入寻常百姓家。

  然而,目前市场上的一些教育机器人公司的产品定价依旧很高,让很多家庭望而却步。对于很多对教育机器人的认识仍停留在玩具层面的家长,即使抱着想让孩子试试的态度,面对如此高的价格,也就“临阵脱逃”了。

  具体来说,Wonder Workshop的解决办法就是提供两种类型的购买方式,一种是买单一的Dot,一个球形的小机器人,价格仅为40美元;一种是买Dash,一个功能更强大的机器人。但无论是买Dot还是Dash,用户所享用的软件平台都是一样的。孩子可以免费下载编程应用程序,对于自己的机器人进行编程,让他完成自己想要的操作。

  记者:刚说的三大陷阱,其实有些是“美国国情”下产生的,就您目前的观察和认知来说,如何来看中国的教育机器人市场?

  Vikas Gupta:与美国教育机器人市场相比,中国的教育机器人市场起步稍晚一些,但中国的市场前景非常广阔。 目前在中国,教育机器人还普遍集中在青少年群体,“竞赛化”的特点形成了有中国特色的教育机器人市场。在产品的开发和设计上,以迎合竞赛需求为目的,缺少开放性元素,并未给用户留有太多的自由度。对于小学生这个群体,市场上并未有很多满足他们需求的教育机器人的选择。不过近几年,我们看到一些新兴的教育机器人创业公司开始针对这个年龄段的孩子设计产品。

  记者:所以中国市场所展示的机遇也是非常诱人的?

  Vikas Gupta:中国市场前景广阔,但挑战与机遇并存。之前有调研数据显示,北京平均每个家庭的教育投资占全家总支出的三分之一。重视教育是中国的传统。好的教育产品在中国必有巨大的市场需求。同时,家长和学校都在寻求激发孩子创造力和想象力的途径,而教育类机器人的开放性和自由度让家长和学校看到曙光。但是,在应试教育的背景下,家长和老师是否有足够的动力让孩子去尝试课程体系以外的新事物,时间会给我们答案。

  记者:已经在考虑进军中国市场了?

  Vikas Gupta:Wonder Workshop目前已经在硅谷有了三年的积累,实际上,可以透露的是,我们已经在今年准备好要进入中国市场了。

分类:  创业运营   用户:  蒋云染    关键词硅谷 创业 教育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