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互联网 > 互联网资讯

美国大选终于结束了:它展现了哪些技术的黑暗面


作者: 小小 发布: 蒋云染  2016年11月9日17:47  来源: 网易 我要评论(0)

undefined

  【编者按】“轰轰烈烈”的美国总统大选终于出了“结果”。美国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凭借在关键州的超预期表现,一举锁定当选美国总统所需的270张选举人票,成为第45任美国总统。

  11月9日报道,据《连线》杂志报道,在过去19个月的艰难选战中,各种技术让选举投票变得更容易。此次大选也暴露了技术进步的所有黑暗面。它向我们展示了:人们用于两地沟通的通信工具,也可被用于传播各种死亡威胁;让我们可将信息掌控于指尖上的平台,同样也能被用于破坏真相;我们的大多数个人通讯如此容易受到攻击,几乎每个人都渴望看看我们极力隐藏的东西。

  在这次大选中,我们看到了许多创新,同时也看到许多意想不到的后果。由于我为《连线》杂志报道政治新闻,许多人问我:为何科技刊物需要报道政治新闻?这是个非常好的问题,但是鉴于电子邮件服务器、俄罗斯黑客、Twitter巨魔(恣意挑衅、毫无来由地攻击任何人)以及维基解密等都在美国大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我不禁要以反问的方式给出回答:为什么不呢?

  1.网络巨魔崛起

  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之前,网络巨魔就已经肆虐网络,但是特朗普获得提名人资格却让他们成为焦点。他们长期局限于边缘,今年却占据了中心舞台,以“TrumpTrain”为标签肆无忌惮地骚扰任何人。这些人甚至采用了民主党总统提名人希拉里形容他们的词汇“烂货”(deplorables),并以此为荣。

  对于保守派作家大卫·弗伦奇(David French)来说,这意味着大量照片被篡改,甚至让他的女儿看起来就像个奴隶。对于最近收到大量反犹太评论的作家贝瑟尼·曼德尔(Bethany Mandel)来说,这意味着她需要买枪保护自己,以防这些暴力言论最终演变成行动。

  弗伦奇为《国民评论》写专栏,他写道:“每次大选都能吸引到傻瓜、疯子,但特朗普获得提名人资格让他们被武装起来。”据反诽谤联盟统计,在去年8月份到今年7月份之间,推特上共有260万条反犹太评论,其中60%都是针对记者的。但这种情况被以“反犹太情绪增加”轻描淡写地略过。调查还显示,仅1600个账号就生成了68%的反犹太评论。

  在某种程度上,特朗普通过招募极右翼人士给于这种行为以支持,比如极端保守网站Breitbart的前首席执行官史蒂夫·巴侬(Steve Bannon)。普林斯顿大学美国历史学教授内尔·欧文·佩恩特(Nell Irvin Painter)称,种族歧视言论几乎包围了特朗普。这就像地下潜流,特朗普戳穿了洞,导致其渗透出来。

  但是这些人不仅仅是特朗普的支持者,还有所谓的Bernie Bros(即桑德斯支持者中最坏的一类人)。他们发布令人厌恶的咆哮,并发表反对桑德斯和希拉里支持者的各种威胁。

  尽管这些网络巨魔只占几位总统候选人支持者的一小部分,不幸的是,他们却是发出声音最大的。正如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教授多米尼克·布劳斯萨德(Dominique Brossard)指出的那样:“选民就像频谱,绝大多数选民就像相当沉默的中端,而网络巨魔就像两端嘴尖的音调。”

  此次大选中充满了数字死亡威胁和恐吓战术,证明网络上的两极分化不仅可破坏政治演说,而且在现实中同样危险。

  2.后真理政治时代

  此次大选证明,尽管互联网让信息和知识传播变得更容易,但破坏真理同样也更轻松。在互联网上,所有观点都是平等的,即使它们是谎言。

  当然,媒体分裂也加剧了这种危险。尽管报纸和电视台的数量曾经很少,但它们可从谎言中审查事实真相。现在,随着出版物、社交媒体以及恶作剧网站越来越多,很难再区分真相与谎言。

  康涅狄格大学哲学教授迈克尔·林奇(Michael Lynch)表示:“从矛盾中,你得不到任何东西。当人们开始收到互相矛盾的信号时,他们开始忽略它,尽管其与自己的信仰不一致。”今年尤其如此,许多人开始对主流媒体失去信任,只有14%的共和党人表示信任媒体,而2015年这个数字还为32%。

  这使得政治演说变得更加困难,因为在基本事实上无法达成共识时,也更难取得互信。社交媒体导致这个问题更加严重,它们允许人们更容易进入“回声室”,让“自我版本的真相”继续流传。新闻聚合网站Buzzfeed对各党派Facebook网页进行分析发现,页面分享的虚假或误导信息越多,反而越受欢迎。

  威斯康星大学的科学家最近对Facebook上被分享次数最多的寨卡病毒相关报道进行研究,发现了类似结果。文章报道越不准确,在Facebook上越受欢迎。当你知道社交媒体已经仅次于有线电视新闻成为美国第二大政治新闻源时,显然麻烦大了!

  多年来,危险的阴谋正侵蚀网络。佩恩特指出,“奥巴马出身论”(birtherism)就是最典型的例证,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他实际上是穆斯林,篡改了出生证明才顺利当上了美国总统。佩恩特说:“这种观点被一次次否点,但却总能死灰复燃。Birtherism不是真相或事实,它属于被真理化的意识形态。”

  Facebook和Twitter目前都在致力于如何阻止虚假信息在其平台上传播,它们不想成为互联网真相的唯一仲裁者。就在不久前,Twitter还关闭了传播虚假信息的账号,这个账号旨在反对为希拉里投票。

  3.点击鱼饵大选

  政治与娱乐之间的界限已经变得十分模糊,本茨大选令这条界限更加模糊。在很大程度上,这是因为今年有真人秀明星在竞选总统。特朗普知道如何指挥电波和网络。

  正如CBS首席执行官莱斯利·穆恩福斯(Leslie Moonves)所说,全美集体关注特朗普对于CBS和其他媒体来说绝对是个好消息。据Mashable和追踪公司Newswhip汇编数据显示,今年美国十大主流新闻网站,包括华尔街日报网站和纽约时报网站正如CBS首席执行官莱斯利·穆恩福斯(Leslie Moonves)所说,全美集体关注特朗普对于CBS和其他媒体来说绝对是个好消息。据Mashable和追踪公司Newswhip汇编数据显示,今年美国十大主流新闻网站,包括华尔街日报网站和纽约时报网站,与特朗普有关的内容就占了38%。对于Vox.com等网站,特朗普的内容占了近60%。

  这不仅是因为特朗普本人如何制造新闻。问题还在于,媒体本身也更倾向于成为娱乐频道。在Facebook上,突发新闻与长篇报道中,穿插着候选人的背景介绍与朋友的生日贴文和婚纱照等。在Snapchat上,新闻正与彩虹自拍等争夺读者注意力。

  媒体的整体商业模式现在非常依赖这种混搭。以媒体新贵NowThis为例,你会在这里看到许多短新闻视频。它们的题目变得有点儿耸人听闻,更加夸张,而报道篇幅更短。

  4.永远不用电子邮件

  2016年大选展示了大规模隐私泄露会让政治家和公民变得多么敏感!不仅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成了大规模网络袭击的受害者,维基解密网站还曝光了希拉里竞选主席约翰·伯德斯塔(John Podesta)多年来的电子邮件,它们都是被俄罗斯黑客窃取的。

  无论媒体是否有义务报道这些被窃的电子邮件,泄密事件都提醒我们,我们都很危险。大多数人都信任他们的通信服务,但科技公司显然从未向我们提供真正的保护,黑客依然可以获取我们的信息。

  为此,我们屏住呼吸,希望伯德斯塔和前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黛比·舒尔茨(Debbie Wasserman Schultz)的遭遇永远不要发生在我们身上。然而此次大选之后,我们知道,这种情况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特别是当你发表政治见解的时候。

  对于那些关心自己隐私的人来说,这非常可怕。而作为依赖于自由、公正选举的国家的公民,这甚至更加可怕。

  5.Twitter大小的关注范围

  同样可怕的是,人们很容易忘记重大丑闻。曾在初选中帮助马可·罗比奥(Marco Rubio)处理数据的0ptimus创始人斯科特·特兰特(Scott Tranter)说,他会监控目标受众正观看的数据。每次特朗普发表令人不喜的评论时,他都希望特朗普会被击败,但他却坚持到了最后。

  在大选中,我们看到了许多类似的情况。在民调中,特朗普一次次遭遇挫折,比如对女性发表侮辱性评论,十多名女子指控特朗普性骚扰等。但看看今天,希拉里的“电邮门”丑闻依然充斥着各大媒体头条。

  公众已经形成Twitter大小的关注范围,最近的愤怒总会取代以前的愤怒。或许今年发生了许多丑闻,但结果却几乎相同:它们都未能吸引人们的长期关注。特朗普正充分利用了这一点。人们开始谈论他的糟糕辩论表现?他立刻跳出来与环球小姐对阵。人们开始谈论他性骚扰女性?他告诉世界大选正被操纵。

  当然,这是人类的本性。但不难看出,尽管技术正令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但其也正让我们的某些本能变得更糟。当然,技术并非总是黑暗的,对于明天,我们依然感到乐观。

分类:  互联网资讯   用户:  蒋云染    关键词美国 Twitter 唐纳德·特朗普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