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互联网 > 互联网资讯

如何突破束缚 回归创造互联网的初衷?


作者: 岳恒 发布: 蒋云染  2016年07月1日10:19  来源: 网易 我要评论(2)

undefined

  7月1日消息,两个作者同时写作一篇文章,一个在加利福尼亚的家中,而另一个却坐在正飞越大西洋的科技上。即便在几年前,这也听起来像是科幻小说里的情节。今天,我们已经对网络带来的便利习以为常,往日科幻般的技术也被我们一一实现。

  但人们很少思考:这就是我们创造互联网的初衷吗?同样的,很少有人考虑互联网是怎样工作的,我们的数据是如何在交错复杂的网络中穿梭的。这很危险。我们熟悉的互联网从根本上就是去中心化的,在它的边边角角我们有了数不清的创新,我们沉浸于享受创新、享受科技的愉悦之中,以至于完全没有注意到互联网的“再中心化”正在急速发展。政府和互联网巨头公司都在一步步“控制”那个我们以为无人能掌控的网络,我们创造互联网的初衷因此收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

  互联网的初衷:做你想做的任何事

  这是互联网的基石,动摇它的是来自方方面面的“准许”和“审查”。人们不需要谁的准许才能说话,才能创造,也不需要准许来保留自己的隐私。但当政府和互联网巨头们控制住网络的咽喉时,他们也就控制了广大民众参与社交、政治、商业等等活动的方式。

  这就是为什么DAN GILLMOR和KEVIN MARKS两人在本月早些时候来到旧金山,和反对再中心化的技术专家、活动家们会面的起因。他们的目标是把互联网的控制权归还给每一个边缘、每一个用户。本次名为“去中心化互联网峰会( Decentralized Web Summit)”的活动由Internet Archive创始人Brewster Kahle组织,其远大理想是“将互联网锁定在开放的模式下”。参与这场会议的人大多是老一辈的互联网人和眼界不局限于Facebook的年轻人。

undefined

  Kahle用三个关键性问题来描述峰会的主旨:我们如何能建造一个可靠的、去中心化的网络?我们如何在让人们得以这个网络中保护自己的隐私?以及我们如何让它保持有趣并不断发展?

  没有人比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更热衷于这次峰会了,25年前发明万维网并上线了世界上第一个网页的人就是他。他说道自己发明互联网的初衷是“做点有用的东西”,让人们可以在这个系统里“做自己想做的事”。正如伯纳斯·李所说的那样,他为我们留下了许多可用的技术,包括域名系统和TCP/IP协议。他把我们现在称之为“云”的东西植入到网络深处,添加上用于显示网页的HTML语言和URL连接,让互联网变得易用起来。我们作为后人在伯纳斯·李和其他人工作的基础上继续发展,用统一的协议把本不相通的、各式各样的电脑和设备连接在一起,让它们理解彼此的数据。我们甚至不用去思考那些数据是怎样从一台电脑传输到另一台电脑上的,它就“自己”完成了!

  快进一段历史,我们来到了一个互联网巨头公司萌发的时代。谷歌、Facebook、Twitter、Salesforece等等巨头逐渐发展起来,不知不觉之间我们的全部“财产”都存放在了互联网上:我们的工作、娱乐甚至是头脑中的想法。即便这给我们提供了便利,但它们仍然像是互联网绑走的“人质”。移动设备的出现更是加剧了这个问题,许多移动应用程序其实就是一个只能访问一个网站的浏览器。再加上控制欲爆棚的政府和移动运营商,我们去中心化的斗争还没有开始可能就已经失败了。

  担忧,但依然反抗

  旧金山的峰会结束后举行了一个仅限受邀请者的“建造者之日(Builders Day)”会议。在那次会议上,我们听到了Kahle和伯纳斯·李的发言,还有公认的“互联网之父”之一的Vint Cerf的演讲,他现在是谷歌的副总裁兼首席互联网顾问。与会者之中还有Van Jacobson,他对TCP/IP协议的改进做出了重大贡献,这个协议现在是互联网的核心之一,Van Jacobson现在也在谷歌工作;来自Mozilla基金会的Mitchell Baker也参与了这次会议。

undefined

  在会议上,去中心化网络的基础设计被确定为满足下列几个基本准则:

  1. 网络要是便捷的。这意味着浏览器通过一个通用地址就能安全的、快速的访问互联网,不需要安装任何其他软件。

  2. 网络要是开放的。任何人都可以在互联网上发表内容而不需要其他人的准许,他人也不能限制别人发布的内容的观众。发布者对访问权限有完全的掌控,没有第三方的插手。

  3. 网络是通用的。互联网上的内容在任何设备和平台上都可以访问,这一点要通过设立通用准则来实现。

  4. 网络是有代理的。开发者所谓的“用户代理(user agent)”指用户解析网络内容的程序。换句话说,你可以控制你的浏览器,比如屏蔽广告。

  在“创始者之日(Founders Day)”的会议上,与会者分成小组对这些准则进行讨论,并针对其中的条目的实现起草提案。每个小组集中解决一种问题:在线身份认证、安全、管理、风险、规范,很快参与者们就发现这件事有着令人生畏的微妙性和复杂性。

  就拿互联网安全来说,我们曾经看到过有缺陷的代码造成的数据泄露,去中心化如果能够提高网络的整体稳定性就可以让它更加安全,但如果我们运行来自不明作者的代码,它的威胁也会因而变得更大。

  私人数据存储和公用互联网数据并存

  去中心化的另一大阻碍是现有行业担心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害。一个很好的例子是好莱坞担心P2P传输会影响他们的影片收益而把许多非常有创意的初创公司告上了法庭。

  今天的商业网络该怎么面对去中心化网络呢?想要准确回答这个问题无疑是困难的。实现网络的去中心化不是拨一下开关就能做到的,它更像是逐步演变的,一层新技术覆盖在上一层老技术之上,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实现真正的去中心化。特别是现在,用户们似乎很喜欢谷歌、Facebook、Twitter这些公司提供的服务。只要用户们认为这些互联网巨头公司可以为他们提供所谓的“价值”,去中心化的斗争就面临着难以逾越的障碍。目前最实际的目标是让去中心化的网络和人们熟悉的网络并存,给人们一个能够不依赖任何人而保存自己的数据的方法。

  Kahle描述了自己关于商业王国的一个诱人想法。他想象未来人们可以利用网络支付来发表自己的内容并从中获利,就像一个去中心化的WordPress。所有的支付、小费和捐赠都在网络上完成。

undefined

新网络的可能性

  在峰会的发言和讨论中涌现了许多有创造力的想法,多家初创企业正在尝试把这些主意变成现实。其中特别突出的几个点子有:

  ·独立网络(Indieweb)运动,它鼓励人们重新掌握自己的数据、控制谁能复制这些数据。

  ·内容寻址(content-addressability)。许多去中心化协议都包括了这项技术,它允许用户通过一个可验证的文件“指纹”来下载该文件,同时你也不需要到一个特定的服务器或路由器上去下载。这意味着你下载的文件可能从附近的某台电脑上传输而来,不需要经过任何第三方;也可能来自一个移动硬盘(这在网络价格高昂的国家格外重要)。星际文件系统(Interplanetary File System,IPFS)是一个P2P协议,它允许应用程序和文件存放在任何地方,不只是特定的几台服务器,这个协议是真实存在的,而且完全可以工作。

  ·在网络的早些时候,一台计算机和另一台计算机的通讯是简单的,但随着联网设备的数量大幅增加,设备的地址系统变得越来越复杂。现在有了,WebRTC这样的新浏览器标准,它试图让我们在今天也能如往日般便捷地连接两个计算机。新标准的另一项优势是可以把Bittorrent和IPFS这样的非在线系统变成在线系统,比如在webtorrent.io上观看视频的用户同时也在把视频内容传输给其它观众。

  ·许多项目尝试在浏览器中利用密码学建立去中心化的数据存储服务。

  许多技术和项目都是互相补充的,而不一定是相互竞争的。他们更像是模块化的功能:基于现有网络之上,又创造了新的技术。

  这些新技术至少会带来几项改变。首先,在网络上发布内容的人们不再需要把数据集中存放在特定服务器上了。现在的发布者们需要这样做是因为要确保用户(消费者)可以找到这些内容,但有了上述的协议和技术,用户们可以不通过任何第三方的介入,直接定位到所需信息。发布者和用户双方都不需要担心内容被第三方移除了。新技术可以在现有网络基础上做到这一点。

  近些年来,投资者们一直在关注也愿意投资去中心化的技术,包括公用密匙加密技术和P2P网络。其中最火的话题莫过于比特币所使用的数据区块链(Blockchain)技术,它可以用来搭建“信任网络”,应用于金融以及其它行业。

  去中心化的代码不能解决自身的问题

  积极推广去中心化的人们一直有一种幻想,他们期望计算机代码能够修复企业组织和政治的问题,催生一种不需要自顶而下的管理模式的企业。到目前为止,这种想法还只是幻想。在2013年程序漏洞影响比特币的时候,也只有比特币社区的领导者们之间达成的协议能解决问题,并不是哪个程序解决了问题。同样的道理,当关键的安全协议出现漏洞时,也需要领导层站出来面对面的解决问题才行。

  同时,就在峰会刚刚结束的几天之后,一个安全漏洞就把会议的参与者之一Ethereum置于了尴尬的境地。Ethereum是开发基于数据区块链技术的服务的公司,其中就包括货币技术。这个平台最大的用户之一被发现存在一个安全漏洞,一名黑客利用这个漏洞把5000万美元的巨额资金转移到了一个自己控制的账户下。这件事再一次说明了去中心化系统不会修复自己的漏洞,如何在管理和去中心化之间权衡将会是一直存在的挑战。

undefined

  未来是什么样?

  在设计未来的时候,我们必须考虑到下一代对网络的需要。Cory Doctorow就呼吁与会者现在就开始行动,把诸如端到端加密这样的要求写入基本准则而不是作为可选功能,以防未来做出不明智的决定。他说道:“我们所有人都是着眼现在和放眼未来的混合体,我们必须给予彼此道德上的支持,并以书面的形式来支撑彼此商定的去中心化网络的模样。这样我们才有理由相信事情不会在未来发生其它变故。”

  如果这一努力真的有效果,恐怕科技圈外的人也不会有什么感觉吧。就像英国广播剧作家道格拉斯·亚当斯(Douglas Adams)在1999年写到的那样:

  “互联网的另一个问题就是它仍然只是一项‘技术’,而就像计算机科学家Bran Ferren所定义的那样,‘技术’指那些‘目前还不能使用的东西’。我们不再认为椅子是一项技术,而是直接把它当成椅子。但在椅子刚刚被发明的时候,我们也曾犹豫过一个椅子应该有几条腿,应该有多高,应该以怎样的频率‘崩溃’。”

  真正成熟的技术是通过一步步小的改进积累而成的,直到某一天,在没有人注意到的时候,奇迹发生了,技术成熟了!为了达到那一步,我们需要琢磨一下每个零件是如何彼此连接的,这个过程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奇迹,反而是复杂的、需要合作的过程。在经历这个过程时,我们要确保自己没有被途中出现的围墙限制住。我们已经习惯了集中化网络带来的便利,但却忘了自己被“准许”限制的多么可怜。

  我们所有人,无论是不是科技圈的业内人士,都应该权衡一下我们正在做出的交易:为了那些便利交出自己对私人数据的控制权真的值得吗?接着,我们需要作出决定,是接受中心化的控制并把自己锁在里面,还是寻求重新掌控私人数据的途径、不再依赖于集中化服务?

  即便这篇文章的写作也是一个权衡的过程,原文在谷歌文档Google Docs上合作写成,但作者们遵守的是默认的、可能在任何时间改变的准则。我们能同时拥有集中化服务的便捷性和去中心化的独立性吗?希望答案是肯定的。

分类:  互联网资讯   用户:  蒋云染    关键词互联网 谷歌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