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行业网站 > 财经

吸金互助平台野蛮生长


作者: 麻晓超 发布: 蒋云染  2016年11月7日9:28  来源: TechWeb 我要评论(1)


  明星高管跨界杀入,资本追逐,新平台雨后春笋般冒出,用户量激增,监管约谈,种种迹象表明,“网络互助平台”行业的确在今年经历了爆发式增长。

  “网络互助平台”,是最早源自国外的“相互保险”的变体,是当前监管环境下的一个阶段性产物。国内持牌的“相互保险”目前只有三家。“网络互助平台”的合法身份还没有得到明确认可。

  早在“相互保险”牌照一牌未发之前,国内的一大批先行者担心错过发展良机,便以“网络互助平台”名义和模式开始探索。事实证明,风口上冒出来的平台们的确获得了出人意料的发展。

  “(11月3日)被保监会点名的水滴互助还不是用户量最多的,目前公开宣传百万用户的互助平台至少有五家”,一位互联网金融从业人士在谈到“网络互助平台”发展现状时表示。

  另据不完全统计,截至11月5日,至少有两家2016年成立的“网络互助平台”宣称拥有超过300万用户,其中一家2016年7月份才上线。

  对于“网络互助平台”的数量,目前尚无权威数据出炉,有调研机构年初曾预测今年底将突破100家,有“网络互助平台”创业者7月份曾预测今年底平台数将达300家。

吸金互助平台野蛮生长

  差异如此之大的预测,“可能是因为行业本身发展快,新生、新死平台数量很高,”前述从业人数评价称。

  “相互保险”的中国合法身份

  “网络互助平台”是“相互保险”的变体,后者发展历史悠久,起源早于股份制保险。

  简单地说,“相互保险”就是一群有着共同要求和面临同样风险的人自愿组织起来,定义好风险补偿的规则,预交风险补偿分摊资金,从而保障每一个参与者的风险损失。

  与平安保险等商业保险公司相比,“相互保险”组织没有外部股东,由全体投保人共同所有,不存在投保人与保险人之间的利益冲突。

  “从国际上看,相互保险组织具有以下三个独特优势:一是投保人和保险人利益一致,能够较好地实现以客户利益为中心,并由客户参与管理,从而有效避免保险人不当经营和被保险人欺诈所导致的道德风险。二是展业费用较低,核灾定损准确度较高,可以有效降低经营成本,为会员提供更经济的保险服务。三是由于没有股东盈利压力,其资产和盈余都用于被保险人的福利和保障,可以发展有利于被保险人长期利益的险种,”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2015年2月谈及“相互保险”的优势时曾这样表示。

  “相互保险”目前在国际保险市场仍占据重要地位,尤其在高风险领域如农业、渔业和中低收入人群风险保障方面得到广泛应用。据国际相互合作保险组织联盟统计,2013年全球相互保险保费收入达1.23万亿美元,占全球保险市场的26.7%,覆盖人群8.25亿人,“相互保险”组织总资产超过7.8万亿美元。

  我国“相互保险”起步较晚,《相互保险组织监管试行办法》2015年2月份出台,同年6月,保监会正式批准首批三家“相互保险”公司进行筹建,获批筹建的有众惠财产相互保险社、汇友建工财产相互保险社和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

  其中,信美人寿由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有限公司等9家企业发起设立,初始运营资金10亿元,主要针对发起会员等特定群体的保障需求,发展长期养老保险和健康保险业务。

  “网络互助平台”爆发式增长

  早在“相互保险”牌照一牌未发的多年前,国内已有先行者探索“网络互助平台”,其中比较具有代表性的是抗癌公社,公开资料显示,其于2011年上线。

  “网络互助”,顾名思义,本应是互助行为,公益捐助性质,不是保险。其与“相互保险”的一个区别是,“网络互助”参与者实际上不能获得刚性赔付,平台方也没有兜底承诺。

  而保险是保险公司基于保险精算进行风险定价和费率厘定,科学提取责任准备金,在赔偿给付能力和财务稳定性方面有充分保证。

  “相互保险”监管法规出台前,看到风口的创业者害怕失去发展良机,以“网络互助平台”名义和模式开始探索,“相互保险”牌照颁发后,让行业更加意识到了“网络互助平台”行业的未来发展潜力。

  此后的2015年下半年,尤其是2016年以来,在“网络互助平台”行业,明星高管跨界杀入,资本追逐,新平台雨后春笋般冒出,用户量激增。

  2016年5月至7月,美团沈鹏、阿里高竞、海豚浏览器杨永智先后杀入,还将一批巨头资本带入场“背书”。“网络互助平台”行业受到资本追逐。

  根据公开资料不完全统计,截至11月5日,2016年,10家平台获得融资,总融资规模过亿元。

吸金互助平台野蛮生长

  资本追逐的背景下,新平台雨后春笋般冒出。投资了某“网络互助平台”的曲速资本在今年发布的两版《2016年中国互联网保险行业研究报告》中均预测,今年底“网络互助平台”数量将达到100家。而水滴互助沈鹏7月份接受媒体采访时则预测,2016年底“网络互助平台”数量将达到300家。

  差异如此之大的预测,“可能是因为行业本身发展快,新生、新死平台数量很高,”一位互联网金融从业人士评价称。

  在目前行业内的平台数量方面,还没有权威数据发布,下半年坊间曾有“已达120家”的无数据来源的说法。

  记者注意到,有些“网络互助平台”并没有在PC端上线官网,仅在微信上有公众号,并且通过微信群进行用户维持和营销,或者是先在微信上发展到一定规模后才上线PC版官网进行宣传。这种“半地下运营”的情况下,让全面地统计平台总数十分不容易。

  平台数量猛增之余,整体用户人数也在经历激增。据不完全统计,截至11月5日,宣称平台用户超过100万的有5家,其中,轻松筹旗下轻松互助逼近400万,7月上线的众托帮突破300万。

吸金互助平台野蛮生长

  新业态的爆发式增长,往往都伴随着风险膨胀外溢和潜在违规。2016年4月,保监会等印发的《互联网保险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中,互联网企业未取得业务资质以互助名义变相开展保险业务是本次专项整治的重点工作之一。

  2016年5月份,保监会曾向公众提示“网络互助平台”的风险,当时被点名的平台是夸克联盟,(《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就“夸克联盟”等互助计划有关情况答记者问》),时隔6个月,保监会再次敲打“网络互助平台”(《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就网络互助平台有关问题答记者问》)。

  11月3日,保监会在谈到网络互助平台存在的风险和问题时表示:“网络互助计划公开向社会公众进行“投入少量资金即可获得高额保障”的误导宣传,诱导社会公众产生获取高额保障的刚性赔付预期。但实际上其未基于保险精算进行风险定价和费率厘定,没有科学提取责任准备金,也没有受到政府部门的严格监管,在赔偿给付能力和财务稳定性方面没有充分保证,难以实现持续运营。一旦发生风险事件,平台自身并不承担给付责任,无法保证兑现承诺赔付的金额。同时消费者还可能面临个人隐私泄露、纠纷争议难以解决等风险。”

  此外,“网络互助平台并不具备保险经营资质及相应风险控制能力,其资金风险、道德风险和经营风险难以管控。特别是目前部分网络互助平台通过各种商业营销手段,迅速积累大量会员,涉及面广,社会影响大,外溢风险不容忽视”。

  在11月3日的公告中,水滴互助被保监会点名。此后在发布在水滴互助官网的一篇文章中,创始人沈鹏谈及被约谈时称,今年9月和保监会沟通之后,对水滴互助文案和条款进行了优化,已经通过页面注明等方式,向用户说明了互助保障不是保险,要会员明白互助保障的本质是公益行为,互助保障是定位为公益性质的互帮互助组织,会员们对互助计划内符合条件的重大疾病患者的捐助是单向的赠予行为,并不承诺足额赔付。

  除了合规问题,“网络互助平台”的发展还存在另一个挑战——平台方还没有清晰的盈利模式。

  根据大多数平台公示资料,现有运营模式中,没有向用户收取手续费,而平台方也不能像商业保险那样把保金拿走去投资产生收益,“多少年内不打算盈利”甚至也成了一些平台宣传自己的标语。

  “未来的盈利是通过为用户提供增值服务来实现。这样的盈利点需要深度挖掘细分用户的需求,用户需要什么,平台提供什么……”某“网络互助平台”创始人10月份曾向媒体这样说道。

  盈利是资本追逐的最终目的,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考验资本方耐心的时期。

分类:  财经   用户:  蒋云染    关键词网络互助 保险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