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互联网 > 互联网资讯

明星投资潮退去 看看谁在裸泳?


作者: 鹿月 依民 发布: 蒋云染  2016年10月31日9:22  来源: 腾讯网 我要评论(1)

明星投资潮退去 看看谁在裸泳?

  创业近两年逐渐成为一个全民参与热潮,这个过程中,很多娱乐界明星也走上投资人之路。在越来越多娱乐明星成为科技新闻的主角后,一个个明星陆续成为了互联网公司的“霸道总裁”。

  当年由任泉、李冰冰和黄晓明主导的投资公司Star VC,成为明星参与投资的样板公司。去年年底,何炅加入阿里音乐掀起一波声浪,随后QQ音乐的Music+计划也吸引了王力宏、TF boys以及李宇春等明星的入驻,再之后,乐坛老人郑钧加入太合音乐。

  相对而言,明星与众不同的光环无疑为其投资经商带来诸多天然优势。另一方面,对于互联网金融公司来说,除了资金的汇入外,更大的亮点在于明星效应,强大的粉丝号召力在“粉丝经济”大行其道的互联网时代与品牌需求高度契合。

  因此,明星投资较为一般投资者而言,有自身特色。在像影视文娱业、互联网金融平台等创业项目中,应该更能彰显优势才对。

  不过,由于太多明星选择与互联网公司进行更加深度的合作,明星们的互联网+举动已经褪去了最初的新鲜感。

  2013年,从央视出走的马东加入爱奇艺时还颇能引发人们的震惊,到今年,李湘将担任360公司首席内容官的传闻、“乌贼刘”刘语熙加入乐视体育、我是歌手总导演洪涛入职唱吧的新闻已经激不起太大风浪。娱乐明星加入互联网公司几成产业新常态,在多轮类似的信息轰炸后,大众对此类新闻已渐渐感到麻木。

  更重要的是,2016年以来,创业热度减弱,资本寒冬来临,明星投资者并未能显示出更好的抗击打能力。谁在祼泳,谁又能扛过低谷,成为值得关注的话题。

从热闹到冷清 明星投资潮退去,看看谁在裸泳

  昔日明星合伙人分道扬镳

  涉足互联网创投圈的“Star VC”在创办初期,就立志要寻找中国有创新力的公司。他们表示,不仅做企业股东,还要为用户体验负责,为企业打造魅力人格体。

  Star VC最早由任泉、黄晓明和李冰冰三人创办,每人各持股30%。这种股权架构正是很多专业投资机构最害怕的一种方式,看上去是集体决策,民主安排,实际上面对企业经营风险的时候,很多时候低效而无人负责,最终形成互联推诿。

  “我们当初也讨论过三三三的比例会怎么样?结论是我们任何一个决定都需要三个人都同意,否则我们不如不要开始。”任泉曾对媒体这样回应。

  这对于投资团队来说同样痛苦,“我们一个投资团队的人讲,做了这么多年投行,从没有遇到过你们这种情况。”这意味着,他们任何一个投资决策都是在考虑动态的“平衡”之下做出的,沟通成本是普通基金的好几倍。

  韩都衣舍是Star VC投资的第一家企业。Star VC看中其互联网时尚品牌,希望其能够从服装领域切入,改变大众生活方式,这与Star VC投资意向、明星资源相吻合。实际运营上,韩都衣舍本身困惑多多,号称每年开发3万款产品,超过业内全球老大Zara,2015年销售收入却只有12.6亿左右,利润3300万。这家起家于淘宝的网货品牌,在凡客模式基本走不去、优衣库在国内渐渐退烧之后,前途未卜。

  一位Star VC所投公司的高管对腾讯科技表示,由于Star VC的几位合伙人均为娱乐界明星出身,对专业性的投资判断极为缺乏,因此投资多以跟投为主。

  据悉,Star VC对外宣称投出的10亿美元独角兽,包括融360、小咖秀等,实际上都只是很小金额的跟投,而且参与轮次也是在中后期:

  2014年8月,秒拍完成C轮5000万美元融资,由凯鹏华盈领投,Star VC同样只进行小额的跟投,在此之前,秒拍的投资方还包括晨兴资本、新浪微博和红点投资。到了2015年11月,秒拍再次完成新浪微博投资的2亿美元D轮融资,成为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企业;

  2015年10月,Star VC在融360 D轮时进入,由赛领基金、云锋基金领投,Star VC只是很小额的跟投,本轮投资完成后融360就估值达10亿美元,因此这家独角兽企业与Star VC并无太大关系。

  据悉,前不久刚宣布完成6亿元人民币融资的坚果智能化家庭影院当初在A轮时引入Star VC,也是Star VC跟随领投方IDG资本一起进入。

  今年4月初,黄晓明宣布正式联合资深投资管理顾问张晓婷共同创立明嘉资本。专注于投资文化创意产业、消费升级领域、影视泛娱乐行业及其周边行业,首期将募资约5亿人民币,以投资A轮为主。

  据介绍,从2014年起明嘉资本就开始投项目。坚果智能化家庭影院创始人胡震宇则告诉腾讯科技,坚果在2014年底完成了A轮6000万融资,参与机构除了对外宣布的IDG资本、达晨创投和Star VC以外,实际上明嘉资本也参与其中。

  有意思的是,明嘉资本合伙人张晓婷此前正是在Star VC负责看项目,弥补这些明星们在投资专业上的匮乏。

  由于黄晓明和张晓婷的主要精力都放在明嘉资本,而Star VC目前主要由任泉负责,因此有分析认为,Star VC早期三个合伙人之一的黄晓明早已经独立运作自己的基金,已经彻底与任泉等人分道扬镳。这才有了后来Star VC引入新的明星合伙人章子怡和黄渤。

  监管者出手

  明星们能在与创业公司的联姻中广开财路,上市公司为了利益也不惜血本,因此很多明星从天使投资更进一步,直接应用各种资源成立公司,成为创始人,然后再伺机打包出售。

  对于影视公司,艺人的收入本应是影视公司支出的成本,而且是越来越高昂的成本。但通过购买艺人的壳公司,这项支出变成了收入,大家一起做出个光鲜的利润,再乘上更高的市盈率卖给二级市场的投资者,也就是看着电影电视的散户们。

  在易凯资本创始人王冉看来,影视类上市公司收购明星的空壳公司,实为一招精彩的“移花接木”,将艺人和导演成本被整容为利润。

  “高手们的玩法是:明星和导演成立公司或者入股影视公司,把个人收入的很大一部分(远超过正常经纪公司分成比例)转变为公司的收入。”王冉称,这部分额外的收入几乎可以直接转化为利润,利润在资本市场上又立即被市盈率倍数放大了很多倍,卖给A股公司或投资人。“在这个过程中,艺人卖掉自己的全部或部分股份,完成自我价值的放大和提前回收。”

  今年5月6日,乐视网披露的收购乐视影业的方案中,对乐视影业的估值为98亿元,在此次交易中,乐视网将与乐视影业的44名股东发行股份并支付现金。张艺谋、郭敬明、孙红雷、黄晓明、李小璐、孙俪等全都在列。这些明星们的身价立刻倍增,很多人的浮盈达到了几十倍。

  但是,2016年,这种一本万利的玩法,遭遇监管者冷冷地说“不”。其中,以暴风科技收购稻草熊、唐德影视收购爱美神的失败为标志,意味着明星通过资本市场狂揽财富模式遭遇寒冬。

  今年3月,影星吴奇隆、刘诗诗高调大婚,暴风集团发布重大资产重组公告,拟收购稻草熊影业60%股权,而吴奇隆为后者艺术总监,刘诗诗为其股东,持有20%股权。纵使稻草熊影业股东给出了2016至2018年三年4.36亿元的盈利承诺,最终该收购案还是被证监会叫停。

  而面对稻草熊影业这家成立时间仅两年、2015年净利润不到3000万元,整体估值却超过15.2亿元公司,市场表示震惊。

  证监会叫停原因是,暴风集团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未获得通过,主因是标的公司盈利能力具有较大不确定性,不符合相关规定。

  今年6月27日,A股气势如虹,唐德影视当日复牌跌停。根据其24日的公告,唐德影视原拟现金收购范冰冰及其母亲张传美持有的无锡爱美神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合计51%的股权,但双方未就重组事项达成一致,决定终止筹划本次重大资产重组。

  谁在祼泳?

  明星跨界合作事件如此之多,以致于当下的互联网圈产生这样的潮流:如果你的公司不拉个明星来站台,你都不好意思跟别人打招呼。而这些明星投资、加盟等等,有多少结成正果呢?大多数人只能听到热闹开场,听不到悄悄地散场声。

  像演员赵薇际遇,意外成为明星投资中焦点。

  2014年12月20日,赵薇及丈夫黄有龙斥资31亿港币,按每股平均价1.6港币购入逾19.3亿股阿里巴巴影业股份,相当于阿里影业9.18%的股权,成为阿里影业第二大股东。明星投资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

  此后,赵薇及其丈夫却不时传出减持消息,这应该让明星投资人对于上市公司信息发布制度非常头疼。

  据港交所披露,赵薇及其丈夫黄有龙于2015年4月30日,以每股3.9港币减持2.56亿股阿里影业,套现约9.984亿港币,持股量占比减少。2016年10月5日赵薇及其丈夫黄有龙场外减持7.993亿股阿里影业股份,每股作价1.571港元,持股比例由8.14%降至4.97%,套现12.557亿港元。

  阿里巴巴于美国上市之后,阿里履带战略中重要一环、互联网金融业务“蚂蚁金服概念股”一下子在A股市场被炒起来,对于蚂蚁金服的IPO,官方虽然说没有时间表。但是上市是迟早的事。很可能就在2017年上半年。

  在各家公司的股东名单中,有不少个人股东。其中,有一个人股东“魏启颖”看起来很普通,经查,才知道这个人其实是明星赵薇的母亲。再如华谊兄弟掌门人王忠军(王中军)也是通过个人和旗下公司间接入股蚂蚁金服公司。

  像赵薇夫妇这样际遇,未来随着更多创业公司能够上市,或许会有更多曝光。但是,那些未能上市成功的,也许将永远不会为人所知。

分类:  互联网资讯   用户:  蒋云染    关键词投资 黄晓明 范冰冰 刘诗诗 吴奇隆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