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互联网 > 互联网资讯

被Uber收购 这家无人卡车企业有啥故事


作者: 孙文文 发布: 蒋云染  2016年08月19日9:31  来源: 网易 我要评论(1)

  8月19日消息据外国媒体报道,交通网络公司Uber于北京时间今日凌晨完成对Otto的收购。Otto是一家研究货运卡车自动驾驶技术的公司,他们的技术旨在帮助卡车司机更轻松和高效地工作。本文中我们同企业家杂志记者一起,对Otto创始人之一的里奥·罗恩进行专访。

undefined

  随着自动驾驶汽车和顺风车的流行,汽车行业迎来科技加持的第二春。Uber与Volvo联合推出一款自动驾驶的SUV车型,将于本月末在匹兹堡进行亮相。不甘落后的Ford也宣称,将在2021年完成自动驾驶汽车产品线的装备。

  不过抢占了先机的Uber似乎不满足于载人自动驾驶,它还要进军卡车领域。今天Uber宣称完成对Otto的收购。后者是一家致力于研究货运卡车自动驾驶的公司。他们开发出完整的技术,只需要很少的驾驶员参与,就能让卡车实现自动驾驶。

  Otto由两名前谷歌员工安东尼·莱文达沃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和里奥·罗恩(Lior Ron)于今年一月创办。罗恩曾经是谷歌地图和摩托罗拉的项目高管,莱文达沃斯基是谷歌研发自动驾驶汽车的开功元勋,堪称自动驾驶技术的先驱者。

  上个月,《企业家》杂志就个人经历和卡车自动驾驶的行业前景对罗恩进行了专访。

  记者:什么原因促使你关注卡车自动驾驶,并建立Otto?

  罗恩:我和安东尼很久之前就认识。卡车自动驾驶技术让我们两个都很着迷,我们有一个共识,认为这会是未来几年造福社会的一个关键技术。它对城市规划,交通调控都会产生影响。最终给整个社会带来提升,无论是在交通安全、环境保护或是提高生产效率上。

  后来我们两人更深入地交换意见。我们发现,当下人们只是把自动驾驶技术应用到针对人的客运驾驶上,而没有人关注自动驾驶应用到货物运输上会给社会带来更大改观和利益。

  货物运输是经济成长的重要基础。人们身边的所有物品,在生产过程中几乎都有经过卡车运输的环节。可能还是很多次。全美国的货物运输有超过70%是通过卡车在公路上完成。我们的物流网络很完善,不过有一点是紧缺的,供不应求的——卡车司机。而自动驾驶技术能很好地满足这个缺口。

  记者:讲一讲你一路从谷歌到Otto的经历吧?

  罗恩:从斯坦福商学院毕业后我就进入了谷歌工作。这之前我在以色列服役了7年。在军队中,我负责用现代科技手段弥补传统士兵的不足。就是在那期间我接触到了机器智能和GIS系统。通过程式和数据来解决问题,是让我很有成就感的事。

  参与谷歌地图的研发,让我可以将自己熟悉的那套技术服务于更多人。我在2007年就加入了谷歌地图团队。那是创始之初,我们有很大的自由,因而也是很大的责任。想想也是很酷的工作,我们测量地球,用精准的数据帮助人们出行。

  安东尼原来有自己的公司,后来他的公司被谷歌收购了,他也就随之加入了谷歌。他主要负责街景那一块。我们经常讨论的就是如何用一些新玩法把地图做的更引人入胜。

  安东尼一向对自动驾驶兴趣浓厚,当谷歌开始研发自动驾驶汽车时,我们俩都是核心成员。后来我们决定将这项技术带到更广阔的舞台上。

undefined

(图为Otto两位创始人:里奥·罗恩和安东尼·莱文达沃斯基)

  于是一月份的时候,我们俩从谷歌离职,创办了Otto。起初只有我们两个在帕洛奥图的一辆卡车上鼓捣。几个月之后,70多个人加入了进来。我们也在旧金山租了更大的厂房。最近我们已经开始测试卡车上路了。加州有,其他的州也有。不同的州公路和交通法规情况不太一样,得做一些特殊调控。

  记者:白手起家有困难吗?

  罗恩:新手创业总不太安稳。不过所幸我们俩之前的工作都有不错的积蓄,可以承担创业初期的费用。自己创业的一个好处是你有很大的自由和自主,自己控制产品线和工作强度。我们后面可以通过产品吸引来更多投资。这比给别人打工有意思多了。

  最初只有我们两个人,后来发展到70多人。有一群同事跟着我们离开谷歌,苹果的一群工程师听说后也放弃了苹果,选择加入我们。还有来自特斯拉的前工程师。我们的阵容相当豪华。

  记者:除了卡车自动驾驶之外,将来你是否会把这些技术应用到其他的交通方式上呢,比如船运?

  罗恩:我们目前在做的就是尽快把技术推向市场。现在美国有两百万货运卡车,要是把所有这些车改装成自动驾驶的话,大概需要五年的时间。这些引擎能运行几百万英里,换算成时间就是10年或11年的工作寿命。实现这个目标最好的方法就是提供一套完整的售后工具,我们目前就在赶着做呢。

  这一套工具的优点是,客户不用把整辆车都换掉,只需要把工具安装到旧有汽车上就可以完成“升级”。对双方来说都省时省力。由此,我们也得以更快地对美国庞大的车队完成部署。

  其他的交通工具,无论是什么车还是农田收割机,都可以用这个方法来完成自动化升级。

  现在我们主要集中精力在商业货物运输上。我们也有意进入客运市场,这些技术一样可以面向客运推广。客运和货运有很大共性,当然也有很多不同。

  记者:你所说的这套工具价值多少?

  罗恩:现在定价格还为时过早。不过肯定比购买一辆新车要便宜。一辆最新的Volvo卡车售价十六万美元。我们致力于让产品达到可接受的水平。相比更快地盈利,我们更期待看到它给社会带来的收益。

  目前在做的是一种外置汽车配件。我们期待能够与厂商合作,在汽车出厂时就完成安装,这样一来消费者负担也会相应减轻。

  记者:有没有考虑到未来其他的变数,比如行业变革,或者交通限制之类的?

  罗恩:未来难以捉摸。不过我相信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司机这个职位还是会存在的,不会这么快消亡。我们的目标也不是完全取代司机,而是提供智能辅助驾驶。人们经常把卡车司机和飞机驾驶员进行类比。现在飞机几乎是全自动的,飞行员只是在起飞和降落的时候手动操控一下,其他时间他们可以睡觉和休息。而卡车司机则辛苦太多,他们要7乘24小时睁着眼睛工作,公路上的打盹对他们来说是致命的。而停下来休息又是对生产效率的延误。我们的产品帮助司机摆脱这种煎熬。让司机可以拥有更轻松的工作,更愉悦的身心。同时社会生产力也变得更高效。

  退一步说,就算陆运司机在将来减少,货物运输还总是会存在的。不论是以哪种运输形式。只要有生产,就会有运输的需求。而只要我们的技术有适配不同交通工具的能力,我们一样可以随着社会进行自我更新。而不怕前景没落什么的。

  记者:目前的实现程度怎么样了?

  罗恩:运输者想要的是运输更多的货物,同时最大限度保证车队的安全。我们的技术就是专门帮他们实现这个愿望的。通过自动化驾驶,不需要频繁地加速或减速,电脑可以用恒定速度几乎一模一样的路线走完一条路。这就意味着更少的油耗和尾气排放,和更高效的运输。无论是运输公司还是汽车厂家都乐于跟我们合作。

  记者:汽车司机会不会担心你们的发明抢了他们的工作?

  罗恩:目前我们接触到的人对自动化驾驶都是持欢迎态度的。特别是司机群体,他们对自己这个职位的辛苦和危险深有体会。一个高精度可信赖的驾驶辅助系统能给他们带来很大帮助。

  无论是大的运输公司还是个体的卡车司机都对我们的产品表示高度关注。因为有了自动驾驶,就意味着更安全更高效的生产,意味着两倍于以前的效率提升。我们收到几百封邮件,人们甚至主动申请让我们在他们卡车上安装自动驾驶装置。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能一下子接受新的事物。空说无凭,眼见为实。随着我们在全国各地的沟通和展示,相信会有更多人理解和接纳这项新技术。

  记者:还有什么其他的你想补充的?

  罗恩:从一个企业家的角度,我想说两点:

  在军队服役期间,我学到了如何用技术手段解决现实问题。后来到了谷歌,地图和导航的开发让我得以更加熟悉这一套工作流程。摩托罗拉的工作让我体会到生产有形的产品的乐趣。你所做的不再只是写代码,而是做出实际摸得着的东西给人们生活带来改变。所有这些过去的经历汇聚成今天的自我,生活是件愉快的事。

  很多在硅谷工作的年轻人都选择加盟已有的企业,在舒适的环境里和已经承受的模式里做自己的一点工作。我鼓励真正有想法的人走出这种安全区,志向远大一点,勇敢地去实践创意和造福社会。不要忌于踏入陌生新领域。你不需要亲自去开20年车才能对运输业有所贡献。走出认知上的安乐窝,开拓新领域,让才华和热情真正为世界做出改变。

分类:  互联网资讯   用户:  蒋云染    关键词uber 无人卡车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