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诺基亚安卓机八年后回归 能否活过一年?

  “诺基亚要回中国了。”

 

  这是12月1日,淹没在“华为石墨烯基锂电池重大进展”铺天盖地新闻中的一则小消息,

  11年宣告破产、13年将手机业务打包卖给微软,那之后,全球市场上再也没有一台真正的诺基亚。甚至包括这一次,芬兰企业HMD也只是购买了诺基亚手机及平板的品牌授权(十年)而已。

  不过,HMD也许是与原生Nokia血统最接近的一次。

  首先,公司所在地,就是诺基亚的老家芬兰。

  其次,70%以上的HMD员工来自诺基亚;高管中诸如首席执行官Arto Nummela、总裁Florian Seiche、首席财务官Anssi
Rönnemaa、首席产品官Juho Sarvikas、首席营销官Pekka Rantala等核心人物,也都有过掌舵诺基亚的经历。

  但是,与诺基亚最大的差别在于,HMD并不是一家“巨头”体量的公司,而只是一家创业公司。据悉,HMD目前只有500人,甚至还不及当年诺基亚手机研发团队人数的零头。

  全球第一到破产,Nokia只用了一年,那重回巅峰要用多久呢?

  Nokia的故事无须赘述,如何从从造纸厂、胶鞋厂、电缆厂成为全球第一手机厂商的故事,网上并不少见。1992年,诺基亚将全公司的未来赌在手机行业上;1996年,诺基亚手机销量成为全球第一。

  1992年的一天,在芬兰诺基亚总部,新任诺基亚CEO约玛·奥利拉用近乎于壮士断腕的勇气,砍掉了所有手机以外的产品线,以破釜沉舟的抉择打造出诺基亚手机帝国。但也同样是他,用一年的时间把诺基亚拖入深渊。

  07年苹果手机发布会后,全新的体验方式给传统功能机带来巨大冲击;同时,安卓系统的崛起,也为功能机的溃败加上了最后一根稻草。在这个时候,约玛·奥利拉已经失去了变革的勇气,拒绝了谷歌的要求,并直接导致了诺基亚在2011年的破产。

  1996年到2010年,诺基亚连续14年销量全球第一;2011年突然宣告破产,2013年将手机业务以54.4亿欧元的价格出售给微软。

  此时回归中国,或许是诺基亚最好、也是最后的机会。

  诺基亚通信大中华区总裁王建亚曾说过这么一个数字,诺基亚对亚太地区进行市场调研后发现,95%以上受访者都知道诺基亚这个品牌,其品牌渗透率之高可见一斑。加之曾经诺基亚十余年累积起的良好口碑,仅仅是诺基亚这块招牌,就能吸引足够多的眼球。

  但是品牌力会随着时间而被逐渐消耗。如果把10年的诺基亚品牌溢价能力比作8分的话,现在的诺基亚可能只有6分或者更低。所以与其硬生生把这个金字招牌浪费掉,倒不如趁着品牌还较高群众基础的时候再回来搏一把。

  同时,据说首款回归产品“D1C”将不出所料的采用Android 7系统,并配备骁龙430处理器、1080p屏幕和3GB
RAM等。从配置来看,诺基亚新款将主打中高端安卓市场。而众所周知,三星于今年曝出了“炸机”事件,新一代旗舰机又仍处在研发阶段,使得安卓高端市场始终缺乏一款重量级产品,诺基亚的入局可以说抓到了最好的时间点。

  从塞班到安卓,永远慢半拍的系统跟进成为诺基亚致命伤

  回到遥远的功能机时代,诺基亚的塞班系统也曾引领过潮流。但随着苹果推出iOS、谷歌推出Android以后,面对全新的交互体验,诺基亚显得进退维艰。作为当时的市场巨头,诺基亚不甘心在系统上仰人鼻息,因此在2010年与英特尔合力研发MeeGo系统。

  但动荡的市场没有给诺基亚足够的研发周期,第二年诺基亚就宣告破产。之后为了取悦新东家微软,诺基亚不得不搁置MeeGo的研发,着力于推出搭载WindowsPhone系统的Lumia系列。

  可事实证明,WP系统在体验、软件数量等维度上与Android和iOS有较大差距,畸形的Lumia系列长期半死不活;但碍于微软掣肘,诺基亚又无法彻底抛弃WP,只能死扛到微软放弃诺基亚手机业务。

  从塞班到MeeGo、从MeeGo到WP,如今诺基亚终于重获自由,能够推出属于自己的安卓手机。但在时间轴上,诺基亚已经晚了8年。龟兔赛跑的故事里,兔子不过眯了个眼就失去了冠军;而诺基亚却在漫长的军争中原地踏步八年,此番再归来,光景早不似当年。

  困难与机会并存,国内友商不会为昔日巨头放水的同时,诺基亚也要小心败给自己。

  虽然三星走了,但国内的中高端市场仍然凶险。

  OPPO、华为、小米、VIVO等国产手机厂商,都有着属于自己的高端机型:其中OPPO与VIVO,掌握着国内最强大的线下渠道资源以及广告推送;华为有着爱国的标签;小米有着源自互联网的血统……而这些,都是离开中国本土三年之久的诺基亚所不具备的。

  此外,诺基亚也早已不是当年的诺基亚,其生产线已经交由富士康代理,能否重回当年媲美军工的防弹品质尚待商榷。而HMD研发人员的匮乏,也成为对诺基亚的制约,当年的泪滴外观、双滑盖、手柄、摇杆等超前设计观念,可能很难再次实现。

  如果最终由HMD推动的诺基亚失去了品质和设计感,那仅仅依靠的情怀,很难让大众买单。罗永浩的锤子就是最好的前车之鉴。

  尾声:

  把时间拨回到1992年的那个夜晚,财务出身的约玛·奥利拉,以一往无前的决心,将诺基亚的未来与手机绑在了一起;21年后,当约玛·奥利拉宣布卖身微软时,不知道他是否会为当初做出的决定而后悔。

  每逢发生地震、台风、泥石流的自然灾害,诺基亚08年汶川地震捐款5000W、13年芦山地震还要捐100W+4000部手机的段子,在揶揄苹果三星之余,还常常提醒我们,我们的好朋友诺基亚,是如何在数年间从巅峰走向没落。

  兴衰交替,本就是事物发展的必经过程。

  希腊的衰亡无损她的光荣,罗马的毁灭亦无损他的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