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专栏

格莱珉信托与中和农信达成合作


发布: 陈剑锐  2016年06月29日11:56  来源: 速途网 我要评论(0)

  携手深耕中国“精准扶贫”金融解决方案

  2016年5月30日,随着中和农信总经理刘冬文与格莱珉信托(Grameen Trust)执行总裁拉提菲(H. I. Latifee)的双双落笔,格莱珉信托目前在中国唯一直接参与运营开展业务的唯一机构——格莱珉商都小额信贷有限公司(以下称格莱珉商都)交由中和农信全权管理,并入中和农信小额信贷支持平台。这意味着从产品设计、人员管理以及运营模式,中和农信将与格莱珉信托紧密携手,共同深耕中国的“精准扶贫”金融解决方案。

  穆罕默德•尤努斯教授是孟加拉乡村银行(格莱珉银行)的创始人,开创和发展了“格莱珉模式”,专门提供小额贷款给因贫穷而无法获得传统银行贷款的创业者,有“穷人的银行家”之称。2006年,为表彰“他们从社会底层推动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努力”,他与孟加拉乡村银行共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格莱珉信托就是由穆罕默德•尤努斯教授于1989年创立的一个非盈利组织,使命是在全球推广格莱珉的方法来帮助根除贫困。

  格莱珉信托执行总裁拉提菲教授说:“格莱珉信托自1993年开始进入中国以来,一直尝试通过多种合作模式助力中国扶贫开发工作,例如提供无偿捐赠、技术输出、直接管理等。格莱珉商都是格莱珉信托在中国唯一直接运营的小贷机构,成立于2011年,目前拥有7名员工,累计放款超过2000万元,目前拥有有效客户405户,贷款余额469万元。”

  共同的扶贫使命与目标让已经覆盖全国18个省,178个贫困县的中和农信与格莱珉信托在商都这个国家级贫困县相遇,双方用同样的产品服务着同样的客户群体。中和农信商都分支机构成立于2014年3月,现有13名员工,成立至今已累计发放贷款4486笔,5327万元,现有贷款客户2300名,贷款余额2316万元。由于,格莱珉商都是格莱珉信托在中国唯一一家“直营店”,落地中国五年以来,经过不断的探索和努力,已经取得财务可持续,但是从长远发展的角度,为谋求更大的发展,为更多的客户提供金融服务,,格莱珉商都一直在寻求合作伙伴,共同建立农村小额信贷最优解决方案。

  本次中和农信与格莱珉信托联姻的“媒人”就是有“中国小额信贷之父”之称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杜晓山教授,正是他于90年代初将“格莱珉银行”这种扶贫模式引入中国。据悉,由于资金和管理的瓶颈,2013年7月杜晓山教授正式将社科院下属的小额信贷扶贫机构——扶贫社,交由中和农信进行管理。“无论是从扶贫理念上,管理模式上,中和农信都是最适合的,而且扶贫社的实践已经证明,中和农信有能力在坚持扶贫理念的基础上把这个事情推向更高的一个发展平台,所以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一定要促成这次的联姻”,杜晓山表示。

  “尤努斯教授对合作伙伴的选择门槛很低,但是要求很高” 孟加拉乡村银行的创始人之一,追随了尤努斯教授近40年,陪同尤努斯教授参与了无数合作谈判的拉提菲教授说,“只要是认可GB的扶贫理念,不以盈利为目的,愿意参与根除贫困这个社会目标的机构,我们都愿意合作。中和农信不但在这个方面与我们非常贴合,而且他们有着目前格莱珉模式在中国最好的本土化经验,因此尤努斯教授对我们的这个合作伙伴非常地赞赏。”

  据悉,2014年末尤努斯教授到访中和农信,与员工座谈后曾感叹:“你们才是真正脚踏实地在做小额信贷的一群人,我个人特别抵触商业化的小额信贷,那是一个完全不对的方向。中和农信不仅仅捍卫了小额信贷的本源,同时也是在向全社会证明,小额信贷在中国是能够成功的。从一开始你们就做了正确的事情,并在作对事情的基础上把业务规模不断扩大。做到这一点真得很不容易,我深知当中需要多少努力,才能够把你们的触角伸到最偏远的农村。”

  中和农信董事长王行最先生则表示:“作为尤努斯教授最早的追随者,我们看到,现在在国内关于格莱珉模式,总是有这样那样之争,例如中国的某个模式是不是纯正的格莱珉模式,格莱珉模式有没有被成功复制……其实,这都不是问题的关键,如果要说纯正我们这次合作的商都小贷公司应该是最纯正的。

  在王行最看来,格莱珉模式在中国目前可以说是仿效者众多,得精髓者寡。评价格莱珉模式在中国成功的标准,关键应该在于我们有没有坚持和追随尤努斯先生的扶贫理念,有没有用正确地方法把这个事情做实做大。格莱珉模式在中国的成功,不应该简单地看产品和流程本身是否严格按照了格莱珉在孟加拉的做法在复制。关键还是在管理,看在坚持尤努斯先生理念的基础上,是否根据中国国情进行了本土化地改良;看是否找到了真正适合中国农村的精准扶贫模式,是否实现了可持续发展。这与尤努斯教授对于格莱珉模式目前在中国发展现状的看法不谋而合。

  此前,尤努斯教授在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曾说:“格莱珉模式在中国发展的瓶颈,当中当然有中国现有法律、体制带来障碍的原因,比如金融政策没有放开、融资杠杆受限制等,但是,在中国尝试引进格莱珉模式的人往往未能真正掌握格莱珉模式的核心,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他们拿来教材,自学一通之后,就开始照搬它的一些粗略框架,但其实并不知道要怎么做。他们需要更多深入理解。”

  据悉,中和农信的小额信贷模式就脱胎于尤努斯创建的格莱珉银行模式,且两者早在2005年就开始了合作。当年,在格莱珉信托5万美元的种子资金捐赠支持下,尚未转型的中和农信(前身中国扶贫基金会小额信贷部)在辽宁省康平县成立了中和农信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家直属分支机构。加上康平,那时的中和农信在全国也仅有5家分支机构。截止2016年4月底,中和农信的小额信贷已经覆盖全国18个省,178个贫困县,累计放款140万笔,放款总量超过148亿元,有效客户达到34万户,贷款余额为35亿元。

  2008年,刚刚成立的中和农信与格莱珉信托有了第二次携手,中和农信在国务院扶贫办的支持下,凭借达能集团提供的2000万元无息贷款和格莱珉信托提供的技术支持,在河北、四川和内蒙的6个县拓展了在金融扶贫和灾后重建领域的小额信贷尝试。

  有了十年的合作基础,格莱珉商都与中和农信本次的第三次携手,显然更近了一步。通过合作,格莱珉商都将全权委托给中和农信进行管理,但所有权仍然属于格莱珉信托,以更好地借助中和农信的本土化管理优势和支持网络,实现格莱珉商都的可持续发展。格莱珉信托则负责外部监测与监督,保证格莱珉商都的使命与目标不偏离。

  2016年5月30日

分类:  专栏   用户:  陈剑锐    关键词中和农信 格莱珉信托

相关文章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