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互联网 > O2O

月入过万 90后美团外卖小哥的“北漂梦”


发布: 薛莉  2016年09月5日14:45  来源: 北京晚报 我要评论(0)

  每天晚上10点,下班前他都会在配送员的微信群里晒今天的送量,有时候比昨天多几单,有时候少几单,按照他现在的月配送量,基本能保证月入过万。

  9个月的时间,这样的收入让他还清了之前的欠债,父母支持下在老家买了房子,准备装修,今年计划和相恋多年的女朋友结婚,生活于他而言,翻开了充满希望的新一页。

  他身穿黄色制服,每日穿梭在北京通州区的大街小巷中,制服上的黑色袋鼠跟随着城市的律动行走跳跃,也见证了他每个日夜的奔走。


  这个人叫刘占男,今年26岁,东北人,2015年底加入美团外卖,用了9个月的时间,就成为几万名配送员里排名前十的“金牌骑手”。

  “别人能,我也能”

  在大多数人眼里,外卖配送员似乎是一份没有太多技术含量的工作,接单、取餐、找路、送到客人手里,似乎就这么简单。

  刘占男在成为美团外卖的配送员之前,也是这么想的。但是第一天上班,他就栽了跟头,他所在的通州站站长给他派了三单,结果因为不熟悉路线,第一次配送外卖心里头紧张,每单配送全部超过一个小时,“差点没给我开除了”,刘占男回忆道。

  你很难想象,一个人可以挖掘的潜力和能力有多大。从一天三单都配送不好,到成为片区的配送冠军,一天配送超过60单,每单不超过40分钟,刘占男只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他是怎么做到的?“我这个人性格比较要强,别人能行,我也能。”刘占男说。

  第一天工作遇阻,下班回家他就立刻和女朋友一起研究北京通州区的地图,把通州区域的每一条街道,每一个小区和楼号等,在纸上一一的画下来,第二天配送时随身携带、查找。每送一单前他都拿出图纸对照位置,很快,刘占男脑海里就有了一张活地图。路线熟悉,配送起来就得心应手多了,加上智能配送系统不断迭代升级,一天配送10单、20单、30单,订单量越来越多,每天都在快速成长。

  在保证配送量的同时,刘占男开始对自己有更严格的要求:每一单送餐的速度都要控制到40分钟以内。之所以对自己有这种要求,刘占男从用户的角度将心比心的说:”外卖的质量最重要的是要保证口感,送的快点,用户能吃到更可口的饭菜。”因此,刘占男送餐的用户对他的服务评价都很高,他干外卖配送的这段时间,几乎从未被客人投诉过。

  “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

  从2015年冬天到今夏,不管严寒酷暑,刘占男每天都骑着电动车、穿着显眼的黄色美团外卖配送服在街上奔跑。

  说起九个月的配送感受,刘占男说:“这9个月的时间,冬天冷习惯了,夏天热也适应了,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我觉得很充实。”

  他刚来的时候,皮肤很白,体重160多斤,相对身高比较胖,9个月的时间,他瘦了20多斤,人也变得结实而黝黑。


  夏天热的时候,刘占男随身带着一瓶1升装的水,一天要喝4大瓶,随身带的毛巾擦湿了晾干,干了又被更多汗水弄湿。但他从来不觉得苦和累,有的同事中午送餐高峰期过后会休息一两个小时,但刘占男很少休息,“习惯了不觉得累”。

  “这份工作让我挺起了腰板”

  在加入美团外卖前,刘占男做过很多工作,跟朋友合伙开过烧烤店,因为资金纠纷散伙,也做过厨师,做过生意,赔了好几万块钱,和女朋友一度陷入靠信用卡透支生活。

  “现在外债还清了,我们就准备开始攒钱,等我对象上班了我俩一个月也有1万4千左右的收入,一年我们就能攒下10万块。”

  月入过万,算下来刘占男一个月要跑1200多单,但生活有了奔头和希望。

  这个人叫刘占男,今年26岁,东北人,2015年底加入美团外卖,用了9个月的时间,就成为几万名配送员里排名前十的“金牌骑手”。

  “别人能,我也能”

  在大多数人眼里,外卖配送员似乎是一份没有太多技术含量的工作,接单、取餐、找路、送到客人手里,似乎就这么简单。

  刘占男在成为美团外卖的配送员之前,也是这么想的。但是第一天上班,他就栽了跟头,他所在的通州站站长给他派了三单,结果因为不熟悉路线,第一次配送外卖心里头紧张,每单配送全部超过一个小时,“差点没给我开除了”,刘占男回忆道。

  你很难想象,一个人可以挖掘的潜力和能力有多大。从一天三单都配送不好,到成为片区的配送冠军,一天配送超过60单,每单不超过40分钟,刘占男只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他是怎么做到的?“我这个人性格比较要强,别人能行,我也能。”刘占男说。

  第一天工作遇阻,下班回家他就立刻和女朋友一起研究北京通州区的地图,把通州区域的每一条街道,每一个小区和楼号等,在纸上一一的画下来,第二天配送时随身携带、查找。每送一单前他都拿出图纸对照位置,很快,刘占男脑海里就有了一张活地图。路线熟悉,配送起来就得心应手多了,加上智能配送系统不断迭代升级,一天配送10单、20单、30单,订单量越来越多,每天都在快速成长。

  在保证配送量的同时,刘占男开始对自己有更严格的要求:每一单送餐的速度都要控制到40分钟以内。之所以对自己有这种要求,刘占男从用户的角度将心比心的说:”外卖的质量最重要的是要保证口感,送的快点,用户能吃到更可口的饭菜。”因此,刘占男送餐的用户对他的服务评价都很高,他干外卖配送的这段时间,几乎从未被客人投诉过。

  “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

  从2015年冬天到今夏,不管严寒酷暑,刘占男每天都骑着电动车、穿着显眼的黄色美团外卖配送服在街上奔跑。

  说起九个月的配送感受,刘占男说:“这9个月的时间,冬天冷习惯了,夏天热也适应了,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我觉得很充实。”

  他刚来的时候,皮肤很白,体重160多斤,相对身高比较胖,9个月的时间,他瘦了20多斤,人也变得结实而黝黑。


  夏天热的时候,刘占男随身带着一瓶1升装的水,一天要喝4大瓶,随身带的毛巾擦湿了晾干,干了又被更多汗水弄湿。但他从来不觉得苦和累,有的同事中午送餐高峰期过后会休息一两个小时,但刘占男很少休息,“习惯了不觉得累”。

  “这份工作让我挺起了腰板”

  在加入美团外卖前,刘占男做过很多工作,跟朋友合伙开过烧烤店,因为资金纠纷散伙,也做过厨师,做过生意,赔了好几万块钱,和女朋友一度陷入靠信用卡透支生活。

  “现在外债还清了,我们就准备开始攒钱,等我对象上班了我俩一个月也有1万4千左右的收入,一年我们就能攒下10万块。”

  月入过万,算下来刘占男一个月要跑1200多单,但生活有了奔头和希望。


  “现在让我回老家找一个单位上班,每天固定在一个位置上不动,真的感觉挺不习惯的。”刘占男说:“有时候我们站长看到我也觉得我太累了,常劝我歇一歇,但我自己干习惯了,反而订单量越多,跑的越有劲。”

  送外卖也让刘占男尝到了人间的酸甜苦辣,虽然大多数人对他的工作都给予理解与支持,但他也碰到过不讲理的客人。他有时候感觉到有些人还是会瞧不起他们的工作,“我们靠自己的勤奋挣点钱很正常,我觉得美团外卖的工作让我在别人面前挺起了腰板,也是我新生活的支撑,我感觉自己已经离不开了。”

  后记

  在北京,像刘占男这样奋斗的青年还有千千万万,“北漂梦”,见证了几代理想青年完成人生跳跃,也见证了中国经济的崛起。如今的北漂,不仅白领、中产阶级生活难,蓝领生存更难,欠薪、工作超时、环境差、工资低等,困扰着很多同样追求梦想的蓝领。近年,随着O2O和“互联网+”的发展,互联网更多的开始连接传统行业,“鼠标+水泥”成为新的趋势。这些新兴的互联网公司,为大量的蓝领提供了一份体面的工作:更高的收入、有保障的待遇、灵活的工作时间以及被尊重和成就感。最重要的是,他们的生活因此有了新的希望:只要你足够勤奋努力,又愿意动脑学习,就会多劳多得。

  北漂梦,对他们而言,

  如今也变得真实而可行,

  新生活,可以再梦想。

分类:  O2O   用户:  薛莉    关键词美团外卖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