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互联网 > 游戏

关于《传奇》的“传奇” 盛大游戏、娱美德15年爱恨情仇录


作者: 赵敏康  2016年11月1日11:21  来源: 速途网 我要评论(0)

  《传奇》全称《热血传奇》,韩国名为《Legend of Mir2》。最近围绕它的又是重重官司,然而这个被第一批网友玩家奉为永恒经典的网游界前辈,距离它的中国开测已经过去了15年。

关于《传奇》的“传奇”  盛大游戏、娱美德15年爱恨情仇录

  《热血传奇》登录界面

  在本应该放下屠刀,不时打击一下低俗的仿冒页游来消遣晚年时光的《传奇》,最近又被Actoz亚拓士、Wemade娱美德两个版权共享公司从摇摇椅上拉出来,争夺它曾经打下的江山。对《传奇》来说,或许已经习惯,因为《传奇》的一生都围绕着数场官司,简直可以写成一部堪比封神榜的“传奇”。

  “传奇”的诞生

  新千年的中国,网游市场方兴未艾。这一年盛大集团陈天桥刚与中华网分道扬镳元气大伤。韩国游戏公司Actoz亚拓士揣着国内表现平平的《传奇》无人问津,或许是惺惺相惜,前者拿出最后的30万美元换来了《传奇》的中国运营权。

关于《传奇》的“传奇”  盛大游戏、娱美德15年爱恨情仇录

  陈天桥带着这个品相不佳的游戏说服了育碧代理;又拿着育碧代理说服了浪潮和dell提供三个月的服务器免费试用;最后提着服务器说服了电信获得了带宽……

  就这样,《传奇》带着破釜沉舟的决心,开始上演了一出真正的传奇。02年11月,同时在线人数65万,注册账号7000万,这年中国网民人数也只有5910万。《传奇》一举成为当时世界第一规模的网游。这一年,距离《魔兽世界》中国上线还有3年。到2004年《魔兽世界》开始北美公测时,盛大集团刚在纳斯达克上市,陈天桥凭着《传奇》坐上了中国首富,被比下去的人叫丁磊。

  第一回 初生的“哪吒”,父母的争夺战

  如果把《传奇》与历史人物相比,也只有传说中的哪吒能与之匹敌,而且是加强版,一出生就翻江倒海。但是这么有能量,点石成金的宝宝自然人人想要,包括他的亲生爸妈和干爹。

  《传奇》出生在韩国,“父母”是平凡的韩国小企业,它“爸”是韩国游戏公司Actoz亚拓士,它“妈”则是早年供职于亚拓士,并制作出《传奇》这一IP的游戏制作人朴瓘镐,后来这家伙跟Actoz亚拓士分家创立了游戏公司Wemade娱美德。虽然分家但藕断丝连,两者共同享有《传奇》的著作权,而且Actoz亚拓士还持有Wemade娱美德%40的股份,两者在韩国默默发展。

  那个年代的“干爹”还是没有别的意思,拥有运营权的父亲Actoz亚拓士在跟《传奇》的“干爹”陈天桥商量之后,把它推向了中国发展,结果这加强版哪吒如鱼得水,闹出一片天翻地覆,“干爹”陈天桥直接当上了种花家首富,每月向亲生爹妈上缴千万美元分成。

关于《传奇》的“传奇”  盛大游戏、娱美德15年爱恨情仇录

  《热血传奇》

  在《传奇》迅速取得成功的同时,中国网络游戏产业也吸引了大量的投资,形成了互联网泡沫破裂后的一个投资高潮,网络游戏已经成了电信产业的"救世主"。新浪网总裁汪延表示称,有些游戏的运营代理费从几十万美元一下子飚升到上百万美元,有时甚至发生了国内厂商之间相互拆台的恶性竞争。

  作为《传奇》的开发者,Wemade就吸引了不少盛大的竞争者。随即开发了"Legend of Mir3:The Evil’s Illusion",盛大方面的中文译名为《传奇2.0》。赚得盆满钵满的盛大,面对上亿美金的游戏,自然向韩方表示:希望能够把《传奇》的运营代理权延期,并希望优先运营即将开发出来的升级版本《传奇2.0》,按盛大对原合同的解释,这也是必然的,而且应该免费。但Wemade或许更想把它分开运营,卖个更好的价钱。

  2002年7月9日,Actoz以拖欠分成为由给盛大发了一个通知,通知盛大中止原合同,停运《传奇》。根据原合同,盛大延期付款超过两个月,Actoz可以单方面中止合同。此前,Wemade曾质疑盛大的销售和分成数据未经税务或权威部门审核,"只是盛大单方面签署的一张纸而已。"盛大则认为,是韩方未能按时提供发票,受外汇管制才无法按时打款,三方各执一词僵持不下。而Actoz的股价自事件爆发,已从高峰时的37800韩元跌到8300韩元。

关于《传奇》的“传奇”  盛大游戏、娱美德15年爱恨情仇录

  此时,若《传奇》停运,盛大、亚拓士、娱美德将面临上亿美元的损失。于是,2002年7月14日,在维持原合同的基础上,又出现了一个补充协议:宣布2002年7月9日的通知无效;韩方有义务帮助盛大解决其技术问题,如外挂问题等;盛大拥有《传奇2.0》的优先运营代理权,韩方应在2003年1月向盛大提供运营《传奇2.0》所需的程序;盛大付完拖欠的分成费,并接受韩方查看其收费系统的要求。但此后双方依然在盈利数额上僵持不下。

  第二回 私服事件搅乱僵局,盛大游戏乘机而上

  事情转机出现在2002年7月,Wemade得到一个坏消息:《传奇》的意大利运营商泄漏了游戏服务器的安装程序,并在网上公开散布。韩方随即中止了与意大利运营代理商的合同。

  中国的私服被发现的最早时间是2002年9月28日,并很快像"流行感冒"一样传播开来。有趣的是,私服一方面严重损害了盛大游戏的利益,另一方面因其不收点卡的道具模式,在全国网吧遍地开花,传奇能有今天的普及和影响力应有私服的“功劳”。

  盛大认为,私服最猖獗时可能超过1000个窝点,对盛大造成巨大损失,Wemade应该对此事负责。随后宣布,无限期暂停向韩方支付2002年8月开始以后的所有分成费,直到韩方将私服问题解决,同时提出三个条件:1、降低分成费用;2、延长《传奇》代理期限;3、签订《传奇2.0》的授权合约。

  在2001年Actoz与盛大签订的合同中,去除流通费用后的27%的分成费,这在当时对韩方来说绝对是份优厚的合同。谁也没想到当初这薄薄的7页合同带来的却是上亿美元的大餐,而《传奇》的所有权恰恰又属于两家公司,为三家日后矛盾带来了数不尽的麻烦。

  第三回 盛大釜底抽薪,娱美德挂牌上市

  事情一拖就到了2003年,《传奇》国内代理盛大宣布研发了一款传奇like游戏《传奇世界》,正苦于没有理由反击的唯美德,随后起诉盛大自主开发和运营的《传奇世界》涉嫌侵权和不正当竞争,称《传奇世界》有多处抄袭唯美德开发的《传奇》游戏。

  2004年11月,盛大一方面加速研发着自己的《传奇世界》,另外一方面在29日,以9170万美元的现金向《传奇》的发行方亚拓士公司部分股东收购约29%的股份,一跃成为了拥有《传奇》一半版权公司的最大股东。本来三个人的僵局,瞬间变成了盛大和娱美德的博弈,无限的尴尬气氛弥漫在三者之间。

关于《传奇》的“传奇”  盛大游戏、娱美德15年爱恨情仇录

  《传奇世界》

  这一拖就拖到了2007年,在双方在经过四次不公开审理和法官多次调解后,双方最终达成和解。唯美德同意承认盛大拥有《传奇世界》的著作权,而盛大也同意承认唯美德和亚托士双方共同拥有《传奇》的著作权,双方均表示不再提起任何类似的诉讼。

  耐人寻味的是,2007年初亚拓士和娱美德公司达成了协议,把公司所持的全部40%娱美德公司股份以2000万美圆的价格卖给娱美德公司。亚拓士和娱美德公司的共同著作权还将保持不变。两年后,盛大游戏单独在美国上市,娱美德也正式在韩国高斯达克挂牌上市。娱美德上市股价市值约4.37亿美元(按当年汇率),2007年以2000万美元赎回来的40%股份,增值到1.75亿美元。

  从低价归还股份,到双方和解,再到双双上市,不免让人嗅到浓浓的PY交易的味道。

  第四回 陈天桥的“七年之痒“”,没有了盛大集团的盛大游戏

  双方的暂时的和平蜜月一共持续了7个年头,陈天桥的“七年之痒”的结果,却使盛大游戏命运从此发生改变。2014年11月,盛大集团宣布完成出售所持有的盛大游戏公司的所有股份,即盛大集团已不再持有盛大游戏公司的任何股份。自出售日起盛大游戏公司发生的一切内外事务,包括股东权益纠纷等,均与盛大集团无关。盛大集团授权盛大游戏公司使用的“盛大游戏”商标亦至2016年12月31日到期。

  陈天桥卸任并卖掉了曾经起家的业务,同时也放下了一个重重的包袱,盛大集团在这七年中也转型成为一家投资控股公司,盛大游戏也在慢慢变化。2016年年中,盛大游戏元老级人物CFO姚立、CAO张瑾、COO朱继盛以及副总裁朱笑靖等人陆续离职,同时传出了盛大内部将进行大规模清洗裁员的猜测。随后,控股股东中绒集团正式起诉盛大游戏前CEO张蓥锋向银泰集团出售盛大游戏股权,此案至今还没有结果传出。

  盛大游戏在2016面对的,不单面对的是内部问题。8月份,娱美德认为重庆小闲有限公司通过设立《传奇》私人服务器,非法运营并攫取巨额收入,向宁夏知识产权犯罪侦查局报案。据新京报称,银川警方调查后认为,重庆小闲相关人员拿着盛大、蓝沙信息、上海数龙授权的《传奇》在中国大陆地区的著作权授权及维权授权大做文章,非法操纵上千家私服,警方称涉案金额超过60亿,并对涉案人员进行批捕。

  在《传奇》运营的第15个年头,它依然没有安享只有摇摇椅的晚年,反而内部外部麻烦缠身。

  第五回 恺英入局深陷,《传奇》依然官司缠身

  今年年中,恺英网络发布了《关于签订传奇移动游戏和网页游戏授权许可合同的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上海恺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于28日和韩国娱美德签订了传奇移动游戏和网页游戏授权许可合同,合同共计涉及金额约合人民币元2.98亿元。

  6月28日,盛大游戏联合亚拓士发布声明表示,《热血传奇》著作权由娱美德和盛大游戏控股子公司亚拓士共同拥有,娱美德出售传奇改编权无效且违法,将视后续情况采取法律手段,捍卫合法权益。同日,恺英网络发布声明称,恺英网络通过正式的商务途径获得娱美德授权的“热血传奇”网游改编权,所有手续合法合理,符合正常操作流程。

关于《传奇》的“传奇”  盛大游戏、娱美德15年爱恨情仇录

  7月29日,恺英网络就娱美德对于传奇著作权一事举行记者沟通会。盛大游戏副总裁谭雁峰回应:关于传奇的纠纷,在盛大试图协商解决无效之后,已经正式提起起诉,让法律来评判。亚拓士公司同日向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提出诉前行为保全申请。

  8月11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日前正式下达民事裁定,要求韩国娱美德公司和恺英网络立即停止旅行于6月28日签订的《热血传奇》授权许可合同。而恺英网络则祭出了韩国法院正好相反的判决结果: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于10月6日驳回了《传奇》的著作权共同拥有者——亚拓士提出的禁令(停止侵害传奇IP共同著作权及预防请求权)申请,即驳回了亚拓士禁止娱美德单方面对外授权传奇版权的申请。

  10月27日,娱美德和恺英网络同时提起正式复议和5000万的反担保。主要围绕着亚拓士和盛大公司恶意诉讼和申诉保全进行。

  此案目前还在审理阶段。

  第六回 没有共同的乱麻,只有各自的利益

  有一点可以肯定,多年前的娱美德和陈天桥能够最终将矛盾化解,必定是最终结果满足了双方的利益需求。《传奇》已经运营了15年,其在中国的影响力甚为广大,恺英能为一个IP拿出如此巨资,证明这个老IP有利益可挖。

  但多年前的情景在恺英和现在的盛大游戏之间重复上演,是在为《传奇》IP的新游戏造势还是只想保护自己的利益,我们还不得而知。如果法律最终还是无法界定是否侵权,那这道陈年老伤再次被揭开的时候,但愿双方能小心翼翼且结果符合预期。

关于《传奇》的“传奇”  盛大游戏、娱美德15年爱恨情仇录

  最终结果于玩家来说确实不太重要。重要的是,《传奇》已经深存于那一带玩家的心中,成为了永恒的记忆,借用玩家一句话:“还是会不断有新人出生在新手村砍鸡,依然有老人在安全区喊话炫装备,依然有人被爆光装备删号,来去的都是故事。”

  部分文字资料和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分类:  游戏   用户:  赵敏康    关键词热血传奇 盛大 恺英 娱美德 版权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