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互联网 > 互联网资讯

互联网+电影喊了这么久 电影变化了吗?


作者: 张钧泓 发布: 蒋云染  2016年06月22日9:37  来源: 网易 我要评论(2)


  去年上海电影节,博纳总裁于冬的一番言论掀起了电影圈的热议,“未来的电影公司都将为BAT打工”,紧接着在博纳宣布私有化之时,阿里影业和腾讯都加入了博纳私有化的财团。博纳也成为继光线、华谊兄弟之后,传统民营三大电影公司里最后一个被互联网巨头染指的公司。

  这边私有化刚刚落定,而在今年的上海电影节,于冬又喊出,“如果当年碰到马云的是我,那么去纳斯达克的就是华谊兄弟。”

  在短短一年时间内的连续表态,以及博纳遇到的变化,或许看到了传统电影行业在面临互联网的冲击之后,传统电影公司既焦急又恐慌的心情。

  一方面焦急资本在助推电影公司的估值高涨,另一方面则恐慌互联网公司是否会冲击电影公司的过去的根基。

  不能否认于冬作为商人天生的忧虑感,同时更应该冷静看互联网+电影目前的状况,资本、票房之外互联网是否产生了关键的作用。

  资本能否筑起电影产业链

  过去很长时间,互联网+电影更多只是“蜻蜓点水”的合作,广告植入、推广合作等,而随着去年阿里、腾讯高调宣布成立影视集团,一时间掀起了互联网公司做电影的热潮,比如蓝港互动旗下的蓝港影业、巨人成立巨人影业、58集团旗下的影视公司、美团旗下的猫眼电影等等。

  大量游戏公司、视频网站加入电影产业的大军,可以看到类似内容平台的视频网站和IP产品拥有者的游戏公司都不在甘愿充当绿叶,在电影圈人士看来,这不过是“蹚浑水”。当然并非没有成功的先例,迪斯尼、暴雪就是很好的例子。但就中国的电影产业来说,互联网公司一窝蜂的冲入,目前来看看只有增长的电影市场票房数据才是目前热闹景象鲜有的映衬者。

  根据广电总局公布的数据,2015年全国电影总票房为440.69亿元,同比增长48.7%。

  与此同时,Wind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以来,在影视行业,中国企业共计发生了125起并购,并购总金额高达927亿元,成为国内资本市场投资并购最为活跃的领域之一。

  票房的增长、资本运作的频繁都让电影市场的发展越来越像互联网发展的早期,但是,从整个产业来看,电影产业远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火爆,换个方式,票房的爆款刺激的只是品类的成就,远远还影响不了整个电影产业走向成熟。

  或许著名导演黄建新的这番话可以作为参考,“现在一些对于电影不了解的资本方,抱着赚快钱的目的进入这个领域,这是违背电影行业规律,会对电影本身的品质带来破坏。”

  万达院线总裁曾茂军也认为,资本过热对电影产业可能会带来浮躁,投资者和创作者的心态发生了变化,对于内容的关注度下降,导致电影质量下降,观众审美疲劳,这会影响电影行业的长远发展,“一些复杂的电影金融产品,甚至会给投资者造成损失。”

  电影从业者的担心并非毫无根据,相关数据显示,目前国产电影大概每年700部,平均下来每部电影2000-3000万元的投资,这意味着每年国产电影的制作就需要150-200亿资金。

  这庞大的金额就依赖新公司、新平台以及类似电影金融产品提供资金来源。与此同时大量盲目的资本,在加速电影的生产和发行的同时也带来了不良的影响,此前曝光的电影《叶问2》的投资方通过刷票的行为制造虚假票房来冲抵互联网金融产品售卖产生类似收益。

  在电影圈人士看来,除了以上可能产生不良反应的资本方法,互联网在加速电影产业的变革,通过互联网售票的平台的大量票补也在加速票房的井喷,但是票补的行为还能持续多久呢?一旦停止,电影票房还能保持现有增速吗?或许谁也无法给出答案。

  而在不久之前光线注资猫眼,淘宝电影获得融资,微票获得腾讯、万达的投资三大线上售票平台齐刷刷的获得传统电影公司的青睐,焦虑的中国电影产业从业者又感叹难道也要陷入互联网的竞赛中么?

  售票平台是不是最好的连接器

  资本对于电影产业有利有弊,甚至在一定意义上是相爱相杀,从实际情况看资本依然有极强的投资性。万达、光线、华谊兄弟等传统电影公司都在关注线上售票平台,相关数据显示,中国电影票房的线上购买率已经高达80%,这功劳大大归功于补贴。

  但是,从2015年下半年的发展趋势来看,电影票的补贴战或许已经慢慢在降温,当传统盈利的电影公司通过资本的手段投资售票平台,过去作为互联网公司的售票平台,或许难有更大的补贴资本。

  行业人士向网易科技表态,很难相信类似光线、万达这样的传统电影公司会用制作电影创造的利润来补贴售票平台来获取市场份额暂时的领先,而他们的投资更多只是为了自身产业链的宣发体系的补充。

  “过去几年各大互联网公司通过App和票补,改变了绝大多数电影观众的购票方式。线上售票产生的数据,能够帮助互联网公司去了解用户,影响电影的宣传发行策略,甚至进一步延伸到内容研发和制作。”阿里影业CEO张强如是说。

  一方面电影公司只是将售票平台当做宣发体系的一环,另一方面这一环对于整个产业的上游生产从阿里影业这一年的实践来看,实际收效并不明显。

  另外,从猫眼获得光线注资时的估值83亿人民币看,作为最大的线上平台,相反却不及老二微票近百亿人民币、老三淘票票(原名淘宝电影)137亿的估值,可以看到,资本市场对于售票平台通过简单的市场份额、销售规模为模板的估值参考在降低。

  其实更早时间看,类似华谊兄弟、光线等传统电影公司在投资售票平台上已经有些斩获,光线投资网票网,华谊投资投资卖座网从目前来看收效甚微,而有些平台近似于消失。

  通过售票行为的改变,反作用于电影的生产和制作的影响也并不明显,外行人看票房,内行人看制作生产,对于中国电影工业的建立依然还是要回到最根本环节。

  一系列资本动作、对于高票房的喧嚣都是资本行为,而对于行业实际产生实效的或许依然是内容生产、人才的培养、

  华人著名导演李安的表态或许给很多头脑发热,渴望获利的人敲响了警钟,“我觉得以中国目前的影业来讲,大家都知道市场在上升,很多钱在这里。不过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大家要有电影梦。”

分类:  互联网资讯   用户:  蒋云染    关键词互联网 电影 华谊兄弟 马云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