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互联网 > 游戏

《长江商报》先后抹黑乐视与三七互娱,意欲何为?


发布: 蒋云染  2016年06月7日13:06  来源: 速途网 我要评论(0)

  近日,乐视控股针对此前《长江商报》系列不实报道发布官方声明,直指《长江商报》在未联系公司公关部及高管进行采访的前提下,刊发预设立场、主观臆测的报道。特别是其中一篇针对乐视生态体验店Lepar的报道中,杜撰其对相关负责人及全体员工的采访,相关记者身份存疑、报道涉嫌断章取义。

  无独有偶,5月23日,一则由《长江商报》发表的标题为《三七互娱业绩暴增12倍被指“虚胖”,“网游业务毛利率增幅持续下滑》的评论文章出现在网络上,随后的网络转载,标题改为《安徽首富类借壳催生百亿资本神话 三七互娱业绩增12倍存疑》。一时间,《长江商报》又遭受到了股民的强烈质疑。

  游戏行业都知道,三七互娱是页游领域的领头羊,并且在布局手游、泛娱乐和国际化战略上卓有成效。据三七互娱今年第一季度的财报显示,该公司第一季度的总营收约为11.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7.74%。期内归属上市公司普通股东的净利润约为2.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了132.87%。

  市场地位被外界认可,而财务数据都极为靓丽的三七互娱,《长江商报》为何能写出如此标题的文章?笔者仔细研究了《长江商报》针对三七互娱的报道,发现问题诸多,主要如下:

  1、 文本与角度,倾向性非常明显。

  作为一篇新闻报道,这篇文章用了不少这样的文字进行叙述,比如“或多或少令市场有些意外”、“江淮小县城走出来的”、“名不见经传”、行业内“几乎不值一提”的上市公司、“有‘虚胖’之嫌”等等,文本上看,倾向性非常明显。

  就从“名不见经传”这一词语,就可以看出作者明显不懂游戏市场。但事实上,这是一家在游戏行业中屈指可数的领头羊级别公司。据中商产业研究院大数据显示,在A股网络游戏行业中,被认为“名不见经传”的三七互娱,2016年一季度以营收11.88亿位居行业第一。

  《长江商报》所说的“几乎不值一提”的顺荣汽车部件板块业务,实际上顺荣汽配已为上汽、广汽、长安、江铃等11家国内主流汽车自主品牌配套,并且在汽车配件业务板块投入改造大,自动化程度高,团队管理有效,体系运行流畅,顺荣汽车部件检测中心也于2016年1月通过ISO 17025/CNAS国家实验室认证。数据上看,近几年顺荣汽车部件板块业务实际上也已经达到40%的增速,这在行业内极为突出。

  显然,作者不了解行业,忽视客观事实,而通过主观臆断写的这篇报道。

  从新闻专业的角度讲,新闻作品讲究客观公正,但是就这篇文章的文本和用词方面,带有明显倾向性的词语过多。这让读者有理由怀疑此文“别有用心”,作者作为新闻工作从业者的基本职业素养。

  2、 自相矛盾,逻辑不通,犯了写作的大忌。

  报道中描述:通过统计证监会“互联网和相关服务行业”20家上市公司5月20日收盘数据(剔除上海钢联异常数据)后发现,互联网行业普遍估值偏高,A股19家互联网企业平均静态市盈率为224.73倍,远高于三七互娱的60.38。换句话说,在市盈率普遍偏高的互联网行业中,三七互娱的市盈率还不到行业平均水平的27%。

  但这篇报道又质疑三七互娱“虚胖”,并且引用中投顾问文化行业研究员蔡灵的采访(也是该篇报道唯一一位真实署名的采访对象),指出三七互娱的市盈率偏高。

  所谓“虚胖”,用作比喻义是指事物“虚浮不实”。所谓“市盈率”,是最常用来评估股价水平是否合理的指标之一,由股价除以年度每股盈余(EPS),一般认为,如果一家公司股票的市盈率过高,那么该股票的价格具有泡沫,价值被高估。后者是一个财经记者需要具备的基本常识。

  所以按照正常的逻辑来讲,如果说一个上市公司“虚胖”,那么应该市盈率非常高甚至高到离谱才是,而一个市盈率不到行业平均水平27%的企业,是如何将其定义为“虚胖”呢?这两者明显是自相矛盾。

  从数据来看,目前三七互娱的市值370亿左右,排在安徽省上市公司第二位,2016年一季度,其以不到50亿的总资产,实现了2.11亿元的净利润,三七互娱的净资产收益率高达17.58%。对比安徽另外另外两家上市公司:海螺水泥和国元证券,前者是作为安徽龙头国企,资产规模千亿,后者是老牌金融企业,总资产661亿元,一季度实现净利润2.14亿元。

  而三七互娱1个季度便为投资者带来2个多亿的净利润,2015年为投资者现金分红1个多亿,在民营企业阵营中,这已经是良心企业,何来“虚胖”这一结论?

  3、 引用数据完全无法支撑结论。

  一篇正常的财经新闻报道,应该通过近年来大量的、详实且专业的数据梳理来证明结论。但在《长江商报》这篇报道中,数据的引用以及数据的横向对比不专业和片面,而数据纵向却刻意舍弃近期数据,引用无法说明现状的若干年前的数据。这进一步体现《长江商报》记者对行业并不了解。

  首先文章指责三七互娱的网络游戏业务毛利率增幅“持续下滑”,呈现给读者的仅是2014年、2015年的毛利数据,只有两年的数据,却得出“持续下滑”的结论,不顾客观性而故意夸大,误导读者。

  三七互娱2015年报显示,其网络游戏行业毛利率为62.82%,同比增幅为-5.94%。这个毛利的小幅变动,是建立在公司网络游戏业务营业收入大幅增长50%的基础之上,在营业收入如此大幅增长下,毛利的小幅调整在合理范围之内。62.82%的毛利率仍然是一个非常高的水平,放在任何一个行业都是如此。

  第二,《长江商报》的报道指出,三七互娱2015年报显示,其销售费用为14.59亿元,接近营业收入的三分之一,较上年增长1032%。除开三七互娱,其他3家页游上市公司2015年投入的销售费用分别为1.1亿元、2897.90万元、1481.46万元,分别占其营业收入的7.15%、2.58%和1.57%。

  查阅2015年相关上市公司年报营业收入数据可知,文中提到的三家行业内上市公司分别为游族网络、掌趣科技、天神娱乐,三家公司2015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5.35亿、11.2亿、9.45亿。

  从营业收入数量级来讲,明显三七互娱的营业收入要远高于上述三家公司,而销售费用与营业收入的增长肯定不是统一步调的;而且较高的销售费用主要源自不同的商业模式,虽然“其他3家上市公司”营业收入差距不大,但三家销售费用占比却不是统一步调,游族网络销售费用占比还是天神娱乐的4.5倍,这个数据又说明了什么问题?

  4、 各种不懂行的表述出现。

  《长江商报》的报道中指出,“三七互娱的业务主要集中在页游领域,但是当前页游市场增速放缓,市场出现缩水,即使三七互娱在页游市场的地位不发生改变,其盈利水平也会出现下降。”

  这个绝对性的论断,在游戏行业中并不完全成立。事实上,游戏行业从来都是一个“马太效应”非常突出的行业,强者愈强,弱者遇弱。《长江商报》做出了三七互娱在页游市场的地位不发生改变,但是却不知道在这个市场中,行业地位决定这盈利水平,转型也受益于此前的资源积淀。

  三七互娱前不久举办的2015年度业绩说明会上,公司董事、副总经理杨军就表示,“整个网页游戏市场已由之前的红海转为蓝海,缺乏竞争力的页游公司将彻底被市场淘汰,而有竞争优势的公司竞争力会更加明显,市场份额会更趋于集中。37游戏近几年的增速一直超越市场平均增速;而且,三七互娱一直是页游领域的领先公司,并看好将来手游产值会超过页游,三七互娱现在手游发行已经取得不错的成绩,将来会继续加大在手游领域及其他泛娱乐产业的布局。”

  而《长江商报》类似“2016年拟登陆A股的飞流九天、完美世界、创梦天地、CMGE中手游都是手游巨头”、“腾讯这种优势资源是三七互娱无法比拟的”、“以IP为中心的“泛娱乐化”战略,最早提出者是腾讯”等等这些表述,都足以见识到作者和游戏行业距离太远。

  三七互娱的真实情况是如何的?

  从目前的数据看,三七互娱财务状况良好,资产负债率位于低位水平,基本无负债,流动比率、速冻比例均高于平均水平,财务风险控制较好,同时业绩持续增长,资产质量优良,具备较强的盈利能力和成长性。

  其中,最重要的盈利能力,三七互娱这方面毋庸置疑。在2014年的重大资产重组中,其做出业绩承诺,2013年、2014年、2015年及2016年四年的净利润分别不能低于2.2亿元、3亿元、3.6亿元以及4.32亿元。2015年非公开发行,再次提高业绩承诺价码,承诺2015—2017年度实现的净利润数将不低于5亿元、6亿元和7.2亿元。2015年结束,我们看到37游戏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7.96亿元,远超业绩承诺的5亿元。

  除了页游市场地位会保持领先之外,三七互娱总经理李卫伟也曾表示未来手游占公司营收比例将达到50%,而2018-2019年来自泛娱乐的收入会迅速上涨至20%甚至30%。在外延发展方面,三七互娱也是频频出手,积极寻求通过投资并购等方式,进行泛娱乐产业布局,已涉及领域包括游戏视频和主播业务、电影和网剧、动漫的制作、推广与发行,泛娱乐格局已经形成。而且,三七互娱的国际化路径也非常清晰。

  而且,顺荣“吴氏家族”自上市以来未减持1股其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在2015年股灾维稳以来,为了稳定市场预期,增强投资者信心,董事长吴卫东、董事杨军、张云,分别斥资千万,自掏腰包增持上市公司股份,这在当时复杂的市场情况下可谓大手笔。董事吴卫红也在今年1月拿出1000万增持公司股份。可以看出,这根本不存在大股东套现获利的情况。

  写在最后

  在A股震荡、多事之秋之际,突然再现此类报道,令人震惊。二级市场是一个成熟的市场经济中企业必不可少的融资渠道,国家正在努力将其变得更加规范化,给整个市场提供一个成熟而有效的融资平台。《长江商报》先后抹黑乐视与三七互娱,其居心何在?

  笔者认为,上市公司也需要公众、媒体的监督,但是监督必须客观公正。众所周知,传统媒体面临的市场环境不容乐观,但并不能因为大环境不好,而作为“别有用心”的理由。

  成熟的社会依然需要专业、客观而有公信力的机构媒体存在,但股民、公众是绝不允许歪曲事实、别有用心的媒体存在。不少股民也在股吧建议,三七互娱应该对《长江商报》的刻意抹黑进一步提出抗议。

分类:  游戏   用户:  蒋云染    关键词长江商报 乐视 三七互娱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