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互联网 > 互联网资讯

深圳电子工厂:难理解互联网思维


作者: 丁壮 发布: 蒋云染  2016年03月21日9:48  来源: 新浪科技 我要评论(0)

深圳电子工厂:难理解互联网思维

  不同于中关村,深圳的华强北依然火热。专注于自己的领域,踏踏实实挣钱,是很多深圳电子厂的共同特点。

  一提起深圳,很多人依然会想到华强北的山寨手机。

  每隔一段时间,关于“上海为何出不了BAT”的话题就又会被拎到台面上来讨论。反观深圳,因为出现了社交领域的巨头腾讯(Tencent),就自然而然地逃脱在话题之外。然而除了腾讯,立足于O2O和共享经济的互联网公司几乎缺位。深圳人吃饭,用的是来自上海的大众点评,外出打车,则用来自北京的滴滴。

  除了崛起的腾讯、华为,最能够代表深圳的应该还是那些电子厂。作为消费电子领域当之无愧的王者,深圳为什么没能首先生长出小米这种硬件+互联网模式的公司?深圳的电子产业链如何看待小米以及互联网?

  富士康的“遗产”

  因为离香港近,进出口方便,拥有华强北这一电子产品和元器件集散地,富士康多年经营下的人才积累……深圳的电子产业可谓繁荣。

  有报道称,一个电子产品在深圳,4周时间就可以被“山寨”出来。1988年,富士康在深圳建立了第一个工厂。在用工高峰时,仅龙华一个厂区就有近60万员工。近年来,富士康厂区向内陆扩散,在深圳留下了大量人员设备和厂房。这些资源很大部分是目前深圳中小电子厂商存在的基础。

  李哲经营的PCB(印刷电路板)工厂位于深圳市宝安区,离宝安机场不足十公里。他的厂房在2005年前,也属于富士康。随着富士康的迁移,大楼转租,5层的厂房,至少运转着3家同类工厂。李哲告诉记者,仅他所在的工业园周边,同样规模的制板厂,就有超过400家,这些工厂的骨干技术人员,很多都拥有在富士康工作的经验。

  智能考勤机创业者郝俊此前工作在北京,供职于一家知名的门户网站,负责客户端开发。2013年,他离职,投身到智能硬件的创业潮中。在北京花了两个月时间找合伙人失败后,他在深圳只用了两周时间就找到了硬件工程师,其中一位在富士康工作了近20年。

  不同于可以进行全产业链代工的富士康,深圳的很多电子厂商都严格从事自己擅长的一环。“一块铜板变成电路板成品,至少要经过两个关键的环节,很少有企业能够同时做完”,主营SMT贴片(表面贴装技术)的企业负责人杨兴告诉记者。他的工厂目前主要为平衡车的电路板贴装电子元件,而电路板都来自上游的PCB制板厂。

  “不挣钱的不做,订单量大的可以适当给些折扣”,杨兴表示,从2014年开始,很多电子厂的境况都不太好,杨兴也有些为订单发愁。

  专注于自己的领域,踏踏实实挣钱,是很多深圳电子厂的共同特点。这种特质造就了深圳电子产业链的繁荣。另一方面,受此影响,很多电子厂只能保持在中小规模,只能用富士康的淘汰设备和人员。“陷入规模小难以创新的恶性循环”,郝俊如此形容。

  盈利点在哪?

  “只要一跟代工厂谈自己的项目,他们一定会问盈利点在哪里?”孙峰说。他是智能考勤机的项目经理,在深圳工作6年时间,出来创业前,在一家国有电力设备企业做硬件研发,既懂技术,也懂生产管理。他参与的智能考勤机设计和调试、生产等环节,只是硬件端。这个项目的另一端在北京,数十人的软件研发团队正围绕考勤机开发App。

  考勤机免费送给企业,同时推出考勤App,支持员工线上打卡挣积分,未来会推出积分商城。孙峰这样向产业链上的老板们介绍这个项目的模式。一个智能考勤机成本超过250元,却免费送,这让每个听他谈项目的人都觉得惊奇。稍微明白这一模式的人就会接着问,那你们后面是不是还要烧好多钱?什么时候能够挣钱?

  孙峰表示,在深圳很多的电子厂老板眼里,盈利点不明还要烧很多钱,这一点很难接受。然而,在北京,烧钱圈用户再慢慢摸索盈利模式,已经被互联网产品经理们接受并实践。“羊毛出在猪身上”,被奉为互联网圈的经典语录。

  小米模式也被“羊毛说”概括进去。小米CEO雷军曾在多个场合表示,小米主打性价比优势。手机、电视等硬件是流量入口,小米正在以用户流量为基础,嫁接金融、影视等互联网服务。

  手机靠低价走量,意味着对整个行业和整个供应链施加了巨大压力。联想CEO杨元庆曾批评过这种模式属“不正当竞争,拉低了整个行业的利润率”。

  同样的思维也存在于深圳的电子制造产业链中。杨兴对记者直言,他很多同行对小米及其生态企业的订单一概不接,因为压价太低,几乎没有利润。没有盈利点,无法升级改造生产线,很多中小电子厂陷入这种恶性循环而渐渐倒闭。

  杨兴把“小米”的模式称为“资本的游戏”。产业链上的一家PCB(印刷电路板)工厂的老板李哲也认为互联网再发达,还是需要硬件,需要专业电子制造厂。“不做手机,可以做其他各种智能硬件,比如越来越火的充电桩等”,李哲表示。

  有了这样的底气,他们似乎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有没有盈利点?

  面临转型之困?

  华强北各大电子卖场,依旧流动着令中关村电子卖场羡慕的人群。速度快、贴近消费,是华强北还没有像中关村电子卖场那样没落的原因之一。“当中关村还在卖电脑外设的时候,华强北已经开始卖手机配件了”,一位在华强北经营超过10年的摊主说。

  除了手机配件之外,华强北已经形成了专业的电子卖场,从电脑到手机,再到手机外设,还有近些年越来越火的蓝牙音箱、行车记录仪、电动滑板车、摄像头以及智能安防设备等等。

  多样的电子消费品在市场上流通,带动了供应链的各个环节。传统电子工厂眼前的当务之急,不是彻底转型,而是快速跟进消费热点。

  “去年最高峰,深圳每个月出口电动滑板车200万台”,杨兴告诉记者。后来,电动滑板车因安全隐患被欧美等国家叫停,出口规模才有所回落。杨兴依旧看好电动滑板车的未来,他表示,会继续生产电动滑板车的导航模块。眼前来看,杨兴最想做的就是升级生产线,以便能够接技术含量更高的订单,就算行业面临洗牌,也不会首当其冲。

  “两个月,四大洲,八万公里,去不同的国家见不同的客户”,Andy形容他最近两个月的行程。虽然全球智能机的销量已经大幅放缓,依然还有南亚、非洲、中南美洲等市场需要拓展。“深圳的公司有自己销售渠道,不需要像小米一样另辟蹊径”,在手机OEM行业8年的Andy表示。

  消费分不同的层次,不追求品牌溢价,专心做好供应链上的一环,是很多中小电子厂共同的心态。他们的上游是完整的元器件供应体系,下游则是整个世界市场。

  能不能理解小米的“互联网思维”,对深圳的中小电子厂商来说,显得并不重要。这种不理解,本质上是传统产业和互联网行业之间的分歧。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相互学习和尊重的路还很长。(以上采访对象均为化名)

分类:  互联网资讯   用户:  蒋云染    关键词深圳 电子工厂 互联网思维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