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互联网 > 互联网资讯

创始人讲述脸萌爆红背后的是是非非


作者: 相欣 发布: 蒋云染  2016年07月18日9:32  来源: 腾讯网 我要评论(1)

创始人讲述脸萌爆红背后的是是非非

  2014年8月,IDG在北京开办了一场“IDG 90后创业者基金启动仪式暨90后创业者媒体见面会”,这笔基金规模1亿美元,用来支持90后年轻创业者以及围绕年轻一代生活方式和需求变化的创业者。

  郭列作为嘉宾参与了这场发布会。同时到场的还有他的好朋友一起唱创始人尹桑、V直播创始人刘靖康、Segment Fault创始人高阳、锐波科技创始人孙宇晨、POI互联网在线教育创始人夏鹏晔、Teambition创始人齐俊元等十多位88后创业者。

  那天,不大的场地被媒体、投资人、寻求合作者围的水泄不通,他们争相恐后地把名片塞进这些年轻人的手中。从那之后,郭列成为了“90后创业者”被歌颂的典型之一。

  脸萌的“一夜成名”曾让郭列的电话被打爆,这其中包括投资人伸来的橄榄枝、媒体的采访邀约,以及其他创业者听他分析行业的期待。那时候,郭列手机上的微信上的未读消息多到无法显示具体的数字,手机隔三差五就会接到陌生来电和微信添加好友的申请,有段时间他甚至无法正常接听电话,任由手机在桌上不停震动。

  与“成名”伴随而来的还有对团队的盲目自信。现在,经历过创业高峰和低谷的郭列回忆起过去那段经历时对腾讯科技坦言,和很多年轻创业者相似,脸萌的成功曾让他急于求成走过不少弯路,而现在,“90后创业者”的标签已经成为过去式。

  膨胀与低潮

  郭列最早被外界关注到是在2014年。起因是一款名叫“脸萌”的可以做个人定制的拼脸软件,曾经有一段时间,微信里的许多好友都换上了通过脸萌自制的微信头像。随后脸萌销声匿迹,郭列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沉寂下来,直到2016年他的第二个项目Faceu再一次刷爆朋友圈时,他才重回大众视野。

  曾经红极一时的郭列毫不避讳地反思曾经因为过于“膨胀”吃过不少苦果。

从红极一时到昙花一现,90后明星创业者们为何纷纷沉沦?

  生于1989年的郭列从华中科技大学毕业后加入到腾讯,2013年离开腾讯创业,并在2013年底的时候创办了脸萌。

  2014年5月5月30日,脸萌在 iOS和Android 端的下载量分别为 9万和4.5万,5月31日为12万和9万,6月1日为19万和11万,6月2日为34.8万和20万,到了6月3日下载量已经接近100万。成绩最好的时候,脸萌曾经长期占据App Store排行总榜第一名。

  这和刚刚离开腾讯时既没资源也没有资金的时候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公司发展顺利、被大家关注到的时候,我们什么都想做,觉得自己什么都可以,对同伴的要求也会更高。”郭列对腾讯科技表示。

  这样的后果是,郭列在团队扩充和人才筛选上开始显得过于急功近利,对团队中的老成员包容度也明显不够。当时郭列迫切地希望团队可以快速成长为一家“大公司”,却忽略了一个重要因素——一家成功的创业公司需经过多年的积累和沉淀。

  在团队招聘上也显得过于理想化。因为被外界定义为“90后创业者”,郭列希望自己的团队年轻化一些,因此他开始用年龄和性格作为条件亲自筛选求职者,比如只招90后,而不是看实际工作经验,或者是和团队的匹配度。“当外界给你打标签的时候,你就想迎合这个标签,所以往往就会犯一些理想主义的错误。”

  在为Faceu这个新产品招聘时,郭列还遇到了一些麻烦。比如总会有人担心这个产品到底能维持多久,郭列就得耐心和对方解释新产品到底要做的是什么事,但仍有很多人直接决绝了,而即便有人愿意谈谈,等郭列急忙赶过去,才发现对方只是想见见做出脸萌的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随着脸萌的热度逐渐降温,一个未曾被察觉的低潮正在向这个年轻人和他的团队走来。比如外界开始发起对脸萌的质疑,类似“火一把就死”、“流行产品”的评价越来越多的出现在媒体上。事实也证明,脸萌迎来了“天花板”——用户对于这款产品的热衷度并没有那么长久。

  大概在2014年9、10月脸萌做到海外总榜第一后,团队就不再花大力气在这款产品身上,而是寻找下一个新项目。当时团队提出很多解决方案,比如做一个有弹幕的朋友圈,但这个产品做到一半就“夭折”了。郭列说主要原因是当时太浮躁,到处出差参加活动,产品做得很烂,团队也很散漫。

  包袱与压力

  与脸萌的意外成名不同,郭列对第二个项目Faceu寄予了更多期望,同时包袱和压力也随之而来。

  对于脸萌这个产品,郭列起初并没有心怀太高的预期,对于他来说无论吸引10万用户还是100万用户都是一种“惊喜”,对产品也没有长远的计划和打算。而当脸萌得到不错的反响时,郭列希望Faceu可以更多考虑持续性发展。

  彼时充满自信的郭列认为只需最多三个月的时间就能把Faceu做出来。他当时认定既然原来的团队可以做出脸萌这么大量级的产品,那么做Faceu这样的产品应该没问题。但现实给了他重重一击,Faceu用了一年时间,这大大超出之前的预期。

  到第三个月的时候,Faceu非但没能如期上线,反而不停的被推迟,郭列对过程中不断改进的版本也颇为不满。那时候他才意识到,原来凭借原来脸萌团队的经验是做不出Faceu这样技术门槛更高的产品的,于是又重新招人做了大半年,直到今年年初产品才得以上线。

从红极一时到昙花一现,90后明星创业者们为何纷纷沉沦?

  Faceu的前期花了9个月的时间用于设计,增加特效之后才开始拓展社交功能,所以相比只是作为脸部优化工具的脸萌来说,Faceu可拓展性大大增强了。

  这段曲折的经历也让郭列明白了两个道理,一是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团队目前的实力;二是不能太急于求成,想两三个月做出超过QQ和微信的产品是不合理的。与起初做脸萌时“一直往前冲”的状态不同,郭列现在会尽量让团队保持一定节奏感。

  在接受腾讯科技专访的这段时间里,Faceu团队正在不断进行新的尝试,据说这个暂时不能透露的新功能需要较长的研发周期,郭列形容他们正在“憋大招”。

  至于脸萌,现在已经被“封存”了起来。

  后来有很多人想在脸萌里加广告,也有人让郭列把脸萌卖了,但他都不愿意。他至今都很珍惜脸萌这个作品,干脆就让它一直封存在那里。“毕竟它是我创业做的第一款比较成功的产品。它实现了我的一个理想——带团队做一个App Store排行榜第一的产品。”

  摒弃标签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这句话用来描述过去两年里部分有关90后跌宕起伏的创业故事似乎并不算太夸张。

  大概从2014年开始,“90后创业”开始被频繁提及。和80后相比,他们更早接触移动互联网,思维多变不拘一格,深谙年轻一代的新消费需求,懂得自我炒作和事件营销;他们不再认为上大学是人生的必修课,坚信创业这件事越早越好。一时间,媒体和资本的热捧让90后创业者成为创业领域的焦点,IDG甚至准备了一支规模1亿美元的基金专门投资年轻创业者。

  然而仅两年时间,一些曾被光环围绕的90后创业者就开始跌下“神坛”,人们这时才幡然醒悟,原来他们并非所谓的“创业天才”,在畅谈梦想和改变世界的宏图伟业时,他们依然要面对现实中关于失败的种种危险。尤其是当被外界“捧上天”时,保持清醒和冷静显得尤为重要。

从红极一时到昙花一现,90后明星创业者们为何纷纷沉沦?

  比如近日,曾经红极一时的神奇百货创始人王凯歆负面缠身,因为盲目扩张产品线、无法管控现金流被曝裁员;超级课程表创始人余佳文曾经因为在一档节目中扬言“要给员工发一亿利润当奖金”而把自己置于舆论风暴眼,商业模式遭到质疑;今年初,一起唱创始人宣告因为融资失败公司停摆;曾被称为中国最年轻的互联网金融创业者的锐波科技创始人孙宇晨不久前转战社交软件陪我App……

  自从郭列和他的其他伙伴们开始以“90后创业者”的身份出现在媒体和大众视野中,外界似乎更热衷于讨论有关创业以外的事情,“辍学生”、“天才少年”、“霸道总裁”、“商业天才”成为了他们新的代号,也成为了自我宣传的武器。

  对于大多数尤其是刚刚起步的创业公司来说,公关无疑是个比较强的需求,他们希望外界有更多的人知道他们并且使用他们的产品。郭列也是如此。

  “大家在刚开始创业的时候,或者是得到认可的时候,或者是被表扬的时候,是很愿意接受这个标签的,而且也很愿意从公关的角度用这个标签来讲(自己)。”郭列对腾讯科技表示。

  而随着创业经历的积累,他的想法也有了转变。比如现在他并不愿意别人说自己是“90后创业者”。“创业这个事情,跟年龄没什么关系,年龄并不是一个可以拿出来(讲)的点。”郭列对腾讯科技表示,“创业者真正的成长是在创业过程中提升的。”

  当然,郭列也并不否认年轻创业者缺乏经验,但是当五年、十年之后,可能会比那些快30岁才第一次创业的人更有经验,成功概率也可能会更高。

  或许,我们应该以一种更为平和开放的心态去看待这些年轻创业者曾经犯下的错误,而不是将所谓的成功、失败过分牵强地与年龄捆绑在一起,毕竟这些错误有可能出现在任何一个年龄阶段的创业者身上。也许正如俞敏洪所说,“未来一定属于年轻人,不管他们现在有多少缺陷。”

分类:  互联网资讯   用户:  蒋云染    关键词脸萌 创业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