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互联网 > 互联网资讯

把偶像团体当成互联网产品靠谱吗?


作者: 刘亚澜 发布: 蒋云染  2016年06月24日9:37  来源: 腾讯网 我要评论(1)


  在日本,这一周是属于指原莉乃的。这名23岁的姑娘在“AKB48”第八届“选拔总选举”中获得冠军,这也是她第三次获得冠军。

  提起AKB48,可能大多数人脑海中浮现的是几十个长得极其相似的“萌妹子”穿着粉色短裙戴着头饰,瞪着大眼睛,双手握拳放在脸颊两边。

  若不是资深的粉丝,你很难摆脱“脸盲症”并记住她们每个人的名字。

  AKB48成立于2005年,是由秋元康担任总制作人的日本大型女子偶像组合。而在中国,存在着AKB48的姐妹“SNH48”。SNH48则同是由秋元康担任总制作人,经过三年多的本土化,SNH48已经在音乐、影视剧、综艺节目、造星等方面颇有成就。

  最近,这两个“姐妹团体”正陷入激战。AKB48的官网发表声明,称SNH48当地运营商违反契约,并撤销了其官网上与SNH48有关的广告。随即,SNH48在其官网上也发表声明,表示不存在违规,一切日常运营活动照旧,并且未来要走原创的道路。

  我们很难断言究竟谁对谁错,但不可否认的是曾创下年收入10亿美元惊人纪录的AKB48与首届年度总选举选票金额超过千万SNH48都有着的完整的商业模式。粉丝经济浪潮下,运营者互联网思维长袖善舞:偶像女团打破了常规的“艺人模式”,而是开启了“养成模式”。

  互联网正在重新塑造年轻一代的情感养成方式和审美判断趋势,传统演艺产业也正在面临着一场从产品、服务直到体验的深刻变革。

  创新工场、华人文化纷纷拜倒“石榴裙”

  丝芭传媒2013年创立于上海,创立之初曾获创新工场投资。其后三年内打造了SNH48。这符合创新工场的投资标准,新的商业模式,新的商业路径。总结起来就是:崭新商业、年轻人、颠覆式或品牌化。

  而就在今年4月,SNH48的运营方丝芭传媒迎来了全新的战略股东:黎瑞刚领导的华人文化控股集团和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 。黎瑞刚表示:“华人文化对所有创新和颠覆意义的消费娱乐模式都充满着浓厚的兴趣和执著。”而基于粉丝经济的项目最能撬动C端的钱包,围绕粉丝经济诞生的偶像团体也自然成为焦点。

  我们很难想像正襟危坐的投资人会对几乎没有一个明星的团体感兴趣。但对于创新工场、华人文化而言,一个并没有“大红大紫”的女子团体凭什么能获得他们的青睐呢?

  养成系粉丝经济的全产业链开发

  “养成过程即产品”和“基于互联网思维的用户参与感”是SNH48与AKB48的杀手锏。她们的整个运营过程贯穿了“用户即制作人”、“用户即制片人”的理念。

  以往的娱乐圈偶像,例如少女时代,都是通过多年的封闭训练,各方面完全打磨成一个成熟偶像之后才会推向市场。但SNH48和AKB48打破了传统偶像组合“先封闭培训,再出道推广”的形式。

  这些萌妹子从一个个普通人开始就呈现在粉丝们面前,用数百场的专属剧院公演、握手会、年度总选举等方式,完整地毫无保留地展现在粉丝面前。2012年,SNH48项目启动,一期生共收到38976位女孩的报名资料,首期成员共26位。三年多时间的发展,如今SNH48的成员人数突破170。

  目前中国娱乐产业的运作整体上依然相当传统,基于平台化和规模化运营的养成式粉丝经济模式发展潜力巨大。

  购买SNH48的专属护照、在每场SNH48官方举办的活动场地指定地点收集“签章”、 “集章”达到一定数量的达人就能“上墙”,在星梦剧院的展示墙上受其他粉丝的艳羡或是崇拜……这些“定向越野”般的仪式让粉丝们能够最大程度地见证、参与到成员们的成长中来,并在陪伴与互动中建立起情感纽带,而这样类似于网络游戏中玩家与游戏主角的关系会让粉丝的粘性更大。

  丝芭传媒总裁王子杰表示:“互联网和社交传媒的普及促使娱乐内容呈现立体化,即时化和圈层化的传播特征,用户的娱乐体验从单纯关注内容朝着更多地关注并参与到内容产生的过程以及连接情感的方向转移。”

  不过,问题来了,即便是养成了偶像,拥有了一批粘性极强的粉丝,对于名气不够大的团体来说,唱片、剧场演出门票能收入多少呢?一个500人剧场,即使人满,不过收入几万元;唱片业低迷的现在 又能卖出多少张呢?

  如何将偶像进行全方位开发,让粉丝对偶像形成粘性并愿意为之挥金是女团们面临的下一个挑战。

  传统的艺人经纪模式下,经纪公司的收益主要来自于艺人演戏代言等的收入分成,做女团只能靠劳动力剥削,丝芭传媒不靠艺人挣钱,主要靠的是产品。

  虽然唱片不好卖,但她们卖的不只是唱片。

  SNH48每隔一个季度就会发行一张CD,价格是78元。在偶像年度人气总选举之前的5月份还会发行有总选举投票券的特定EP,价格包括78、268、308和1680四种,最贵的唱片包含48张选票。许多歌迷为了让自己的偶像排名高一些会购买多张EP,反复投票。除此之外,公司还出了电子投票方式,5块钱可以投0.1票,微信支付即可。

  一位名为“擦肩而过”的粉丝去年投了90多票,大部分投给了他最喜欢的S队队长莫寒,这意味着他在总决选中花了将近4000元。

  2015年,丝芭开始投入重金囤积小说IP,将单独或联合其他国内优秀影视制作机构拍摄影视作品,并将同步开发同名游戏、漫画及影视周边等衍生产品,为女团们打造全产业链的商业模式。

  影视方面,2015年10月,SN和48获得休闲类社交网络游戏《劲舞团》系列的独家影视作品改编授权。

  游戏授权方面,几年前,AKB48及其子团就已经验证了这种模式。AKB48通过20多种针对手机、游戏主机和街机的涵盖音乐模拟、恋爱模拟、偶像养成、音舞对战、卡牌游戏等多类型的授权游戏产品,每年从游戏授权业务所获得的版权金和游戏分成金收入最高时达到1.3亿美元。

  周边产品方面, 围绕SHN48开发的物件品种繁多:生写(每月发行一包,随机包含5张成员的照片,售价60块)、夏日写真(268元)、应援毛巾(80元)、徽章(20-40)、T恤(150元)、文件夹文件袋(50元)、贴纸(20元)、限量钥匙(60元)、专属手机挂件(30元)、笔记本(59元)。

  SNH48背后还有很多互联网产品,比如口袋APP、直播、官网、电子商务等等,所有的唱片都进行线上和三个店面的线下的销售,每个店每天的流水达到上百万。

  把妹子当成互联网产品真的靠谱吗?

  不过,这样看似完美的商业模式也有一定的破绽。

  早期投资人、创新工场投资总监陈悦天看出了端倪:“SNH48现在还谈不上大获成功 。未来夯实的方向有两点:第一、在模式上扩张到全国,只在上海一个城市有剧场是不够的;第二、内容原创能力,第一个层面是音乐和公演体系的原创;另一个层面,要有电影线电视线综艺线,这也非常重要,保证了上升的路线。”

  的确,不同于日本的AKB48, SNH48植根于国土面积远大于日本的中国。48系立足之本是剧场, 现场观看公演观众的参与度之高是任何表演都无法匹敌的。SNH48的剧场在上海,能覆盖江浙一带已是很不容易,要想覆盖全国根本不可能。而缺少剧场面对面的互动,粉丝砸钱的可能性便降低不少。

  据了解,SNH48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工商资料显示,隶属于上海丝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分公司有:上海丝芭影视有限公司、北京丝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广州丝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沈阳丝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和武汉丝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另外的挑战在于如何打造更多的“明星产品”。偶像团体100多人,目前只有赵嘉敏和鞠婧祎比较有名气。这也困扰着很多辍学来参加女团的成员们。无法一举成名的话,她们退团之后的选择将十分艰难。

  尽管像工厂一样批量生产“女团产品”的模式有其可取之处,但如果人数众多的女团无法突破“造星”这一拼颈,所有的全产业开发也会有所局限。毕竟,到了影视行业,明星的号召力是不容小视的。单靠为数不多的“死忠粉”很难真正为影视作品造势,也很难让作品创收。

分类:  互联网资讯   用户:  蒋云染    关键词AKB48 SNH48 偶像 互联网 粉丝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