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互联网

如何解决中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


作者: 吕佩  2016年04月12日18:53  来源: 速途网 我要评论(0)

  2016年4月10日下午,“助梦中小微融汇大未来”冠群驰骋助力中小企业“债股结合”战略发布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

  2016年是“十三五”规划的开局之年,也是贯彻五大发展理念最重要的一年,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五大发展理念里面,创新是排在首位的。中小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一直都存在,鉴于此,央行出台了相应的创新举措,鼓励探索开发各类债贷结合和股债结合的创新的融资工具和融资模式。

  冠群驰骋结合多年的专业经验,总结创新了债股结合的模式,将在2016年为中小微企业来提供更灵活、更便捷和更高效的技术服务。

  在2016年冠群驰骋创新的举动就提出了股债结合的创新模式,也是在党和国家的号召之下提出来的,将业务的重点放在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和融资贵的问题上。

  中国中小企业协会会长李子彬先生表示,当前企业面临着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一直困扰着广大中小微企业发展,冠群驰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为中小微企业提供贷款服务、融资服务。但是因为过去P2P模式,运营成本高,所以贷款利息比较高,而且运营过程当中多多少少有一些风险。P2P贷款利息一般在25%左右,最低20%,最高30%,企业能够拿到这个贷款,当然是件好事,但是25%这个利息对企业来说实在比较高。这么高利息向发债的企业也受不了,出现一种矛盾。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发现债股结合的方式比较好。“债股结合”可以把发债利率降到10%、12%,发债的企业从判断看准的企业有一部分债转成股,然而这些企业上市最早开始IPO退出,也可以上市退出,那种溢价比较多,发债的企业从那部分获得它的利润。这样是一种对双方都比较公平,都比较合适的互赢的方式。企业获得贷款的利息降下来,放贷的企业通过转股之后,通过股权投资再把利润提高,实现可持续,这样对双方来说都是非常好的事情。

  去年一年,中国中小企业协会受国务院办公厅委托,搞了两次调查,一次是4月份,一次是9月份,中企联合我们两家,对银行涉企贷款的评估,从那两次调查当中,再加上这么多年协会一直关注中小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对这个问题有更深的体会。中国有2100万个企业,这里面小微企业占1500多万,中型企业大概在500万左右,大型企业不超过40万,这个比例很小。现在由于我们的资本市场不够发达,到去年年末,上市的企业从A股一直到新三板,加在一块不到8000家。所以中小微企业从证券市场拿到贷款可能性很小,从债券市场拿到贷款也很小,因为最小规模的发债要求企业净资产要1000万。中小微企业特别小微企业贷款来源主要只有两个,一个是银行借贷,一个是民间。向这两种机构贷款,企业要有不动产担保,而这些小微企业基本没有不动产。中国大概一千四五百万户企业跟银行没关系。是2009年以来,中央搞了这么多事,银监会两个不利于、三个不利于,各银行成立了专营机构,就解决那六百万户左右的企业,剩下的1500万户企业仍然跟银行没有关系,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经过这么多年发展仍然没有根本解决,因为没有达到银行贷款的门槛。门槛债贷利息25%,还供不应求,说明了中小企业基本的情况。解决这些问题,要从多途径来解决,这个途径比较多,比如动产融资,现在的信用融资,包括有些地方政府现在加大了小微企业风险贷款的补偿基金的建设,像天津、深圳都做得比较好。像这种也是其中的一个很好的代表,李子彬相信这个办法推出之后,对企业本身,一定会有更好的经济效益。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侯云春先生在会上发表讲话,他表示,积极探索缓解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新模式,现在中国经济当中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一方面我们钱多,很充裕。另一方面一些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世行有一个调查,看一些国家的小微企业能从银行能得到贷款的比例。在这几个国家中,中国是最低的,是13.9%,俄罗斯是14%,墨西哥是26.8%,土耳其最高,50.5%,也就是说我们只有不到1/5的小微企业从银行贷款。大部分钱从哪儿来,都是自有资金,东拆西借。再就是民间贷款,高息的贷款。冠群驰骋“债股结合”这种模式,缓解了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一个积极的探索。

  股权比例大了,就是股贷结合,债券比例大了就是债股结合,这样实际上把提供资金的一方和需要资金的一方结成了命运共同体,这个成功率就会更高,大家都会积极想办法来运作好这个资金。也不是说所有的中小微企业都要支持,要选择那些有生命力的、经营比较好的,这也是我们供给侧改革提高全要素生产率、资源要素优化组合、优化配置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

  冠群驰骋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CEO刘广东表示,目前整个中国的中小企业占了中国90%以上的就业,60%的税收,更是关系到亿万个家庭,所谓能不能真正实现中国梦,能不能真正实现我们的小康社会,可以说中小企业起到的因素是决定性的。但是目前无论是相关的政府部门,还是每一个长期接触的中小企业的各个机构来讲,大家都很清楚,现在的中小企业真的非常非常难。

  “我们一直在思考,一直在探索,从2015年下半年我们公司不断进行调研,最后寻找到我们认为比较适合中国国情和能够实现三赢的方式和方法。什么是债股结合?我们不是仅仅为企业解决融资难和融资贵,一大部分中小企业是因为融资难、融资贵导致的问题。事实上更大部分的企业,即使你给他解决了融资难,你给他再低的贷款利率,他还会出问题。一,有些企业注定就是要淘汰;二,很多种小企业对管理、营销、资本运作是一窍不通的,而且现在有很多中小企业还保持着家族性管理的特性,几十年不变,它注定要淘汰。在冠群来说,我们是真正“债股结合”,是为我们的中小企业提供一套全方位的融资、融智、融渠道,解决他的管理问题,解决他的创新问题,解决他的采购成本,帮着企业去进行资本运作,获取更低的更多的有效的资金支持。我们也会联合目前社会各个产学研机构和各个政府部门,为中小企业提供真正符合每个企业实际需求的企业发展的解决方案。”刘广东讲道。

  中央财经大学统计学院院长贺铿发表讲话如下:

  我想讲两个问题,未来发展肯定离不开现在的状况。第一个问题我就要讲一讲现在经济大概的情况。第二个问题讲未来发展的几点看法,当前的经济其实不需要我多说,在座的像侯主任他们是专门研究发展问题的,各位都有体会。我用一句话来概括,全世界的经济当前都不很景气,分析世界的经济现在一般经济学家都分三个层面来看。

  一个层面是发达经济体,美国、欧元区、日本,这个部分来看,相对好一点稳定一点的是美国。美国2008年发生金融危机之后采取三次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应该说它的复苏还是比较稳定的。尤其失业率,由当时超过11%降到现在的5%,这是非常不容易的。经济增长率虽然不高,也在3%左右,它还是比较好的。但是不定的因素有很多,从它今年进入加息的通道,现在到了4月,迟迟不进行第二次加息,说明不定的因素还有很多。前几个月经济增长情况来看,有放缓的趋势,这块美国虽然好一点,但是也不定。欧洲现在大家都认为它有可能进入第二个危机的可能,因为第一次2010年欧债问题一直拖累了好多年,现在的情况来看,欧洲情况也不乐观。日本的情况,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搅在一起,安倍经济学我还是肯定的,对日本来讲,对它的经济发展是有作用的。现在对于它的经济增长情况,也是时好时坏。

  第二个层面,所谓金砖五国。包括我们在内,金砖五国现在除了印度比较好一点之外,其他四个国家现在都不很好,尤其是巴西,巴西的情况比较糟糕。

  第三个层面,现在经济学家们整出来一个新的名词,叫做金砖8国,有的说是金砖12国。金砖八国包括了墨西哥、波兰、土耳其埃及、越南、韩国、印尼、菲律宾,一般指这八国。这八个国家在金砖五国之后,情况比较好,现在的情况依我看也还不坏。这里我们就要看到,这三个层面的国家的经济状况,现在都处于这么一个情况,这些国家为什么是这么一个状况,应该深刻分析它发展快的原因,深刻分析现在遇到困难的原因。分析一下这些国家,特别是后来金砖五国和金砖8国共同之点,一个是它的自然资源相对比较多,比较充分,另外年轻劳动力相对比较多,有人口红利。第三个特点是很值得研究的,我认为既是增长快的原因,也是经济不稳定的一个原因,要总结。这些国家,五国和八国,大多数国家共同的都是政府主导下的市场经济体制。政府主导下市场经济体制,可以发展得很快、很好,就像邓小平同志所说的,第一个特点是决策快,你说要做这个事情,哪里要修高速公路,哪里要修高速铁路,都是决策非常之快的。想一下我们2009年一下4万亿,这是多么快,你要决策对了,经济就上去了。

  第二个,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你要想把全国的主要力量集中起来办一个事,别的国家是不好做的,我们是可以做的,这样的国家是可以做的。比如我们的汶川地震,日本的地震多少年作为一个发达国家,到现在还没有处理得好,我们的汶川地震,你到那儿去一下,那可是恢复的非常好,举全国之力。这是政府主导下的市场经济的优点。这种体制之下的缺点呢?就是办错了事出现的问题就大,我们国家现在的经济出现下滑,从2010年的下半年,一直到现在都还处在下行的通道,这是什么原因,我认为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在决策当中还是存在不小的毛病。过度强调GDP的增长,过度扩大投资,使得我们的经济结构成了很大的问题。

  我们现在的经济说到当初存在的问题可以讲一个小时,说到底是两个大问题,一个问题可能跟我们今天会议主题有点关系,我们整个经济当中杠杆率太高,政府债务、企业债务都比较高,从具体的行业来说,房地产的泡沫也比较大。第二个问题,在我们的指导思想有偏差的情况之下,使得我们的GDP的分配结构严重扭曲,我们在实行积极财政政策之前,我们是亚洲金融危机1998年、1999年开始实行积极财政政策,那时候我们的GDP当中最终消费率占到62.9%,全世界平均是65%,这个平均数是在合理区间。实行经济财政之后,我们这个比例不断遭到扭曲,到2010年最终消费率降到45.5%,比世界平均水平低了19.5个百分点,这就形成了严重的内需不足。因为你分在这边的这么少,分在资本形成的那方面那么多,大量的钱都放在房地产、高速铁路、高速公路、机械、机场、城市设施,都放在这上面去,说它好那是好,高速铁路不好,高速公路不好,现在出行方便多了。但是你在一定的经济水平之下,过多的向那儿倾斜,你这边降到了45.5%,你还要怎么办呢?生产的东西就卖不动了,这就是产能过剩。因此去年的经济工作提出来,去库存、去产能、去杠杆,我认为是非常正确的,这是解决我们当前这么一个经济困难必须采取的措施。这是对于经济状况,我只能说这么一个简单的观点。

  在这个情况之下,我有两个看法,第一,不能太着急,形成现在这么一个状况,想在一年、两年,一个措施、两个措施就把它解决得很好,恢复到两位数的增长,这不可能,我认为不可能,得慢慢来,所以说不能着急。第二个,要有信心,我们这个经济应该说把它调整过来之后,它还会有较高速发展的很长时间,用我们过去的话来讲,它还有跨越发展的机会。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的经济毕竟相对落后,我们的技术水平比先进的国家也低了很多,把他们的技术借过来,在一种好的体制之下我们的经济会在一定的时间内增长得很快。所以我们对这个要有信心,国外的一些人唱衰中国,这个我一直是不赞成的,中国的经济要想硬着陆,不是很容易的,应该说我们经济的韧性还是很强的。但是如果不注意去杠杆,不注意金融体制的改革,出现金融危机的可能性并不是没有,要出现金融危机对我们经济的影响,恐怕就不是三年两年。所以现在一些部门对于杠杆问题不重视,不但是没有去杠杆,而且是这样那样的一些政策,是要加杠杆,我认为这是很危险的。这个我们不能着急,也要有信心。

  第二个问题谈一谈中小企业未来发展之道,这个题目太大,我觉得我们中小企业绝大多数,严格来说中小企业的话,基本上都是民营体制的企业。民营企业的发展,我一直是非常鼓励,我也非常有信心。民营企业刚才刘广东同志说90%的就业,这可能要核实一下,我的脑子里面,每年增加的就业,不是说整个就业,增加的就业大概占到70%到80%,这是肯定的,90%我还没有把握。它的税收占了我们整个税收的,比刘广东说得还要高一点,我脑子里面是65%到70%。应该说中小企业对于中国经济发展的作用是非常之大的。中小企业不仅是中国,发达国家也把它看得十分重要的地位。美国里根曾经说,这是我们的心脏和神经,提得多高,它是那样发达的国家,中小企业是心脏和神经,因为它是一个基本的基础,是就业的基础,是大家生活的一个基本面。中小企业未来的发展从它发展的历史上来看,绝对是有很大的前途。

  中小企业要发展,一个是未来体制要创新,第二个是科技要创新。中小企业的体制,金融管理的体制,我们中国现在是比较落后的。我不多说,刚才广东同志已经指出了这个问题。在体制上不创新,这样发展那是没有前途的。技术上要创新,不创新老是依靠人口的红利,现在人口红利不很多了,我们的工资水平已经是越来越高了,你要降下去不可能,因为现在物价也都上升了。所以说完全靠开始创业那个时候的人口红利,这不可能,就是要在科技上、技术上创新,这是第一点,只要抓住了这两个创新,我们的中小企业未来是可以很好的发展。

  第二个,中小企业发展现在有一个很好的机遇,“一带一路”。“一带一路”给我们的经济发展,我认为就是让我们的生产要素有一个重新分配和组合的机会,过去我们的生产要素都是集中在沿海,集中在广东、浙江、上海、江苏,这些地方集中得多。因此我们国家的发展就不平衡了,“一带一路”就让中部特别是西部有了更好的发展机遇,这些生产要素现在一般说六个要素了,过去是三要素,劳动、资本、土地、企业家、技术、信息,这些就有机会分配到中部、西部,得到新的发展的机遇。要分配到那个地方去,加强供给侧的改革,供给侧的改革的根本的东西,就是引导生产要素合理流动、科学组合。要使它合理流动、科学组合,就要靠财税政策、工资政策,财税政策的改革、工资政策的改革、金融政策的改革,是保证供给侧改革的基本的东西。你必须实行差别税率、差别工资率,银行里面的利息率也要有差别,引导资本劳动企业家向那个地方去发展,美国的阿拉斯加是怎么发展的,那么艰苦的条件,当时可以说是不毛之地,后来发现有资源,把企业家资本劳动都引到那儿去,怎么引的?差别税率,你在本土办企业,你的税高,你到那儿去办企业你的税低,你在本土就业难,你到那儿去就业就容易,你在本土的工资水平低,到那儿去工资水平高,就引去了。我们改革开放的深圳怎么发展,全国的资金、世界资金都引向那个地方,不就是企业税低吗?不就是工资率高吗?人才去了,资本去了,那里就发展了。我们西部要发展,中部要发展,没有这样的财税制度的改革,仅仅是一个财政的倾斜,那是不够的。

  “一带一路”为我们中小企业,可以说为所有的企业都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发展机遇,那个地方有资源,那个地方需要发展,那个地方也有用武之地可以发展,这是第二个。

  第三个,企业改革,国企的改革给我们中小企业会提供很多很好的机遇,国企改革当中,一个是提出了要塑身健体,你这样越搞越大,只想增500强,这个发展不了。国有企业的效率不高,我们李主任过去是发改委的,可能不同意我的意见。国有企业效率不高,是世界性的问题,不是中国独有的问题,必须要塑身才能够健体。第二个,我们现在面临一大批的僵尸企业,僵尸企业大多数都是国有企业,地方国有企业,你办成这个样子,现在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给我们中小企业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他那儿有许多优质的资产在消化、解决这个僵尸企业的过程当中,我们可以有很多机会接受一些优质的资源,用新的体制机制办好一些产业,这也是一种机会,不要以为化解僵尸企业就是一个完全消极的东西,对于我们来说,对于大多数的中小企业家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机遇,是一个很好的基础。这也是未来发展需要抓住的一些东西。

  民营企业自身要改革,改革是什么呢?我觉得最大的问题就是处理好企业和政府的关系,现在我们企业和政府的关系,我个人认为是不正常的,怎么不正常呢?政府总是要伸那个手,希望你按照他这个指挥去干,我们的企业呢?也希望靠近政府,要按他指挥的去干,你就可以获得这种补助、那种补助,这种优待、那种优待,形成了政府和企业的这样一种不正常的关系。这个关系是我们当前结构不合理的主因,我曾经跟发改委的朋友开过玩笑,包括现在当人大副主任的王庭(音)同志,我说你们总是调结构,这个结构不合理就是你们搞出来的,哪个多哪个少,不是你们搞出来的,市场上这样畸形发展,市场不可能这样。美国有这个情况吗?法国有这个情况吗?不可能出现这样一种,一多多成那个样子,我们钢铁生产能力那么强的时候,发改委还批了两个大的钢铁项目,明明看到过剩了,还在批什么湛江。这东西不是我们搞出来的吗?今年两会的时候,习近平同志在向我们民营企业家的组上说的,企业和政府应该形成两个字的关系,亲、清。亲就是说那是政府领导的,应该亲历为企业家服好务。清就是我们除了工作相互支持之外,我们没有别的什么关系,如果做到了亲、清,让我们千千万万企业家去根据市场来决定自己的生产,发展自己的事业,我们一定有一片非常广阔的蓝天等着我们。

分类:  互联网   用户:  吕佩   

相关文章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