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乐视影业与张昭的价值重估

乐视影业与张昭的价值重估:做出牺牲后如何重掌话语权?

  “我是乐视影业的股东了啊,你们想演戏的可以找我。”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在乐视融创投资合作发布会上冷不丁地来了一句。

  这场金句频出的发布会,贾跃亭和孙宏斌是绝对的主角,媒体们几十个问题都抛给了他俩,同台的张志伟、梁军、高飞没有任何说话的机会,只有张昭“收获”了两个问题:“乐视影业目前的估值是70亿,这次估值的基础是什么?对于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有没有明确的时间表?”

  张昭扶了扶眼镜:“孙总这次投资最重要的是认可,这个认可非常重要,开玩笑说,这个认可比价格重要。”

  1月13日晚间,乐视公告宣布获得包括融创中国在内的168亿战略投资。融创中国则获取了乐视最优质的三大业务的股权:乐视网、乐视影业、乐视致新。单看乐视影业,嘉睿汇鑫(融创中国旗下)10.5亿收购乐视影业15%股份,成为乐视影业第二大股东,并将派驻人员进入董事会。这也就是说,乐视影业在融创投资后的估值为70亿元左右,这与此前注入乐视网的98亿相比缩水不少。

  贾跃亭补充回答了关于乐视影业估值的问题。他和张昭的回答归纳起来有四个关键点:第一,孙宏斌投乐视影业是一轮定增而不是IPO,所以这次的价格是乐视影业C轮的价格(估值70亿),而不是IPO的价格(宣布注入乐视网时,乐视影业估值98亿);第二,公司估值离不开行业估值,电影行业价值往下调,估值也会下调;第三,贾跃亭认为乐视影业的价值最起码是300亿元。第四,2017年,一定要推进乐视影业注入上市公司。

  言外之意,乐视影业价值仍在,只是因为交易的形式是买老股以及这段时间电影行业整体式微才出现了现在价值低估的情况。

  乐视影业的牺牲

  虽然孙宏斌一再“无意”地表达自己不会干涉乐视的具体业务,只会在公司治理上做一些变化,并且在发布会上成功塑造了自己“呆萌大叔”的形象,但这次投资处处都显示出他的精明。“我理解,电视、影业最后都是装入上市公司的。”孙宏斌公开表示自己就是买股票。如果说乐视影业2017年真的能顺利注入,那么孙宏斌的这次投资实际上就是Pre-IPO,退出渠道非常明确。

  而事实上,在务实的财务投资者面前,任何梦想都是空谈。融创以10.5亿元现金从乐视控股手中收购乐视影业15%股权,实际上是乐视控股套现10.5亿,乐视影业并未获得任何实际注资。

  这并非乐视影业在乐视危机时刻的第一次牺牲。

  2014年12月5日,贾跃亭尚在海外、乐视网未来发展方向很不明朗,公司股价也摇摆不定。本计划独立上市乐视影业被宣布将注入到乐视网中。控股股东承诺拟在未来一年以内启动将乐视影业注入的工作。消息一出,市场立即回以一个涨停板。

  持续跳票后,终于在2016年5月6日晚间,乐视网公告:拟向乐视影业股东以41.37元/股发行1.65亿股,并支付现金29.79亿元,合计作价98亿元,收购乐视影业100%股权。但几度解救乐视于危难之中的乐视影业并未获得特殊待遇,这次注入背后乐视影业还背负了三年业绩对赌:乐视影业承诺于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2亿元、7.3亿元、10.4亿元。

  

乐视影业与张昭的价值重估:做出牺牲后如何重掌话语权?

  乐视影业2015年的扣非净利润约为1.36亿元,2016年的业绩承诺为5.2亿元,这意味着乐视影业要实现利润近4倍的增长。虽然乐视影业之前的《小时代》系列、《九层妖塔》、《盗墓笔记》都表现不错,但在近段时间电影市场整体遇冷的大环境下,实现这样的业绩承诺几乎不可能。

  果然,在11月8日晚间,乐视网公告称,预计乐视影业无法在2016年完成注入,同时拟继续推进本次重大资产重组项目,并选择2017年、2018年、2019年三年作为乐视影业业绩承诺期。业内人士告诉腾讯科技,第三季度国内票房出现同比下滑,以及乐视影业票房收入不达预期难以完成2016年业绩承诺成为乐视影业推迟注入的主因。

  这就是乐视影业的命运:作为乐视的武器,为乐视提振股价。

  张昭的得失

  这也是张昭的命运。

  2011年,张昭离开一手创办的光线影业加盟乐视,创立乐视影业。“当初我创建光线影业的时候说得很清楚,这是一个独立的公司,是不跟光线传媒一起上市的,你并进去的话,我就没有办法按照产业的发展来进行布局了。”

  这也就是说张昭是出走的部分原因是光线影业并入上市公司,打乱了他的计划,所以他来到乐视影业很响亮的一个口号便是要独立上市,但这个梦还是终止了。

  “是否能独立上市,这个太不重要了。未来借助乐视整个大生态,我们有机会跟好莱坞的大公司在全球市场上掰掰手腕,这对我的诱惑太大了,你说这个东西重要,还是一个电影公司独立上市重要?”张昭如是化解自己的尴尬。

  宣布注入后,乐视网与乐视影业无疑将有进一步的整合。张昭在乐视体系的地位一直较高,在此前的高管采访中,张昭多次居于贾跃亭左右。外界猜测张昭可能在执掌乐视影业的同时被委已乐视视频的重任,但实际上在乐视去年2月的高管调整中,高飞出任乐视视频总裁,张昭仅增加了“影视互联事业群总裁”的职务,权力上并无有太大变化。

  而张昭要承担的却是业绩对赌的重担。在业绩承诺之后的章节是“补偿义务”:若目标公司(乐视影业)在盈利承诺期内
的任一会计年度未能实现承诺净利润的,补偿义务人对实现净利润不足承诺净利润的部分按股份及现金的方式进行补偿。

  补偿公式如下:

  当期应补偿总金额=(截至当期期末目标公司累计承诺净利润总和-截至当期期末目标公司累计实现净利润总和)÷盈利承诺期内目标公司累计承诺净利润总和×标的资产的交易价格-盈利承诺期内已补偿现金金额-(盈利承诺期内已
补偿股份数量×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发行价格)。

  这里的补偿义务人正是乐视控股、张昭、 吉晓庆(乐视影业CFO)、乐普影天、乐正荣通承 。

  而事到如今,张昭面临又一次牺牲。

  张昭指出融创的这次交易本质上是贾跃亭以上一轮估值出让老股,自己都没有减持套现,也没有稀释股份。但不可否认的是,融创的出现会对乐视影业产生不可逆的影响。除了乐视控股,包括张昭在内的所有股东的排位都将往后推一位。融创将向乐视影业派驻董事也将影响乐视影业董事会的所有决议。

  目前乐视影业董事会包括董事长贾跃亭,董事张昭、吉晓庆、廉洁、邓伟、靳海涛及监事万秀丽。

  

乐视影业与张昭的价值重估:做出牺牲后如何重掌话语权?

乐视影业注入前的股权结构

  乐视影业与张昭的价值重估

  命途多舛的乐视影业和张昭亟需价值重估,他们的意义远不止于乐视的“消防队员”。

  作为乐视旗下相对成熟的项目,乐视影业无论在业务水平本身还是在财务数据上都是光彩夺目的。2012年,刚成立不久的乐视影业出品并发行6部影片,市场份额列五大民营公司第四位,之后的《小时代》系列更是把乐视影业推上了新的高峰。

  2016年,在整个行业潮退、主推影片《爵迹》票房不如预期的情况下,乐视影业发行的11部影片全部过亿。而根据猫眼电影的统计,乐视影业已位列五大民营影视公司榜眼之席。“2016年乐视影业已经取得盈利。”张昭透露。

  

乐视影业与张昭的价值重估:做出牺牲后如何重掌话语权?

2016年五大民营影视公司国产影片票房占有率(数据来源:猫眼电影)

  暂且把贾跃亭给乐视影业估值300亿当作玩笑话,乐视影业究竟价值何在?一位多年从事影视产业投资的业内人士告诉腾讯科技:“在文化产业并购中,对并购标的的估值一般是以当年利润的15倍或者未来3年利润平均数的10倍。而影视公司估值要略高于文化产业的平均估值,一般在当年利润的15~20倍。”按照乐视影业5.2亿元利润承诺来算,
98亿元的估值相当于净利润的18.84倍,这算是比较高的估值,但尚处在合理范围之内。

  以乐视影业在乐视体系中的造血能力,张昭完全可以拥有更多的话语权。

  影业产出的内容和花儿影视的内容一样,是乐视视频冲出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包围的砝码,也是乐视电视、手机等终端销售的优势。

  而易凯资本根据其统计数据预测,未来三年中国娱乐市场最大的增长引擎不是电影票房,而是付费视频用户的增长。在如此背景之下,乐视影业的“牺牲”或许会成为一桩好事。乐视影业主打电影、花儿影视主攻电视剧,乐视视频则是呈现方式,直接打通了内容的播出和宣传渠道,同一个IP也能在乐视内部进行多种形式的开发。

  值得庆幸的是,在乐视网收购乐视影业的交易方案中,拟募集的配套资金,在支付交易所需的现金对价后,超一半的剩余资金拟用于乐视影业投拍作品和购买IP。乐视影业可以借此机会重整旗鼓,潜下心来交出更多令人满意的作品,从而把自身带入到作品越好、价值越高、话语权越大的良性循环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