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互联网 > 移动互联网

人工智能、火星移民…未来啥样?看马斯克怎么说


作者: 李玮 Kathy 晨曦 发布: 蒋云染  2016年09月19日14:47  来源: 腾讯网 我要评论(0)

人工智能、火星移民……想知道未来什么样?看马斯克是怎么说的

  【编者按】伊隆·马斯克(Elon Musk)是一个传奇,也是一个天才。他创办了Paypal、SpaceX、特斯拉、SolarCity等影响力巨大的企业。他也是一个梦想家,人们常把他与乔布斯放在一起比较。

  马斯克最近接受了美国知名创业加速器Y Combinator的访谈,记者将这次访谈中的精华内容进行了整理,通过这些思想与文字,你也许能看到未来。

  在与Y Combinator总裁萨姆•阿尔特曼(Sam Altman)的交谈中,马斯克谈到了许多话题。此次采访在特斯拉的生产线旁进行。

  以下是整理的精华内容:

  心灵鸡汤

  ● 从事对社会有益的事就很好,不一定需要改变世界。

  ● 博士学位大部分情况下无用,只有少数情况下有用。

  ● 马斯克也有很害怕的时候,只不过有一些事情过于重要,你对它们深信不疑,以至于你尽管害怕,还是会去做的。

  人工智能

  ● 目前最重要的事就是人工智能,将对人类未来产生最大影响。基因科技将是仅次于人工智能第二重要的技术。

  ● 25年前,马斯克在大学时代想过的5件事:星际移民、可持续能源、整体互联网、基因科学和人工智能。

  ● 如果先进的AI技术被一家公司或少数人控制,会非常危险,因为它可能会被坏人偷走,邪恶的独裁者可能会派出间谍窃取它,控制它。

  ● 未来的人类社会将会变成人工智能和人类的共生体。

  ● 马斯克今年的工作重点是生产机器的大机器,也就是汽车工厂,工厂比电动车重要性要高两个等级。

  关于技术

  ● 只有聪明人从事疯狂的工作,技术才能越变越好。

  ● 马斯克大约80%的时间花在了工程技术和设计方面。

  关于创业

  ● 投资回报率不是马斯克创业的目标。

  ● 只要你能够接受成功或失败的可能性,那么恐惧感就会消退。

  ● 创办SpaceX和特斯拉的成功率很低,也许会赔得精光,但马斯克接受了这种可能性。

  关于未来

  ● 马斯克将会思考为人脑开发高带宽的界面,以连接大脑皮层和数字自我。

  ● 建立一个自给自足的火星殖民地,一个增长型的火星殖民,是有可能获得成功的。

  ● 大约再需要10年的时间,就可以让一定数量的人类登上火星。

人工智能、火星移民……想知道未来什么样?看马斯克是怎么说的

  近年来,马斯克多次谈到人工智能可能带来的危险。而在此次采访中,关于人工智能“奇点”,他给出了不同看法。

  马斯克表示:“我认为,如果我们可以有效地融合人工智能,即优化人类大脑皮层与数字外延的神经连接,那么你就可以成为人工智能和人类的共生体。如果这种系统得到推广,任何人都可以获得,那么我们将解决人工智能的控制问题。我们不需要担心恶意人工智能的出现,因为我们就是人工智能。这是我能想到的最佳结果。”

  马斯克此前也曾谈到过开发人类和人工智能的共生体,即所谓的“神经纽带”。关于创业,阿尔特曼向马斯克提问称,如果他是一名22岁的创业者,那么目前会关注什么领域。马斯克提到了人工智能和基因科学,不过他表示自己将更多地专注于上述人脑和计算机的连接。

  马斯克表示:“我会思考如何给人脑提供高带宽界面,目前这样的界面带宽有限。以电子邮件、计算机、手机和应用等数字形式,我们拥有第三种自我。我们几乎就是超人。然而,对于大脑皮层和数字自我之间的界面,带宽受到了局限。我认为,未来解决这样的带宽局限将非常重要。”

  在采访中,马斯克认为,未来的创新将不太会来自于大学项目,下一代科技天才将从学术界诞生。在被问到获得博士学位是否有用时,马斯克表示:“大部分情况下无用,只有少数情况下有用。”

  马斯克并未太多地谈到与SpaceX有关的风险。不过马斯克的态度表明,SpaceX将继续突破太空旅行的边界。

  阿尔特曼表示,在创新中面对挑战时,马斯克显得无所畏惧。而马斯克表示:“实际上,我感到强烈的恐惧。然而有些时候有些事非常重要,你坚信自己的目标,因此尽管感到恐惧你仍然会去做。”

人工智能、火星移民……想知道未来什么样?看马斯克是怎么说的

  以下为翻译整理的马斯克此次访谈的实录:

  问:我们想花点时间,谈谈你对未来的看法,以及人们应当从事什么样的工作。你曾说过,如果还年轻,那么有5大问题对你来说最重要。如果今天才22岁,那么你会去解决什么样的问题?

  马斯克:首先,如果有人从事对社会有益的事,我认为这就很好。这不一定需要改变世界,只要你所做的事对他人有很大价值。坦白地说,无论是一款小游戏,对照片分享的优化,还是其他什么,只要对很多人有益,我认为就很好。不去改变世界也没关系。

  不过,关于什么技术将对人类的未来产生最大的影响,我认为短期内人工智能最重要。因此,关键的一点是我们如何以适当的方式去发展人工智能。如果可以通过水晶球看到未来,你可能会希望看到这一点,因为正如我们多次说过的,人工智能可能会走向错误的发展方向。我们迫切需要保证人工智能正确的发展。因此我认为目前最重要的事就是人工智能,从事人工智能工作,并确保光明的未来。

  在人工智能之后,我可能会提到基因科技。如果你可以解决基因疾病,通过重新编码基因预防阿兹海默症,那么将非常棒。因此,我认为基因科技将是第二重要的技术。随后我还会思考为人脑开发高带宽的界面。目前,我们的带宽有限。以电子邮件、计算机、手机和应用等数字形式,我们拥有第三种自我。我们几乎就是超人。然而,对于大脑皮层和数字自我之间的界面,带宽受到了局限。我认为,未来解决这样的带宽局限将非常重要。

  问:许多志向高远的年轻人最常提出的一个问题是,“我想成为下一个马斯克,那么要如何才能做到这点?”很明显,“下一个马斯克”所做的工作将会与你有很大的不同。那么在你年轻时代,你认为自己做过的什么事对后来产生了最大的影响?

  马斯克:首先我会说,我并没有想到自己会参与到所有这些事情中。25年前,在大学时代我想过的5件事包括星际移民,加快向可持续能源的转型,整体的互联网,基因科学和人工智能。但我并不认为自己会参与到所有这些工作中。实际上在大学时代,关于电动汽车,我们想的还是如何着手去做。我作为实习生参与了相关工作,看看在汽车储能,即电池方面能否有所突破。随后在我前往斯坦福大学念研究生时,我的课题就是为电动汽车开发先进的储能技术。

  然而1995年,我暂停了这些工作,成立了一家互联网公司,因为当时似乎并没有出现技术的转折点。我不希望一边在斯坦福大学读博士,一边等待这些突破的发生。我并不能完全肯定,我所从事的技术能取得成功。你的博士课题可以有很多,但这些课题最终或许不会对世界有什么影响。我只想做些有用的事。问题就是,“我可以做什么实际上有用的事”?

  问:今天如果人们想做些有用的事,那么他们是否应该读博士?

  马斯克:大部分情况下不应该。

  问:人们如何才能知道,他们能去做最有用的事?

  马斯克:你可以去估计,无论要做的事情是什么,在事情做成之后,相对于目前的状态带来的改变是多大,有多少人会受到影响。有些事情尽管影响的人数不多,但带来的改变是巨大的。而另一些事情带来的改变不大,但受益者很多。这两类事情我都会去考虑。

  问:以SpaceX为例,当你决定去做这件事时,外界都认为非常疯狂。

  马斯克:是很疯狂。但我也同意他们的看法。如果目标是实现最佳的风险回报比,那么成立一家公司是疯狂的,但风险回报比并不是我的目标。

  我很快就得到了结论:如果火箭技术没有任何突破,我们将被永远地困在地球上。大型宇航公司没有兴趣去推动激烈的创新。它们的计划是让技术每年有小幅升级。实际上,技术有时还会退化。尤其对火箭来说,这非常糟糕。1969年,我们利用“土星5号”就完成了登月,而随后的航天飞机只能将人类送上低地球轨道。目前,航天飞机也已退役。

  许多人认为,每年,技术肯定都会向更好的方向发展,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只有聪明人从事疯狂的工作,技术才能越变越好。这也是所有技术逐渐得到优化的方式。就技术自身来说,如果人类不再从事开发,实际上技术将逐渐衰落。可以看看许多文明的发展轨迹,例如古埃及。他们曾经建设了令人难以置信的金字塔,但目前他们已经不记得金字塔是如何建造的。象形文字也是如此,他们已经不会阅读象形文字。看看古罗马,他们曾经建造了令人难以置信的道路和水渠,然而他们现在也忘了这些是如何做到的。历史上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因此我认为,我们应当永远记住,物理学中的熵不会站在你这一边。

  问:当别人跟你说某个做法太疯狂的时候,你也会勇往直前,我真是喜欢你这种无所畏惧的态度。我认识很多很疯狂的人,但你仍然非常特别。你的勇气来源于哪里?当所有人都告诉你“这太疯狂”的时候,你是怎么想的?你的内在力量来自哪里?

  马斯克:首先我得说,其实我也有很害怕的时候。所以,这并不是因为我天生就没有恐惧感。有时我的恐惧感还很强烈。只不过有一些事情过于重要,你对它们深信不疑,以至于你尽管害怕,还是会去做的。

  问:这很重要吧。

  马斯克:好比是说,人们不应该想“我对这事很害怕,所以我不应该这样做”,感觉害怕是很正常的。如果你天不怕地不怕,那肯定是精神上有点毛病。

  问:所以,怕归怕,你还是会根据事情的重要性来采取行动?

  马斯克:是的。从一定程度上说,宿命论其实挺有用的。只要你能够接受成功或失败的可能性,那么恐惧感就会消退。在创办SpaceX的时候,我认为它成功的可能性不到10%,也许我赔得精光,我接受了这种可能性。不过我觉得它也可能会取得一些进展。只要我们可以推动这项事业的发展,即使我们最后倒闭了,也许会有其他一些公司可以接过接力棒,继续前进,这样的话,我们也还是起到了某种作用。是的,特斯拉也是一样。我认为创办一家汽车公司成功的可能性是非常低的。

  问:到了如今这个阶段,你是怎么看待火星殖民地成败的可能性的?

  马斯克:说来奇怪,我觉得成功的可能性还挺高。

  问:那我什么时候能上火星呢?如果我能回来的话,我也想回来。

  马斯克:我希望我的话不是在自欺欺人。但是你可以这样看:在目前这个阶段,我敢肯定是有办法建立火星殖民地的。我敢肯定,建立一个自给自足的火星殖民地,一个增长型的火星殖民,是有可能获得成功的。我敢肯定这是可能的。大约就在几年之前,我还不知道是不是存在成功的可能性。我认为,大约再需要10年的时间,就可以让一定数量的人类登上火星。也许更快,也许只要九年。我需要确保SpaceX不要在那之前倒闭,确保我自己不要在那之前挂掉。确保就算我挂了,接棒的人也会继续这个事业。

  问:你不应该参加第一次登火星行动。.

  马斯克:是的,没错。反正首次发射也是机器人。

  问:我想去,只要没有网络延迟就行。

  马斯克:是啊,网络延迟将会非常严重。以光速来算,火星距离太阳大约12分钟,地球距离太阳8分钟。所以,地球距离火星最近也要4分钟。最远的时候就要20多一点了,因为无法穿过太阳。

  问:现在来说说真正重要的问题,人工智能(AI)。你在AI问题上一向直言不讳。你能谈谈AI的未来积极的一面会是什么样,我们如何走向这个未来吗?

  马斯克:好吧,我想强调的是,我真的不是在宣扬这个东西,这不是在说教。这仅仅是种预测,希望是预测吧。因为你会听到有人说这是我希望发生的情况,实际上这仅仅是我认为可能出现的最好情况。也许有人能想到更好的方法和结果,但我能想到的最好情况就是,我们实现AI技术的民主化。也就是说,先进的AI技术没有被一家公司或少数人控制。我认为那样会非常危险,因为它可能会被坏人偷走,邪恶的独裁者可能会派出间谍窃取它,控制它。我想,如果你研发出极为强大的AI,那会造成一种非常不稳定的局面。你完全不知道它会落到谁的手里。

  所以,我并不认为风险是AI会马上进化出一种自由意志来。我认为值得担心的是,有人可能会以不好的方式使用它。即使你自己不会用AI做坏事,但有人可能从你那里偷走它,然后用它做坏事。我觉得是一个相当严重的风险。所以我认为AI技术必须实现民主化,让它得到广泛应用。而这明显就是你、我和其他人一起创建OpenAI,帮助传播AI技术,避免它集中在少数人手中的原因。当然那还需要解决皮质层的高带宽接口,把这两者结合起来。

  问:但人类反应很慢。

  马斯克:是的,的确很慢。在我们的大脑中,有大脑皮质部分和边缘系统,边缘系统其实是一个原始的大脑,负责你的本能等能力。大脑皮质部分是负责思考的部分。这两个部分看上去协作良好。你的皮质和边缘系统可能会有分歧,但是他们……

  问:总体上协作良好。

  马斯克:对。我没有发现有谁希望去掉大脑皮质或是边缘系统。

  问:的确如此。

  马斯克:所以我想,在人工智能系统中,我们能够改进你的的大脑皮质系统和你的数字化延伸系统之间的神经联系,我刚才说过,这样的数字化延伸系统已经存在,目前仅仅存在一个带宽的问题。这样,你实际上变成了人工智能和人类的共生体。这种情况会越来越普遍,任何人想要都可以得到,我们将会解决控制方面的问题。我们没有必要担心邪恶的人工智能独裁者的问题,因为我们总体上来说就是人工智能。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结果。

  问:你看到一些公司,逐步起步,并且变成非常成功。我希望这个问题别人没有在摄像机前问过你。作为一个诞生只有六个月的公司,你认为OpenAI现在发展状态如何?

  马斯克:我认为这家公司发展态势良好,我认为我们已经组建了非常优秀的团队。

  问:似乎是这样。

  马斯克: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团队,他们正在努力工作。OpenAI是作为一家非营利公司注册的,一般许多非营利公司没有紧迫感,但是OpenAI却有着紧迫感,他们相信自己的使命。我想这非常重要。

  他们的使命是尽可能将未来人工智能可能会发生的危害最小化,我认为公司进展良好。他们所做的工作和所表现出的才能,令我印象深刻。当然,我们随时在招募优秀的人才,加入我们的使命。

  问:现在OpenAI公司将近有40人,这些人可不算少。好结束之前还有几个问题要问你,你现在怎么分配自己的时间?

  马斯克:我的时间主要用于SpaceX和特斯拉公司。当然,我每周都会分配一定时间在OpenAI公司。实际上,每周大约在OpenAI呆半天时间。不过总体上看,我的时间主要是在SpaceX和特斯拉。

  问:你在SpaceX和特斯拉都做什么?在这两家公司你都有怎样的具体安排?

  马斯克:这是个好问题。我想许多人认为我应该在媒体或者一些商务的事情上花很多时间。但是实际上我绝大部分时间,大概是80%是花在了工程技术和设计方面。技术和设计,有关开发下一代的产品,大约占到80%的时间。

  问:你可能不记得了,很多很多年以前,你带我参观了SpaceX公司,当时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你了解火箭的每一个细节,以及每一个工程技术问题。我认为许多人并不真正了解你。

  马斯克:是的。很多人认为我是个生意人或是其他,这没什么。生意人也是好事。在SpaceX公司,Gwynne Shotwell担任首席运营官,她负责法律、财务、销售和其他商务活动,我大部分时间和技术团队在一起,研究如何改进猎鹰九号火箭和龙飞船,以及开发“火星殖民运输船”的结构。

  在特斯拉,我主要关注Model 3,我会经常在设计部门,每周花费半天时间,讨论美学设计、外观、体验等问题。在特斯拉的其他时间主要是围绕有关汽车和工厂的工程技术问题。

  今年我的工作重点是生产机器的大机器,也就是汽车工厂,因此工厂的问题比电动车,重要性要高两个等级。

  问:看到工厂机器人发展到这样的水平,以及特斯拉电动车的进展,这很令人震惊。

  马斯克:不过和未来锂电池超级工厂以及Model 3的生产车间相比,目前的工厂自动化还在一个相对比较低的水平。

  问:汽车生产线的速度是怎样的?

  马斯克:实际上,我们生产线的运转速度很慢,包括Model X和Model S在内,每秒钟往前走5厘米,非常慢。

  问:你的速度目标是多少?

  马斯克:我相信我们至少能达到每秒一米,比现在提高20倍。

  问:这将是很快的生产线速度。

  马斯克:是。不过只算是一个人类慢走或者中速行走的速度,快步走每秒钟也能走一米五,全世界最快的人每秒能跑十米。(李玮 Kathy 晨曦)

分类:  移动互联网   用户:  蒋云染    关键词人工智能 火星 马斯克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