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互联网 > 移动互联网

马云对话斯皮尔伯格


发布: 蒋云染  2016年10月10日9:28  来源: 凤凰网 我要评论(1)

马云对话斯皮尔伯格

马云对话斯皮尔伯格

  10月10日消息,在昨天下午举行的阿里影业与Amblin Partners战略合作发布会上,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与Amblin Partners董事长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在现场进行了一场对话。

  对话一开始,主持人便抛出了关于外星人的话题,马云和斯皮尔伯格均直言自己很像外星人。马云称:“我和ET有一些相似之处,一个是外表比较奇怪,另外我们都比较友好友善。这是我和外星人相似的两点。”

  马云还从外星人谈到人工智能,其表示:“我相信人工智能,还有数据。人类现在已经进入了互联网时代,我们的数据以及计算都已经进入了这样的时代。在未来三十年的时间里,我觉得最好的CEO应该是ET,就是一台计算机。”

  而在谈及未来机器是否会取代人类时,斯皮尔伯格认为,不管机器多么聪明,它们都是由人来创造的,也许将来有一天可能实现机器超越人的能力,但是机器永远没有直觉或者灵魂,这是人类才拥有的。

  马云对电影行业的发展也发表了一些看法。其指出:“很多人说电影行业已经死了,没有想象力,但是VR等新技术正在改善这一局面。昨天电影死了,今天我们让它复活。不管未来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我觉得灵感、价值观等等这一些基础元素不会消亡、不会死亡。”

  马云还表示,东西方确实存在文化差异,但是人类人性的价值观没有差别那么大,唯一区别就是西方比中国人更擅长讲故事。

  “如果说不同的话,在中国的电影里面,所有的英雄最后都是要死亡的,而美国的电影,最后英雄都是胜利的。”

  主持人称在很多人眼中,马云就是一个英雄,但马云自己并不这样认为。“如果我是英雄,那按中国讲故事的方式,我就会死了。我们都是普通人,没有什么差别。我可能只是工作比较努力一些,因为我的生活背景,因为我的家庭成长历程,可能与其他人有些不同,我也会犯很多的错误,我不是什么英雄。”

  提及拍电影,马云称自己已经是一个电影导演,这么多年都在导演阿里巴巴。“十年之前,我和我的同事讲,阿里巴巴,还有Alipay,这是我们奉献给世界的一件艺术品,它就是一部电影。我没有把阿里巴巴作为一个企业来看,我觉得它应该一个像电影一样,我来导演它。”

  马云表示:“阿里巴巴这部电影最终的高潮就是我们生存下来了,而且是非常幸福的生存下来。我希望每一个电影的结局都是有一个乐观的未来,有一个健康的、快乐的结局,这是我所喜欢的。”

  以下是马云与斯皮尔伯格对话实录:

  主持人:非常高兴有机会见证两位传奇人物的对话。斯皮尔伯格先生,我想您应该是对外星人非常感兴趣,您做了很多经典影片,比如《ET》。您是否知道,在中国很多人,我们都把马云叫做外星人。那么你觉得马云有些熟悉吗?

  斯皮尔伯格:我对马云非常的熟悉,不仅仅是因为互联网上所说的那些故事。实际上,我们之所以非常熟悉是因为我们彼此之间有很多共同点,比如在讲故事方面。

  我也拍摄了很多关于外星人的电影。私底下,我觉得我自己就像一个外星人一样。因为很多人都觉得我的想法和大多数人不一样,就像一个外星人一样。

  主持人:马云,您如何看待这样的说法,人们都叫你外星人?

  马云:我和ET有一些相似之处,一个是外表比较奇怪,另外我们都比较友好友善。这是我和外星人相似的两点。

  在我的生活当中,我从来没有想象到我能够看到斯皮尔伯格这位传奇的人物,不仅仅是电影,还有他的讲故事方式。我很好奇他怎么能够讲出这么好的故事,不但能够鼓励人,并且他对电影一直充满热情。他是我的偶像,我今天非常荣幸能够和他一起合作。这是非常荣幸的时刻。

  主持人:我想您应该也看过《ET》。我看这个电影就看了一百多次,我非常喜欢这个电影,您怎么看待这部电影呢?

  马云:很多人都认为外星人都是不好的,他们是来攻击地球,但是你也可以看到外星人的友好。他到地球上来,充满善意。

  每一个电影都会说到一个价值观,说到友善,说到原谅,以及乐观的未来。

  这就是事实上的斯皮尔伯格的电影。但很遗憾的是,我们无法看到更多这样的影片。

  主持人:说到ET,我们也听到阿里巴巴集团有一个内部项目的代号就叫ET,它和这部电影有什么关系吗?

  马云:我相信人工智能,还有数据。人类现在已经进入了互联网时代,我们的数据以及计算都已经进入了这样的时代。在未来三十年的时间里,我觉得最好的CEO应该是ET,就是一台计算机。

  所以我要求我的团队开始研究,我们怎么样能够制作出一个机器的CEO,我们把它叫做ET。因为我们要有这样一个生态系统。阿里巴巴生态系统非常复杂的,我们有成千上万的用户使用我们的系统。对于人类大脑来说,这将是非常复杂的,而且我认为将来会更加复杂。我觉得只有人造的电脑或者ET,它们才有可能更好地应对这么复杂的事情,所以我们启动了这个叫做ET的项目。

  主持人:可以想像得到,这个项目充满科技含量而且是面向未来,斯皮尔伯格你如何看待这个项目?

  斯皮尔伯格:我和马云先生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我们会对未来进行规划。我们对于未来是非常乐观的,我们对于未来持有坚定的信心。不管事情多么糟,但是我们相信将来是好的,我们认为有一个好的时代在等待我们,如果我们有足够的想象力的话。

  对于我来说,我一生都是依靠我的想象力。当然有时候也可能利用别人的一些想象力。比如说,我可能会利用别人写的小说来拍摄我的电影,类似于《ET》等等。而实际上马云先生在他的工作当中,在他打造阿里巴巴的过程当中,也体现了这样一种愿景。他可能关注的是未来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以后的事情。比如我们今天能够提供的资源,如何能够满足未来十年的发展。

  马云:我们对未来非常乐观,我们都知道世界很复杂,但是我们对于未来非常乐观。

  我所说的未来不仅仅是高科技。它更是关于人以及人的价值。

  我们在过去二十年里面,把人变成了机器,接下来二十年时间里面,我们会把机器变成人。相对于机器而言,人有自己独特的价值,不管未来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当我在看阿里影业的时候,我说,很多电影都是关于战争、关于怪物这样的内容,我们应该有更多人性的触点。人性最美的地方,在于我们是善良的。我们对人友善,我们也希望别人友善的对待我们,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说科学是冷的,但是人是暖的。

  再说到电影,很多人都问我,为什么要花更多的资源用于拯救一个士兵,就是《拯救大兵瑞恩》这部电影的内容,很多人不理解。从这个电影,我们能看到人性的一面,这就是为什么我喜欢斯皮尔伯格电影的原因。

  在高科技方面,我们也希望看到人文的因素。在十五年之前,那个时候人们并不在电脑上购物,我们不会想象到有两个人通过电脑来进行对话。所以,我们希望把我们的网站建设的更加有触摸性,更加触摸人的心灵,让人在网站上购物的时候,感觉到那一侧是人,而不是机器。

  这是我所自豪的。这是人的价值,使得我们让这个世界更加的人文,而且更有触感。

  主持人:很多人都说把人变成机器的话,将会是一个灾难,很多电影都是关于这方面的。

  斯皮尔伯格:确实很多电影讲述这方面。但是不管计算机电脑多么聪明,机器多么聪明,它们都是由人来创造的。也许将来有一天我们有可能实现机器超越人的能力,但是机器永远做不到的是,它们没有直觉或者灵魂。这是人类才拥有的。

  我们通过电影把人们联系在一起,超越文化、超越语言,把人们联系在一起。电影和故事具备这样一个能力,它可以碰触到人类心灵最深处的部分。机器虽然能够做很多工作,但是在这一点上,它们是做不到的。

  马云:机器是科学或者知识工作的结果,但是智慧来源于艺术和直觉。在斯皮尔伯格的电影当中,我看到了一种理想主义。我觉得这也是人类最伟大的一部分,机器永远不可能是理想主义,人才会是理想主义的。我觉得在在一点上我们有很多共同价值观。

  主持人:说到将来,我记得之前采访过斯皮尔伯格先生,当时我提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就是将来的电影会是什么样子的,比如说五十年之后电影会是什么样,您当时回答非常有意思,您说的是您可以想象一下这个电影可以像是药片,那么观众吃了这个药片就会在梦里面看电影了。

  斯皮尔伯格:我都不记得我说过这句话。我觉得对于娱乐内容,会有各种各样不同的交互方式。我觉得最伟大的交互内容应该是虚拟现实。我觉得虚拟现实是一种平台的技术,它们可以让我们更深入的来体验一些内容。比如说我们可以去大峡谷,通过虚拟现实就可以来体验这个大峡谷,而且通过虚拟现实可以用于教育,用于各个方面,也可以用它来购物。很多时候很多场景都可以通过虚拟现实来实现。

  但是这些不同内容的交互系统,在我看来,永远不会替代我们在实际生活当中所做的工作。尤其是人与人之间的这种联系,比如说在现实世界当中,我们有眼神的交流,而虚拟现实是做不到的。

  我们也愿意生活在虚拟现实里面,我们通过娱乐有的时候可以实现部分逃离,但有的时候如果过多的沉溺于逃离世界的话,就会忘记这个实际的世界。

  马云:我非常喜欢斯皮尔伯格所说的。很多人说电影行业已经死了,没有想象力。但是VR等新技术正在改善这一局面。在中国,整个电影行业的观众人次也在增加,电影是中国最热的一个市场。

  另外一方面,因为手机和PC的发展,使我们看到,电影很可能不只是电影院这一种简单的渠道,而是在各种渠道播出。我的工作就是用我们的技术,提供各种方式,支持电影的发展。电影未来将会怎么样,取决于斯皮尔伯格这些电影人的努力,我们愿意提供支持。

  主持人:人们可能不再会说“电影死了”这样的话了。像你们两位这样聪明的人,有热情,有激情,电影会复活的。

  马云:昨天电影死了,今天我们让它复活。不管未来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我觉得灵感、价值观等等这一些基础元素不会消亡、不会死亡。

  斯皮尔伯格:我非常高兴从马云这儿学到非常多新的想法。人们现在希望能够对生活有更多的掌控,他们想自己更好的进行决策。而马云先生所做的工作,能够让人们逐渐找到更方便的生活方式,并且帮助很多人成功。

  我们要有追求梦想的热情。我年轻的时候,从事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做电影。我不仅仅把它当做一个工作,而把它当成一个梦想。

  我父亲是做电脑行业工作的,他对于电脑非常着迷。因为电脑能够让人们的生活得以改善。

  我父亲曾经告诉我,他对未来非常有信心,电脑能够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他经常说,电脑能够协助人们创造更好的、不可思议的生活。

  当然在这个过程当中,人作为一个能动性的实体,应该能够做出更好的选择。人们在使用工具的同时,要有自己的思想,要不断的思考,不断的梦想。

  马云:我觉得由于新技术的发展,在未来十年到三十年的发展,挑战就是在教育领域。在过去一百年当中,老师或者学校教育知识,科学是重点。而在接下来三十年中,我相信,机器已经开始能够比人学习更快了。

  我们觉得想象力很重要。我很钦佩斯皮尔伯格能有这么多的灵感和想象力。

  主持人:不管技术的发展如何不断加强,人类的交流和沟通总会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必须面对中西方的文化差异。比如说通常人们都会这么想,东方的文化更加倡导的是集体主义,而西方文化比较注重个人主义以及超级英雄主义。

  斯皮尔伯格:这是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在中国,现在大家通过媒体越来越了解美国了。九年前,我就意识到现在北京已经发生了剧变,建设得非常好,就像美丽的花园一样。我1988年在上海拍过电影,上海的老城市和今天相比当然是日新月异了。我们看到了二三十年来中国发生的巨变,我们已经认识到这样的情况。

  现在中国人民热爱电影,他们热爱不同题材的电影。超级英雄系列的电影,世界各地可能都是受欢迎的,不仅在美国、中国,在其它地方也是如此。

  我们拍过很多超级英雄的电影,因为任何人都会有受伤害的时候,他们需要英雄。我们有一些转型的电影,像《变形金刚》,但人们还是认为它是超级英雄电影。

  我们认为人类的生活中都有英雄或者说偶像存在于我们的脑海里,是我们所希望和崇拜的。正是在这种前提之下产生了英雄电影。我觉得东西方都共享着共同的英雄情结的价值观,在这样的情况下,Amblin Partners和阿里影业的合作,有可能将一些以中国为主题的电影推介到美国去。我们可以通过合拍,或者两国进行合作来实现这个规划。这样的话,美国就会更多的了解中国。

  马云:我觉得中国和美国或者说东西方确实存在文化差异,但是人类人性的价值观没有差别那么大,唯一区别就是西方比中国人更擅长讲故事。

  在斯皮尔伯格的电影当中,我没有看到太多的超级英雄,主角都是普通人。我不喜欢超级英雄电影,中国的电影经常会讲英雄,会讲浪漫的爱情,而美国也是如此。

  我觉得如果说不同的话,在中国的电影里面,所有的英雄最后都是要死亡的,而美国的电影,最后英雄都是胜利的。为什么会有这样不同的结局,因为大家讲故事的方式不同。如果说所有的英雄都死了的话,那么大家为什么都要当英雄呢?如果英雄最后都不会死,如果英雄也可以有好运气,那么大家都可以去做英雄。

  人们会说这部电影是美国的价值观,怎么怎么样,但我会说它是人性的价值观、人类的价值观。

  西方的电影,他们知道如何很好的讲故事。斯皮尔伯格说过,他们很擅长讲传奇式的故事。确实如此,英雄在结局的时候不会死,因为英雄无处不在,其他人可能会悲剧,但是英雄不会死。

  在过去三十年当中,我们的成功是有着成千上万的英雄,才能让中国发展得这么好。我们相信普通人可以做不普通的事情。

  主持人:很多时候让平凡的人做不平凡的事情,但是人们总是把你看作超级英雄,崇拜你。

  马云:那按中国式的讲故事的方式,我就会死了。我不是什么超级英雄,只是人们把你幻化成超级英雄。我们都是普通人,没有什么差别。他们把我们想象成英雄,但我们并不是英雄。

  我们可能只是工作比较努力一些,因为我们的生活背景,因为我们的家庭成长历程,可能与其他人有些不同,但我不是英雄。斯皮尔伯格可能是,他拍了很多电影,无论是从商业的角度还是哲学的角度看都非常的好。

  我会犯很多的错误,我不是什么英雄。

  主持人:斯皮尔伯格先生你怎么看?

  斯皮尔伯格:非常高兴我和马云有一些共同点。马云先生有非常多的机会了解年轻人,也很多人也希望能够利用阿里巴巴的这个模式,来创建他们自己的企业,创造出更多的价值。这一点上,我还是非常崇拜马云先生的。阿里巴巴意味着更多的责任。

  我们真实生活不是非黑既白的。我们讲超级英雄并不是一个纯粹的概念,我们发现人们会祈祷,说明大家都会有软弱的时候。电影和生活的区别是很微妙的,不光是善与恶的问题。电影里面必须善恶分明,比如说有一个人要配得上他善的一面,那恶人就是必须像恶人。生活不是这么简单。

  有的时候,人们认为生活很简单。有时候电影会把复杂的生活简单化地呈现出来。

  马云:我们再来说一下英雄。可能因为某种机缘,你会成为一个英雄。但不可能一辈子都是英雄。英雄也是正常人,没有一个人会要一直成为英雄。

  主持人:你们如果交换角色的话,马云先生你成为一个导演的话,你要拍什么样的电影呢?

  马云:我已经是一个电影导演了,我这么多年都在导演阿里巴巴。十年之前,我和我的同事讲,阿里巴巴,还有Alipay,这是我们奉献给世界的一件艺术品。它就是一部电影,它是通过团队合作奉献给社会的作品。我没有把阿里巴巴作为一个企业来看,我觉得它应该一个像电影一样,我来导演它。

  主持人:如果你把你的公司认为是一个电影,那么电影里面的高潮在什么地方,每个电影都有高潮。

  马云:最终的高潮就是我们生存下来了,而且是非常幸福的生存下来。我希望每一个电影的结局都是有一个乐观的未来,有一个健康的、快乐的结局,这是我所喜欢的。

  我个人非常不喜欢那些悲剧电影。我希望电影的结局是一个好的结局,看完电影之后每个人都很高兴。

  斯皮尔伯格的每一部电影,大多数电影都有一个非常好的结局。

  斯皮尔伯格:在我们国家,很多人批评我,说我的大多数电影都有一个好结局,都说我的电影太快乐了,结局太好了,但实际上在现实世界,它并不是这个样子的。

  但是在这一点,我还是非常坚持的,我喜欢好的结局。

  主持人:实际上对于我们很多年轻人来讲,你们两位在你们的各自领域上面都是领袖。年轻人非常的崇拜你们,而且也非常的渴望成功,你们有什么建议给年轻人?

  斯皮尔伯格:很多年轻人问我如何成为一个导演,或者如何成为一个电影剧本的编剧,我经常会说你们不应该问这样的问题。实际上,没有人能够阻止你要做什么。只要你有梦想,就没有人能够阻止你。

  如果你有一个好的想法,就把它写下来,然后看一下是否能够和其他合作伙伴一起,让这个梦想成真。

  如果你有一个好的梦想的话,没有人能够阻止你。

  当我刚开始进入这一行的时候,很多人都说不行,因为年轻人不可能成为导演。好莱坞是一个非常封闭的系统,很少让外行人进到这个圈里面。

  当时我被拒绝了很多次,但是我从来不放弃。这也是我要给年轻人的建议一些建议,如果有人跟你说“不”的话,你就去找其他人,去找那些真正能实现你梦想的人。

  马云:如果我给年轻人提一点建议的话,我要说的是学会用你们自己的大脑。现在有社交媒体,也有互联网,信息非常混乱,我希望用你们自己的大脑来做一个判断。

  第二个就是要找到好的合作伙伴,要与别人合作,因为没有人可以自己成就一番大事业。我们需要有一个好的合作伙伴,需要合作。

  第三个就是要保持乐观,每一位英雄实际上都是人,都是正常人变成的,如果有人认为我是英雄的话,那么他们应该看一下我早期创业的时候,那个时候我总是失败。当时我就和你们一样,是街上的路人甲,也不会想象到有一天我会成为今天的这样子。我不想别人说我是一个英雄。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我就是来自于一个普通的家庭,普通的学校,过着普通的生活。

  如果你们看电影的话,就会知道普通人也可以变成英雄。如果有一些年轻人,对于电影产业比较感兴趣的话,我希望你们可以加入阿里巴巴影业集团和Amblin Partners,因为在这里可以一起来制作电影,可以有一个好的结果。

  主持人:从这个对话当中,我们学到了很多,我们也非常期待你们二位所想象的将来,我知道正是有了你们二位,那么我们的未来也会更快的走来。

分类:  移动互联网   用户:  蒋云染    关键词马云 斯皮尔伯格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