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互联网 > 移动互联网

同速率年费差一半 谁扰乱了宽带价格


作者: 方彬楠 石飞月 发布: 蒋云染  2016年10月11日9:33  来源: 北京商报 我要评论(0)

  编者按:距离6月北京市住建委等三部门印发《关于推进实施物业管理居住小区宽带接入的通知》近4个月后,小区宽带乱象仍旧存在,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同样带宽、不同宽带公司年费相差500多元,相同宽带公司,临街两个小区价格相差两倍。运营商小区垄断经营、国企和民企建设费用投入不同及后入局者大搞价格战成为市场价格乱象的三大诱因。


  现场直击

  同速率年费差一半

  国内的宽带商分为国企和民营两种。国企包括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和歌华有线等,民营企业就数不胜数了,规模和名气较大的有长城宽带、方正宽带、宽带通等。

  北京商报记者通过调查发现,在北京,虽然宽带商提供的都是10M、20M、50M、100M等速率的宽带,但商家与商家之间、小区与小区之间却存在着不小的价格差异。

  通过宽带商官网以及调查得出的信息,北京商报记者对100M和50M的宽带进行了价格对比。以使用时长一年、速率100M为统一标准,中国电信宽带在北京市内的价格为1510元,中国联通为1780元,方正是1480元,宽带通、长城宽带均为1280元,移动宽带和歌华宽带没有推出100M的套餐,只有110M,价格也是1280元。

  单从一次性支出的费用来看,最高价与最低价之间相差了500元。但各运营商在办理宽带套餐之时,也会进行一些赠送,比如歌华宽带和方正宽带目前都在实行买一年送一年的活动,如果折算成一年,资费就分别为990元和940元,同时还会赠送网络盒子、电视机顶盒等。中国电信则是满一年再送3个月。

  同样是使用时长一年,再以50M为统一标准,中国电信华翼宽带在北京市内的价格为980元,中国联通宽带为1480元,方正宽带价格为960元,中国移动价格为1080元。一些宽带商没有50M业务,歌华55M宽带一年的价格为1080元,长城宽带和宽带通70M宽带价格同样为1080元。

  虽然宽带速率较低,但可以看到,50M宽带最高价与最低价之间也存在520元的差距。当然,这还只是按照一次性支出一年费用来比较,如果一次性支出两年的费用,中国移动50M宽带一年的费用只需要800元,100M宽带一年也仅需900元,比民营宽带价格还要低。

  此外,北京商报记者走访多个小区发现,即使同样在北京,同一个宽带商在不同小区的价格也有所区别。部分小区确实是按照官网上的标准价格算的,也有一些价格高于或低于官网价格的小区。在东五环外某小区,物业工作人员给北京商报记者的中国电信宣传单显示,50M电信宽带的价格为906元/年,100M价格为966元/年,而按照一次性支出两年费用计算,50M宽带每年仅需816元,100M宽带需要876元/年,比官网上的价格低了不少。家住朝阳区某小区的张先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小区去年交房后,自己开始装修,在安装宽带时他所选择的服务是每年1610元,是一路之隔的另一小区同一运营商同等服务宽带价格的两倍。

  如果说商家在同一个城市之间的价格差距较大,那么同一宽带商在地区之间、城市之间的价格差距已经可以用翻倍来形容。陕西联通20M宽带每年收取用户1280元,而在山西省一个县区,20M宽带每年只需交400元,并且赠送IPTV业务和电视盒子。

  原因1:宽带垄断致价格乱象

  垄断黑幕

  对于种种宽带价格乱象的问题,运营商世界网总编辑康钊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宽带价格不同与宽带的建设和租赁成本、市场竞争情况以及宽带经营模式等都有一定关系,而且相关部门并没有对宽带价格进行监管和规定。但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存在多年的小区宽带垄断行为是间接将价格推至高位的一个重要原因。

  据了解,小区宽带垄断的现象已经出现很多年,消费者往往有苦不能言,如果小区只允许一两家宽带接入,那么不管这些宽带的价格有多高,消费者都别无选择,只能支付高价购买,没有选择其他宽带商的权利。电信行业专家马继华表示,这种垄断经营的现象主要以新建住宅小区和一些大学校园为主。“问题的根源主要有两个,一个是运营商出于KPI考核压力,不愿失去任何一个小区的宽带经营权;另一方面,现在房地产业作为热门行业,掌握业主资源的开发商或物业公司处于强势地位,在多家运营商竞争的情况下,物业公司就容易出现‘价高者得,坐收渔利’的现象。也就是说,价格垄断与开发商和物业公司都有关系。”

  对此,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中国电信相关负责人,他指出,大部分小区的宽带接入是运营商跟物业进行联系和沟通的,运营商无法和业主协商,如果没有物业的允许宽带无法进入小区。

  而决定宽带商能否进入小区的关键因素就是进场费。“有一些小区是物业卡着跟我们要钱,有的价钱还算合理,有的根本是天价,这家不给就找另一家要,谁给钱就让谁进,不给钱就不让进。这种现象,有一些是运营商相互竞争造成的排他;有一些老旧小区的管理部门是市政府,运营商难协调,造成了宽带难以进入。”某运营商内部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资深通信专家项立刚则坦言称,入场费最高可达宽带价格的20%。

  涉及到开发商层面,一位不愿具名的房地产业内人士直言,一些住宅小区宽带垄断行为其实从一开始就埋下了祸根,“有时房地产开发商为节省建设成本,进行小区建设时不配建弱电管井等通信配套设施,会签约一家电信公司让该公司出资建设,再通过管井加锁方式禁止其他运营商使用,按照谁建设谁受益原则,小区建成后也就只允许布线的电信公司入驻”。

  另有地产开发商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他们会通过招采部门进行招标,因为有的区域是有好几家运营商的,他们会比价,如果某些区域只有一家运营商的话,就只能直接议价。

  有专门从事小区宽带设备安装的网络科技公司负责人透露,小区宽带垄断经营现象难以根除的背后隐藏着一条暴利产业链:宽带运营商独家经营一个1000户左右规模的小区,前期投入需要5万-8万元,3个月即可收回投资成本,一年毛利就接近50万元。

  屡禁不止

  其实,对小区宽带垄断的治理从很早就开始了。2012年,北京市经信委、北京市住建委、北京市通信管理局联合举行了北京市光纤宽带普及提速工程试点工作启动会,明确指出有关物业管理单位要积极协助,要求有关物业管理单位不得人为设置障碍、收取费用,不得就接入和使用建筑红线内的通信管线等信息化基础设施与企业签订垄断性协议,不得以任何方式限制电信运营商的接入和使用,不得限制用户自由选择电信业务的权利。

  今年6月,北京市住建委、通信管理局、经信委三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推进实施物业管理居住小区宽带接入的通知》,规定房地产开发企业或物业服务企业不得与他人签订垄断或排他性质的宽带运营协议。在设备间等基础设施具备多家接入的前提下,物业服务企业应当尽量满足业主需求,至少保证3家以上宽带运营企业平等接入,并将宽带接入的相关情况在小区内显著位置向业主公开。

  然而,尽管各种通知和要求不断下达,小区里宽带垄断的现象还是屡禁不止。项立刚表示,相关部门屡次下发文件,但治理效果都没有太大改进,仅仅一个通知,并没有多大的威慑作用,真正进行核查管理才能改变垄断现象,目前离形成体系还有很大距离。

  “比如,城市建设行政主管部门、房屋行政主管部门将不良行为记录在企业信用信息系统中予以公开曝光,那么曝光平台如何选择,怎样保证效果,‘情节严重’具体指什么,罚款数额多少,都应进一步细化。”电信分析师付亮指出,如果小区只有一家宽带企业,物业公司的回购和租金价格也应细化。

  原因2:建设费远超租赁费

  基础建设费用是造成当前宽带价格差距较大的另一重要原因。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的宽带价格数据显示,以使用时长一年,速率100M为统一标准,中国电信宽带在北京市内的价格为1510元,中国联通为1780元,方正是1480元,宽带通、长城宽带均为1280元,移动宽带和歌华宽带110M的套餐价格为1280元。

  运营商世界网总编辑康钊指出,这与最基础的宽带投入费用相关,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都拥有自己的骨干网络,建设成本可能不止几百几千亿元,民营宽带一般都没有自己的骨干网,需要租赁联通和电信的网络发展用户,租赁费与建设费相比就要低多了。

  以中国联通为例,2015年该公司固网宽带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增长6%,达到539.6亿元;固网宽带用户同比增长5.1%,达到7233万户。中国联通2015年财报显示,随着网络规模的扩大及能源、物业租金等成本投入加大,2015年公司网络运行及支撑成本423.1亿元;宽带及数据支出为337.6亿元,占总资本支出的25.2%,基础设施及传送网资金支出为311.6亿元,占总资本支出的23.3%。

  民营宽带的网络成本支出相对较少。以长城宽带为例,长城宽带只是一个ISP(Internet Service Provider译为互联网服务提供商),所有电路都是租用电信电路。根据长城宽带母公司鹏博士2015年财报,该公司预计2016年的重点资金支出之一就是网络覆盖和数据中心及云平台建设,预计投资40亿元。

  几十亿元与几百亿元相比差距不小, 继而落实到产品层面自然也就出现了价格差异。但是也可以看出,国企与民企在网络建设、租赁上的成本投入差异,和它们的宽带价格变化,并不成正比。宽带价格显然没有成本投入那么大的差异,这是因为,“去年相关部门多次喊话提速降费,联通和电信目前的宽带价已经是大幅下调之后的价格,所以尽管建设成本很高,联通和电信却不得不降费。”产业观察家洪仕斌如是说。

  据悉,由于宽带建设成本过高,谷歌母公司Alphabet正在考虑重新调整高速宽带业务。有知情人士称,该公司计划在洛杉矶、芝加哥和达拉斯等十多个城市用无线技术代替光缆提供高速宽带服务。

  除了固有的成本因素,在洪仕斌看来,部分民营宽带之所以价格低,还和它们投机取巧的经营模式有关系。

  通信专家项立刚也介绍道,有的民营宽带运营商会租用较大带宽的网络,然后再将其最大限度地分为多个分支网络,租用给客户。以100M的带宽为例,按照每户1M的形式批发分接,能够服务于100个用户,以中国联通在北京地区的资费计算,100M宽带1980元/年,分接给100个用户,每条宽带资费大概每个月100多元,一年下来就有十几万元的暴利。

  “为了保证能够获取更多的利润,部分民营宽带运营商的做法就是以用户数量保证利润,而用户数量不断加大的同时,网速就会受到更多影响。很多用户办理的10M宽带并不是指独享10M,而是说宽带最高能跑到10M。因此,独享宽带的说法都是骗人的。”项立刚坦言。

  原因3:后来者低价入局

  在三大基础运营商中,中国移动显得有点另类,价格比其他两家都要低不少。在业内人士看来,一方面是因为中国移动还未建成自己的骨干网络,另一方面也是后来者想要通过低价抢夺市场所采取的战略。

  数据显示,以使用时长一年、速率100M为统一标准,中国电信宽带在北京市内的价格为1510元,中国联通为1780元,中国移动宽带110M价格为1280元。中国移动的宽带价格比另两家分别低了230元、500元,还要额外送互联网电视盒及两年收视服务费。

  除了资费,北京移动推出的优惠活动对于消费者来说更具吸引力。此前,记者在走访移动营业厅时发现,北京移动推出了“话费抵网费,宽带享优惠”活动:如果手机月消费达128元,就可享受20M宽带免费;月消费达158元,可享受50M宽带免费;月消费达188元,可享受100M宽带免费。也就是说,对于手机消费稍高的人群来说,一个月的手机话费相当于还买了固网宽带,省下了这笔费用。

  康钊表示,关于固网宽带业务,中国移动这两年才拿到牌照,今年该公司把家庭宽带市场占有率列为各地分公司的重要经营考核指标,因此,各分公司会用低价抢市场,并且目前看来这一招很成功。

  三大运营商8月运营数据显示,中国移动净增259.4万户固网宽带用户,总数达7116.7万户;中国联通固网宽带用户净增24.9万户,累计7447.3万户;中国电信新增71万用户,总数为1.1952亿人。

  据了解,以往由于中国移动的市场占有率大,该公司遭到非对称管制。为平衡市场格局,工信部在2009年发布了《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关于进一步落实规范电信市场秩序有关文件精神的通知》,文件明确指出,中国移动只能经营利用TD-SCDMA网络开展的无线宽带接入业务,有线宽带业务授权中国铁通运营。

  一直以来,中国移动虽然是移动通信市场上的巨无霸,却是固网市场的矮子,尤其在固网宽带发展方面一直落后于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直到2013年12月,工信部才发文取消对中国移动固网业务的限制,允许进入固定宽带市场。去年11月,中国移动宣布,以至多328.8亿元收购母公司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全资拥有的中国铁通固网电信资产。

  在项立刚看来,中国移动的低价宽带以及捆绑销售对消费者具有巨大的吸引力,如果中国移动建设起全国范围的骨干网,基于8亿多的移动宽带用户,那个时候中国移动在电信市场就是名副其实的垄断者了。

  关于今年刚刚拿到《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的中国广电,洪仕斌预测,很可能也会像中国移动般采取低价战略杀入市场,同时给予有线电视优惠,以此吸引消费者迈入自己的阵营。

分类:  移动互联网   用户:  蒋云染    关键词北京 小区 宽带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