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互联网 > 互联网资讯

新品不新,Google会被中国科技公司超越么?


作者: 太保乱谈 发布: 蒋云染  2016年10月7日9:21  来源: 搜狐 我要评论(0)

  Google Assistant(谷歌助手)、photography(拍摄)、storage(云存储)、communications(通讯)、VR,这是Google在10月5日凌晨的新品发布会中五个主题,但对于大多数互联网关注者来说,这些词汇并不陌生,因为在过去的几年中,各路中国互联网巨头和创业公司们已经对国内用户早早完成了科普,似乎这一次,一向以技术超前著称的Google并没有走在中国互联网公司前面。

  新品不惊艳,概念都听过

  在这次Google新品发布会中,最引人瞩目的无疑是Google推出的安卓“亲儿子”手机,但这一次Google没有继续沿用Nexus品牌,而是采用了和此前媒体曝光一致的“Pixel”。

  高通骁龙821,4G RAM,1080P和2K的AMOLED屏幕,这样的配置均达到了目前Android旗舰水平,整体上看也找不出什么短板。但换句话说,作为Google的亲儿子,Pixel也并没有让人眼前一亮,和华为、小米等国内品牌相比从配置上实在找不出让人们选择它的理由,即便是如其名字“pixel”一般的高成像素质,和国内品牌以及频频爆出问题的三星相比,也不够惊艳。更何况部分功能需翻墙的尴尬也让Google多年来推出的亲儿子系列一直无法进入最丰厚的中国内地市场。

  除了手机,另一个让外界关注的则是Google推出的VR设备Daydream View,这次Google在VR方面的硬件终于不再只是曾经的纸皮盒子,用户多了一个选择,那就是用Daydream View搭配Pixel。而“只能与Daydream Ready智能手机搭配使用(例如Pixel)”的限制,不得不让人感慨,这种搭配很“三星”。

  没有涉足Oculus、HTC、Sony三家已经厮杀火热的主机市场,而是选择了更平民化,同样门槛也更低的便携头显市场,这也就意味着Google除了要面对这个市场的领先者三星 Gear VR外,还要面对暴风、乐视等一票国内厂商的竞争,尽管大家的原理都来自于2年前Google I/O大会上那个再生纸板盒。

  Daydream View更是释放出来了一个不太好的信号,那就是Google并不如以前开放了,相比于Android时代的构建底层生态,Google在VR方面显得封闭且反应缓慢。当然,这样的说法换一下,我们也可以认为Google更重视如何建一个苹果式的生态。这次大会上推出的新款Chromecast、WiFi路由器、Google Home,这些和物联网紧密相关的产品,凸显出Google在用户家庭中构建一个属于自己的网络生态的野心。强调品牌和封闭生态,Google似乎正在苹果化。

  这一生态的核心可能是背靠安卓的Pixel,当然更有可能是直接对标亚马逊Echo的智能语音音响Google Home。尽管从外在来看,这只是一个普通的音响,但用户可以将灯光、恒温器,以及众多家电通过网络连接到Google Home上,从而实现通过语音控制智能家居的可能。由于Google Home连接到了Google Assistant语音助理,用户也可以通过和音响的对话,实现一些基于人工智能的简单功能,比如播放音乐、回答简单问题、规划日程等。

  当然,Google Home这样的功能或许听上去有些耳熟,不仅仅是因为它和亚马逊此前大火的家庭机器人Echo从概念到形象上的相似,更因为众多国内AI公司已经在这一方面做了远超出Google的尝试。

  在国内,去年百度就曾推出过“度秘”,这个智能语音机器人便是基于人工智能技术,它能在识别单句自然语言的语义能够实现与用户的多轮对话。

  Rokid、第四范式等国内人工智能创业公司也有推出类似产品,追逐着巨头们的脚步,希望抢占居家这个互联网使用场景。除了Google强调的类秘书类功能,国内的这些人工智能家居机器人们还能完成诸如订咖啡、叫外卖、买电影票等生活服务任务,通过人工智能打通了与服务提供商的连接。

  这次Google发布会虽然名为新品发布会,但发布的产品从概念上讲却并不新鲜,技术上也没有明显优势,甚至隐隐显露出被中国科技公司超过的迹象。

  昔日创新先锋,今日初现疲态

  作为美国极客精神代表的Google每次发布会都能吸引无数眼球,这并不是因为Google发布的产品像苹果手机一样,有无数铁粉数着日子准备去买,而是因为Google代表了一种技术创新的方向和潮流。

  以这次Google大会五大主题之一的VR为例,2014年Google I/O大会上,Google法国巴黎部门的两位工程师大卫·科兹(David Coz)和达米安·亨利(Damien Henry)展示了他们的实验性产品——Cardboard。这个看上去寒碜到由再生纸板搭起的VR眼镜,是两位工程师利用Google著名的“20%时间”规定(Google员工有20%的工作时间可以用来研究个人感兴趣的产品)的杰作。通过这个纸盒子,用户可以将普通智能手机变为一个VR原型设备,而这个设备的成本不会超过2美元。

  也就是这个简单的小纸盒,成为了VR手机头显设备的创新先锋,包括三星Gear VR、暴风魔镜等诸多如今流行的VR眼镜,原理和基础也均来自于Cardboard,可以说Google的两个工程师的创新引领了VR应用级产品开发的一个新方向。

  但如今的Google新品发布会上,这个可以被直译作“白日梦”的亲儿子头显,却彻彻底底地三星化了,从概念上我们甚至很难找出它和三星Gear VR的不同,或许不同的就是Gear VR已经成为全球范围内很受欢迎的VR眼镜,而Google则需要努力地向消费者推销他们自由品牌的硬件产品,尽管卖货这事情并不是Google的强项。

  在Cardboard之后,尽管关于Google如何创新的文章和书籍不断在微信朋友圈刷屏,但Google邮箱、Cardboard等这类源自“20%时间”的标志性Google式创新便很少再出现在Google大会上了。

  而前不久有朋友在文章中发出疑问,“中国科技公司正在赶超硅谷么?”或许事实并没有他想的那么乐观,但中国科技公司们正在技术创新上赶超Google却是一个明显的趋势。

  同样作为大数据应用基础极好的互联网巨头,国内的百度、阿里在人工智能和云计算方面都投入了巨大的精力,但Google却迟迟找不到新的技术创新点,商业模式创新上更是在Google+陷入泥潭后迷失了方向。

  举个例子,Google几乎是最早提出无人驾驶汽车概念的互联网公司之一,但时至今日,这一概念产品还仍在测试和用作地图数据收集,而实际商用则遥遥无期;相反,反而是国内起步稍晚的百度无人驾驶汽车有消息传出近两年可能得到实际应用。至于Google的云服务,尽管在to C的云存储业务上用户颇多,但在利润丰厚的企业云服务商,Google还陷在与亚马逊、微软无休止竞争的泥潭中,创新更是乏善可陈。

  毫无疑问,这家昔日的美国创新先锋正在遭遇它的瓶颈,或许这一点并不是此前的公司架构调整所能解决的,有时候过于扁平化的管理模式,反而使得公司没有集中力量去研发某几个方向的技术,仿佛使劲挥出几拳,但每一圈又都绵软无力一样。但中国公司在强有力的创始人的带领下,管理模式也更加集权,这反而有利于新技术的推动。

  当然,这样一次发布会只能反映出Google的稍显滞后,我们显然不能乐观地认为中国科技企业的技术创新能力已经超过美国。从大的趋势上来看,中国更擅长模式创新,而美国则长于技术创新,这似乎依然很难改变,这或许是源于创业者骨子中的创业精神和所身处商业土壤的不同。一切仍任重而道远。

分类:  互联网资讯   用户:  蒋云染    关键词google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