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Web2.0 > 视频

专访奇霖传媒CEO武卿:从央视调查记者到创业者,她有段辣爽的经历


作者: 翟子瑶 发布: 零碎  2016年09月30日13:30  来源: 速途网 我要评论(0)

  采编|翟子瑶

  “卿总,U盘给我下?”

  “卿总,这儿需要你签字”

  “卿总,你的照片用哪些?”

  在约了数次之后,我终于可以直捣“老巢”来到奇霖传媒的办公室采访武卿。这位十几年的调查记者,从央视离职创业后仿佛生了“三头六臂”,在跟我交谈的同时,不断处理着各种零零碎碎来找她的工作。而让我很触动的是,周六的奇霖传媒,也丝毫没有周末的味道,大家各自忙碌着。

  再见到武卿时,我第一感觉是消瘦,而她也证实了我的观察,“这一年我瘦了10斤”,而且在接受我专访前,她已经在公司工作了两天两夜没回家。我说,怎么感觉你又瘦了?她说这一年自己至少瘦了十斤。这一年,天生低调武卿从圈内销声匿迹,这个女人到底干嘛了?如今一切努力的谜底已经揭晓——纪录片《硅谷大佬》。

  此前有媒体同行以“武卿干的最高调的事就是一直很低调”来形容她,在我看来,这是她十多年调查记者生涯形成的职业惯性所致,也是天性所致。随着《硅谷大佬》第一集的大火,要求来采访她的记者越来越多,她忽然生出种恐慌,私底下和好朋友商量:一个公司创始人老接受媒体采访,这么高调,不好吧?朋友劝她想开点,说做了老板,为了企业免不了抛头露面,这条路回不去了。

  2016年9月8日号,《硅谷大佬》第一集《神秘的天使名单》与苹果7、索尼曲面传感器新机同一天发布,武卿可谓信心满满。但我却在片子播出前,为她捏了一把汗——在这个娱乐至上、快餐文化凭什么有那么大的信心,她就不怕被淹没?在快餐文化大行其道的时代,娱乐综艺类视频占据主要市场的今天,她耗时一年做的纪录片长篇深度报道,会有人关注吗?

  武卿说,她有信心,理由有两点:

  第一,这个作品足够独特、差异化,奇霖他们是国内媒体中第一家以如此大的阵仗,关注硅谷科技、互联网创投圈人物的。创业,就是要与众不同。十多年的新闻经验告诉她,选题成,项目就成了。《硅谷大佬》无疑是个好选题,这从节目上线后七八家出版商来争相来谈就看得出来,这个节目是个好选题。

  第二,团队在后期的打磨时间足够长。有了这两点,加上对大势的分析,她认定,节目不会被苹果7淹没,力排众议,决定按原计划上线。 事实证明她是对的。“当然,也是因为苹果7如今没有那么大影响力了”武卿说。

  事实证明她是对的。《硅谷大佬》被一些媒体誉为“中国最棒的科技视频”,而随着《硅谷大佬》第一集的大热,要求来采访的记者也越来越多,向来低调的她忽然生出种恐慌,一个朋友对他说,“做了老板,为了企业免不了抛头露面,这条路回不去了。”

  在武卿的办公室里 ,她双手托着下巴回忆创业经历,这个动作难掩她熬夜之后的憔悴。她告诉我,两鬓的白头发,都是这一年熬出来的。我很好奇,有过十几年调查记者经历,可谓功成名就,加上现在已为人妻、人母,何苦创业?

  “创业这个过程很酸爽吧?”,武卿一边发邮件一边笑着说,“不对,是辣爽”。虽然难掩熬夜工作的疲惫,但武卿还是对我打开了话匣子。还原了自己的成长经历和创业初衷。

  在我采访的过程中,不断有工作要来找她:一会是签字,一会是看素材,一会是跟她确任工作信息……不过,这些琐碎事儿并没有影响我的采访。用武卿的话说,她现在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可以同时做好几件事,要是放在过去可不行——过去她对工作环境和秩序感要求很高,一个时间只能做一件事 。创业后,处女座的强迫症和精致主义,不治而愈。

  一、最痛苦的是在《新闻调查》

  在《新闻调查》痛苦但学到很多,创业为了逃离舒适区。


  “我进步比较大的是在《新闻调查》工作期间,那也是我过得最痛苦的时候。最初四年我在央视10套是做纪录片 ,那里比较符合我的风格,因为我是学文学的,做片子如鱼得水。做的第一个片子,就大获好评,工作四年节目很少不得A。而且我的工作量基本每次都是第一,比第二名会拉出很大距离。”

  为什么非得做第一?武卿说,认准的事情,她喜欢发狠了做,这是种天性。然而彼时,做纪录片顺风顺水,她却去了《新闻调查》。她解释说,自己需要进步,想在年轻时尝试不同的东西。追求成长,必然要付代价,在进入《新闻调查》一开始,她就尝到了痛苦的滋味。

  她说:“首先,当时的知识功底不够,第二也缺乏对社会的系统认知。第三,当时的逻辑能力也不够。这些是后来反思到的”。武卿说话总是这样条理分明:“这几个原因让我在《新闻调查》做的第一个片子很不成功,最起码我自己认为,欠缺很多。我有很大心理落差,必经在十套时我是栏目主编,到了《新闻调查》却连编导都做不好,人就不自信了。忽然觉得,啥都不会做了。”

  据说那时,她经常一个人在《新闻调查》位于羊坊店附近的机房,一呆半夜。

  “因为笨嘛。别人前半夜就做完了,你后半夜还没做完。《新闻调查》要求你对一个事件的认知,特别准确。你拿到一个选题时,可能对这个领域很陌生,但是一周之后你就要去做这个选题,还得做好,必须得一桶水进来,一桶水出去。必须迅速进入这个领域,调查好“知识”。回头看过去,最让你受苦的地方,会是最让你获益的地方。

  武卿说:“如果先做《焦点访谈》再去《新闻调查》会好一点,结果我是反着的。因为不懂,无知者无畏。”后来,为了多些时间和现在的老公谈恋爱,她在《新闻调查》转行做策划和责任编辑,这期间大量地看片子。

  闲了一段时间后,她感觉自己忽然开窍知道怎么做“调查报道”了——这之后她停不住,无论做什么风格的内容,里面都会有调查报道的影子,包括写人物。等2009年加盟《焦点访谈》时,她的第一个节目《黑诊所缘何屡禁不绝》就得到了央视高层领导的表扬。所以现在——现在真的挺苦,现在的工作强度和工作量比在《新闻调查》工作时强五六倍,但是我撑得稳稳的,因为知道自己每天都在进步。创业,是最大的修行。”

  二、意外受伤带来的创业契机——科技人物

专访奇霖传媒CEO武卿:从央视调查记者到创业者,她有段辣爽的经历

  “都从央视出来了,我还不做些我想做的?”

  从央视离职前一年,武卿某次忽然发生晕厥,醒来后发现尾椎骨折。突然的伤病,给了她大量阅读、思考的时间。

  因为被迫呆在家里,她开始用微信和外界交流:“外人对我误解太多,按照我从事的行业揣测,总觉得我应该是个交际花什么的。实际上,我特别不爱动弹,能不出门就在家宅着。参加无意义的社交,真不如呆在家老老实实看书看片子重要,这个价值,小算盘一打就明白了。

  敬爱的柴静老师曾经开玩笑说我是个微信上的思想交际花,这我还勉强认同。微信这个工具对我这种宅女来说,实在太重要了。所以,在伟大的新技术面前,我要低头——这也是我转型做科技媒体的动因之一吧”。

  武卿感恩微信,因为在微信公众号上,她还没写几篇文章,就引来了大量关注。

  “这不是改变命运吗?微信给人提供大量传播机会、新信息、新朋友,像我们这种做记者的,很擅长调查信息,简直如鱼得水。”武卿说。

  养病期间,武卿深入研究了三个人,张幼仪、邓紫棋、李娜。武卿说:“这是三个优秀的女性,她们在各自的领域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尤其是邓紫棋和李娜。”武卿用了三个月时间,写了关于邓紫棋、李娜、张幼仪的深度人物稿。她没想到,这些文章在她粉丝至今不足两万的微信公号“卿谈”一发布,就引来大量转载。

  文章引来大量朋友,也引来了天使投资人。她的投资人不仅支持她的项目,还为她介绍采访嘉宾, 因为这个,她结缘硅谷,也坚定了她创业的目标。。

  武卿所采访的人物所做的领域是,大数据和智能企业。这个人物的技术价值观是,让企业变得更聪明。这个人物吸引了武卿,也改变了她的创业路径路经。武卿带领团队用了四个月的时间,不断看书,学习探讨、做研究。最终她决定,要做互联网科技领域的人物。

  武卿是文科出身,她学过中文、法律、新闻,读过MBA,唯独跟科技没有过交集:“做这个项目,我觉得每天都有困难——每个公司的创始人,也许都是处理困难的机器。必须得是机器,如果你携带有太多人的情绪、情感,让你不能像机器人那样处理问题,你就会低效。”

  在硅谷拍摄的过程中,团队每天都得忙到凌晨三点,但是早上七点就得起床、准备上路。大家的工作强度非常高,压力大,情绪积压的厉害时,免不了也会吵一架。

  除了沟通问题外,还有业务上的困难。武卿坦言,自己在央视做的最高职位就是主编,只管业务,不管财务、人事。现在不一样,很多事情都得管,财务上要控制成本,团队需要搭建,全是挑战。“在《硅谷大佬》这个项目这里,我没有去国外做大项目的经验,第一次做跨国项目,一切都是摸着石头过河,没人教你怎么做。创业后我最大的收获是,什么你都得尝试独立解决,不要寄望于依赖别人。”

  三、创业最亏欠—— 身体、 家庭

  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武卿提到过自己对家人的亏欠。我追问,你亏欠的何止是家庭?

  提到儿子,武卿幸福地说她的孩子聪明、漂亮,跟妈妈特别亲,过去是有妈妈不要爸爸。不过创业后变了,孩子是有爸爸不要妈妈。三岁半的娃已经学会故意气妈妈了,有时候武卿问,你是爱爸爸还是爱妈妈时,孩子会说:“我爱爸爸,不爱妈妈。”

  武卿笑笑说:“我陪他少,有时候他会说妈妈是坏人,耍小心眼气我。我从外面回来后说妈妈抱抱,他会说,你上楼工作去吧。”说到这里,武卿多少有些无奈。

  对于家庭与工作的平衡,武卿说,

  “我从来不相信有人能够在家庭和事业间做好平衡,我觉得这种说法,多半不够实诚,要么就是这人太强大了。我可能还不够强,拿我自己的经历来看,根本无法平衡。做事情有失必有得。

  我比较心安的是,很清楚自己每个阶段想要什么,也清楚先生、父母、公婆搭建的支持系统让我没有后顾之忧。先生懂我,他知道我压抑了许多年,如果再不做点事情怕是要憋出病来,所以鼎力支持我。没有他的支持,创业这事情我干不成。最近跟我谈的出版商很多,如果《硅谷大佬》确定出书,我一定会在首页写上——献给我的爱人笛总。”

  有一个特好的哥们儿对武卿说,觉得她创业后变low了。武卿说:“创业之前,我出门,发型、包包,鞋子、首饰一丝不苟,不化妆不出门,一天必须换一身行头,保证从来不重样。过去出门带的都是名牌包,现在就是一普通电脑包,我得装上电脑随时工作啊。所以哥们儿说我变low了,这其实主要也是心态改变所致,我对外在的东西越来越不那么在意。”

  四.补充采访,《硅谷大佬》上线后的追问:(以下是采访实录)

  问题1:《 硅谷大佬》全网上线后,的视频播放量以及获得各大视频网站的首页推荐,是在意料之中的吗?可以在娱乐综艺节目中占据推荐位置,有什么感想?

  武卿:传播力和影响力,完全在我意料之外。此前我们做了调查,发现财经、科技类节目跟综艺节目完全没法比,通常一个视频也就七八百、数千点击量,有二三十万点击量就好过天了,特别优秀的,会有一百万点击量。但是我们在腾讯视频有接近两百万点击量,总点击量近400万,现在还在缓慢增加——我们团队不懂推广,人也不够,此前连新浪微博都不懂得发,节目上线近十天我才想起来发微博,发现点击量还在提升。

  为什么为啥会有意外之喜? 我分析,首先是选题优势,国内还没有过类似节目,我们算头一个、独一份,大家自然好奇,因为你提供新鲜的未知的让他饥渴的信息。其次是深度,这是短视频没法比的,对于特定人群来说,很解渴——反正深度是我擅长操作的,好歹我得操作一次亮亮“肌肉”。特别重要的是,各家网站的推荐——和我们合作的六家视频网站,全部做了推荐,当然推荐力度不一样:乐视给在首页焦点图放了多日,腾讯给了几乎能给的腾讯系所有推广资源,凤凰和爱奇艺也是,pc端 、客户端都给上了。各家网站的焦点图放了好几天,——没有这个根本不行。

  所以我总结了一条,节目质量还是第一位的,此前人家都不承诺给我们这样的推广资源,是看过节目样片后觉得节目好才给的,——节目不好,自己都不好意思开口谈条件。

  非常感谢他们,因为第一步的成功对于创业团队的信心非常重要,没有人家的重视,就没有传播力、影响力的双赢!

  遗憾每个网站的用户群不一样,有的用户不爱看我们这类内容,网站点击量就低,比如今日头条;有的用户正好是我们目标用户,点击量就高,比如腾讯和凤凰、乐视。是否覆盖到目标用户,反映在传播力上,差距特别大。也因此,后续节目上线后,在播出平台上我会做很大调整。

  还有一个心得就是,此前我坚持认为,微信传播成功就算成功,事实看,果然如此。我们在微信传播上做得很不错,自家微信公号“奇霖”憋出了一个10w十万➕的长片导流文;,二、三十家兄弟媒体做了采访、扩散。他们一扩散不要紧,得有一百多家不认识的自媒体跟着扩散——在微信上扩散,我们这一个视频到底抵达多少用户,真的很难统计,保守估计应该有五十万吧。关键他们还自发的在微博上转载自行往微博上给转。

  不过,我真正比较重视的是影响力——就是抵达目标用户心智的能力。财经、科技节目如果一味在意点击量那就走歪了,必须在意的唯一的东西是品牌影响力,为了这个,我们得把眼光放得更长远些。

  问题2: 未来会与哪几个电视台合作?

  武卿:和国内某家上星频道,已经达成购买协议。之后是美国的几家电视台。还在谈一个全球40多个国家联合播出的项目。

  问题3:对后面几集有播放效果有什么期待?

  武卿:更上一层楼,品质更好——第一集最接中国地气,但是由于囿于国外拍摄条件的先天不足,素材缺乏。后来几个不一样,一定会更好看。

  问题4:视频纪录片播放后,收到过那些让你印象深刻的留言?

  武卿:特别多:)——

  首先是批评类,都是我要来的批评,因为我觉得都是夸奖赞美不大正常吧?我就去朋友的群、微信朋友圈求批评,认真的朋友就私信我批评意见。比如有几个人都说音乐大过同期我印象很深,还有人说片子对于普通用户来说还不够“深入浅出”,他们说得对,我会改的。

  还有一类让我印象深刻的是,用户留言说“很感动”。我就寻思:这么一个说金融领域事情的片子,如此专业,大量干活,怎么会感动?后来一问,被感动的都是创业者,他们被Angellist 团队面对困难的勇气、解决问题的智慧感动了——我盯这个题材一年,不觉得,他们初次看,就能体会到这点。

  问题5: 上线的那一晚是什么心情?一年的成果在上线时是紧张、 激动还是 欣慰?团队的小伙伴是什么状态?有没有一起去庆功?最近一段时间有没有时间休息下?

  武卿:上线后,我的心情太平静了,因为很累,没有多么喜悦,也没有什么悲伤和担心,就觉得:卸货了。 不平静是从在微信上被大量反馈信息淹没开始的。天,我还没见过这阵势,过去我文章常被刷屏,也有过微信被堵的经历,但是都不像这次——微信上连续几日是回不完的信息,各种求合作,各种新事务。9.20日,上线12天后,我才处理完所有信息。

  大家还是比较激动吧,节目火了,大家都开心。

  庆功?等项目结束吧。这次是试播,为了观察用户、市场反应,项目结束还得两个月呢。现在庆功,太早了。而且还病了,被迫休息四天。

  问题6:奇霖传媒未来的计划?

  武卿:做好关于中美、以色列科技、互联网圈的报道——大家等着看活儿吧。

  写在最后

  从央视调查记者到传媒公司CEO,眼前的她,虽然看上去瘦弱、憔悴,但是二目炯炯,似乎能把每个和她对视的人融化。采访结束后,她还要与团队开会。奇霖传媒办公室窗外,蝉鸣不断。这个秋天,武卿收获的不仅仅是《硅谷大佬》六集纪录片,在片子背后,她的成长,恐怕只有她自己才能真真切切体会得到。

  作者介绍

  本文作者翟子瑶,速途网主编,今日头条、搜狐自媒体、博客中国等专栏作者。致力于人物专访报道、互联网分析评论等。新浪微博@翟子瑶,微信:15110276305 欢迎联系。

分类:  视频   用户:  零碎    关键词武卿 硅谷大佬 奇霖传媒 翟子瑶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