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互联网 > 互联网资讯

深度剖析印度互联网普及背后的各方角力


作者: 佳辉 发布: 蒋云染  2016年03月21日10:33  来源: 腾讯网 我要评论(0)

  [摘要]谷歌和Facebook带着21世纪最重要的资源——互联网重返印度。

深度剖析印度互联网普及背后的各方角力

  3月21日,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在印度西北的一个小城镇中,一位穿着纱丽的妇女正晃晃悠悠的在一片空地上练习骑自行车。自行车后架上绑着一个盒子,里面放的不是披萨,也不是邮件,而是互联网。

  自行车是谷歌免费赠送的,该公司为印度农村提供了数千份赠品,除了自行车,后架的盒子里还放着两台安卓手机和两台平板,谷歌还为这些设备提供了移动数据连接支持。收到这份大礼的妇女要学会如何使用互联网,随后骑着自行车将这一现代技能普及到其他乡村。

  尼拉马是来自印度乔卡的裁缝,她年仅22岁,今天来到村里的会客室是为了接受为期一天半的互联网培训,而这间会客室此前是村里举办宗教活动的圣地。由于年轻,尼拉马学得很快,她刚刚完成了人生中第一次谷歌搜索。“我能从网上学到最新的流行趋势,这样就可以做个更好的才疯了。”尼拉马说道。

  古吉拉特邦是圣雄甘地的故乡,1930年,正是他带领印度人民开始了反殖民之路。今天,硅谷的科技公司,包括谷歌和Facebook带着21世纪最重要的资源——互联网重返该地。许多印度批评家认为这些企业是要在印度重建“数字时代的殖民地”。确实,拥有12亿人口的印度在互联网的发展上潜力巨大,毕竟2014年最新的统计数据(来自国际电信联盟)显示,该国还有10亿人都用不了互联网。

  印度的现状让谷歌和Facebook等科技企业爆发了传教士般的热情,为了帮助印度人摆脱贫困,提升教育水平和创造就业,它们誓要将互联网的火种洒遍全国。不过它们的动机非常复杂,印度市场成为科技公司的香饽饽就是因为它是一个“赢家通吃”的市场,越多人用这项服务,他们的依赖性就更强,科技公司可以轻松的获得垄断地位。上个月Facebook的Free Basics免费网络服务被叫停也正是因为这点,印度政府可不相信有什么免费的晚餐。

  谷歌和Facebook加快在印度布局

  时光倒回到2013年,Facebook创始人兼CEO扎克伯格发布了一份名为《接入互联网是基本人权吗?》的白皮书。在白皮书中他写道:“让每个人都有网可上,不但能解决亿万人的生计问题,还能让我们从他们身上发掘无穷无尽的创造力。”于是在过去的两年中,扎克伯格两次访问印度,与年轻人交流,并邀请印度总理访问公司总部,他试图通过“Internet.org”计划连接全世界。

  印度也是谷歌“下一个十亿”计划中重要的一部分,该计划将重点开拓印度、印尼和巴西等发展中国家市场。谷歌印度分部的主管也像扎克伯格一样信心满满,他表示:“想要实现印度人的梦想,我们就要让每个人都用上互联网。”

  与联合国的2030可持续发展计划和印度自己的“数字印度”计划相比,硅谷的科技公司步伐迈的更快。在巩固了西方市场后,谷歌和Facebook都投入巨资为印度市场打造了独有的方案。拿谷歌来说,它们拉上了印度的非政府组织塔塔信托,准备在今年年末用自行车将互联网推广到印度的10万个偏远村庄。此外,谷歌的“Project Loon”互联网气球也很有可能在今年正式登陆印度。最近,谷歌还与印度铁道部达成协议,今年它们将在印度数百个火车站部署高速Wi-Fi。

  Facebook则主要依靠免费互联网服务Free Basics,用户下载该应用后就可免费使用互联网,不过他们可以使用的只有Facebook,维基百科,BBC新闻和一些天气与健康信息网站。Free Basics诞生于2014年,眼下已经推广到了38个发展中国家。此外,该公司还以至于当地运营商接洽,希望将互联网送到偏远乡村。Facebook也有类似谷歌的空中互联网计划,不过它们用的不是气球而是无人机。

  一家印度智库的发言人表示:“过去十年,政府在互联网的建设上总是慢半拍,因此我们应该主动肩负起该任务,让印度人民成为互联网时代的新公民,而最有实力完成这项伟大事业的就是谷歌和Facebook。”

  这种想法正中谷歌和Facebook下怀,它们可以通过免费互联网吃掉数亿新的智能手机用户,这些用户刚刚接触最新科技,他们正在形成初步的互联网认知。在这场竞争中,谷歌和Facebook各有优势,前者有着无可比拟的安卓系统,可以成功抢占用户入口,但后者却拥有最火爆的聊天工具WhatsApp。此外,两者未来都将通过移动广告在印度赚得盆满钵满。

  Free Basics为何会在印度折戟沉沙?

  吉兰是一位37岁的印度软件工程师,他衣着入时,随身携带各种最新的电子设备,在班加罗尔的一家高档咖啡厅,他向我们讲述了Facebook为何被大众看作新的数字殖民者。

  “从经济学角度来看,过去的殖民者会从被殖民国家掠夺走原材料并向当地居民倾销商品,因此殖民地无法产生本土的资产阶级,”吉兰说道。“而数字殖民者则从殖民地掠夺原始数据和个人信息,随后再利用这些数据和信息来强推自己的服务,这一过程中殖民地的本土科技企业也是牺牲者,它们无法发展壮大。”

  在吉兰眼中,印度的科技重镇班加罗尔就是数字殖民时代最大的受害者,这里本应该产生许多印度本土的科技企业,但现在却成了西方科技企业的外包服务中心,印度的科技人才都在给别人打工。吉兰是拯救互联网组织的4位发起人之一,正是这一组织埋葬了扎克伯格的Free Basics服务。

  该组织认为本地的电信运营商是在为虎作伥,它们提供免费互联网服务分裂了印度的阶层,激化了矛盾。此外,拯救互联网组织还祭出了“网络中立原则“的大旗,该原则正是诞生在Facebook的老家——美国。它们认为所有网络流量都应受到同等对待,而Free Basics的有限接入服务有违该原则。

  萨马也是Free Basics的反对者之一,这位37岁的移动支付公司老总认为Facebook提供的是婴儿般的互联网,它们剔除掉了自认为“少儿不宜”的内容。“开车在路上飞驰能叫飞行吗?飞行就是应该坐在飞机中,Free Basics的免费服务无法还原互联网的本质。”萨马说道。

  面对反对者祭出的“网络中立原则”大旗,Facebook从未提出反驳,毕竟该公司在美国一直是这一原则的支持者,而且如果该原则被打破,恐怕WhatsApp在全球的日子都不好过,毕竟该服务几乎毁掉了运营商的短信业务。Internet.org的项目主管丹尼斯表示,Free Basics向用户展示的都是互联网有利的一面,Facebook充当了用户的审阅人。

  “我们的服务是在培养用户的开拓和挑战意识,在熟悉了互联网之后,他们自然会主动去发现未知的世界,这批用户随后就会拿出真金白银向运营商订购完整的互联网服务,我们的角色是互联网的引路人。”丹尼斯说道。

  Free Basics在其他国家的运行都非常正常,唯独印度成了一个特例。许多抗议者认为Facebook提供有限接入服务的动机不良。不过Facebook可不承认该项指控,它们买下许多大报刊的版面来驳斥抗议者的言论,此外,扎克伯格还写公开信号召Facebook的支持者救救Free Basics。该公司认为Free Basics免费网络服务的初衷是好的,它们想要更多的穷人能从互联网获益,而不是要靠这项服务获利。

  不过胳膊拗不过大腿,Free Basics最终还是被移动电信管理部门无情扼杀,不过罪名不是违反网络中立原则,而是“差别定价”。Free Basics被迫关停后,Facebook表达了对印度政府的失望,但它们表示未来还会通过别的方式帮助印度人连上互联网。Facebook董事会的投资人安德森在发推文表示:“过去几十年盛行的反殖民主义给印度的经济带来了巨大的灾难,难道还要继续下去吗?”这条推文可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扎克伯格也不得不谴责了安德森的错误态度。虽然安德森随后在社交网络上公开道歉,但许多人更坚定了Facebook是数字殖民者的看法。吉兰表示:“安德森的所作所为让我们看清了一个道理,那就是Facebook的商业利益与印度的国家利益无法共存。”

  政府行动缓慢让互联网普及步履维艰

  在印度的12亿人口中,只有不到3亿人能正常接入互联网,他们大多数生活在城市,过着中产及以上的富裕生活。班加罗尔的科技产业能够兴旺发展也是靠大量科技创业者的努力,他们中大多数都有在美国企业工作的背景。此外,许多印度科技人才还通过努力在美国扬名立万,比如谷歌新任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和微软CEO纳德拉。

  国际电信联盟的数据显示,2010年以来,印度的互联网普及率每年增速只有2%-3%,而且这可怜的增速主要还是借助该国的经济增长和智能手机降价的东风。最新数据显示,2015年印度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二大智能手机市场。

  德勤公司(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一份报告显示,如果印度的互联网普及率能达到欧美发达国家的水平,该国的经济增长率将会翻番,人均GDP将增加500美元。虽然眼下印度政府,电信运营商和非政府组织都在大力推动互联网的普及,但它们的步伐还是太慢,根本无法满足民众的需求,因此大家还是更看好科技公司的项目。谷歌在这方面做的不错,它们为用户提供完整的互联网接入。

  一家新德里的学校加入了名为“数字均衡器”的计划,该计划已经顺利运行14年。不过以现在的眼光来看,这个计划实在是太过时了。学生们会聚集在庭院中看着投影仪学习电脑知识,但台上的电脑居然还运行着超古老的Windows版本,该校负责这项计划的老师称,政府给配的电脑是在太老了,有的病毒过多,甚至连必须的软件都下不了。

  据学校老师描述,12到14岁的学生非常渴望学习新型的数字科技,不过由于许多人在课堂外就已经接触过网络游戏和社交网络平台,因此学校的此类课程对他们来说实在过于无趣和过时了。

  硅谷对发展中国家投入的人力物力将大大推动互联网的普及。谷歌和Facebook等科技巨头有实力推广此类项目,卫星、无人机和气球的投资对它们来说简直是九牛一毛。市场调研公司Pivotal Research表示:“谷歌和Facebook在这类项目上的投资与其他研发项目相比根本不值一提,甚至连公司董事会都无需惊动。”

  谷歌产品管理总监凯撒表示,在帮助印度普及互联网的项目中,谷歌也受益匪浅,它们学会了如何为以智能手机为主要设备的用户打造网络体验。这些宝贵经验不但能帮谷歌打开新兴市场,还能督促谷歌不断改进在发达国家的应用和服务,毕竟新生代网民已经从桌面端转移到了移动端。“智能手机的重要性正在不断凸显,未来它将成为互联网的主导入口。”凯撒说道。

  事实上,正是Free Basics的夭折第一次让网络成为一个重要的政治议题,印度政府也终于幡然醒悟,它们意识到了互联网的重要性。城市居民生活较为富足,互联网对他们来说已不是新鲜事物,因此他们并没有意识到其潜在价值,这部分精英人士根本没有动力去推动互联网的普及。而Free Basics被禁第一次让普及互联网成了街谈巷议的爆炸性话题。

  印度互联网普及任重道远

  泰姬玛哈大酒店坐落于新德里最繁华的林荫大道上,而Facebook在印度的战略和通讯办公室就设在该酒店。2月8日,印度政府扼杀Free Basics的新闻成了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而那时Facebook在印度的负责人塞斯正在办公室焦急的处理相关事务。

  “印度政府已经做出了决定,我们只能照办,”塞斯说道,“另外,我也不认为这一事件是我们在印度的巨大挫败。”

  Facebook不会放弃自己在印度推广互联网的信念。塞斯表示,他并不在乎使用Free Basics接入互联网的用户是否登陆了Facebook,因为他认为大家最终都会被Facebook的魅力征服。在挥别了Free Basics之后,塞斯正在忙于推广另一项名为Express Wifi的计划,Facebook将与印度当地运营商合作,将免费互联网架设在村子的广场上。

  有些人说Facebook不懂印度人,其免费互联网项目不接地气。但赛斯表示事实并非如此,“你们看看Express Wifi的海报,绝对的本地化,这可不是什么养尊处优设计师的异想天开。”Facebook还根据当地村庄的语言对服务做了特别调整,此外建设网络所用的许多硬件设施都是印度当地人才设计制造的。

  此外,扎克伯格也表示它们将会从Free Basics的失败中吸取教训。“随着Facebook在印度的壮大,我深深感觉到我们需要多了解这个国家的文化和历史。”扎克伯格写道。“我正在积极学习印度的辉煌历史,未来Facebook将不断加强与印度的联系。”

  不过Facebook也不能掉以轻心,许多将它看作数字殖民者的批评者正筹划着在全世界反对它的互联网普及计划。“我接触了许多Free Basics的用户,他们来自肯尼亚和墨西哥等发展中国家,许多人已经觉醒,他们将印度的斗争看作灯塔,”一位批评者说道。“这些国家的用户正在被Facebook洗脑。”

  其实这种担心在全世界都很普遍,只不过其表现形式不同罢了,印度人觉得硅谷是要搞数字殖民,而欧洲人却担心美国科技企业侵犯隐私。所以硅谷那些聪明的大脑确实要对该问题重视起来才行。

  除了互联网的建设,印度还有许多函待解决的问题,电力就是其中之一。该国的电网建设相当滞后,许多偏远地区根本没有通电,即使是通电的地区电力供应也非常不稳定。此外,印度农村地区的受教育程度普遍偏低,文盲率较高,这也对互联网的普及造成了较大的影响。

  因此,想要在印度全面普及互联网,就要解决教育,基础设施和医疗卫生等多方面的问题。但谷歌并不是建筑公司,它无法去印度乡村铺路,谷歌唯一在行的就是建设网络,并开发医疗保健,教育和农业生产方面的应用。

  其实任何掺杂了公司利益的项目都在做无用功,也许只有沉下心来建言献策,才能真正解决当下印度所面临的问题,这才是谷歌和Facebook真正应该领悟的道理。

分类:  互联网资讯   用户:  蒋云染    关键词谷歌 Facebook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