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互联网 > 互联网资讯

药给力停运疑云:比电影更残酷的真相


作者: 周路平 发布: 蒋云染  2016年05月20日10:24  来源: i黑马 我要评论(0)

  今日(5月19日),医药O2O平台“药给力”曝出不利消息,药给力市场总监连佳星在个人微信公众号发文称,药给力“1小时送药上门”业务已于2016年5月18日14时停止运营,透露团队内部存在矛盾。当创业家&i黑马在药给力平台下单时,页面提醒药店已关闭。

  而几乎与此同时,药给力联合创始人兼COO佟靖却宣布“临危受命”,担任药给力新任CEO,并恢复一小时送药业务。

  佟靖在公司微信群中称,“经过昨天一夜的思考权衡,我决心使用现有十分有限的资金,恢复重振药给力一小时送药业务,并深度提升药学服务的附加价值!”

  佟靖还称,由于团队长期不团结不和谐导致出现严重分歧,决定留下的团队以2-6个月的时间为限,合伙人及中高层管理人员暂停发工资。

  药给力到底发生了什么?

  “药给力”于2015年1月份上线,是国内首批送药上门的平台,新型的商业模式和惊艳的用户体验,在推出之初获得了大批用户点赞。只是后来因为融资困难和团队内部矛盾,最终导致了药给力面对当下的窘境。

  今日下午,创业家&i黑马记者赶到药给力位于北京朝阳区林萃路上的办公地点,现场还有十几位员工坐在办公桌前,旁边有些东西已经打包好,没有人在办公,事件的两主角——CEO任斌和COO佟靖都不在办公室。

  药给力运营合伙人,技术总监,人力资源总监,产品总监,市场总监五个人接受了创业家&i黑马的专访。他们讲述了自己眼中的事情经过和背后利益纠葛,并联合发布了一份声明(见文末附文)。

  联合声明称,药给力公司仍然存在,但是因为“融资和公司资金压力”,1小时送药上门业务已经停止。而公司之所以发生这样的变化,源于“CEO和合伙人对经营策略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

  “去年12月份开始和新一轮投资方接触,今年5月走投资协议,但是两个星期后,投资方告知不再投资,至于原因,一直负责投资业务的药给力合伙人佟靖也一再和创始团队沟通,如果投资,需要她来出任CEO,希望大家慎重考虑。”联合声明中提到。

  据上述五位员工透露,此前药给力的B轮融资一直由佟靖负责,“她能影响到投资的结果,给我们表现出来的就是这样。投资方那边基本上是没接这边电话,只是听佟靖一面之词。”

  不过,佟靖否认了这一说法,她向创业家&i黑马表示实际情况“恰好相反”,“是为很多信息不对称造成的(这种认识),是大家理念的不理解造成的分歧以及他们个人的一个误解”。不过她并未进一步透露具体事宜。

  股权的不合理设定一定程度上也给了药给力致命一击。

  据上述员工透露,任斌在药给力创立初期的股份是55%,佟靖的股份是45%,其中还包括了员工的代持股份。随着后续融资进入,双方的股份都被稀释,“现在相差还更少。”而双方相对均衡的股权机制也导致了各方都没独立决策的权利。

  正如连佳星此前的文章称,“我和我们团队的大多数成员,以及公司CEO在这个过程中,自身判断有缺点,具体应该怎么去调整,杠杆只有一条,股权和投票权,要保持绝对话语权,以免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而佟靖在内部信中也印证了不和一说,“因为创始合伙人之间长期以来的不团结不和谐,对公司经营方向的严重分歧,导致公司目前面临十分严重的困境。”

  针对暴力裁员一说,佟靖予以了否认,并对创业家&i黑马表示“请不要听公司个别员工的说法,公司会有正式声明。”

  不过截止发稿,创业家&i黑马尚未收到佟靖方面发过来的声明。而事件的另一主角、CEO任斌也一直未对此事进行正面回应。两人争执的起因也有待考究。

  3000亿的蛋糕

  无论药给力的命运如何,不得不承认,医药是一个庞大的市场。国务院曾发布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到2020年,健康服务业总规模达到8万亿元以上。这是一个宽泛的概念,涉及药品、医疗器械、保健用品、保健食品、健身产品等。如果把范围缩小,根据《中国医药行业六大终端用药市场分析蓝皮书》显示:预计2015年,药品市场规模将达14273亿。再往下细分,医药O2O能销售的OTC的市场规模差不多3000亿。

  O2O的做法是连接线下单体药店,或自营、或建平台,基于LBS,进行一小时送药上门。这个服务已经延伸到了夜间,将原本电商巨头和线下药店的市场切分、消解。

  医药O2O的优势在基于地理位置的高效配送。叮当快药曾对28分钟的配送范围进行压力测试,得出的平均半径为2.5公里。这也意味着在原有商圈的基础上扩大了5倍。理想状态下,医药O2O的一家店能够达到七家店的销售。根据实际运营情况,叮当快药最好店面的销量已经抵过四家店。其COO俞雷透露了一组数据,全国46万家药店,去年平均每家药店的销售额只有60万,平均每天两千多块钱。

  另一方面,线下药店糟糕的运营加速了线上的推进。“以前我要开很多店,现在只要开一家店。”这也是天图资本合伙人李康林投资快方送药的逻辑。快方送药将整个北京城按此进行网格状划分,就能以最小的店覆盖最大的面积。根据快方单店覆盖50平方公里的规划,半径距离超过了4公里。快方送药创始人高越透露,3.5到4公里是最远的距离,3公里来回的配送时间通常是30分钟,6公里为一个小时。

  医药O2O之所以能实现如此高效,除了是标准品,也得益于药品本身体积小。据高越透露,一个药店能够存放2000到3000SKU(库存量单位),满足大部分用户的需求。目前,叮当快药单店的SKU已经超过了1000。

  除此之外,更重要的因素在于对线下药店的合理布点。叮当快药引入了城市电子围栏的概念,对店面的选择和势力范围的划分,每个围栏里面只允许一家店存在。而这种划分并不完全按照行政区域进行,会依据实际地形,“呈锯齿状”划分。目前,这种做法已经被叮当快药覆盖到了全国26个城市。快方送药的高越采用的是同样做法,在全国4个城市布点。在其后台系统中,北京城被切分出15块配送区域。

  并不好咬的蛋糕

  3000亿的蛋糕写在纸上相当诱人,在实际中并没有那么容易分到。药给力的倒下令业内嘘唏,除了企业本身存在的问题,医药O2O行业也是暗坑无数。

  一、自营与平台之争。目前送药上门平台也存在着药店自营和合作药店的两种模式。快方送药前期选择的是与线下药店合作,创始人高越曾对i黑马透露,合作的线下药店让他吃了不少苦头,无法保证足够的话语权。

  当时快方送药的系统没有接入药店的销售系统,单纯导入流量。药店需要在每天打烊之后,把销售药品的电子表格,人工导入快方送药的系统,用以数据更新。

  来自第三方平台的订单量冲击了原有的体系,开始影响原本药店的顾客接待。按照双方协议,药店以9折的价格在快方平台上销售,平台负责配送,且不收取任何佣金。这在一定程度上冲击了原有价格体系,引起不满。

  然而自营需要强大的资金支持。高越透露,在北京购买一家药店的成本在80万-100万元,买下药店之后的升级改造同样是一项昂贵的支出。

  二、政策风险。习惯于线上支付的消费者或许会困惑,为何送药上门只能货到付款?这里同样涉及到药品流通的政策问题。根据国家的药品流通管理办法,医药O2O平台需要获得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才能作为平台,让线下药店展示,而且不能直接在平台支付,只能采取配送员收款的方式,规避政策风险。

  2011年6月20日,天猫医药馆上线,被视为医药电商里程碑。然而18天后,因没有网上售药资格,天猫医药馆被浙江药监局叫停并责令整改。挡住天猫的是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A证,该证书由国家食药总局颁发。2013年11月12日,河北“95095医药平台”获得第一张A证。马云转身斥资10亿元将其母公司收购,间接获得交易证书。而直到今年9月,天猫医药馆才“名正言顺”地获得国家食药总局颁发的A证。

  除了证书,药品销售也受到严格限制,目前线上售药只针对OTC(非处方药),而作为市场份额更大的处方药一直掌控在医院手中,这杯羹并不容易分食。虽然《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已出台,但处方药在互联网上的销售依然没有明确时间表。2015年9月,多家医药O2O平台违规销售处方药被媒体曝光。

  三、医保没有打通。线上买药或者送药上门目前都没法享受医保报销,而诸如庞大的慢性病用药对报销本身存在依赖。

  可以明确的是,医药O2O还存在着创业机会。不过像任何领域一样,这是九死一生的机会,想成为活着的“一”实在不易。而我们亦期待药给力能够复活。

分类:  互联网资讯   用户:  蒋云染    关键词药给力 电影 医保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