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互联网 > 移动互联网

Uber的野心:自动驾驶


发布: 蒋云染  2016年09月5日9:52  来源: 虎嗅网 我要评论(0)

  当Uber将其中国业务跟滴滴出行进行合并后,很多人认为这是Uber在中国的溃败。但《经济学人》认为,这实质上消除了Uber的一个干扰,以便于它可以将90亿美元全部投入到技术研发中,而不只是烧钱。

  而Uber一个长远的野心是,成为自动驾驶领域的交通服务提供商,尽管这一领域汇聚了特斯拉、谷歌等,但Uber拥有自己的优势。据悉,Uber从5月份开始就在测试自己的无人驾驶汽车,并在8月份,Uber宣布在美国匹兹堡开始尝试由无人驾驶的沃尔沃SUV在主要道路上接送真实乘客。

  或许,Uber最终会带着无人驾驶技术席卷全球,重新杀入中国市场也未可知。

卡兰尼克

  “我们Uber一下吧。”极少有公司提供的产品如此风行,连公司名都成了一个动词。而这只是Uber的众多成就之一。

  成立于2009年的Uber目前是全球市值最高的创业公司,估值约700亿美元。它的应用能在全世界超过425个城市即刻叫车,令各地的出租车司机狂怒不已。但是Uber的目标,以及支撑其估值的期许,还不止于此:它想要利用自动驾驶汽车使打车便宜又方便,以此让人们彻底打消拥有汽车的念头。

  它不满足于撼动每年一千亿美元的出租车生意,而是已将目光投向更大的、全球总值约为每年十万亿美元的个人交通市场。

  有此野心的不止Uber一家。大大小小的公司都意识到随叫随到的电动自动驾驶汽车有引发变革的潜力。包括苹果、谷歌和特斯拉在内的科技公司都不惜重金开发自动驾驶汽车;从福特到沃尔沃,现有的汽车生产商竞相迎头赶上。

  一场史诗般宏大的战斗即将打响。

  这将改变人们的日常生活,其深刻程度不亚于汽车在20世纪所产生的影响:彻底改造交通、重塑城市,同时大幅减少交通事故死亡人数及污染。

  变革的车轮

  短期内Uber将引领这场革命,这是由于它在专车服务市场上占据主导地位,而这部分交通市场的增长将最为迅猛。

  摩根士丹利银行的数据显示,目前叫车占全球行车里程还不到4%,但到2030年将增至超过25%。用智能手机就能叫车不只会让个人能打到更便宜的出租车。Uberpool这样的拼车服务将去往同一方向的乘客拼到一辆车上,模糊了私人交通和公共交通的界线。

  赫尔辛基和其他城市已经开始试验随叫随到的公共汽车服务,以及让乘客在计划并预定行程时可将火车、公共汽车和步行及私人拼车服务结合起来的应用。如果做得好,公共交通网络将延伸到能覆盖“最后一英里”,把人们直接送到家门口。这会将叫车市场远远扩展到富裕的城市居民之外,而这些人是目前的主要用户。

  不过长远看来,推动交通变革的将会是自动驾驶汽车。

  第一批试用车辆已经上路。谷歌正在其山景城(Mountain View)总部附近的街道上测试自动驾驶汽车。一家名叫nuTonomy的创业公司最近在新加坡推出了无人驾驶出租车服务。特斯拉的电动车装配了各种各样的司机辅助技术。接下来的几周内,Uber自己也将向匹兹堡的乘客提供叫自动驾驶汽车服务的机会(尽管仍有人坐在驾驶座位上,必要时会接管方向盘)。

  自动驾驶汽车将加强因打车服务而解放的市场趋势,让这一服务更便宜、更便利。残疾人、老人和孩子会发现到他们想去的地方变得更容易了。更多的人会选择不再拥有汽车。

  经合组织(OECD)的一项模拟自动驾驶汽车在里斯本使用状况的研究发现,可共享的自动驾驶汽车能将所需汽车数量减少80%至90%。

  随着汽车拥有量的下降,停车所需的大量空间(在美国有些城市占全到市面积的四分之一)可以用来建造公园和住房。

  至于哪些公司会主导这个世界,又会有多赚钱,目前尚不明了。Uber不能靠目前的模式取胜:依靠人类司机的叫车业务无法与满街的自动驾驶汽车抗衡。

  但是事关生存,这一威胁激发了公司的创新。凭借强大的品牌和庞大的客户基础,Uber的目标是将自身打造成自动驾驶领域领先的交通服务供应商。它也在涉足新的领域,如送餐服务,以及用自动驾驶卡车长途运送货物。这一目标有其合理性。汽车制造商欠缺Uber作为服务供应商的经验,也缺乏对需求类型和客户行为的深刻理解。

  然而开创新技术浪潮的公司并不能始终保持领先。想想智能手机领域的诺基亚和黑莓、数码相机市场上的柯达,或社交网络领域的MySpace。

  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哪家公司能最好地应对监管部门。技术公司早就惯于先尝试新事物,再申请许可。Uber在打车服务上的成功就多亏了这一套,但到了自动驾驶汽车领域,规则含混不清加上技术不完善会导致致命的后果。

  即便是对赢家而言,获利能有多少也不甚清楚。越来越多的公司争相提供打车服务,再加上自动驾驶汽车也加入这一行列,这门生意也许最终并没有预期的那么赚钱。

  Uber将乘客与司机匹配,其自身不需拥有一辆汽车就能提供交通服务,因此拿到了利润的大头。但若如它所望——其服务成为城市交通基础设施的一部分,那么Uber可能最终会受到监管、被征更高的税费、被拆解,或是经历上述全部处置。

  在自动驾驶的世界,Uber可能必须得拥有并运营自己的车队,动摇其“轻资产”模式。本想成为高利润的数字化颠覆者的Uber,到时候可能会更像一家低利润率的航空公司。

  疯狂公路赛

  直到目前Uber仍是改造个人交通未来这场赛事的领跑者。

  与苹果或谷歌不同,它只关注交通;与在位的汽车制造商不同,它不需要保护遗留的的汽车制造业务。它最近同中国主要对手滴滴打车的和解消除了一个重要的干扰,使之能将90亿美元巨款全部投入到新技术的研发。

  它的未来愿景看似合理且引人注目。它可能会成为一家“摩西”公司,永远无法到达它的“应许之地”;也许最终它会像胡佛吸尘器公司一样,公司名称被用于命名一类新产品,但却未能真正主导该领域。但无论Uber自身是输是赢,我们都身在通往Uber世界的路上。(本文转载自《经济学人·商论》)

分类:  移动互联网   用户:  蒋云染    关键词uber 自动驾驶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