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互联网 > 互联网资讯

关于媒体未来的三个对话


作者: 王玄璇 发布: 蒋云染  2016年11月17日9:21  来源: 凤凰网 我要评论(1)


  当美联社、华盛顿邮报、新华社等机构都开始让机器人写新闻时,传媒业内一阵动荡:人工智能会将这个古老的行业带向何方?从业者又要如何面对这场即将来临的变革?

  在2016腾讯网媒体高峰论坛上,中外专家对人与机器、人与媒体、人与资讯的关系进行了探讨。

  人工智能将对新闻业造成哪些影响?

  如果让机器把《射雕英雄传》和《笑傲江湖》这两本小说合为一本,机器可能会给我们写出一本小说叫《笑傲英雄传》。香港科技大学计算机系主任及大数据研究院院长杨强在解释人工智能如何写作时,举了这样一个例子。

  杨强介绍说,通过序列的深度学习和增强学习,机器可以根据现有文本生成模型,在两部小说的基础上“创作”一部新的小说。

  新闻写作也是如此,目前多家机构都已启动机器人写作新闻,而这仅仅是人工智能在新闻领域应用的一个场景。杨强认为,人工智能还能在另外四个方面辅助新闻编辑。

  比如在信源捕获方面,可以利用传感器收集各类数据获取信息,而在信源或者在社交网络中观察一个新闻的传播路径、传播方式和传播人群。第三个方向是视频和文字的转化,当机器能把视频内容转化成文字,人们可以很方便地对视频内容进行检索,快速找到所需内容并进行更高质量的分析。另外,智能分发已经是成熟应用的一个方向,包括用推荐系统来做基于内容的推荐。最后一个方向是资讯服务,包括人机对话系统。

  记者:现阶段媒体从业者如何利用人工智能提高工作效率?

  杨强:很显然的一个应用是语音,我们有很多录音,但是回去整理的时候还得一句一句的听,这个效率很低,所以用语音识别,比如科大讯飞等这些产品可以大大地提高效率。

  另外一但记者往往要做很多研究,比如报道美国大选,选民的态度、选后的反应。这些调查研究可以通过很多舆情的分析和大规模的数据挖掘,机器学习社交网络然后给出一个非常全面准确的总结。

  还有一个就是报道频繁出现的事,比如报道股市的动向,每天报道好几次,这种东西可以用机器人来写,没有必要浪费那么珍贵的编辑的时间。编辑可以更加专注他们做的事。一些机构已经有写作机器人了,他们会把数据库里某些更新的信息用自然语言的形式写成报道。这种报道不需要特别深入的调查,也不需要去了解各个事件背后的关系,这是可以机器来做的。其实机器也可以做更深入的调查,真正成为人类的助手。

  记者:您所说的智媒发展五大趋势中,智能分发已对相对传统的媒体产生一些威胁,其他几个方面可能有颠覆、甚至形成新行业的会是哪些?

  杨强:有几个可能性,一是简单新闻的写作。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多由人工智能生产的新闻。不仅仅是对数据的再整理,还可以对整个趋势有所了解。比如今天在微博上大家对某个股票的反应,这个可以用机器人来写。

  还有一个方向是视频和文字的互相转换。以后视频会越来越多,我们现在就是通过人去看,这个方式是非常不智能的。当然前提是得获得比较好的标注数据,这些我想应该也有办法来解决。

  被机器人抢去工作的媒体从业者该怎么办?

  Jerry Kaplan在他写的《人工智能时代》中做了这样一个预言:大批蓝领将被机器人取代而失业,而大批白领则将被另一种看不见的机器人取代而失业。作者认为,会计、医生、律师等现在的高级职业,未来大部分将被人工智能取代。

  面对这样的未来,似乎我们每个人都在焦虑,如何和人工智能共处,如何更好地利用人工智能?

  的确,人工智能未来不仅是能够提升生产力,给我们提供消遣、娱乐,而且能得到我们的信任,变成我们离不开的个人助手。

  Jerry Kaplan介绍,基于人工智能智能开发的新型柔性机器人可以代替人类工作,它们可以在真实的工作场景中,面对周围发生的一切做出调整,自动驾驶汽车就是柔性机器人的代表。其次,人工智能可以读写、理解文字。另外,人工智能能帮助人们更好的使用电脑,例如预测需求等。

  人工智能看起来能有很光明的未来,那我们呢?

  记者:对于部分记者或者编辑来说,人工智能会导致他们失业吗?

  Jerry Kaplan:现在我们看到有很多新科技的出现,所以你并不需要特别担心人工智能这个问题。举一个具体的例子,比如说现在掉进火山里面了,首先考虑是等一下我需要戴一个来保护我的头部。事实上你会面临很多其他方面的问题,所以对于新闻媒体行业也是这样的,人工智能并不是最大的挑战,也不是唯一的挑战。

  记者:当机器人写的消息出错了,谁来负这个责任?

  Jerry Kaplan:讲到负责任肯定是人在负责任,但是在整个人工智能发展过程中,人工智能的创造者和他实际的作用之间是有一个界限的,并不是说创造这个人工智能的人直接影响它使用的结果。不管怎么样都没有办法让机器负责任,所以我们要考虑新的技术和机器使用方式是否恰当和正确。我觉得消费者是要负责任的,或者说创造这个机器的人要负责任,推广这个机器和使用者要负责任,只是看这个错误是什么样的错误,要负什么样的责任。

  记者:在媒体行业,理想的人工智能和人的协同合作方式是什么样的?

  Jerry Kaplan:理想的合作状态就是,因为使用了这些技术和机器的帮助,人可以成为更好的人,人可以把他的工作做的更好,也可以在工作中有更高的效率,并且做的更加准确。也就是说人和机器的合作是为了达到人的目的,并且是进一步增强我们相互之间的关联,凡是这样的合作就是一个好的合作。但是反过来说,如果是它对人类造成一些伤害影响了我们的工作效率,或者使得我们没有办法完成工作,这就不是一个好的工具,甚至我们根本不应该使用这个工具。

  新闻媒体正受到来自社交媒体的威胁

  美国媒体正在经历一些变化,其中显著的一点是,社交媒体成为很多美国人获取新闻的方式。皮尤研究中心媒体研究总监Amy Mitchell提供了这样一个数据:62%的美国成年人会从社交媒体上获取新闻,18岁到29岁人群中该比例则达到了84%。

  这导致新闻媒体与社交媒体在收入上产生差距。根据皮尤的研究,与一年前相比,数字广告营收中更大的一块蛋糕,即65%,被5 家科技公司所占有。这些公司都不是新闻机构,但其中一些公司,包括Facebook、谷歌、雅虎和Twitter,正在将新闻集成至它们的产品。

  记者:美国的主流媒体现在采取了哪些应对措施去面对社交媒体带来的冲击?

  Amy Mitchell:我认为对于传统媒体来说,由于新媒体或者说社交媒体的出现,应该是又有机遇又有挑战。从机遇的角度讲,读者、听众的数量会增加,而且从地域的角度讲,可以超越我们原来的地域限制。从挑战的角度来讲,现在有很多新闻被隔离,而且它的可控性变得非常低。

  再一点,很多社交媒体上也在发生一些变化,我认为,媒体和科技公司会有一个非常自然的一种融合。我们可以看到有很多社交媒体本身就有一定的新闻部分,他们也会向新闻机构寻求帮助。应该说媒体和科技公司他们是相互依存的一种关系,而且相互之间是一个双向的机遇和挑战。我们应该共同地努力解决现在的问题,并且更好地来了解未来的趋势变化。

分类:  互联网资讯   用户:  蒋云染    关键词媒体 人工智能 谷歌 Facebook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