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美互联网企业中国之梦褪色:立足也很难赚钱

undefined

  12月23日消息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一番尝试之后,NetFlix制定了中国市场新战略:跳过它。

  就在今年一月,视频流服务提供商Netflix宣布了其雄心勃勃的全球扩张计划。最终目标旨在将自家剧集向全世界播放,包括中国。

  首席执行官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在一次大型科技集会上豪言:“各位正在见证一个新全球互联网电视网络的诞生。”

  虽然将美国节目推向中国的困难显而易见,但Netflix胸有成竹。哈斯廷斯将其对中国的计划称作是一条“缓慢而稳定的道路”。

  如今不到一年,除了中国市场之外,Netflix服务成功在许多地方登陆。据一份季度文件披露,Netflix通过给中国供应商授权许可的方式来获得“适度的”收入。Netflix公司对此拒绝置评。

undefined

  (图:哈斯廷斯在2016年拉斯维加斯消费电子展上演讲。Netflix登陆中国计划进展不顺。)

  对于其他一些美国互联网企业来说,中国之梦一样正在褪色。在这些美国人看来,中国的现实与他们所希望的完全不同。

  今天更多美国公司选择放下价值优越,转而尝试主动接近这块庞大市场。不过他们在博弈中胜出的希望并不大。

  即使突破层层困难获得立足点,远道而来的美国公司仍然很难(实际上是不可能)同中国同行进行竞争。

  Facebook的曲径策略——包括扎克伯格学汉语——收效甚微。亚马逊还在与中国本地的电商巨无霸阿里巴巴博弈。在取得最初的巨大成功之后,苹果正在被本土品牌超越。

  眼下科技公司们将希望寄托在特朗普政府身上。

  12月14日,特朗普在特朗普大厦会见美国科技界大佬。会上业界领导者们抱怨中国要求外国技术公司要向有关部门递交软件源代码。

  比尔·毕晓普(Bill
Bishop)是一位技术顾问,同时是中国主题通讯《Sinocism》的作者。他描述了一些加州公司因为进军中国受挫而感到沮丧。

  “十年前一些默默无闻的中国企业现已成为世界最大的公司。”他指的是阿里巴巴、腾讯、小米和百度等中国互联网巨头。这些公司有时会被称为中国版的亚马逊、Facebook、苹果和谷歌。

  “美国公司想要参与中国的游戏,但规则让他们意想不到。”

  以小求生

  乌镇每年秋天会举办“世界互联网大会”,今年是第三届。LinkedIn联合创始人里德·霍夫曼(Reid
Hoffman)的演讲引人注目。他在演讲中赞扬了中国的“一带一路”政策。LinkedIn选择与地方政府亲密合作以打开市场的方式也引起美国公司的讨论。

undefined

  (图:互联网从业者在北京的3W咖啡厅工作。)

  LinkedIn中文版业务对内容和会员活动略有限制。LinkedIn首席执行官杰夫·韦纳(Jeff
Weiner)此前曾表示推出中文版业务可能会相当痛苦。

  不过LinkedIn在中国更大的挑战是面对市场的竞争。LinkedIn中文版有超过2000万用户,这个数字相较于中国市场的庞大基数显得并不令人满意。

  为了更好取悦年轻用户,LinkedIn特别推出了一款名为“赤兔”的应用,主打“深度有趣的职场分享”。并通过举行名人直播等方式聚拢人气,不过同本土竞争者的市场抢夺战才刚刚开始。

  对于尝试入华的美国企业来说,保持小体量、说正确的事和遵守当局规定似乎是唯一的生存之道。

  与LinkedIn类似,Evernote在2012年推出中国版“印象笔记”。像许多在中国做生意的美国企业一样,印象笔记同意将中国用户的资料储存在大陆服务器上。

  LinkedIn和Evernote为进军中国市场而作出的努力反映了美国企业面临的困境。

  媒体咨询公司Danwei的总监杰里米·戈德科恩(Jeremy
Goldkorn)总结了美国互联网企业在中国的实践的最好情形:“没被赶出来,但也赚不到多少钱。”

  许多大型美国巨头,从半导体公司到苹果,在中国取得了令人羡慕的利润,但现在越来越难。他称中国市场一边制造企业一边打击企业。

  还有更多的想进来

  在过去几年中,Facebook通过各种方式多次示好,希望赢得中国的心。

  今年三月,扎克伯格在北京雾霾天中跑步经过天安门,惊呆了中国网友。

undefined

  在扎克伯格努力学习普通话时,中国已经加大了对创新的关注,并逐渐建立了一个本地化替代版的互联网。各种美国服务都有了本地版替代品。

  即使成功入华,Facebook也要面对与微信竞争。微信如今已经是一个拥有超过八亿活跃用户的庞大平台,在聊天之外还提供新闻和电子商务功能。

  SOSV Ventures上海合伙人兼中国加速器总经理宾威廉(William Bao
Bean)认为,Facebook进军中国市场优势不再,本地服务已经远远超过了它。

  但这并不意味着Facebook会放弃尝试。进军中国市场一直是扎克伯格愿景的一部分。这位硅谷年轻企业家的理想是“连接全世界”。

  Facebook拒绝了对此置评的请求。

  硅谷恩颐投资(New Enterprise Associate)合伙人周一华(Carmen
Chang)认为像Facebook这样雄心勃勃的公司对中国有着长远考虑,一边不断加强同这个市场的联系一边静候机遇。中国对这些公司来说太重要了,可能会让它们做出适应性的改变。一些公司继续蓄势以待,不会轻易言弃。

  不过也有一些反对派对此表示不解。

  “科技企业家习惯一马平川的顺利前进,但中国市场的规则与他们所想并不一样。”WilmerHale律师事务所北京办事处合伙人莱斯特·罗斯(Lester
Ross)说。

  “如果你能耗得起,它需要的是耐心和希望。不过短期内并不乐观。”他说。

  “很难乐观。”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