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专栏

独家观点:卫计委发文禁止加号,医生怎么办?


作者: 徐嘉子 发布: 依道  2016年03月3日10:33  来源: 微媒体 我要评论(0)

(文章源自中国数字医疗网)2月27日,我在北京见到了医疗界七君子,亲自见证了一个重要的时刻,“中国医生集团联盟”在北京莱蒙湖的一个别墅里正式成立了。

2月28日,我在北京金隅喜来登酒店出席了“2016中国品牌医生风云汇”,上千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医生专家出席及大V纷纷亮相,探讨医疗发展新生态。

2月29日,我亲自拜访了6名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医生,感受到了《北京卫计委严禁医生与商业公司合作挂号加号通知》对于医生的影响。

作为一名中国移动医疗行业实践者,我开始了沉思。

一边是部分政府部门强硬管理体制内医生,不让接触互联网,利用移动医疗的便利性服务更多的患者;一边是医生纷纷离开体制,高歌猛进,成立医生集团,借助各种媒体互联网造势,获得独立自由之后,打造自身品牌,真正将知识价值化。看上去是有点可笑和自相矛盾。面对这样强硬的政策,体制内的医生们都极度无奈却也很迷茫。中国的医疗体制改革,真的到了一个临界点。

在医院为大的中国社会中,大部分三甲医院的医生依靠医院的牌子,病人可以源源不断,遇到事故,通过医院的医疗纠纷办公室可以解决。不知不觉,很多医生虽然对现状有各种各样的不满(比如”钱少事儿多还危险“,比如科室政治等),但是依旧还是选择忍受和适应。

2015年,医生们终于迎来了春天。移动医疗的出现,让他们看到了希望。当时习大大也支持互联网+,全民各行各业都在想如何跟互联网搭上关系。一时之间,有些医生就利用互联网慢慢打造出了个人品牌,受到了病人们的追捧,自己也自得其乐,有了影响力。但是一夜之间,突然变成了违纪违法分子,被要求立即与商业公司停止合作,违反者送司法机关!医生都是高级知识分子,本应该实现价值最大化,可为何会出现如今这尴尬的一幕?

对此,有些医生焦虑,有些医生担心,有些医生静观,有些医生甚至害怕引来不必要的麻烦立刻在某大夫网站上发通知,不再提供在线服务,头像变成了灰色。但是在我看来,这只是一个开始,一场革命的开始。

这让我想起了过去2年滴滴打车类软件卷入的各种纷争中。人类对于新鲜的事物都是排斥的,他们有1000样理由去说服自己和身边的人为什么新鲜事物不好,因为保持原状是最简单的选择,但是人类的进步不会因为一部分人的阻挡而停止。

为何要进行医疗体制改革?因为大家都意识到现在的体制有问题。这些问题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问题,是日积月累形成的问题,需要我们一起来面对和解决。为何医疗改革那么难?因为不是所有的人都想改,特别是一些既得利益者。

作为医生,在这样的一个特殊时代,到底应该怎么办?一句话:为自己革命,让自己强大。

其实,“看病”这个事情本质很简单,老百姓生病了,医生能把病看好。那现在情况如何呢?老百姓抱怨看病难,看病贵,已经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了。医生抱怨“钱少事多太危险”。作为医生,要等政府各部门协调好搞定医疗改革,估计那个时候黄花菜也凉了。医生应该主动利用现在有的资源,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这才能解决根本问题。

如何才能让自己变得强大?首先,想清楚自己要什么样的生活。如果你很喜欢现有体制,并且在里面如鱼得水,那么恭喜你,你可以在现在体制内施展才华并且获得丰厚的报酬。如果你很不喜欢现有的体制,恭喜你,你不是唯一的一个,之前某香园的一个调查显示中国医生的职业满意度非常低。那请严肃认真的研究互联网,研究医生集团,考虑离开体制,至少开始“多点”执业,闯出自己的一片天。现有体制有各种无法割舍的好处,你越是依靠体制,越是离不开他,越是受他控制。只有自己强大了,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

你还记得希波拉底誓言吗?

誓言中有我要听院长的话吗?没有!

誓言中有我听科主任的话吗?没有!

誓言中,只有病人!医生就是为病人而生的!为医生价值而生!

只有把病人服务好,才能做一个真正受人尊敬和爱戴的好医生。张强,龚晓明,宋冬雷等离开体制的时候,虽然也受到了一些同行的各种不屑,但是他们才是真正敢为天下先的勇士,至少他们的离开和思想,在推动整个体制的发展,回归医疗的本质 —— 救死扶伤。

勇敢的走出来,才能看到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分类:  专栏   用户:  依道    关键词健康 个人分类行业资讯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