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手机

携魅蓝“独立”,李楠缘何被放逐?

熬过魅族最痛苦的几年,携魅蓝“独立”,不辱使命的他缘何被放逐?

编者按:怪只怪李楠太成功,为魅族烙下了太深“青年良品”的印象。当魅族决心改头换面换面,又不忍抛弃成功的魅蓝时,“独立”也许是最好的出路。

熬过魅族最痛苦的几年,携魅蓝“独立”,不辱使命的他缘何被放逐?

当李楠出任魅蓝事业部总裁那一刻起,魅蓝与魅族的“分家”就已经成了事实。

近日,微博有爆料称,刚刚经历魅族内部架构重组,被独立出来的魅蓝品牌,正在积极筹划全新的品牌Logo,并且曝光了一些设计方案。

随后,魅蓝员工 @邓邓大人 在微博上辟谣称:目前被曝光的Logo都是被毙掉的,而非最终版本。

熬过魅族最痛苦的几年,携魅蓝“独立”,不辱使命的他缘何被放逐?

虽然我们并没看到魅蓝新标的样子,但魅蓝正在“秘密”策划全新Logo也是板上钉钉的事。可见,魅蓝与魅族的“分家”可以说是越来越彻底了。

回溯李楠加入魅族的六年,魅族从当年的“侘寂”成为互联网手机行业中家喻户晓的“青年良品”,这巨大的改变,李楠可以说功不可没。

那又是为什么魅族又要将李楠连带魅蓝一起“分家”呢?

“一把抓”的功臣

李楠在加入魅族科技前,曾担任NEC在线ERP系统构架师,科技网站ifanr的co-founder兼主笔。2011年加入魅族,随后出任魅族科技副总裁,主管市场营销。

那个时候的魅族,刚刚从mp3转型成为一家智能手机厂商,打着“侘寂”的理想,推出了MX系列产品。

然而魅族的“小而美”的精品战略,并没有让魅族带来用户的口口相传,反而因为当时众互联网手机厂商的高调入局,让魅族品牌声量被淹没于竞争的汪洋大海之中。

由此引发更为严重的问题,是当年魅族MX3销量远没有到达预期,大量的库存积压,导致资金链高度紧张,魅族科技迎来了最困难的时期。

2014年,曾长时间离开公司管理一线,专注产品研发的魅族科技宣布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黄章被迫重新“回归”,直接管理公司运营。并接受了来自于阿里6.5亿美元的融资,以及次年手机销量达到2000万台的对赌协议。

熬过魅族最痛苦的几年,携魅蓝“独立”,不辱使命的他缘何被放逐?

而这相当于魅族手机年销量4.5倍的销售任务,自然而然也就落到了分管市场营销的李楠手中。

在那一年,李楠主导推出了主打“青年良品”的魅蓝手机,用“魅蓝”对标当时在千元机市场上销量最大的“红米”手机,高调杀入走量的千元机市场。魅族也开始从“侘寂”改为拥抱机海战术,发布会从年更变成了月更。

在营销上,李楠也表现得很“激进”,不仅频繁出现在公众媒体视线之中,还把魅族的营销视频文字推向了各大媒体平台造势,经常亲自以产品客服的形象,与魅友交流,拉近与粉丝间的距离。

当时魅族所有的资本操作,包括智能家居布局,魅蓝系列的机型外包,魅族的营销和产品定位,销售渠道,包括魅族初建售后网络,都有李楠的主导或参与。

最终,魅族2015年完成了2000万的销量,实现了销量同比350%的增长。可以说,魅族能够熬过最困难的时期,李楠功不可没。

被过分透支的粉丝宣传

在李楠“激进”的营销策略之下,魅族手机整体销量获得了飞跃性的增长,但于此同时,“拔苗助长”式的增长也为魅族品牌带来了隐患。

在产品发布节奏上,2016年魅族采取了更为激进的策略,全年一共开了14场发布会,甚至出现了从“月更”到“周更”的现象,其中有12场请到了明星嘉宾献唱,被人们戏称为开“演唱会”的公司。

熬过魅族最痛苦的几年,携魅蓝“独立”,不辱使命的他缘何被放逐?

在产品上,魅族继续紧盯小米,不仅发布会于小米基本同期进行,就连命名上也颇为暧昧,这边小米推出了“红米婆(Pro)“,那边魅族就推出了“魅蓝姨(E)”。

在宣传上,魅族也是蹭了可以蹭的所有热点:AlphaGo战胜李世石、学生高考、暴走大事件、MEZ48,几乎能够为魅族手机搏出位的点,都被魅族占用了。

一系列的动作确实为魅族带来了足够大的声量,但也让魅族显得过于聒噪,缺少专注打磨产品的印象;各种蹭热点造势,让魅族品牌显得不够大气;频繁推出新品,又透支了魅友的关注与热情,在过度相似的机型上无从下手。

最终,一年14场发布会,并没有让魅族达到2500万的预期销量,仅仅止步于2200万。

当然,这对于几乎整个2016年都在“打磨”联发科处理器的魅族来说,能在硬件上存在“短板”的情况下,还能保持销量增长,把你换做是李楠,恐怕也只能采取相同的方法。

爵士入局,开辟新篇章

一年14场发布会,花超了魅族的预算,却没有带来预期的效果,黄章追责便追到了李楠的头上。今年魅族发布会的频率明显降低了很多。

而另一方面,李楠主抓的魅蓝品牌在2016年已经占据了魅族手机整体出货量的80%,“青年良品”的印象已经从魅蓝品牌扩散到魅族的全系产品线。

如今的魅蓝,已经成为了魅族出货的中流砥柱,黄章弃之不得的重要力量。

熬过魅族最痛苦的几年,携魅蓝“独立”,不辱使命的他缘何被放逐?

魅族想要主攻高端,就需要重打锣鼓另开张,重新建立品牌,转而面向渠道市场,。于是曾经出任华为CMO的杨柘,成为了黄章寻觅的第一人选。

伴随杨柘加入,魅族科技也将组织架构重新规划为黄章主导的魅族事业部、李楠主导的魅蓝事业部、杨颜主导的Flyme事业部。

从李楠到杨柘,不仅是口号上从“青年良品”到“爵士人生”,未来的发展领域也从李楠擅长的线上营销造势,变成了杨柘擅长的线下渠道传播。

而李楠,则随着魅蓝品牌从魅族的剥离,开始独立运作,类似当下华为与荣耀之之间的关系。

退一步海阔天空

对于李楠和魅蓝来说,“独立”并非是一件坏事,这样的魅蓝可以更加自由,可以做更多魅族想要去做的事情。

例如从原先的坚守千元机,逐渐开始上探高端机市场,就像李楠曾经发文吐槽过的“性价比高的东西都是垃圾”。

另一方面,李楠作为“Connect to Meizu”理念的提出者,独立之后的魅蓝有机会专注于智能硬件领域。在未来的发布会上,李楠或许能为魅友们多“留几批货”。

熬过魅族最痛苦的几年,携魅蓝“独立”,不辱使命的他缘何被放逐?

总之,李楠携魅蓝品牌而被“独立”,必然是魅族内部反复讨论之后的结果。虽然魅族还是那个姓黄的魅族,但独立后的魅蓝有了更大的施展空间。符合李楠心目中100%的“青年良品”究竟是什么样子,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呈现在我们眼前。