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互联网 > 游戏

王峰:移动互联红利衰退 生态本质是复合力竞争


发布: 王鉴  2016年06月2日17:30  来源: 速途网 我要评论(1)

  导语:他大学毕业后做了6年人民教师;1997年加入金山,一路从一线员工做到副总裁,与求伯君、雷军合称“金山三杰”;2007年离职创业,七年后,经历种种艰辛与挫折把公司做上市;他却说上市只能算“屁胡”,转身又投入二次创业……今天的他有三个身份——上市公司董事局主席、创业公司CEO和天使投资人,他说最想被人记住的身份只有创业者。

  在“中欧创享+”二期的课堂上,王峰分享了自己从职业经理人转变为创业者的心路历程,以及对互联网行业未来的趋势洞察,全程高能,建议收藏!

王峰:移动互联网红利在衰退 生态的本质是复合力竞争

  文 / 王峰 蓝港互动集团董事长、斧子科技CEO、极客帮创始合伙人

  整理 / 潘鑫磊 《中欧商业评论》资深编辑

  我不知道创业对各位意味着什么?对我来讲,创业似乎是命中注定。创业这个词是我加入金山后才明白的,当我见到雷军,才知道什么是创业——就是瞄向自己感兴趣的领域,抱定一个未来可以改变点什么的想法去做事。

  然后一不小心,我在职场干了10年,中间有无数人忽悠我说,“你这样的人为什么给别人打工呢?你应该去创业!”,其实我知道自己创业是可行的,我知道我有带兵、打仗、管项目等等这些技能。但是真正做决定的过程是非常痛苦、纠结、挣扎和彷徨的,所以我一个多月前跟雷军说,“说实话我可以不离开金山,我可以干一辈子,因为我干了一件喜欢的事,这个跟我赚多少钱没关系,我并不是冲着成为亿万富翁去创业”。但当时的状态是,你干得太长了,你把每个位置都干过了,而且都是做老大。

  1职场经验会成为创业包袱

  我后来发现创业就是我的属性,它不是通过后天强化,而是这个人从创建角色的那天起,就只有一个身份——创业者,这是骨子里的东西,这个认知带动我出来连干了9年,今年已经是第10年。但中间从职业经理人到创业者的转变其实很不容易,我创业才发现,创业者是不需要在职场上学习的。真正的创业者,初中毕业就创业,大学不念完就创业了。

  中国一线的创业者我研究过,没有大外企出来的人。就我自己的经历而言,可能更长时间的职场会成为创业者初期的包袱和累赘,为什么呢?因为创业的本质是开天辟地,如果我们不是用这种心态去迭代和完善自我,中间会背负巨大的压力。

  我当年出来的时候很容易就拿到了钱,VC说你这么好的履历:打过仗,带过兵,但IDG的一个人跟我说,“你知道雷军怎么评价你吗?他说你一定能成,但是他也说了,前几年一定会胡干,因为王峰这个人好大喜功,渴望快速成功”。事实也的确是这样,为什么?虽然作为职场高管在别人的平台拿到了不错的履历,但他们往往会忽略最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创业者的挣扎和焦虑。在过去当高管的时候未必会有那么强烈的感觉,你说我在职场上能领兵打仗,我能成,但这和自己创业还是完全不同,区别在于你的决断力。

  创业很大程度是你在初期的十字路口决定走哪条路,走什么路决定了你能有多大的成功,这种决断带来的焦虑是大部分职业经理人从未体会过的。所以创业者始终处在一种焦虑状态,这在职场很少有。

  2朝着错误的否定面去寻找正确

  拿到钱以后,我就开始快速地往前跑,我的团队扩张极其迅速。我出来第一年就挖了金山、网易和腾讯的人,有人说王峰出来创业对当时的端游公司是一场灾难,那一两年愿意去蓝港做端游的员工也都蛮骄傲的,说我去王峰那儿了,那儿条件更好,工资高、项目分成、还可以送股票。我们在两年时间扩张到了900人,这时候问题来了。

  当时疯狂到什么程度?我们在北京、成都、珠海三地都有办公室,北京在中关村和石景山还放了客服中心,用800平米的办公室,我们开发一个新项目就敢扔进去4000万,而且是不知道能不能成,我大胆地告诉员工,“没关系,只要做出来好产品就行,今年做不出来明年做,明年做不出来后年做。做好产品,不怕砸钱”。因为在创业第二年,我就又融了1600万美金,这时公司账上就有1亿现金,很多业界做端游的人去我们办公室,觉得我们三年内就能把公司做上市。

  融了那么多钱,我直觉选择进入的领域就是在金山最后负责的游戏业务,而且也下了决心想把游戏做成,但问题是,我们高举高打的方式是错误的,为什么?在2007、2008年,我们看到的是一大批端游公司的上市,没有看到的是风险,风险是它们上市就意味着没得你玩了,我们完全低估了此时进入的难度,踩点踩晚了。那一两年的状态是以为自己很牛,其实干得很傻,直到两年后痛下决心——我们只是一家创业公司,于是下决心缩减规模,从900人裁到600人,第二年再裁到300人。

  给公司减负反倒让我放下了包袱,“大公司高管”这种感受对你来说不重要了,自己又冲到一线亲自抓业务。这里有个总结,创业不是朝着正确的方向去做的,而是朝着对错误的否定去寻找正确的过程。

  3“我不是学金融的”

  减负之后,我们赶上了很好的机会。第一,互联网的流量变现大爆发,这个行业非常有意思,以前软件、硬件和互联网是彼此不理的。但到2009、2010年,整个互联网出现了变现热潮,一线互联网公司如果不做游戏是不可想象的。看到这个趋势后,我们尝试做页游,后来推广到做手游。第二,手机即将更新换代。当时有人赌在功能机上,有人赌在塞班系统上,这些人后来搞得很被动,我们不相信这俩能成,我们认为智能手机能成。我还记得我第一次拿到iPad时的激动心情,我说这必将改变一切领域,苹果将在新的计算平台上改变出版、改变音乐、改变应用、改变软件产品的分发方式,游戏产业也必将大变。

  我跟团队说要做手游,我们想做一款格斗游戏,类似于早期的《圆桌骑士》,后来叫《王者之剑》,我们用了15个工程师做成,当时想的是如果一年能做到1000万收入就算成功,产品上线后发现我们的预测不准,因为所有的渠道都找我们要那款游戏,这是我创业几年来第一次感觉站到了行业恰当的位置,上线第一个月就有1000万流水,海外也接连产生营收——韩国100万美金、美国100万美金、欧洲100万美金……那种感觉就好像在游戏里面,我们之前几年掉的血全部补齐了。我们把所有在研的老项目(端游+页游)砍掉,全部改成手游。紧接着我们又出了几款游戏,一个比一个火。

  在这种情况下,券商纷纷来找我们推上市,我们也迅速接受了券商的意见,作出了一个一辈子错误的决定——去香港上市。除了腾讯等几家大公司,我们算是当年最好的移动游戏研发商,网易都没有追上来。结果我们作为业内一颗耀眼的明星,却投奔了一个完全不在我们预期的市场,我为什么这么傻呢?因为公司早期融资拿的都是美元,而且都是顶级VC的美元,那个年头能在早期拿到美元融资是很不容易的,所以这里面心态很复杂,我也想过把美元清除出去,但之前投资占股的比例比较大,而且回到A股找个壳也很麻烦,整件事后来变得很难。

  最近一两年,在A股的公司,甚至A股创业板的公司,市值都上了百亿,我们在香港的估值就怎么也上不去,这也是今天成长中的另外一个烦恼。所以为什么我说自己一直是创业者呢?因为折腾是没完没了的。很多人说你好歹被大家承认的资本市场认可过,但看看疯涨的A股,有的时候你还真没办法保持纯粹和淡定。但是我后来又反思,咱是创业者,真正要解决的问题还是自己想去哪,这是真正重要的事。资本市场今天热,明天冷,晴雨表天天变,这是控制不了的,况且我不是学金融的,我是带团队打仗的创业者,所以我把这些事情交给我们的总裁,我说这些事以后交给你了。

  事后也有人批评,说你这样的人想别的都想得很清楚,为什么想这个事想不清楚呢?我个人的看法是,我们处在下一个口上了,什么口?我觉得我们将进入下一个令人焦虑、担心和激动的时代。为什么王峰上市了还要创业?为什么蓝港互动还要有业务上的新变化?因为我认为今天的产业又在发生新的变化,我们熟悉的智能手机和互联网在发生变化,它们的红利在逐渐衰退。

王峰:移动互联网红利在衰退 生态的本质是复合力竞争   

  4生态的本质是复合力竞争

  从常理看今天的互联网企业,包括我现在做的很多战略上的预判和决定,如果拿我们在工业时代通行的经济学和商业原理去判断是近乎荒谬的。我发现在过去十年里,企业到了一个阶段如果不考虑做扩充、衍生和变化,也就是说如果不求变,都是等死。当年我们进入IT这个行业时,看到的是Windows的强大,当时我绝望了,我认为微软这么强大,它强大到半点缝隙都没有给我们留,就好像今天大家眼里的腾讯。

  但在我看来,这些大公司其实一样很不安全,如果不是张小龙抓住了微信,腾讯这家公司很难想象。你可能忘了在2009、2010年移动市场刚刚呈现雏形的时候,最重要的社交形态是微博和推特。推特全球知名,中国互联网公司后来都在模仿推特,成功最快的是新浪,当年全民社交第一波抓住机会的是新浪微博,第一次社交大战腾讯是失败的。而且腾讯后来把微信这场仗打赢,靠的竟然是一支边缘团队。但也可以看出,腾讯有极强大的内部产品文化,你不成他成,此消彼涨,所以腾讯内部一定不是聚焦的文化,我认为它的文化叫产品主义的多元化,靠聚焦可以在早期成功,但是后期需要多元。

  第二个问题,一线起来的所有互联网公司早期谁是老大?是两千年初的新浪,但新浪过去这么多年专注内容,结果错过了电商。刘强东早期最大的流量来自新浪,如果大家还有印象,新浪早期首页上几乎都是京东的广告,新浪把流量导给了京东,成就了后者几百亿美金的市值。新浪看到了电商的机会却没有动手,因为它太聚焦。互联网公司不是靠聚焦发展的,靠的是商业模式的迭代,在自我否定的下一个阶段涅磐重生,不断做大。

  今天有个概念叫生态,本质上我认为是复合式的竞争,就是复合力,什么叫复合力呢?今天你是做游戏或者拍电影的,你面临的挑战是有一家游戏公司横跨电影把一个电影公司打得很小,也很有可能出现一家电影公司横跨游戏把游戏公司打得很小。所以我觉得要相信当我们大胆跨越,从游戏升级为复合性的娱乐内容时,会产生多元的相互影响。打个比方,今天一部热门电视剧出来以后,同时有一款游戏配合,可以在应用市场成为畅销游戏,甚至游戏可以和影视内容打通,产生互动。更何况下一代的娱乐场景延伸到VR,所以娱乐产品会从早期一维的娱乐变成二维甚至是三维。

  所以未来会有蓝港游戏、蓝港影业以及蓝港动漫,这几点相互融合,相互找合伙人,我们今年不再是1亿人民币创业,我们手上有10亿现金,如果只让我做一件小事情,未来被别人围打我可不干,你要知道,华谊兄弟今天已经变成了一个游戏公司,光线传媒也收购了不少游戏公司,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拍电影?道理是一样的。在今天的互联网时代,把IP吃透的公司还没有出现,市场上现行的规则在剧烈地改变,问题就是我们要不要投入进去。

  第三个问题,下一代的平台机会在哪里?我隐约感觉移动互联网马上会变成上一个朝代。我的感觉是,最近两年很可能看到下一个过度点即将来临,是什么呢?有人说是VR、AR、万物互联,但是到底是什么?这个过程像极了2009、2010年智能手机爆发的前夜。我感觉江湖秩序有可能大变,我现在为什么尝试做家庭娱乐游戏机,微软烧了10亿美金才做成xbox,我才融了6000万美金,能干得成吗?微软是8年升级一代,我给自己的要求是能不能每年更新一代设备;第二,我的内容能不能不断地连接互联网,围绕智能电视产生更多的连接,就好像苹果商品里的App并不是苹果设计的,但是都跟苹果有关联。

  如果我今天依然追赶别人想做移动端的平台,比如今天有那么多公司在做手机,我感觉难度绝不亚于我创业第一年做端游,因为现在手机的体量已经太大了,有的时候没法谈不服气这句话,该服气就得服气。我的看法是,不要在别人成功的领域跟别人打仗,打仗是最大的冒险。方向对的时候就是对了,方向不对就是不对。可怕的是我们今天好多互联网创业者都在拿生命赌机会,可问题是你真的能赶上你人生的10年大运吗?你真的能每次都踩到那个拐点吗?

  5最想跟创业者说的话

  对我而言,创业是价值的实现,是好奇心的兑现,与其说创业给我带来财富的积累,更不如说是自己好奇心的驱使。因为你喜欢干一件事,决定往前走,就是你守的原因,没有这个你就成天变,这就是投机。今天在中国一说投机大家就想到商人。今天很多人说我是商人,中国人认为商人这个词很负面,但是大部分的商业实践都是巨大的个人冒险、生命冒险、财富冒险和家庭幸福冒险。所以我最想跟创业者说的是四个字——守正出奇。你要想成就要守,从熬到守,但是大成的创业者是靠奇做出来的,奇靠的就是变化。

分类:  游戏   用户:  王鉴    关键词蓝港互动 斧子科技 王峰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