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互联网 > 互联网资讯

互联网正萎缩 这位硅谷大佬实在看不下去了


作者: 小小 发布: 蒋云染  2016年06月23日9:51  来源: 网易 我要评论(1)

undefined

  6月23日消息,埃文·威廉姆斯(Ev Williams)是博客平台Blogger、社交网络Twitter以及新媒体Medium的联合创始人,他曾在帮助打造免费开放网络的过程中受益匪浅,成为亿万富翁。然而,威廉姆斯现在认为免费开放网络已经严重受损,他正在努力挽救这种网络,并抵制网络内容集中化。大西洋月刊日前刊发长文,揭秘威廉姆斯新的雄心。

  开放网络已经严重受损

  作为另类的书呆子,威廉姆斯堪称是“网络媒体中的阿甘”。他是博客平台Blogger和微博客平台Twitter的联合创始人,发送过第75条推文。在大多数人还未听说播客多年之前,他就建立了播客公司。现在,威廉姆斯是轻量级内容发行平台Medium的创始人兼任CEO,这个平台深受体育记者、硅谷高管甚至美国总统的喜爱。

  在所有美国互联网产业的关键事件中,威廉姆斯几乎都曾亲身经历过。因此在3月份某个周二上午9点,当他沿着楼梯进入BART地铁站,前往美国科技化程度最高的地方时,你可能认为很多人会认出他。然而直到他上车,依然没人作出反应。尽管威廉姆斯是世界上5家最大社交网络之一(Twitter)的董事会成员,充当湾区科技产业中流砥柱长达20年,与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彼得·泰尔(Peter Thiel)等硅谷大亨齐名,但他依然非常低调。

  然而,威廉姆斯始终在坚持自己的理想。在其他早期互联网公司CEO退出科技行业,或转行成为作家或顾问后,威廉姆斯依然坚持着领导多家公司。他的多家初创企业几乎都专注于同样的抽象媒体,即文本框。威廉姆斯坚持用这些文本框点缀网页,人们可以将自己的灵魂倾注其中,使用它们进行争论或低声控诉。数以百万计的人通过这些文本框树立起自己的世界观,而文本框本身也在改变着互联网。它们让威廉姆斯变得富有,虽然他的企业少有盈利,但他依然成为亿万富翁。

  我在瓦伦西亚大街一个咖啡馆见到威廉姆斯,这里是旧金山古老的朋克区和移民区,现在有成排的精品店、伦理标本商店和其他可满足民众诉求的时尚“灯塔”。威廉姆斯看起来很有科技公司CEO的气质,他的个子很高,说话温和,坚持不引人关注。他穿着灰色外套、黑色T恤,戴着方形的白色眼镜。他说:“开放网络已经严重受损。”但无须担心,威廉姆斯已经有挽救它的计划,或至少可以挽救其部分,计划依然与文本框有关。

  开放网络是“理想互联网”的昵称,这种网络应该是免费的、无需审查的、拥有独立的所有权和运营权。在开放网络中,人们可以在自己拥有或租用的服务器上发布自己的写作(或音乐、照片、电影等),可以通过自己的个人域名访问,格式不受任何限制。由于这种网络的网页使用HTML和CSS格式,意味着任何人都可访问它,无需特权、付费或申请用户账户。此外,开放网络是自由的,就像语言和意识那样自由。

  但这种自由也有终极目标,那就是将网络变成人类曾经创造的最好、最酷的媒体,变成全人类的图书馆。这种网络包括小说、报纸以及科学期刊,任何人都可以撰文和阅读。它还可充当待办事项列表、日志、文学作品以及通讯工具,它非常强大,甚至可用于终止战争。

  网络正从开放走向垄断封闭

  开放网络与我们现在每天都在使用的网络似乎十分相似,但又十分遥远。毕竟,我们的网络包含令人不快的新闻、花哨的广告、冷漠的哗众取宠,还有许多其他人的孩子照片。所有这些通过社交网络传播后会变得混乱不堪,让我们与网络其他部分被断开。这些网络的连锁效应甚至更糟:当我们在开放网络上阅读时,Cookies(某些网站为辨别用户身份、进行跟踪而储存在用户本地终端上的数据)会监视我们,然后神秘算法会利用其收集浏览历史,以便决定如何向我们推送广告。开放网络已经严重破碎化,这还不包括垃圾邮件、大规模骚扰、身份盗窃以及数字间谍活动等困扰。

  威廉姆斯说:“网络上依然有许多东西,包括我们每天在读的东西,你每天写下的东西等。更棒的是,任何人可在任何时间创建他们自己的网站,开始发布内容,他们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我认为这种情况依然会持续下去。我认为声音的开放性不会再现媒体早期距现象,且分布节点即将合并。”

  “分布节点”是指搜索引擎和社交网络,包括:Facebook、Twitter、Snapchat以及众多消息应用,还有谷歌旗下YouTube、Facebook旗下Instagram、 Whatsapp以及Messenger等。通过将网页连接起来,或免费托管正常数据内容,这些“分布节点”将吸引越来越多的用户。由于每个节点都比过去任何个人网站变得更有趣,习惯访问个人网站的人将蜂涌向新的节点。正如威廉姆斯所说:“首先我们看到社交网络变得越来越庞大,它们获得越来越多的关注。随着扩张,它们正获得更多收入,摩根士丹利分析师统计显示,2016年初,85%的在线广告收入流入谷歌或Facebook的腰包。这是非常糟糕的。”

  开放网络所患的“恶疾”并非只有威廉姆斯看到,《时代》杂志专栏作家和知名科技博客也都注意到。开发重要博客软件Drupal和Wordpress的开发者近来对开放网络的未来深表焦虑。因为如此多的类似网站都被算法运营着,他们担心人类登录网络时看到一切都已经失控。他们表示,曾经类似复调旋律的博客圈很快将变成批量生产、充斥着残次品的网络。

  类似的情况曾经发生或。哥伦比亚大学法学教授吴修铭曾在其《总开关:信息帝国的兴衰变迁》一书中称,所有主流电信技术都遵循着同样的模式:即简短而令人兴奋的开放期,接着就会向垄断和日益萎缩的封闭性发展。没有政府干预,同样的命运将会将临在互联网身上。威廉姆斯引用吴修铭的话称:“铁路、电力、有线电视以及电话都遵循着类似模式,从短暂开放走向垄断和封闭。无论政府是否监管,它们都会如此发展,因为这就是网络效应和规模经济的力量。”

  威廉姆斯及其团队表示,他们正致力于抵制这种整合,尽管他们还没有进行任何人承认的抵抗。事实上,他们自己也想整合某些网络,然后成为仁慈的“独裁者”。哈佛大学媒体批评家乔什·本顿(Josh Benton)曾称Medium为“枯燥乏味的YouTube”。但在我接触威廉姆斯后,我发现他将Medium视为艾萨克·阿西莫夫(Isaac Asimov)小说《基地》中相似的哲学项目。书中的英雄们试图在黑暗时代到来前,将银河系所有的知识都集中起来。尽管他们无法阻止黑暗时代到来,但他们可以保留“奖学金”,缩短“黑暗时代”的持续时间。威廉姆斯的雄心也遵循类似模式,Medium正寻求在单一有序的网站上复制网络过时而混乱的喧哗,他认为这非常重要。

  2000年春,旧金山设计师、开发员梅格·胡里汗(Meg Hourihan)衡量该市的膨胀等级。来自世界各地的程序员正涌入旧金山,他们从事互联网项目,涌向她最喜欢的领域。胡里汗喜欢网络,她激动地看到网络连接更多公众,但对成群结队涌来的人并不感冒。胡里汗当时称:“我意识到,这里有许多网络公司人和网络人。其中,前者为注入硅谷大量资金的初创企业效力,他们有选择权,可以从公司上市中获益,工作四个月就变得比网络人更加富有,但他们没有个人网站。而网络人可以告诉你他们曾见过的首个网站,他们自己可融入到网络中,提供故事、图片以及设计等。他们创造值得阅读、观赏、钦羡的内容。”

  多次创业决不放弃

  当时,胡里汗是名为Pyra Labs的小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她的创业伙伴就是威廉姆斯,他们都属于网络人。威廉姆斯1972年出生,在内布拉斯加州的林肯市附近农场长大。他年轻时几乎没离开过内布拉斯加州,甚至毕业于当地大学。但是感受到互联网的巨大潜力后,威廉姆斯决定辍学,利用父母资助的钱尝试科技冒险。他创建了出售CD-ROM的公司,里面有内布拉斯加州剥玉米人队的信息。他还创建了教人如何联网的视频公司。

  当时威廉姆斯只有24岁,他意识到自己必须离开平淡无奇的生活,进入网络。为此,他搬到加州塞巴斯托波尔,为O’Reilly Media工作。这家公司主要出版纸质书籍,比如编程手册、标准指南等,对于20世纪90年代的程序员来说,这些书就好像《圣经》般重要。威廉姆斯后来写道:“从内布拉斯加州看,塞巴斯托波尔似乎与旧金山没什么两样。但实际上,尽管它们相距仅1小时车程,但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

  威廉姆斯在塞巴斯托波尔待了多年,但他最后来到旧金山。他在这里遇到了胡里汗,发现他们对网络拥有相同的认知,并在1999年共同创建了Pyra Labs。这家公司未能推出同名办公协作软件,而是建立了博客平台Blogger,这是首款简单的网络新闻软件,可以吸引大量用户加入。Blogger也助“blog”成为流行词汇。

  威廉姆斯与胡里汗创业的时机很不幸。正当Blogger网站成长壮大时,遭遇了首次网络泡沫破裂危机。这家公司运营成本十分昂贵,随着风投机构纷纷破产,没人愿意继续资助它。Pyra Labs甚至发不出工资,领导层挣扎于寻找正确路径。最后,Pyra Labs只能裁员。2001年1月份,胡里汗辞职,其他人也纷纷离开。

  但是Pyra Labs并未崩溃。威廉姆斯通过接受各种小合同维持公司运营,同时完成了长期策划的产品更新。网络泡沫2年后,威廉姆斯推出了首个版本的Blogger,当时需要付费使用。威廉姆斯招募了更多员工。2003年1月份,谷歌收购Pyra Labs。威廉姆斯说:“我们有100万注册用户,当时感觉非常多。”

  这是值得纪念的时刻。Blogger的故事包含了所有可能导致开放网络崩溃的矛盾。对于那些喜欢谈激进开放观点的人来说,Blogger几乎主宰了他们的所有空间,包括编程体验、书写博客等。博客圈变得密集而复杂,许多作家每天发帖数十次。有权发表博客的人可以设定政治、文化以及音乐等话题。博客的伟大创新是通过简单界面和免费域名吸引作家,让他们可以发布自己的期刊。这种最新功能推动Blogger迅速成长,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加入。

  混乱的并购年代

  但是在Blogger推出早期,成长几乎成为并购的代名词。向更多人扩大网络力量也集中于此,两者几乎没有任何差别。这似乎预示着什么。威廉姆斯在谷歌待了6个月,并于2004年秋季离开,创建了早期播客公司Odeo。Odeo想要播放博客的博文,但互联网音频领域过于混乱,导致其创业之初未能取得成功。威廉姆斯说:“播客的创意灵感是,你可以将互联网的东西下载到电脑上,然后再下载到iPod上。这很酷,但对接起来却非常痛苦。”

  到2006年初,Odeo有些雇员开始摆弄他们开发的新功能软件。它基本上可被视为数字扩音器:如果你发送短信,它就会向你的所有朋友播放这条信息。这种产品与播客提供的服务不同,它首次出现在3月份,7月份正式发布。到12月份,它已经有6万名用户。到2007年2月份,Odeo更名为Twitter。3月份,技术和媒体精英在奥斯汀举行的South By Southwest科技大会上体验Twitter。他们很喜欢它,通过博客宣传它,这款服务迅速流行起来。到2007年4月份,Twitter已经拥有800万用户,5个月内增长了13倍。

  从2006年秋到2007年春,是硅谷并购最为活跃的时期。当时,谷歌斥资16亿美元收购了成立18个月的视频分享网站YouTube;Facebook向所有用户开放,不再仅限于学生。《时代》杂志评选社交媒体用户为“年度人物”,苹果发布首款iPhone等。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尽管在杰克·多西(Jack Dorsey)漫无目标的领导下,但Twitter依然呈现爆发式增长。2008年,威廉姆斯成为Twitter CEO。

  2008年的互联网在今天看来显得十分遥远,但是当年的美国总统大选都是通过网络博客发起的。到2012年,更多对话已经转到Twitter上。现在,威廉姆斯似乎对这种内容集中感到懊悔,即许多新闻网站和博客都被整合到单一平台上。他说:“一般来说,我们所有的媒体和通讯都被盈利驱动的公司服务所控制,这是很糟糕的事情。”

  公司合并的危险让威廉姆斯感到警惕。他将当前的网络状态比作工厂化食物系统。他说:“如果你的工作是为人们提供食物,但你只能通过提供卡路里效率的方式进行衡量,随着时间推移,你可能发现高卡路里、高度加工食品才是提供卡路里的最高效方式。同时,它们也是提供卡路里利润最高的方式。但是这类食物不够好,因为卡路里的指标没有将可持续性、健康、营养或幸福等因素纳入其中。”

  在被问及Medium是否在尝试制造“内容全食”时,威廉姆斯笑着说:“或许,但全食并不完美,我们尝试找出如何优化满意度和营养的最佳方式,而不仅依靠卡路里。”威廉姆斯及其团队已经发明替代指标,即阅读花费时间(time spent reading),用以衡量Medium用户集体阅读故事所用时间。它的收入不依赖花哨的显示广告,而是依靠原生广告或特定品牌的赞助。

  Medium的市场营销定位与“全食”系统非常相近,它希望成为客户信任的大公司。虽然威廉姆斯对利润驱动的大公司表示怀疑,但Medium也正加入其中。在我们会面后数周,该公司推出了吸收WordPress博客内容,并将它们放入Medium的工具。出版物此前可能有自己的域名,但从设计和功能角度来看,它们实际上已经成为Medium的网页,现在只能依赖Medium生存,它们的故事也出现在Medium的服务器上。

  创业不仅仅为赚钱

  在担任Twitter CEO期间,威廉姆斯曾对小产品团队发表演讲,预测社交媒体需要如何变化。他称,互联网正从“群岛网络”向“大陆网络”过渡。所谓的“群岛网络”指电子邮件以及博客圈等,它由许多独立的小型网络组成。但它们互相脱节,导致它们几乎无法协同更新。威廉姆斯称,新的组织形式正取代“群岛网络”,Facebook就是这样的“大陆网络”,其他网站也在将用户吸引到更大平台上。如果Twitter想要幸存下来,它需要将更多“群岛”连接起来以变成“大陆”。

  威廉姆斯还没有完全实现这个目标。他在领导Twitter期间,公司快速发展,但从未找准自己的业务基础。2010年,威廉姆斯卸任CEO职位,尽管他依然留在董事会。2年后,威廉姆斯创建了Medium,它的定位介于Blogger与Twitter之间,比博客精致,同时比推特丰满。第二年,也就是2013年秋,Twitter挂牌上市,持有公司12%股份的威廉姆斯成为亿万富翁。

  Medium和其他冒险最令威廉姆斯感到兴奋的是,他可以帮助受苦的人发出声音。他说:“作为个人,总要说点儿什么吧!你不必宣称自己是出版商、博主或想要发出声音的人,我们给你画布,你可以将脑子里的想法呈现出来,以便更多需要的人看到。那将是个更好的世界。”

  对于这个更好的世界,威廉姆斯就像个啦啦队长。他说,Medium用户曾给他写公开信,称尽管他们每天都发文,但贴文却没有获得超过100个“建议”。他称自己想回复,并告诉发信者让一步。他表示:“想想你在做什么,你在玩近半数人类在玩的游戏。你不仅要与同一天在Medium发文的人竞争,还要与在网上数以百万计的出版物、YouTube上10亿段视频、世界上的所有书籍竞争,更不用提Instagram、Facebook、Twitter以及Vine上的内容了,任何人都能读到你的东西已经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任何读者依然可发现和阅读业余作家的作品,这种情况依然可能在Medium上发生。在讨论网络集中化问题时,威廉姆斯继续回到“糟糕的世界”。他说:“在最糟糕的世界,最令人担心的是戏法是否由利润驱动的公司开发和拥有的服务控制。人们大多数时间在做什么?他们正为获得更多点击和收入而进行优化。拥有独特视角的人会玩这种游戏吗?他们会被打得落花流水吗?”

  这就是Medium存在的理由,即在激烈而令人憎恶的内容丛林中保护个人作家。威廉姆斯认为,抵制网络内容集中化通常是徒劳的,因为那就是互联网的运营方式,也是人类工作方式。效率、投资回报率、经济规模以及用户体验等,都可以驱动更多东西合并,这是自然的力量。但如果所有东西合并,这意味着一切都变成垃圾吗?

  一言以蔽之,这就是Medium的诉求。确保所有东西不变成废物,它想通过采用许多原始博客圈的方法与习惯实现这个目标,而不必成为开放网络。它将使用自己的自定义指标,就像花费时间阅读等,以确定谁看了哪些故事。如果你推荐它,也可能向朋友显示。Medium将是另一个平台,只是其在模拟器中运行开放网络。威廉姆斯说:“我理解怀疑论者,我们获得风险投资的企业正探讨这些东西。我认为,你依然应该乐观地认为,好东西可以被创造出来,但至少不应该将所有东西都集中在一个平台上。”

  威廉姆斯认为,这样的平台包括Facebook,许多网络人总是怀疑它。在2007年初,早期博客就曾称Facebook为“网络走上邪路甚至在退步”。他们将其比作AOL,这个平台也曾尝试集中网络内容。网络分析公司Parse.ly4月份发布报告称,谷歌和Facebook向新闻网站发送了超过80%的流量。由于如今已经很少有人使用RSS阅读Feedly或直接访问主页,出版物也依赖Facebook和谷歌向常规读者发送类似信息。忘了繁荣的博客圈吧!如果它们的作者几年前没有投向社交媒体,读者已经在这样做,2008年帮助选出总统的网络已经枯萎。

  所有这些都让威廉姆斯的网络记忆听起来就像在唱挽歌。我曾在曼哈顿市中心酒店大厅见到威廉姆斯,我们看着中央公园中的哥伦布怪圈(Columbus Circle)和晚秋景色。在怪异的城市规划中,川普大楼是唯一阻碍我们视线的建筑。威廉姆斯说:“这是非常罕见的时刻,你可以预见未来生活。从打Uber到达那里,到iPhone钱包显示登机牌,并被扫描。这是每天都在发生的,机场还有Wi-Fi,我可以总是使用笔记本电脑和手机。飞机上也有Wi-Fi,这就是我们梦想中的未来。”

  的确,它们都是未来梦想,它们正成为现实,然后人类生活其间。回到旧金山,从地铁站中出来,威廉姆斯承认网络游戏已经与儿时大不相同。他说:“总有电子商务初创企业,但我从来不是其中的一部分。当其整体繁荣时,我们俯视它们。我们正在创建企业,但我们有更多创造力,我们并非全是为钱而创业。或许我们为公用事业,而不仅仅为了赚钱,这存在明显区别。”

  威廉姆斯笑着说:“即使谷歌员工在尝试创造真正有用和对世界有益的东西,他们的最终目标也是为了赚钱。现在互联网已经完全不同,它一般不再与创造力有关,而是与商业有关。”

分类:  互联网资讯   用户:  蒋云染    关键词互联网 硅谷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