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Web2.0 > 视频

揭手机视频直播:主播没特点不如挤公交上班


作者: 周利彩 发布: 蒋云染  2016年03月29日9:25  来源: TechWeb 我要评论(0)

  某圈内红人直播2小时赚3000+红包;

  过气名媛直播表演吞香蕉日进1W+;

  当红女主播一月吸金30万……

  这年头,和网红一样火的是手机视频直播。

  去年11月,小咖秀母公司一下科技获得2亿美元D轮融资,其中1.5亿美元投入到移动直播;今年1月,映客获得8000万元A+轮融资,在3个月时间里,相继完成两轮融资。手机直播甚至被称为下一个爆发的风口。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的移动直播APP不下数十款。而“明星”和“网红”是软件平台争相吸引看客的普遍手段。

  明星直播门道多

  宣传圈粉拉合作 挂名也能收割10万粉丝

  《乡村爱情》中的赵家班是映客直播的常客,几乎撑起了直播的半边天,丫蛋儿、程野、宋晓峰等活跃成员的粉丝都在30万以上,映票数量300万+,有业内人士透露,映票总数除以32大约就是个人所得收入。

  咸蛋家主打通过网剧走红的新人,如盛一伦、“海洛因”CP许魏洲、黄景瑜等。美拍直播则致力于开发时装周这片神秘土壤,日前湖南卫视主持人吴昕用美拍直播巴黎时装周还上了微博热搜,吸引了一票粉丝和好评。而掌门人周鸿祎亲自站台的花椒直播则聚集着不少“好声音”学员。

  纵观明星的直播,大都以工作宣传居多,拍戏现场、拍片花絮、录节目候场、化妆、吃饭都是常见的直播内容,“好男儿”付辛博的绯闻女友王靓雅就曾大方透露,“直播之后人气确实有所提高了,会有更多人通过直播来关注我的作品。”

  因为当前直播软件众多,竞争激烈,很多软件平台会主动拉拢明星合作,“小咖秀”这款软件最初也是通过明星效应大热的。明星靠平台增加人气,平台靠明星扩大品牌名气,更多是一个双向需求的过程。

  “一些平台会直接拿钱请明星做直播,每周固定时间做位置推广,或者由明星为平台录制VCR,报酬根据演员身价确定。”一位业内人士透露说。

  小编发现,在花椒直播平台上,即使像演员唐禹哲、李菲儿,湖南卫视主持人张大大、孙骁骁,歌手Super Junior成员周觅等从未直播过的明星,粉丝数量也在10万+。当然其中不乏刷粉的嫌疑,因为这些明星都是用户注册时默认关注的,应该是与平台有合作。

  但是,不少业内人士并不看好直播平台过度依赖明星资源。“明星也就是带带人气,不可能一直播的,因为要保持距离感,即使是王校长也不是经常去熊猫TV。直播中互动很重要,才艺反而是第二位的,网红比明星更适合直播。”艾瑞分析师郭成杰向小编表示。

  以小编很喜欢的演员严宽为例,男神的直播基本都在自说自话,很少互动,386万的粉丝量,映票只有10万。而同一平台上的网红“二姐Alice”,粉丝量不及严宽1/6,映票数量却达到了4290万。显然,在手机视频直播平台上,明星的作用只是将“自带的粉丝”转化为用户,网红(主播)才是用户的“药”。这也怪不得网友感叹,不会做网红的明星不是真明星。

  网红人气不输明星

  经纪公司可批量生产 入会先看颜值

  直播收入上万、上百万、上千万,早已不是稀奇的头条新闻,当Papi酱、Skm破音、二姐Alice这些名字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网络上,敏锐的商人开始打起“网红”的主意,于是公会、家族、经纪公司纷纷成立培养主播。

  小编通过QQ联系到一位网络公会的负责人,当小编提出申请加入公会时,被要求“先看看照片”,还要自己购买直播设备。公会培养的大都是专业主播,该负责人表示,“我就是你今后的保姆,会在直播中做全程指导。”包括如何与看客互动,制造话题等。具体的收入分成是三七分,主播拿70%,公会拿30%。

  关于主播的选择,该负责人表示,“做主播要么有颜值,要么有才艺,要么有真性情,能吸引粉丝留下,并愿意为你刷礼物,没有什么特色的还是好好挤公交上班吧。”

  百度贴吧中也有不少“网络主播吧”、“主播吧”,每天都可以看到大量招募贴。“公会和家族是直接从主播身上赚钱的,抽取主播收入分成,哪怕一个主播赚一块钱,只要我拉1万个,也能赚1万。”一位自称混迹在主播平台2年有余,现转做主播经纪人的吧主介绍说。

  很多时候,经纪公司的包装决定了主播能不能火,可以火多久。日前央视播出的一期节目就指出,性感主播低俗表演哄网友烧钱就是经纪公司在背后包装指导,斗鱼主播郭mini换衣露点事件算是一个成功的策划,毕竟她重新回到了直播间,而且人气不减。

  “网红也是有托儿的。”郭成杰告诉小编,有人在直播时刷礼物、聊天起哄凑热闹,就可以吸引其他看客,收礼物也要有反馈。“一个人都不送,就一直没人送礼物,这也是为什么不依附公会的新人很难火起来的原因。”

  今年1月份开始在映客做直播的小汀,现在对直播已经没有太大兴趣。“最初看那些主播动不动就收到法拉利和鲜花礼物,觉得特别好玩,但自己尝试之后发现要让别人送礼物很难,现在做直播基本没什么人看,左上角的观看人数都是僵尸粉,没有互动,特别没劲。”小汀向小编介绍说。

  网络主播千人一面

  除了很黄很暴力 还能不能看点别的?

  和网红同时火起来的还有“网红脸”:美瞳、大眼、锥子脸、一字眉,韩国团购整形脸是标配。在直播平台上,总少不了看客起哄“是不是整容了?”、“在哪儿整的?”主播的回应通常很淡定,“我只做了双眼皮,其他都没动。”

  现在随便打开一个直播APP,看到的都是满眼的美女和充满戏虐挑逗的弹幕,她们坐在家里,在抽烟、在骂脏话、在卖萌装可爱、在讲黄色笑话,相似的日常,相似的段子,都在讨打赏。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目前大约有二十万网络主播,趋之若鹜的直播人群,大多看中的并非是这个平台的发展空间及内在价值,而是这个平台炮制出来的财富梦想。一家负责签约和包装网络主播的经纪公司负责人李先生也表示,“如今很多年轻人都愿意做网络主播,主要是因为不用付出多少劳动就能获得很大财富。”

  但网络主播面对的并不是一个人傻钱多的群体。很多时候,她们要放下尊严、放下架子,做自己不想做却又不得不做的事,打法律和道德的擦边球来制造噱头聚集人气。

  目前,在网络直播监管层面,并没有具体实施细则。还有很多人并不认为主播“露”或者“脱”就是不雅,平台要流量、主播要打赏、玩家又买账,还能怎样呢?因涉黄遭下架的17App、斗鱼直播休整一段时间之后照常上线。

分类:  视频   用户:  蒋云染    关键词手机视频 网红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