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Web2.0 > 视频

赛道拥挤烧钱模式有风险:直播面临第一轮洗牌


作者: 李根 发布: 蒋云染  2016年05月11日12:34  来源: 新浪科技 我要评论(0)

直播火热,但一年后又有几个剩下?

直播火热,但一年后又有几个剩下?

  直播到底有多火?一组数据告诉你:在创投行业数据库IT桔子上以“直播”关键字搜索,能搜到234家创业公司。微信公众号“新媒体课堂”的统计则发现,116个现有直播平台中,近三年成立的比重占60%。也就在近一年内,腾讯、YY、陌陌、小米、优酷等数10家成熟公司高调进入直播领域,这是此前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在这样的背景下,拥挤大量创业者和热钱的直播行业暗流涌动。不少互联网人士感叹,这种热闹的场景像极了2006年的雨后春笋般的视频网站及2010年的团购,随着巨头的加入、监管的升级,直播行业很可能会像当年的视频网站、团购那样,迎来第一轮残酷的大洗牌。

  热闹的资本

  直播并非新概念,早在PC时代就有成功上市的9158及YY。2014年开始,游戏领域出现的斗鱼TV、战旗直播等让直播领域升温,随着全民老公王思聪创办熊猫TV、映客直播、熊猫直播、全民TV等新一批APP的兴起,直播开始走向全民化。

  根据 “新媒体课堂”的数据,在其统计的116个直播平台中,有108家获得融资。其中处于天使轮融资的有19家,Pre-A轮融资的有32家,获得B轮融资的8家,C轮融资的有2家,另有8家被并购,还有6家所属上市公司。

  上述数据背后,是资本对直播的狂热追捧。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认为,移动直播已经来到引爆点,因为这个场景完全符合天时地利人和:第一,手机性能足够用来做视频直播;第二宽带速度够快,资费很便宜;第三,PC直播已经教育好了用户。

  “现在看,移动直播是今年大风口的趋势已经非常明显,直播有可能成为所有网站的标配。更重要的是,直播赛道能够诞生百亿美元级别的公司,这个参照坐标是PC互联网时代的YY。YY估值是30亿美元,是半PGC,移动直播平台面临的用户更广,市值能到达到百亿美元。” 朱啸虎说。

  去年11月朱啸虎投资了社交直播平台映客APP,仅仅两个月后映客就完成8000万元A+轮融资。更大手笔的融资在游戏直播领域:龙珠直播在2015年底完成游久游戏领投、腾讯跟投的近亿美元B轮融资,斗鱼TV则在今年拿到腾讯领投的1亿美元B轮融资,17直播、熊猫TV、全民TV等新锐直播平台也成为资本追逐的目标。

  有投资人表示,直播行业估值已经开始虚高,这个行业很可能会像团购、打车领域一样,在资本意志下开始走向并购整合,预计在未来一年内将会看到大案例的发生。

  拥挤的赛道

  “新媒体课堂”的数据显示,其统计的116家直播平台中,近一半为泛娱乐直播有68个,其次为游戏直播19个,其次还有音乐直播、购物直播、财经直播、美妆直播。这意味着,直播的赛道已经开始全领域化。

  易凯资本今年3月发布《直播生活》报告,报告将直播赛道划分为体育赛事直播和现场直播演出、秀场直播、素人直播、游戏电竞直播以及二次元直播。易凯资本认为,直播市场只有两条赛道会孕育出大平台,一是以赛事和演出为核心的大IP赛道,一个是以素人为核心的“生活秀+社交”赛道。

  其中大IP赛道上,由于主流视频网站爱奇艺、优酷土豆、腾讯视频等具备资金实力和付费会员体系,在竞争中具有优势。在社交赛道上,映客和花椒已经形成初步品牌积累,但竞争形势依然严峻,因为靠秀场直播和游戏直播起家的APP们,已经拥有一定的基础用户规模和网红资源,一定会很快发力走向综合。

  巨头们的加入也让直播赛道更加拥挤。美国最著名的例子是,2015年初成立的创业公司“Meerkat” 被称为手机直播鼻祖,在无限风光中完成巨额融资,但很快Meerkat就迎来了巨头对手:社交平台Twitter开始扶持收购的直播应用Periscope、Facebook开始大力推广Facebook Live。在新用户增长为负数后,Meerkat于今年3月选择关闭。

  国内的竞争环境更加激烈,拥有社交入口的腾讯投资了斗鱼和龙珠,社交媒体微博则在扶持短视频后将资源投向直播。老牌玩家YY高调转战移动端,推出游戏直播产品虎牙直播以及素人直播产品ME,陌陌推出直播业务后4个月,就高调宣布月活跃用户达到3000万人。

  此外,原来就有达人基础的美拍、秒拍等也开始推出直播功能,小米也开始借发布会的召开大力推广小米直播产品。之前视频网站大战时,优酷古永锵曾称“没有10亿美元不要进入视频领域”,有创业者感叹“直播也将成为有钱人的游戏”,创业门槛已经越来越高。

  受质疑的模式

  “烧钱”从来不被认为是好模式,但直播行业正在走这样一条道路。

  据初步统计,以直播业务为主业并且做到一定规模的玩家已经不下20家;后面陆续还会有一些背靠大树的新玩家不断涌入。无论是秀场、游戏还是素人平台,都处于建立竞争壁垒的阶段,这个壁垒来自于内容,而目前最吸引流量的内容依然是当红主播,各家都在争夺主播资源,与主播进行虚拟收入分成则是主流商业模式。

  易凯资本认为,随着直播行业创业数量的几何性增长,市场很快会变得异常拥挤。在这种情况下,一方面用户眼球会被分散,另一方面优质IP和网红资源的价格会被不断炒高,直播平台的利润空间短期内将被挤压。因此,直播将很快从一个虽然相对边缘但有健康利润率的市场转变为一个需要大额资本投入砸出主流平台的市场。

  以游戏直播为例, 2014年10月,《英雄联盟》著名选手草莓退役后,以500万元年薪签约战旗TV,而草莓此前的月薪只有2万元;虎牙直播今年以1亿人民币签下知名游戏女主播Miss;“国民老公”王思聪的熊猫TV则相继签约T-ara、小智、若风等电竞大牌明星,更是一掷千金。动辄过亿的“转会费”和千万的年薪已经成为游戏直播行业一线主播身价的常态。

  在烧钱的背后,则是视频直播平台的“赔本赚吆喝”。以虎牙直播为例, 财报显示,虎牙2015年4个季度分别营收5500万元、8530万元、8240万元和1.336亿元。但以分成和内容为主的营收成本,却分别支出了6.727亿元、8.333亿元、9.055亿元和8.073亿元,这成本里,虎牙直播的直接成本不在少数。也就是说,直播现在面临的亏损对于有着强大资本支持的平台还可以勉力承受,而更多中小直播平台则只能沦为在烧钱模式下的“炮灰”。

  在这种情况下,已经有直播App开始寻求转变。比如全民TV效仿现在明星以合伙人身份进入影业公司的行为试水“直播合伙人”模式。希望与主播建立一种新型关系,主播能够参与平台更多的建设,而不仅仅是分成收入。更为重要的是,全民TV希望主播与平台利益绑定以后,能够减少主播伤害平台品牌的擦边球行为,不至于在政策上翻船。

  不过这样一种尝试也面临风险,尤其是原有模式下,直播生态上有着强大的“工会”生态,这些工会管理和控制着主播,并从中获取分成收益。“合伙”是否能打破这条产业链,还是最终只沦为“噱头”,只能等待市场检验。

  但在易凯资本看来,随着直播向综合性方向的发展,相对于那些只靠少数土壕大额砸出的场子,那些与现实生活更加贴近的平台(多数人小额、少数人大额、极少数人超大额)显然更加健康,也更加具有潜在的广告价值。

  “领先的直播平台和拥有高质量粉丝群的网红主播具有承载主流广告投放和引导实物电商的巨大潜力。我们相信,在未来直播平台的商业模式中,广告和实物电商将会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来自虚拟礼物的收入占比会呈逐年下降的趋势。” 易凯资本在报告中表示。

分类:  视频   用户:  蒋云染    关键词直播 创业 Twitter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