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财经 > 上市/股票

P2P杀入小额信贷:要么干累活 要么死


作者: 温泉 发布: 蒋云染  2016年10月13日9:30  来源: 网易 我要评论(0)

P2P杀入小额信贷:要么脏累 要么死

  “我们准备十一之后推出新产品。”坐在位于中关村互联网金融中心的新办公室里,易通贷CEO康文显得胸有成竹。然而对新产品是什么,却不愿提前透露。

  过去,易通贷平台上贷出去的钱90%以上都是房屋抵押贷款,抵押的房子全部位于北京五环以内。康文自信,这是网贷平台上“最为优质的资产”,这些资产给易通贷带来了丰厚的利润。

  然而按照8月 24 日发布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易通贷平台上的大部分资产都是超出限额标准的,这使得易通贷不得不考虑转型的问题。

  目前真正推出新业务的平台并不多。《暂行办法》发布已一月有余,行业内的观望情绪很浓,时下流行的一句话是“车贷看微贷,房贷看红岭”。

  关键问题是,让这些过去做几百万上千万大额贷款的平台迅速转向小额分散的贷款业务,这几乎相当于推倒重来。

  据网易科技采访获得的信息,符合限额规定的业务主要有四类:车辆抵押贷款、消费金融、农村金融、现金贷。互联网金融垂直媒体零壹财经提供的数字显示,2015年网贷平台上车辆抵押贷款的规模在 600 — 700 亿元,消费金融规模在 250 亿元左右,普通小额贷款规模在 670 亿元左右。 2015 年农村金融的规模尚无统计。照此估算, 2015 年这四个领域的资产规模加起来在 1500 亿到 1600 亿之间,仅为 2015 年网贷平台 6000 亿贷款余额的大约 1/4 。未来每一个领域都有广阔的空间,然而却都不是那么轻易能够拿下。等待网贷平台的,是更加严峻的考验。

  车贷:竞争已“白热化”

  车辆抵押贷款被视为未来符合规定的最安全的资产(指的是网贷平台上的投资者的钱所投的项目,因为这些项目终究需要在实际运营之后偿还本金和利息,因此是投资者的资产),因为在符合监管规定的额度范围内,车辆抵押贷款是唯一有抵押的资产。换言之,即使借贷者还不了钱,网贷平台也可以变卖车辆挽回损失。

  北京的机动车保有量居全国首位,然而位于北京的易通贷却并不打算将车辆抵押贷款作为未来的转型重点。“做车辆抵押贷款的,大都将北京视为必争之地,车贷在北京已经是红海了。”康文告诉网易科技。

  他说的没错。据网贷之家不完全统计,2015年 7 月初至 2016 年 6 月底,全国至少有 1070 家 P2P 网贷平台有涉及车贷业务。网贷之家数据同时显示,截至 2016 年6 月底,全国正常运营的 P2P 网贷平台为 2349 家。照此计算,将近一半的网贷平台都涉及车贷。而且,这些平台的分布相对集中,根据网贷之家的数字,超过六成的平台集中在广东、北京、浙江、上海、山东这 5 个省市。

  这些平台竞争之激烈,有业内人士用“白热化”来形容。一位网贷平台高管告诉网易科技,现在有的平台车贷能放到“十二成”。他举了个例子,用一辆价值30 万的车做抵押,可以获得网贷平台贷款 22 万,这是一般的行情。 但是,有的平台为了争取客户,甚至可以放款到30万的 120% ,也就是 36 万。

  不过,易通贷不把车辆抵押贷款作为重点的想法并不普遍,更多的平台跃跃欲试。《暂行办法》发布后不久,短融网母公司久亿科技就以现金并购华中地区车贷公司齐海金融,布局车贷领域。据媒体报道,这是短融网母公司获得B轮融资后首次在市场上出手,整个交易过程仅用了十几天的时间。财蜂金融也向媒体表示,平台将于近期推出车辆抵押贷款。

  客观地说,车辆抵押贷款还是一个有巨大潜力的市场。《暂行办法》发布后不久,8月 31 日,盈灿咨询联合微贷网发布了《 2016 互联网汽车金融白皮书》,盈灿咨询预计, 2016 年中国互联网汽车金融的总市场规模可达 1.1 万亿元,到 2018年,中国互联网汽车金融的总规模可达 1.85 万亿元。微贷网已经是行业公认的车辆抵押贷款市场份额第一。微贷网官方数据显示,截至 2016 年 8 月底,微贷网历史累计交易金额仅为 450 亿元,但在整个市场中所占份额不算多。

  可是,一位互联网金融资深研究者告诉网易科技,车贷表面看是捷径,但实际上做起来并不容易。它的地域性很强,车辆抵押手续、与当地车管所的关系、贷款违约之后的变现能力都是问题。此外,车辆抵押贷款过去是典型的典当行的业务,这个领域的欺诈也非常专业,这也是这个领域“水比较深”的地方,所谓“专业骗贷几十年”,有人能把报废的奔驰车伪造成新车骗贷。

  微贷网创始人兼CEO姚宏对于未来车贷的红海并不讳言,他自信微贷网过去五年走过的路、所积累的经验是其他平台短时间无法快速复制的,新进入这个领域的网贷平台必需要花相当的时间去经历才能摸索出门道。五年时间里微贷网踩过不少坑、也受过不少骗。姚宏告诉网易科技,还清楚地记得2013年的某一天,晚上快下班的时候,一家门店来了一个 20 多岁的女孩子,要抵押车辆借款。这个女孩子看上去资质很好,简单评估后发现在银行没有贷款记录,没有信用卡,也是本地人,车也是当天买的,微贷网很快就为其就放了款。后来在催收的过程中才发现这是一个诈骗集团,车也是别人买的,团伙作案。类似的欺诈事件层出不穷、花样繁多,这些风险管理都需要时间才能积累到真正的经验。

  “价格战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我们也不怕。如果因为打价格战,把风控标准放得过低,后期风险暴露就做不下去了。所有的商业模式都没有秘密,最终拼的是人才。贷款最终拼的是对风险的把握,我们在全国有300 多家分公司,别的公司也要一家一家开,需要时间。管理上也有很大的挑战,人才和管理都不是一天两天能搞定的。”姚宏说。

  当下,微贷网正在大力开疆拓土,在全国各地扩张自己的业务版图。9月 30 日,微贷网新疆分公司正式开业。截至 9 月底,微贷网的 300 多个营业部已经遍布全国27 个省市,计划近几年会尽快完成中国大陆各省市的营业部布点。

  消费金融:“蓝海”还是“死海”?

  车辆抵押贷款之外,消费金融是时下的大热门,许多网贷平台都在试探着转入这个领域。9月份,上海和北京就接连举办了两场消费金融高峰论坛,论坛上网贷平台云集。

  这也是康文计划中易通贷未来转型的重点之一。康文坦言,其实易通贷早就在关注消费金融,但是由于之前监管并没有额度限制,易通贷在房贷领域利润更加丰厚,因此一直没有涉足。

  消费金融被视为未来的大蓝海。据中国人民银行统计,截至2015年末,中国居民部门消费信贷余额 18.96 万亿元,在中国金融机构总贷款规模中占比 18.8% 。其中,大约 75% 是住房按揭贷款,除去住房按揭贷款后占比为 4.8% ,这与国外成熟市场超过 30% 的比重水平相比差距较大。根据波士顿咨询的预测,到 2017 年,中国消费信贷余额将增长至 30-40 万亿元。

  一位互联网金融行业资深研究者告诉网易科技,消费金融虽有先行者,但是目前还难言格局。这方面的数字统计并不是很准确,只能大概估算。目前,市场上做消费金融的主要有四类主体:银行、消费金融公司、互联网公司、苏宁国美一类的握有消费场景的渠道。银行的信用卡是非房贷消费金融中的大头,到2014年年末的总量大约为 2 万多亿元。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大约占 200 到 300 亿元。互联网公司目前在这方面的数字没有统计,但是京东白条的应收账款几次在深交所挂牌交易的数额大约为几十亿,照此估算,互联网消费金融的总盘子大概有上百亿。消费场景中的消费金融,暂时还没有数字。他认为消费金融刚刚起步,还有很大的空间,特别在一些垂直领域如汽车、教育、医美、 3C 、婚庆等等衣食住行的各个方面,都有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空间。他记得去年上半年给别人做咨询的时候,医美、婚庆等领域的消费金融还处于空白,今年一些空白的领域也有人做了,但是空间还很大。

  可是,该人士对网贷平台转型做消费金融是比较悲观的。他认为,首先,做消费金融需要场景,网贷平台大多没有消费场景,需要和一些场景合作。在这些消费场景当中,大的渠道商和电商如苏宁国美、阿里一类,都自己做消费金融。网贷平台只能与一些二三线的电商或者商业连锁机构合作。

  如果要建立这种合作,他认为在逻辑上并不成立,因为网贷平台的资金成本太高。根据他掌握的数字,现在活得好的网贷平台,资金成本是年化利率15%— 16%,活得差一点的年化利率要 20% 以上,这个资金成本很难拼得过银行、消费金融公司、互联网公司和场景渠道。因此,他认为未来网贷平台如果要转型做消费金融,只有两条路:要么自身的技术很好,可以为传统金融机构做助贷;要么将渠道下沉到传统金融机构不愿做的领域,比如蓝领、三四线或四五线城市、信息化程度原本不太高的领域。

  不过,有不少网贷平台已经开始下海“游泳”了。PPmoney 从去年下半年就开始布局消费金融,在网贷平台的转型中属于行动最快的一批。 PPmoney 副总裁康德胜告诉网易科技,他们目前在全国已经与 100 多个 3C 网点有合作。去年 12 月,团贷网母公司光影侠成立了全资子公司正合普惠,团贷网董事长唐军宣布“消费金融将成为团贷网的核心产品之一”。

  “目前,消费金融只是发展的初期,因信息的不对称,大家都不敢冒进,都以3C类的产品为切入点,因此在这块市场内,各家的竞争可以说是杀敌 1000 自损 1200,越是大的商家,竞争越激烈。”正合普惠创始人兼CEO叶衍伟 向网易科技坦言,“相反,各城市小商户市场风险大、竞争少,但就是需要更强的风控能力及反欺诈能力。同时,消费场景的开发是各家立足于现在3C类之后的出 路 。我们正合普惠也在积极的搭建中,明年正合普惠的消费金融业务将做到20亿以上的规模。”他雄心勃勃地向网易科技表示。

  有意思的是,有的网贷平台正在转型做其他业务,花生好车就是非常典型的一个案例。2014年 10 月,陈鹏云创立了 P2P 网贷平台财客钱包,之后他在为平台寻找资产的过程中接触到了汽车融资租赁行业。在对租赁行业进行一番调研之后,陈鹏云的观念悄然发生了改变——不应该是资产端(即网贷平台上的资金投向的项目)为理财端(即客户在网贷平台上个所投的资金)服务,而应该是理财端为资产端服务。原因是理财端的发展受到流量限制,而流量现在都被互联网寡头垄断,而资产端是消费场景,具备资金密集型和劳动密集型两个特点,不会形成寡头垄断,比做互联网理财具有更广阔的市场空间。经过数月调研,陈鹏云决定进入汽车融资租赁行业,于是有了花生好车。

  陈鹏云告诉网易科技,花生好车是以汽车融资租赁的方式切入了汽车个人消费金融的大场景,同时通过自建渠道的形式进行获客、风险管理和消费服务等。按照花生好车的商业模式,公司目前可以在汽车消费产业链的三个环节有利润点:第一,花生好车代客户直接从汽车生产厂商集中采购车辆,这其中有利润点;第二,代客户买保险,这其中也有返点;第三,融资租赁金融业务本身也有利差。未来还可延伸到维修、保养、置换等汽车后市场领域。目前,财客钱包仍在运营中,对于网贷平台的转型,陈鹏云的体会是:“要进入到产业里面,更多的利润还是在产业里。只赚资金端的利差,路会越走越窄。”

  农村金融:“打土豪分田地的时候到了”

  与车辆抵押贷款和消费金融的人声鼎沸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农村金融,这是一个不太受人待见的领域,名字听上去就有一股“乡土”气息。可是,这个“乡土”看上去正在成为很好的护城河。

  与大额贷款平台、以及热闹的车贷、消费金融领域的愁眉苦脸不同,做农村金融的平台显得淡定从容,甚至带着些兴奋。

  大昌国际投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昌国际”)是云南楚雄第一批民营的专业担保机构之一,其董事长杨云就兴奋地向网易科技表示:“打土豪分田地的时候到了!”

  《暂行办法》发布之后,有许多大额网贷平台的客户经理找他,希望开展合作,平台交易量也有大幅度的增长。

  大昌国际专门做云南大理和楚雄两地的农业项目贷款担保。六到九月份是楚雄、大理收购蜂蜜、核桃的旺季,大昌国际就曾为这类涉农企业提供过担保。杨云告诉网易科技,这些项目一般都在500万以内,大部分在 100 万到 200 万之间,监管对于额度的限制对他们没有影响。

  收到合作邀约的不止大昌国际。成立于2014年的网贷平台沐金农专注于农村金融。沐金农 CEO 王曾告诉网易科技,目前有一线网贷平台、村镇银行还有大型国企旗下的平台都在与沐金农接触,探讨合作事宜。

  农村金融的资产看起来正在受到青睐,不过开展农村金融业务的平台并不多。公开的媒体报道显示,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5年 12 月底,涉及农村金融业务的 P2P网贷平台超过 35 家,其中专门从事农村金融业务的 P2P 网贷平台为 23 家,有翼龙贷、希望金融、农发贷、宜农贷、广州 e 贷、沐金农等,大多数名字对公众来说还非常陌生。

  与此相对的,是农村金融的万亿级空间。据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中国“三农”互联网金融发展报告(2016 )》测算,中国“三农”金融的缺口约为 3.05 万亿元。中国只有 27% 的农户能够从正规渠道获得贷款, 40% 以上的有金融需求的农户难以获得贷款支持。

  缺口的形成,与供给和需求两方面都有关系。上述报告指出:其一,县域金融系统原来主要依赖于国有商业银行与农信社系统。但是,国有商业银行由于其行为目标发生变化,在县域以下进行了战略性收缩。而农信社系统面临着历史问题,难以在农村地区大举扩张业务。由于农村信用环境尚未完善,县域及以下的金融系统也缺乏向“三农”领域贷款的积极性,这抑制了“三农”金融的供求均衡,使供给与需求无法实现对接。其二,需求不畅。在资金需求方面,“三农”金融需求总量巨大,但是单笔金额小,运营成本高。其三,风险保障机制不完善。农业本身是一个高风险行业,中国农业的风险保障体系尚未建立,这使农业贷款的风险无法得以消除,金融机构对此顾虑重重。

  康文是不准备带领易通贷进入农村金融这个领域的。“我们和翼龙贷很熟悉,我们知道这里边有多少坑。农村金融不是我们的强项,我们不碰。”

  2015年之前,除了翼龙贷,很少有其他互联网金融平台专注于农村金融。 2015年之后,蚂蚁金服、京东金融等互联网金融巨头都开始涉足农村金融。

  蚂蚁金服的打法是,与国内领先的农业集团合作,基于这些专业公司在种子、饲料、化肥、销售渠道的资源优势,再加上电商平台自有的销售渠道,将农村生产经营的各个环节串联起来形成生态体系。基于产业链的基础,蚂蚁金服为农户提供相应的金融服务,包括信贷、支付、保险等业务。

  京东金融的打法是,在各个农业地区根据当地特色形成区域小闭环。以其“京农贷”为例,京东金融选择与担保公司、保险公司以及农资公司合作,京东金融除了根据自身的数据基础来判断行业风险和市场风险外,更多的风险控制在合作伙伴对农户经营和还款水平的掌握上。

  不过沐金农创始人王曾并不害怕巨头的进入,沐金农选择的打法是与农村当地粮库的工作人员和农村“经纪人”合作。王曾自信这才是真正掌握农民信用的一群人。

  他向网易科技解释,在农村,种子、农药、化肥等农资一般都是采用赊销的方式,农民先欠农资公司的钱,等庄稼收获卖了之后再还钱。因为是农民欠农资公司的钱,所以农资公司对农民的把控力不强。而粮库职工和农村“经纪人”是从农民手里收购粮食或者其他农产品,是他们欠农民的钱,因而对农民把控力比较强。

  现在沐金农在内蒙、东北、安徽、河南、河北等地有55个网点,业务覆盖了 200个县。中国有 2800 多个县,各个县的情况千差万别,王曾相信,这不是一两个巨头能干完的事。“市场足够大。”他说。

  现金贷:正经历“千起裁员”

  所有业务当中风险最大的应当算是现金贷,这也是网贷平台最传统的业务之一。目前这类业务较有代表性的是宜信、人人贷、有利网等平台。

  一位从事此类业务的网贷平台高管展飞(化名)告诉网易科技,目前国内从事现金贷业务的有20— 30 万人,至少有上百家平台在竞争。互联网金融垂直媒体零壹财经提供的数字显示, 2015 年网贷行业普通小额信贷的规模大约有 670 亿。这大约占到 2015 年网贷行业贷款余额的 1/10 。

  康文也将此业务作为未来转型重点之一。康文曾在宜信工作,他告诉网易科技,在宜信看过太多的现金贷款业务,对这个领域太熟悉了。

  可是,这个领域正经历一场大裁员。展飞告诉网易科技,很多公司要裁掉的人都是“千起”的(即以千为单位,一千以上)。

  这主要有两个原因,展飞解释:

  第一,经过前期在各地开门店拓展业务,该拿到的客户都拿到了,该铺的渠道都铺了,线下用不了那么多人了。由于没有抵押物,额度又小,在国内目前的信用环境下,为了控制风险,现金贷一般要靠人去实地核查,所以现金贷业务是人力密集型的业务。初期开拓市场,大概每个线下门店40人左右,规模比较大的公司一般员工数量都在万人级别。

  第二,经历了前期的规模扩张,很多平台踩到了不少雷,亏损过大,不得不裁员以降低成本。

  “如果有新平台要进入,非常容易,这方面没有门槛。”展飞伸出食指比划出“1 ”:“只要一周时间,在全国铺 100 个门店,一点问题都没有,我都可以做到。人都是现成的,一个城市可能有好几十个店长在找工作。”

  “关键是把人招来以后要管好,这个难度比较大。”展飞坦言,巨大的管理成本,这正是现金贷的难度所在。

  “90% 的风险都是来自内部。”展飞向网易科技坦言,很多线下拉客户的业务员与贷款客户串通,提交各种假资料,客户获得贷款,业务员就拿到提成,风险就留给了公司。还有的贷款客户要借的额度比较大,但是本人的信用资质没那么好,不同平台的业务员之间串通,把额度分散到各个平台帮助这个客户拿到贷款。一旦还不了钱,各家都有损失。

  “这个行当拼的还有催收,如果没有强大的催收能力,一般是不敢涉足的。”展飞坦言,因为借款额度一般较小,只要能找到人,问题就不大,但是也有找不到的。至于催收的细节,就有很多没法说的了。

  现金贷也是正合普惠的主营产品之一,正合普惠创始人兼CEO叶衍伟曾经也是国内两个知名平台的创始人之一,

  尽管这个领域在经历大规模裁员,但是叶衍伟依然对未来的业务信心满满:“今年我们这块的规模是近40 亿,明年大概要做到 70 亿以上。当然是风险可控的基础上发展规模。经历了近几年 P2P 最激烈的竞争,现在是别人收缩的时候。可是,我们在这个领域完成了数据的沉淀、管理经验的积累、人才的储备和外部优秀人才的引进,这正是我们正合高速发展的好机会。”

  (注:本文为行业问题和趋势探讨,由于没有对网贷平台资产的安全性进行深入调研,不为任何网贷平台背书)

分类:  上市/股票   用户:  蒋云染    关键词P2P 小额信贷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