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互联网 > 互联网资讯

papi酱与罗辑思维分手背后


作者: 肖芳 发布: 蒋云染  2016年11月24日10:08  来源: TechWeb 我要评论(2)

  距离papi酱与罗辑思维高调秀恩爱才半年,双方就宣布分手。虽然从双方合作开始起,众多业内人士就表示不看好,但“决裂”似乎比大家的预期还要早一些。

papi酱与罗辑思维分手背后

  papi酱合伙人杨铭在朋友圈表示,罗辑思维,在明确“得到”业务后他们原价退出了所有的投资项目,papi酱只是一家。对于双方的风波,杨铭表示:“不想说太多事,不想回应很多事,知道拍卖新闻把你们烦着了,就想踏踏实实,低调前行。短视频这件事,在中国,还很漫长。”

  罗振宇则在这条朋友圈声明下留言称:“江湖就这样,别介意。总有人愿意看笑话。”

  今年春节前后,papi酱爆红网络。3月,罗辑思维以及真格基金、光源资本和星图资本就联合宣布1200万元投资。

  罗辑思维与papi酱最紧密的合作最风光的一幕莫过于今年4月的papi酱招标会。这个拍卖会对标的是央视标王,最终papi酱的标王由丽人丽妆拍得,价格为2200万元。

  在这次被罗振宇形容为“创造了一个历史”招标会之后,罗辑思维和papi酱并未摩擦出更多火花。

  相反,罗辑思维CEO李天田在今年7月就开始反思公司的投资行为:“我跟罗胖商量,投资这件事儿要画句号了,再也不能做了。”李天田甚至将罗辑思维对外投资的行为形容为“耻辱”。

  而papi酱收获2016年第一网红的美誉后,被一轮又一轮网络热门事件淹没,若不是近日曝出与罗辑思维分手,大家都已经忘记她的存在。

  为何作为今年第一网红papi酱仅是昙花一现?为何papi酱与罗辑思维的合作不能持续?

  “割韭菜”还是竭泽而渔?

  罗辑思维被认为是最成功的自媒体品牌之一,但其发展壮大的过程却一直伴随着争议。

  罗辑思维定位于网络知识社区,依靠微信公众订阅号、脱口秀《罗辑思维》视频及音频等内容积累了数百万粉丝,但在商业化上却不按常理出牌。支持者和反对者对其评价也是天壤之别,一个捧上天,一个却说其是骗局。

  罗辑思维的商业模式,可以通过其商业化领域的几次尝试窥探一般:

  罗辑思维成立初期曾发起“史上最无理的会员招募”,官方称前两期共25000名付费会员资格,很快销售一空。会费分为200元和1200元两档,以200元会费来算,罗辑思维两期会员的收入就达到1000万元,可谓盆满钵盈。但据一位购买了1200元铁杆会员的网友透露,享受的福利只是一个月送一本书,买书可以享受优惠。被拉进一个会员微信群,但并没有什么话题讨论。“我根本感受不到我是会员的存在”,该网友甚至在知乎吐槽称自己被坑了。

  罗辑思维为了推广微信电商,曾发起过一次与知识社群定位并没太大关系的“真爱月饼”活动,鼓励用户向自己的亲朋好友索取月饼。不过,此活动被指“由商家和商业利益推动”,但最终的效果也并不理想。

  今年年初,papi酱爆红网络后,罗辑思维又开始在网红领域大做文章,一次性在papi酱收割2200万,papi酱的视频随后也开始商业化。

  在招标会上,罗振宇高调对媒体表示:“很多人说网红是长不了的,我同意,所以我们要一次性的把未来收割掉,落袋为安。”罗振宇这段话正代表着罗辑思维的商业化逻辑,“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一招不好使了,再换一个新招继续玩。反正中国足够大,小白用户跟韭菜一样,割过一茬一茬又长出来。无论是做会员,还是卖商品,都未考虑过持续性的服务,而是一次性将价值收割完,再等下一个风口、下一茬小白用户。所以,大概从罗辑思维与papi酱接触的那天起,其就没想把网红经济做成可持续性的收益。

  所以,罗辑思维尝试得太多反倒让外界很困惑其到底要做什么。李天田在今年7月的反思中也表示,投资上我们可能要赚很多钱,我们就容易受到诱惑。所以,这是我们的耻辱,为什么?说明你没有把精力放在你最该干的事情上。

  papi酱被榨干 视频播放量较高点缩水90%

  在papi酱刚刚获得融资之时,业界就有声音质疑个人化的创作到底值不值得投资,因为个人化的创作并不如团队批量创业稳定,一旦个人的创作力枯竭,其就不再有价值。

  半年之后再回看,业界当时的担忧不无道理。pap酱一夜爆红,但这个“红”来得快,去得也快。

  百度指数的数据显示,papi酱的搜索量从2月开始上涨,到4月中旬达到最高峰(与招标的时间一致),在7月之后搜索指数直线下降,目前的搜索指数已经接近其爆红之前的数值。

分类:  互联网资讯   用户:  蒋云染    关键词papi酱 罗辑思维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